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科幻小说 > 无限巫道求索 > 无限巫道求索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 比剑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无限巫道求索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 比剑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梁惊梦在年轻的时候,曾挑战过各大门派的高手,均战而胜之,并且多次都是以弱胜强,这才闯下他巴山剑首的威名。

    当他看到上门挑战的独孤求败时,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所以,他不但不恼怒,反而还关心起对手来,他道:“独孤兄弟现在修为几境?我们点到即止,稍作切磋如何?”

    “全凭剑首做主。”独孤求败客套了一句,避开了梁惊梦的第一个问题,他现在已经将雷炎剑经修炼到启天之境,再加上他巫师的修为,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独孤求败尊重梁惊梦这位对手,所以,他不屑于对他撒谎,干脆就不回答。

    梁惊梦也没有继续询问,他带着独孤求败来到巴山剑场的演武场,下令让门派弟子退避,只留下了几个巴山剑场的高层,修为均是六境以上的高手。

    两人互相行礼过后,梁惊梦提议:“我们先比剑招吧!”,独孤求败点头同意。

    梁惊梦拔出佩剑,剑身呈青黄色,剑刃寒光凛冽,显然是一把宝剑,但奇怪的是,梁惊梦并未将这柄剑炼制成本命剑。

    独孤求败一招手,只见遥远的天边闪过一道雷霆,一柄天蓝色的宝剑突兀的出现在他手中,剑身上雷电缭绕,一看就知不是凡品。

    “好剑!”梁惊梦看到如此宝剑,眼睛一亮,忍不住赞叹道。

    “此剑名雷鸣。”独孤求败说道,下一个瞬间,他便执剑刺向梁惊梦的胸膛,速度快若闪电。

    梁惊梦似乎早有准备,他微侧一步,抬剑格挡,并向右牵引,将独孤求败的雷鸣剑引致别处。

    独孤求败这一剑并未出全力,一击未中,他瞬间变招,改刺为削,他的速度极快,梁惊梦只来得及格挡,无法抽空反击。

    令观战的这些宗师惊讶的是,独孤求败用的全是基础剑招,但是速度极快,准确度极高,而且时机把握得非常好,让梁惊梦毫无反击的机会,换做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在独孤求败的剑下,估计都坚持不了二十招。

    独孤求败的剑时快时慢,快似紫电破空,慢如稚童挥剑,但这快慢之间,蕴含着无数的玄机,梁惊梦干脆以守为攻,任凭独孤求败如何攻击,他自岿然不动。

    独孤求败每出一剑,便有一道雷霆自剑尖击出,虽然都被梁惊梦的真气震散,但也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

    独孤求败出了上千招,梁惊梦也防守了上千招,最后两人同时停下,梁惊梦拱手行礼,道:“多谢独孤兄弟手下留情。”,独孤求败确实有手下留情,不过,梁惊梦也没有用尽全力。

    “梁兄剑术非凡,不愧为巴山剑首!”独孤求败也赞叹了一句,梁惊梦的确是惊世之才,他对招式的理解,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比完剑招,我们再比比御剑之术如何?”梁惊梦再次提议,五境之下,剑师皆以剑招对敌,五境之上便是御剑攻击,一些人体无法完成的招式,都可以用御剑之术完成。

