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科幻小说 > 我来自缪星 > 我来自缪星目录 > 章节目录 第664章 以一敌三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我来自缪星 章节目录 第664章 以一敌三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比赛很快开始,野王从大门内一出来就朝大桥的十字中央飞奔而去,原因很简单,现在是三个人挑战他,先把要害位置占据,绝不能让对方集中在一起。

    他有这种想法,对面又何尝想不到这一点,由于京彩和天抒源能系别的原因,两人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反倒是那狂魔率先冲了上来。

    现在野王体内的源能还没有彻底运转开,狂魔大步直冲看似也没什么出手动作,然而就快接近十字中央的时候,他的身躯前倾,速度突然变快,居然用肩膀直接撞了过来。

    野王立即感觉到一股坚实厚重的气息扑面而来,这是刚体系非常经典的《野蛮冲撞》,威力等闲不可轻视。

    野王忽然原地弹起,跳上了旁边的桥栏上躲避,狂魔如同重型卡车掠过,一头撞在后面的路灯灯塔上,高有十多米的钢管立即被撞断,狂魔反手一掌推出,这根断管立即转向呼啸而来。

    钢管的断口处裂开,犹如锋利的刀锋,飞到一半估计是受到了源能的催动,断口再度被震裂,嗖嗖嗖的飙出来多个星点,均是锋锐的钢片。

    老实说低阶的源能者能做到这一点已是相当不易,可说是源能者阶段的极限了,由此可见狂魔的源能底蕴是相当深厚的。

    野王侧身避开钢片,顺势一脚扫出,钢管立即反打了回去。

    狂魔那边情况如何野王根本来不及看,在他飞脚扫出去的时候,后方一股冰冷森严的寒意已经袭来,野王是想都没想直接往前一窜,凌厉的掌风从他后背刮过,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一阵火辣辣的刺痛,不用想也知道背上受伤了。

    等到他站起后转身,狂魔三人已在十字中央汇合,并排站在一起冷冷的看着他。

    见这阵势游龙等人就面有喜色,虽说这只是试探,但懂行的都能看出野王的胜算非常之小。

    苏夏皱着眉头,她不知道丁蒙的策略是怎样的,但现在野王后背有一道血痕,已经被天抒的玄冰寂灭掌刮伤了。

    此刻狂魔再度出击,高举着双手扑了上来,看这姿势就知道此人真正擅长的是柔术一类的近身缠斗。

    野王并不敢接招,在大桥两侧的桥栏上跳来闪去的,只见灯塔是一根又一根的被折断,钢管纷纷跌入水中。

    最令苏夏和安吉儿担忧的场面终于出现了,野王在闪避狂魔的进攻,但后方的京彩却是双脚慢慢的离地了,整个人缓缓的升到了空中,手上凝起了两团有形无质的气流。

    这一下苏夏终于知道京彩是什么样的源能者了,这正是引力类的暴风系,擅长聚集气流。

    这两团气流朝下飘出去之后,野王的闪避动作明显慢了很多,狂魔瞅准机会抓住野王手臂就是一个过肩摔将他反向摔出。

    “嘭嘭嘭”连续三声闷响。

    大桥上三道淡蓝色的气流如同流沙一样卷向半空中的野王。

    游龙看得叹服,这天抒的玄冰寂灭掌练得可比恋夜高明多了,这种掌风根本就没得躲,完全把整个桥面都笼罩了。

    事实上野王也没有躲,第一道掌风看似流沙,实际上击中他大腿的时候就如同一把战锤,砰的一下就把他击飞,第二道掌风如期而至,翻滚找那中直接命中他胸口,这一次不但仰天飞起而且口中也喷出了大片鲜血。

    但是第三道掌风却没有击中他,因为飞起来的同时,旁边桥栏正好有一根灯塔,野王用力在钢管上面一蹬,整个人才堪堪避开,然后他就朝桥下坠落,扑通一声坠入湖中。

    这一下就轮到狂暴三个人感到意外了,这家伙明明可以回到桥上,怎么偏偏往水里钻?

    他们当然不知道丁蒙的实战经验是何等丰富,野王真要是连吃三掌,绝对会被冰系能量给禁锢住,所以最后一掌是万万挨不得的。

    为什么要选择往桥下跳,也是因为野王伤得不轻,五个原点现在全力运转,但是源能非常的不顺畅,只有先在水下躲起来再说。

    “上呀,愣着干什么呢?下去干掉他啊?”游龙急得直跺脚。

    狂魔三人都站在桥边四下张望,可湖中并没有野王的身影,这是丁蒙的摄心诀起了作用,念力微点阻断了三人的感知。

    三个人都是低阶源能者,感知并不强大,都不需要丁蒙隔空施放太多的念力,但现在的问题是要怎么解决这三个人,正面硬打是肯定打不过的。

    窗户前的丁蒙眼神一凛,几十个的微点飘了出去,他要仔细扫描这三个对手,再利用野王伺机反击。

    7号包间的安吉儿此刻也是急得不行:“怎么不用之前那一击必杀的武技呢?为什么不用呢?”

