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类别 > 无心神女:男神乖乖听话 > 无心神女:男神乖乖听话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奈落之底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无心神女:男神乖乖听话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奈落之底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少年感情炽热,几乎烫的奈落不能直视。他避过百里长溪的目光,望向他铺在地上的衣衫,看他手边颤巍巍的将要盛开的一朵离尘白莲,就是不看百里长溪。

    看他没有回应,百里长溪又说了一遍,声音比刚才还要大,说,“奈落,我百里长溪心悦你。”

    她说,奈落,我百里长溪心悦你。

    他眼前目光所及之处,奈落亭之外,清浅池塘之中,一朵白莲悠然开放,可是,不知为何,它才开的洁白花瓣上,似乎染上了丝丝绯红,奈落不知道为何,再不敢看那朵花,可是,他也不敢去看百里长溪。

    室内,一下子安静下来,百里长溪好久都没有说话,似乎在执拗的等他一个回应,奈落闭了闭眼,终于转头望向百里长溪站着的方向,然后说,“滚。”

    一个“滚”字出口,奈落自己惊了一惊。可是,他转头时,看见那个姑娘已经穿着那一身红衣,摇曳着裙摆走远了。

    ——百里长溪……她哪里是不说话,在执拗的等他一个回应,她那分明……分明是没打算要他回应她。

    她喜欢他,然后她告诉他,只是想让他知道罢了——尽管,此前,他已经知道了。

    奈落亭之外,流水潺潺绵延三千里,莲花也开了数千里,朱红色的长廊也绵延了三千里。她行在朱栏廊桥间,妖红色的裙摆摇曳,倒映在水中,似一朵蹁跹的妖娆的红莲。

    许是感觉到奈落终于朝她望过来,百里长溪回头,撞见奈落的目光,回眸一笑,然后再也没有回头的离去。

    百里长溪回头时,身后背着光,脸上却落下一片阴影,叫奈落没有看到她的表情。

    可是,奈落觉得,百里长溪回头时,就是对他笑了。

    他目送着百里长溪离去,还惊艳于百里长溪的那惊鸿一瞥中,等他反应过来,百里长溪已经消失不见,而当时,奈落并没有想到,百里长溪的那惊鸿一瞥,是她与他的最后一次见面,而那个“滚”字,竟然是他留给百里长溪的最后一句话,奈落也没有想到,百里长溪如他所愿真的“滚”了,然后一去不回,也……再不能回。

    百里长溪离开,当时的他并没有感觉到他的生活跟之前有什么不同。只是偶尔,他歇在榻上时,会不自觉的将手落在榻边,仿佛还有那么一个孩子会枕上去。

    他们说,百里家的天骄、无心法殿的官百里长溪,乃是寄生者。她叛离天涯,然后在天涯的围剿中……死无葬身之地!

    对于百里长溪的背叛,奈落并没有其他人那种义愤填膺的愤怒,甚至,在百里长溪死去之后的一段时间之中,他以往日常在干什么,并没有区别,只是,很久……很久之后,从来未曾做过梦的他,竟然日复一日的梦到百里长溪离开那日,她倚着栏杆,对着他笑,然后说,“先生,临渊心悦你”。在梦中,他并没有只对她砸过去一个冰冷的“滚”字。

    在梦里,他意识清醒,然后清晰的看到梦中原本坐看莲花开放的他在百里长溪一句“先生,临渊心悦你”之后,他笑起来,对着他的小姑娘说,“真巧,我也心悦你。”

    第一次做这梦,他醒过来后,只觉得荒谬,可是,在百里长溪“死去”的数千个日日夜夜中,他才依稀想明白,百里长溪对他说“临渊心悦你

    ”时,他为什么不敢看百里长溪。也是在很多年后,他才在一夜一夜旖旎的梦中,在日复一日长久的思念中,才想明白,像他这样清醒的人,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原来,他也早已……对她情根深种。

    可是,世间再没有寄托了他情丝的那人。

    然后,在天涯众生几乎忘了背叛了天涯的上任无心法殿的官时,奈落终于恨了……那种无法排遣的恨意几乎将她吞没。

    ——他恨得,从来都不是百里长溪对天涯的背叛,他恨得……他恨的,是百里长溪那女人搅乱了他的情丝,牵起他的情肠之后,一去不回……

    他向来清醒,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向来无情。

    可是,此刻又见他的姑娘,他却想要哭。

    百里长溪握着匕首,插在奈落腹部,而他却在笑——他望着被百里长溪紧紧握在另一只手中的那只陶埙笑。

    ——那个陶埙,是他亲手做的,是送给她的生辰礼。

    百里长溪紧紧护着它。

    百里长溪还爱他。

    奈落笃定。

    突然,奈落的笑容凝固了。

    ——他看到他亲手做的陶埙上后来才刻的、明显是百里长溪本人亲手所书的两个字。

    奈落。

    奈落,“地狱”的梵语音译,有俗语:“奈落之底”,指无法脱离的极深的地狱世界,也指不知道底部的深的地方,没有办法再爬上来的境地。

    奈落,是指地狱。

    奈落不知道,百里长溪指的地狱,是她如今的境地,还是……她将对于他奈落的深情当做了地狱。

    不然,她见到他,怎么会一把匕首直接送入了他的身体,动作毫不拖泥带水,她的脸上也没有任何他想象中可能会出现的欣喜、愤怒的表情?

