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冷色江湖 > 冷色江湖目录 > 章节目录 第300章 北上寒风心不寒,人未冷 (大结局)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冷色江湖 章节目录 第300章 北上寒风心不寒,人未冷 (大结局)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独孤焱跪在地上,以头触地,哀嚎不止。

    头顶心所对的,是一口奇怪的棺椁,说是一口实为两口,里面躺着俩具白骨。

    此棺有些特殊,双棺一盖,一盖开,则双棺皆露。

    ——定颜珠,实为定颜粉。遇风而化,遇水而消。

    独墓两张棺,容颜实未改,全仗着定颜粉,一开俩即散。风烟渺渺去,茫茫不复还。

    那墓中合葬的,正是独孤焱的父母。

    微风吹散了撒在两人身上的定颜粉,两具尸首当场化为白骨。眼见着亲人离散,独孤焱的内心是何等的痛苦!

    原来,他一直想要追寻的真相,一直想要找到的仇人,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他。

    “母亲,这到底是为什么呀?你为什么要杀死父亲?”独孤焱泪洒长衫哭不止。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难道哥哥也是……”种种猜测,一时涌上心头。

    她注定无法给他解惑,因为她已去了另一个世界。

    青山翠柏,绿柳成荫,如此美景,虽不说能胜过孤雪峰的常年飘白雪,却也另有一番韵味。

    她们选择在此安居,心中想来已无憾事。

    独孤焱轻轻合上二老的棺材,而后从新埋好。

    独孤焱一时伤心不止,待埋好了坟,才想起红玉的穴道未解,忙扑过去,才知红玉已昏迷多时。当即吓得魂飞魄散,面如生铁,一边呼喊着,一边用力推按她的穴道。

    心里诉道:“都怪我不好,一时大意,若真的害死红玉,我亦不独活。都怪我不好,不该迷了心窍,非开二老的棺椁,这定是他们二老显灵,在惩罚我呢!”

    独孤焱仰天哭诉道:“我知道我不该如此执着,我知道……求求你们,若我有什么错,就惩罚我好了,千万、千万不要把我的错算在她的身上……”

    独孤焱越哭越凶,如断足猛兽,在空谷里哀嚎。

    那种失去最爱的绝望,对他来说比什么都痛苦。就在他抽出剑,想要自杀的时候,忽觉怀中有了异动,低头垂泪观看,红玉已经醒了。

    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在盯着他,却不说话。

    独孤焱喜极而泣,这时哭的更欢,却不似刚才那般绝望,只是显的好似个孩子。

    红玉用力在他胸前狠狠的掐了一下,独孤焱忙道:“你没事了吧红玉?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就算要我付出生命,我也愿意。一千年也好,一万年也罢,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求求你别离开我。”说着,把她紧紧的揽入怀里。

    红玉却始终不说一句话。独孤焱看她的时候,她张了张嘴,又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焦急的摇了摇头。独孤焱忙问:“你怎么了?是饿了吗?”

    红玉又摇了摇头,右手在独孤焱的背上写了几个字,“我没法讲话了。”

    独孤焱急的满头是汗,运气在她体内,游三经、过五穴,发现红玉喉下有三处经脉堵塞,是刚刚自己点穴加上气血攻心所至。

    他自知医术与红玉相差甚远,连连问道:“怎么办?怎么办?”

    红玉只摇头苦笑。

    独孤焱运足内力,想要帮助红玉冲破被堵住的穴道,但试了几次,均无结果。若在强行用力,极可能反伤及心脉。万般无奈之下,他又向红玉请教道:“该怎么办?你快想想办法呀?红玉,我不要你一辈子都做哑巴,我求求你,你别在笑了。”

    红玉扯过独孤焱的左手,在他掌心上写道:“我也没有办法呀?”

    独孤焱见她笑得欢心,心下却更加着急,问道:“没办法,你还笑啊?”他这一句问的有气无力,叹息中充满了无奈与急切。

    红玉在他手上写道:“没事,我就是看着你为我伤心的样子特别开心,谢谢你!你要是嫌弃我不能说话,那就休了我好了。”写完脸上又露出调皮的笑。

    独孤焱再次把她揽入怀里,哭诉道:“我、我岂敢嫌弃你,都是我害了你,求你原谅我还来不及呢……”

    独孤焱抱起她,一路飞奔回客栈,找医阁里的老医师们帮忙,可连红子华在内的众人均无可奈何。

    于是,他又带着红玉,去找内功绝顶的白铃帮忙。

    白铃为红玉诊过脉之后,先是一笑,道:“有喜了。”

    独孤焱气呼呼的说道:“这个我知道,可她不能说话了啊?你快想想办法,你先后习得了夺天术和服阳术两种精湛的内功,一定有办法帮她打通堵塞的经脉。”

    白铃摇头道:“她堵塞的经脉是因急火攻心而至,并非普通的运行不畅,需吃活血化瘀的药慢慢调理,若强行以内力震通,恐危机生命。你一定要我这样做吗?”

    红玉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独孤焱,好像是在问:“你想要我死啊?”

    独孤焱真想给自己俩个嘴巴,然后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过好在白铃为他指了一条明路,活血化瘀的药并不难寻,慢慢调理说不定会有好转。可他内心里却总认为是自己造的杀孽太多,报应降临到了红玉的身上。

    九月秋风飒爽,云淡风轻。孤雪峰上,一片宁静,独孤焱担着两担柴,行在雪地里,古朴的家中炊烟袅袅,温馨如此,江湖虚名何求?

    次年七月,独孤焱一家人去红拂医阁探亲,途径西湖,独孤焱驾着一叶扁舟,行至西湖正中,望着西湖美景,独孤焱吟诗一首,将赤剑沉于湖中。

    忽听身后传来甜蜜的笑声,道:“你将剑丢进湖里,以后还拿什么来保护我?”

    独孤焱回头望着红玉道:“我徒手,就已天下无敌。江湖是是非非,我已不在参与,就算有人想要称雄称霸,那要对付的,也是白大盟主,与我这山野村夫何干?嗯?”

    话到一半,忽然大惊,欣喜若狂,笑道:“红玉你能讲话啦!我就说,这剑不吉利,早该扔……”

    远处驶来几艘大船,为首的一艘旌旗招展,紧头上一面杏黄旗上锈着一个斗大的“盟”字。

    船头站定一人,这人身着白衣,留着八字胡,远远看去,好似个姑娘……

    大船临近小船,白铃一跃,从大船上跃到小船上,扑入独孤焱的怀中。

    这长着胡子的白铃,独孤焱还是头一次见到,只是他还是有些害羞。

    白铃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条,塞进独孤焱的手里,随后又跳会到自己的船上。

    独孤焱拆开一看,纸条上写的,竟是祖上的往事,提到父亲的死,当年乃是与哥哥比剑,因魔剑嗜血,误伤其命,痛不欲生。

    后将自己吊在高杆上,让妻子用剑将自己刺死。妻子并非真想杀死自己丈夫,她只想刺他俩剑,出出气,不料被魔剑乱了心智,误杀亲夫……百镀一下“冷色江湖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点击查看《冷色江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