    其实不是不用,而是不敢用,丁蒙有自信手刀一出必能解决一个,可是一旦用出的话,另外两个人就必能干掉野王,在丁蒙的感知中,面对这三个人野王并不具备一击必杀的力量,还是得借助外力。

    三分钟之后,浑身湿漉漉的野王顺着右边大桥的钢缆悄悄爬了上来,他并没有急于现身,而是手上抓着一根断裂的钢管。

    这小子想干什么?投掷钢管偷袭?众人感到纳闷。

    果不其然,野王忽然用力一掷,钢管呼啸着斜上飞击,这么一发力自然就要暴露,桥上三人果断转身,上空的京彩双掌齐推,钢管立即减速,看似被凝在了空中。

    其实她的源能还做不到这一点,而是丁蒙的念力隔空定住了钢管,借这稍瞬之际野王猛的跃起,脚尖在钢管一踮,整个人二次飞跃、身形展开,经典的丁氏手刀已经亮起。

    他掠去的目标不是狂暴和京彩,而是桥上最左翼的天抒,因为天抒的威胁是最大的,不过这二次飞跃再快,提前暴露了方位已让三人都有了准备。

    京彩正要继续发掌,忽然间大家都感觉野王手腕处有强光一闪,再一愣神野王手刀劈出,他劈的不是人,而是自己短剑的剑柄,这一着是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

    “嗖嗖嗖————”

    短剑转着圈冲天抒飙来了。

    “幼稚!”天抒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她双掌忽然合十,一股淡蓝色的镀层在掌间形成,短剑“叮”的一声撞在了镀层上面。

    然而这个时候野王真身已到面前,看似就要切她太阳穴,天抒倒也不慌,身子往后一仰,人顺势一个后翻,野王直接从她头顶掠过。

    天抒原地空翻,人转了一个圈后稳稳的站定。

    “小心!”旁边的狂魔发出了警告。

    因为野王的手刀又切了回来,这快得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但是在众人的眼中这是非常合理的,野王从她头顶掠过那是虚晃一刀,真正的目的是双脚再蹬在她身后的灯塔钢管上,人再度反弹回来。

    比起上一局对阵恋夜的蹬地反弹,这一次速度更快、距离更近,躲的这个念头你都不要有。

    天抒身躯再仰,脚却是朝天反踢,她那双黑色的高凉鞋底子很厚,感觉就像一坨铁,毫无疑问野王的手刀切在了凉鞋上。

    “叮”的一声急响,大桥上又是寒光一闪。

    野王的绝技再一次被挡住,人已经倒退着在大桥上滑行。

    然而旁边却是“扑通”一声闷响,好像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

    天抒和狂暴不约而同的扭头一看,两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京彩就躺在他们的旁边,她的眼睛睁得老大,好像看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然而在她心脏部位却是出现了一个血洞,正在汩汩汩的往外冒血,很明显她的心脏已经被利器洞穿了。

    游龙等人也是惊得立即站起,大家完全没有想到,野王真正的目标其实不是天抒,而是上空的京彩。

    至于野王是怎么做到的,在场的只有行家才看清楚了,野王反弹回来时似乎早就料到天抒会朝天反踢,手刀切中天抒凉鞋的瞬间,源能将暗藏在凉鞋底部的利刃给震了出来,利刃飙向高空,这等于是集野王和天抒的力量打出来的,京彩根本来不及反应,利刃当场贯穿了她的心脏,不死才是怪事了。

    也就是说京彩是间接葬送在同伴手上的,天抒真是又惊又怒,鞋底利刃本是她的后手,只有危急关头才会动用,这野王是怎么发现的?

    苏夏看看暗暗好笑,这些把戏在丁蒙的念力视野中根本就是小孩子的游戏,现在爽了吧?想玩阴的,结果反被阴了。

    “直娘贼!”狂暴气得一声大吼,转身又朝桥上的野王扑去。

    这回是真正的拼命了,京彩一死他们就没有了迟滞野王行动的有效防御,少了一个人更加不能投降认输,上面那几位若是输光几万亿,他们回去后死一万次都不够。

    狂暴这一扑手臂上有淡黄的色泽涌现,这是源质钢盾的雏形,明显是全力一击了。

    但你想拼命丁蒙偏偏不给你机会,野王看似朝着狂暴正面冲去,眼看着双方就要撞在一起了,谁知野王又采取了老套路,身子一缩人往下钻,直接滑鱼一样从他胯间钻了过去,人冲着他身后的天抒滚去。

    说到底你狂暴不过是刚体系,真正有杀伤力的人还是天抒,不解决掉寒冰系这个最大的威胁,野王就别想赢。
>>>点击查看《我来自缪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