    “求之不得!”独孤求败自然应允,他这次来找梁惊梦比试,便是想见识一下这位剑首的实力,另外也是想混个脸熟,看能不能得到九死蚕神功。

    布兰德领悟枯荣真意后,对轮回巫典的第六层已经有了不少的感悟,那层阻碍他突破的桎梏似乎松动了不少,九死蚕神功能让梁惊梦死而复生,想必对布兰德能有一些帮助。

    行礼过后,两人同时御剑,一黄一蓝两柄飞剑,化作两道黄蓝色的长虹,极快的在两人周身游走,不时传来叮叮当当的击剑声响。

    御剑攻击的速度比剑招的速度更快,只有五境以上,神念大增的修士,方才能看到两柄飞剑的一丝丝轨迹,在场的七境宗师,才能勉强看到两人御剑的完整轨迹。

    五十招后,独孤求败的雷鸣剑更是直接化作了一道闪电,几乎在同一时间,在梁惊梦的四周上下发动了攻击,场下的七境宗师看来,似乎有数十把雷鸣剑同时攻向梁惊梦。

    青黄色宝剑已经被梁惊梦御使到了极致,青黄色的虹光将梁惊梦环绕起来,犹如一个半球形的护罩一般。

    “咔嚓!”众人只听到一声剧烈的雷霆轰鸣,耀眼的光芒消失之后,梁惊梦和独孤求败均完好无损的站在演武场中,让台下观战的众人松了一口气。

    只是他们没注意,梁惊梦长袍的下摆处,出现了一个非常不起眼的乌黑小洞,似乎是被火焰烧穿的一样。

    “独孤兄的御剑之术天下无双,我不如也!”梁惊梦言语坦荡,输了就是输了,他也没想要遮掩什么。

    “梁兄谬赞,只是侥幸而已。”独孤求败谦虚道。

    “这七境之上的手段还用比试吗?如果独孤兄相比,这里恐怕不行。”梁惊梦说道,七境宗师全力攻击,劈山断湖不在话下,破坏力巨大,在巴山剑场之内肯定是不行的。

    “在下这次来只为比剑,并非和梁兄决一生死,所以就不必了吧!”独孤求败说道。

    “如此甚好!”梁惊梦也不想比试,全力攻击必定无法收放自容,他没有必胜的信心,如今正值蘅国变法关键时机,他不想额外生出事端。

    “梁兄,我想在巴山剑场叨扰几日,和你一起探讨一下剑法,不如你意下如何?”独孤求败说道。

    “求之不得!”梁惊梦满脸笑容,如果能将独孤求败留在巴山剑场,那他又多了一个强大的助力。

    于是,布兰德又以独孤求败的身份在巴山剑场住了下来,由于梁惊梦很忙,他大概每三天可以和独孤求败论剑一番,其余时间,独孤求败均是和巴山剑场的其余几位宗师切磋。

    其实,说是切磋,倒不如说是指点,特别是嫣心兰,在独孤求败的指点下,修行越来越顺畅,离破境还有很远,但实力一天比一天强。

    眼看梁惊梦的变法到了关键时期,独孤求败还是没有得到他的九死蚕神功,于是便向梁惊梦提出要离开,梁惊梦也没有挽留。

    离别之际,两人促膝长谈,把酒言欢。

    独孤求败侧面的提醒梁惊梦,叶甄和元武不怀好意,但是,梁惊梦却没有听进去,这让他也很无奈,难道真要受过伤害才知道痛吗?

    在那条布兰德看到的时间线里,整个巴山剑场就是因为梁惊梦的愚忠和盲目信任叶甄,逐渐走向了毁灭,他的师兄弟,他的弟子都因他而死,他的女人也投向了别人的怀抱,虽然最终他获得了胜利,但那些失去的就能回来了吗?

    “梁兄,我知道你现在不相信我说的话,但是,我说如果,只是如果,叶甄和元武背叛了你,他们会如何处置巴山剑场?”

    “他们永远不会背叛我的。”梁惊梦十分自信的说道。

    “我是说如果,能回答我吗?”独孤求败继续问道。

    “如果他们真的背叛了我,那巴山剑场肯定不复存在。”梁惊梦沉思了一下,说道。

    “那你的这些师兄弟,你的弟子,你的亲朋好友会将如何?”独孤求败再次问道。

    “顺者昌,逆者亡...”梁惊梦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那又有多少人会归顺呢?”

    “十不存一。”

    “你明白就好,其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了。虽然,你十分的信任他们,但是假如这件事发生,后果你承担不起,你如果死了,那也就一了百了,如果你没死呢?你将如何面对那些死去的人?就算你今后报仇雪恨又如何?他们就能活过来吗?相信他们没错,但你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独孤求败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去了,只留下梁惊梦一人独饮,却是久久未曾言语。

    独孤求败刚出巴山剑场不久,一名黑衣蒙面的刺客突然从潜伏之地冲出,一柄流淌着黑白之色的宝剑在他的御使下,朝独孤求败电射而来,但被他轻易抓住。

    “是你?云水宫白露。”独孤求败松开抓住白山黑水剑的手,丝毫不惊讶的说道,他早就发现了她的踪迹。

    白露盯着独孤求败,并不言语,她如今已是六境的修士,但还是看不出他的深浅,她的心中涌现出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我杀不了你,但是将来,我还是会来找你报仇,你大可现在杀了我。”白露盯着独孤求败说道。

    “你就这么想杀我?”独孤求败问道。

    “污我清白,此仇不得不报。”白露回答。

    “那好,你来杀我,我不还手。”独孤求败张开双臂,一副任你宰割的模样。

    白露将信将疑的看着他,她御使宝剑“噌”的射出,直接洞穿了独孤求败的胸膛,顿时,他一口鲜血喷出,全身无力的倒下。

    白露速度的极快的冲了上来,她扶着独孤求败的肩膀,满脸不可思议的说道:“你为什么不躲?你明明可以躲开,也可以抓住我的剑的。”

    “我...为什么要躲...”独孤求败一边说话一边喷血,他继续道:“现在你大仇得报,应该开心了吧?”

    “我...”白露心里涌现出无比复杂的情绪,她分不清这到底是恨,还是其他的感情,但她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她不想独孤求败就这么的死去,只见她眼角噙泪,痛苦万分的说道:“你为什么不躲开!”

    “当初的事,虽是意外,但终究是我的过错,现在我终于有机会弥补了...”说完,独孤求败头一歪,便没了气息。

    “不!我不要你死!”白露泪水如决堤一般流了下来,心中充满了悔恨。

    哭了良久,白露抱起独孤求败的尸体,将之葬于巴山剑场附近的山中,而她如同一具行尸走肉般,失落的离开了。

    在白露离开不久,独孤求败的坟墓突然炸开,他从里面跳了出来,“呸”的一声吐出口中泥土,正是刚死去不久的独孤求败,这时,他身上哪里还有什么伤口。

    “终于摆脱了这个女孩...”

    ....
>>>点击查看《无限巫道求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