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清风舞云裳 > 清风舞云裳目录 > 章节目录 第77章 怪事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清风舞云裳 章节目录 第77章 怪事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曲梓音动了杀心,就只因为妙心的这一句话。

    本就剑拔弩张的两方果然一下子动起手来,萧影冷若冰霜的脸上隐隐透出一股寒气,那夺人心魄的气势叫炼羽裳也不得不承认是她看走了眼,萧影绝不是她先前认识的那般无害。

    通冥剑灌注了他森寒泠冽的内力,挥动的一瞬便将曲梓音身后的石台劈开了两半,地上还留下了一道手臂长的痕迹。

    曲梓音不甘示弱像疯魔了一般的出手,以极快的手速拨动琴弦,她的曲音胡乱的向四方散去将密室内的不少物品毁了个彻底。

    本就在井底又并不牢固的密室四周因为两人的交手波及,轰隆作响的不断掉下碎石。

    嵬应如担心妙心的安危,情急之下朝她那边大呼一句:“这里要塌了”

    他们下意识的往出口看了一眼,可萧影岂会让曲梓音轻易离开,他左右攻击却不一剑致命,看样子只是想要将她困在此地。

    曲梓音全力出手,硬生生的拨断了三根琴弦。

    结果密室坍塌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可两人还是打的难分难舍。

    炼羽裳握着画一言不发,突然举手将那副画撕成了两半,又抬手朝他们两人丢去,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那间井底密室。

    妙心、嵬应如紧随其后,神王乃罗刹鬼身自是不必担心,他们可是血肉之躯万一被掩埋在密室底下哪还有活路?

    “怎么了?”看着炼羽裳独自出了井口,武罗有些疑惑。

    可还没等他们说上话,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了……

    这是大白天见鬼了吗?炼羽裳瞪大双眼问了武罗一句:“是我眼睛出问题了吗?”

    武罗自嘲起来:“如果是那样就惨了,因为我也看到了”

    炼羽裳冷静的想了想,这种状况好像在第一次来万佛寺的时候遇见过。

    妙心刚走出井口也看见那个熟悉的人影,可她与炼羽裳、武罗相比,自是淡定的多。

    魔门弟子众多,魔域古怪莫测之事又多不胜数,这点“惊喜”她还没放在眼里。

    嵬应如从背后取下长刀,猛的朝对面砍了过去。

    “有人在控制他!”

    炼羽裳看到释然居然轻易的避开了嵬应如的攻击,立刻忆起了那次在佛像殿内的情景。

    嵬应如有些发懵:“他到底是死了还是又活了?”

    原来他们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日突然死在佛殿中的大和尚释然。

    只是与炼羽裳那天见到的不同的是眼前的释然双眼紧闭,如同睡着了一般的站立在他们面前。

    可人死又岂会复生……

    炼羽裳不相信这些无稽之谈,她试着靠近他,想要一探究竟。

    释然确实古怪他就像一具被人摆放好的物品,定在了脚下的土里。

    一阵狂风吹来,炼羽裳伸手遮挡住了口鼻,心里正觉得这怪风来的突然还没细想。

    刚才还在眼前的释然就如同凭空消失了一样,没了去向。

    感觉到了一丝异样,萧影不在与曲梓音继续打斗,迅速的出现在了炼羽裳面前。

    刚才还趴在地上懒得动的白狮玲珑,居然起身抖了几下后慢悠悠的走到了他们两人的身边。

    炼羽裳仔细看了萧影一眼,他并没有什么不妥,明明是与曲梓音那样的高手过招居然连一点交手过的迹象也没有,只是他突然的出现叫自己莫名的不安起来。

    看他那神情,炼羽裳试着问了句:“是叶寻安吗?”

    萧影没有回答,只是环视了一圈后走到了释然和尚站立的位置看向她。

    炼羽裳见状连忙说道:“方才是释然和尚站在这的,可他明明是死在了佛殿内”

    妙心:“是摄魂毒蛊!”

    武罗没想到居然让他亲眼目睹了被摄魂毒蛊控制的人,他记得曾经在某个地方听人说起过,那是由沧厥一位名叫梁若衡的女子研制出能完全凭借宿主的命令为其做事的毒蛊。

    就算中蛊之人死去,也会形若活人的听取命令绝不停止,一旦被人下了此种毒蛊要想破除控制只有将其头颅、四肢分别砍断,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如果不是那和尚突然死去,他中毒一事恐怕外人很难察觉。

    炼羽裳记得萧影与释然第一次交手时,她就发现了古怪,了缘一直不近不远的跟在左右,似乎在暗中指引着释然,后来再次见到释然也发觉他的功力乃至说话方式与初次接触到的相差很大,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可细想一下也就不难明白,中蛊之人会听从宿主的指示,其中当然也就包括说话做事了。

    齐容渐渐恢复了意识,方才被嵬应如打昏了过去,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井口的外面。

    而打昏他的嵬应如则好好的斜站在一旁,他的那把长刀被自己插入了土里,他则是歪着头手肘撑着刀柄,一语道破天机:“也就是说这和尚早就没了支配自己的能力,那不就是一具空壳吗?”

    “那到底是谁给他下这种毒?”炼羽裳发问道。

    武罗:“宿主会在空壳身边给他指示,除了魏符我想不到其他人的可能性”

    嵬应如好像有些明白过来:“一人分饰两角的戏码,真有他的”

    如果魏符就是下毒控制和尚的宿主,那他已经被神王给杀了,根本没法再控制中毒之人,那这死了的身体还怎么能做到行动自如的。

    “想要知道原因,我送你们下去见他便是!”

    乐音断断续续的传来,可依然伴随着无数柱气流交叠而起,如同一卷漩涡拔地而起,曲梓音从风漩中走了出来,抱着已经断成两半的琵琶。

    妙心忍不住闭眼说道:“居然能逃出来,这女人看来还真是麻烦”

    炼羽裳这个时候不得不说还是很佩服曲梓音的,毕竟琵琶都断成了两截,还能拨出音调来让自己从密室底出来,恐怕也只有她有这个能耐了。

    可论修为功法她与萧影相比还是差太远了,所以炼羽裳倒也没太担心她的狠话。

    见到曲梓音走出井底密室的那一瞬,妙心就察觉到了帝赜那股怒气已经快要藏不住了。

    曲梓音居然还一副神智不清的模样当着所有人大声的喊叫道:“画是我的佛像也是我的,他的一切只能属于我!”

    萧影:“我早该一剑杀了你的”
>>>点击查看《清风舞云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