    ——她眼中无悲无喜,目光清凌凌的望着他,神色没有一丝波动,可以见底的漆黑瞳孔中,只有一片荒芜与苍白。

    刺痛——不论是腹部血迹濡湿了他衣衫的血迹,还是百里长溪本人,无一不让他感觉到痛。或者说,他不知道来自腹部的伤口的痛,与他望见百里长溪望他的表情时心里的痛,哪个更彻骨一些。

    说真的,奈落作为黄金台上的大将军,存于世间数千年,除了在百里长溪死亡之后后知后觉的感受到过心痛,而离那日越来越远,心痛渐渐变成麻木之外,他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过痛了。此刻,他感受到匕首刺入腹部的痛,甚至血洇出来时,奈落只想笑,而他确实也笑了出来,他原本抚着百里长溪脸颊的手也往上抬了抬,拂上了百里长溪的眼角。接着,一只手盖住了百里长溪望着他的眼睛。

    “长溪,你不要这么看着我。”奈落的声音干涩,“长溪,我有些痛。”奈落再开口,带着几分沙哑,而他的声音中再没有他平素高高在上的那种高远与疏离清冷。

    霍铮在奈落出现时,就认出了这黄金台之上大名鼎鼎的将军,可是,当奈落近百里长溪身前,霍铮却不敢动弹。

    ——霍铮知晓他与奈落的差距,即使知晓百里长溪此刻十分危险,也没有勇气上前找死。

    而且……奈落已经到了,其他人应该也不远了。

    霍铮手中巫燃起,以他身体之中沐氏血脉之力的空间规则,帮助自从奈落出现之后,就敛了周身气势,把自己藏在黑暗里,努力减小存在感,只沉默且越加焦急的稳固空间通道的漆泽。

    百里长溪听到奈落彻痛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握着匕首的、沾了这人血迹的手,抬起来,把他拦着她眼睛的手臂拉了下去。

    百里长溪眼前这人,乌衣墨瞳,眸色黑深,皮肤是如雪的白,可是不同于百里长溪的病态,他的皮肤透着健康的瓷感,似披着一身冰雪气,一肌一厘,都像是只存在画中的神仙人物。

    百里长溪没有惊艳于他的皮囊,只看到他的眼睛——与日日夜夜想象到的、她在梦中梦到的、听到她叛离天涯后含着冰冷与无情,乃至厌恶的眼睛。

    “奈落……”不知缘何,百里长溪的声音有些干涩,她唤着他的名字,可是,她低头敛目,却并没有望着奈落,这场景,怎么看,怎么透着几分诡异。

    奈落感觉身上插着的那把匕首露在外的柄蹭在衣服上时有些膈应,于是,没怎么想一下就一下子拔了出来,然后,有些期待的望向百里长溪。

    百里长溪终于抬头,脸上带着诡异的笑,然后,她就接着她唤的那声奈落,问道,“你是来送死的吗?”

    奈落感觉腹部剧痛,低头时,就见小姑娘握惯笔墨纤长玉白的手化成狰狞丑陋的骨镰,刺入他的腹中。

    奈落脸上,有些茫然,但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奈落,你是来送死的吗?”百里长溪再次问道。

    而她问时,她身后,漆泽与霍铮脚下黑黝黝的通道终于稳定,客栈之外也已经传来呼呼风声,漆泽带来的人已经被清理干净,围剿他们的人已经破空而至,漆泽和霍铮知道,他们再不走,就再走不了了。

    可是……漆泽和霍铮看百里长溪重伤奈落,漆泽抬手,数十个根闪着幽光,明显喂了剧毒的骨刺从他袖中飞出,刺向奈落,而霍铮巫化作巨幅的素稠,裹着百里长溪往通道而去,而奈落终于注意到百里长溪身后的两个人,眉心一跳,他看霍铮的动作,下意识的去拉百里长溪,可是,漆泽的攻击却也到了。

    百里长溪坠入黑黝黝的通道,插入奈落腹中的骨镰被拔出来,剧痛使得奈落动作缓慢,平时轻而易举就可以躲开的攻击,对此刻的奈落而言却是致命的。

    奈落看漆黑的通道,以及跃入其中再望不到身影的那人,转眸望向那迎面刺来的骨刺,双眸化作苍茫的白,以燃烧血脉为代价,逆转空间,然后那骨刺调转方向,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刺向渐渐缩小的通道。

    只一瞬,通道湮灭,地面重新恢复平整,而奈落听到从那闭合的通道之中传来的几声闷哼,再也忍耐不住,喉口一甜,一口血喷了出来,然后,他眼前渐黑,软软的向身后倒去。

    随奈落而至的余下部众终于到来。

    沉倾一入客栈,就看见奈落浑身染血,软软的倒下去,沉倾身形一闪,在奈落倒地之前,接住奈落的身体。

    在意识渐渐模糊之际,奈落终于看到沉倾到来,而他彻底昏迷之前,似乎听到沉倾说道,“辛苦了。”
>>>点击查看《无心神女:男神乖乖听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