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游戏小说 > 阳寿已欠费 > 阳寿已欠费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一章 忘忧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阳寿已欠费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一章 忘忧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当李闻被猛虎吞进去的那一刻,他就感觉到脑仁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好像有一把勺子,正在胡乱的搅拌自己的脑浆。

    与此同时,李闻发现自己的记忆出现了一片混乱。

    他很没来由的想起来很多以前的事。

    有上学时候的事,有刚毕业时候的事,一转眼又想起来九岁时候做的梦,然后是七岁那年吃的一个包子……

    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像是沉入河底的残骸,被漩涡卷起来,在水面上翻滚。然后一个浪头打过来,它们又彻底散架,然后被巨浪冲走,再也不可能找寻回来。

    “糟了,有人在消磨我的记忆。”

    李闻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一点。

    他大叫了一声,强行收敛心神,要把那所谓的勺子从大脑当中驱逐出去。

    李闻不知道能不能行,但是他试了一下,发现居然有效果,他干脆在虎口中坐了下来,一心一意的驱逐侵入到意识中的东西。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李闻睁开眼睛了。

    这时候的他面色苍白,大汗淋漓。

    他已经把那东西驱逐出去了,但是有没有被偷走记忆,李闻就不知道了。

    记忆都被偷了,谁知道它存在不存在过?

    李闻晃了晃脑袋,背了背自己的名字和银行卡密码,感觉没什么问题,于是立刻放心了。

    据说肉身是魂魄的容器。

    魂魄离开肉身之后,会不断的消散。只有强大的修行人,才能聚拢魂魄,并且从天地间吸纳能量,让魂魄越来越壮大。

    而现在李闻觉得,魂魄也是记忆的容器。

    如果他没有魂魄,而是像外面的那些记忆体一样。估计刚刚进入虎口的时候,记忆就被彻底搅碎了。

    李闻松了口气,然后开始打量周围的世界。

    虎口,从外面看很恐怖,但是进入到里面之后,竟然意外的很平静。

    李闻现在站在老虎的舌头上,身后就是两排锋利的牙齿。

    那只老虎将它吞下去之后,就没有其他的动作了。可能比较自信可以搅碎所有的记忆吧。

    “虎口拔牙,虎口拔牙。现在已经到虎口了,该拔牙了吧。”李闻走到牙齿跟前。

    举起板砖,用力的砸了一下。

    在外面的时候,他也曾经用板砖砸这些牙齿,但是牙齿纹丝不动。

    然而等李闻站在虎口中砸牙齿的时候,就轻而易举的敲下来一个。

    李闻心中一喜,拿出手机来看的时候,发现求不得的任务依然没有完成。

    莫非不是这个牙齿?

    李闻也没客气,三下五除二,把老虎的牙全都敲掉了。

    还是不行。

    邪门的是,这老虎没有任何反应,好像不在意自己的牙被人敲掉了。

    李闻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想要离开。但是虎口紧闭着,仿佛有千万斤之重,李闻根本不能撼动。

    他有点苦恼的坐在虎口中,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这次的任务,可真是太扯淡了。

    就在这时候,一股试探的气息从远方慢慢靠近。

    李闻顿时警惕起来了。是那个偷记忆的贼,它又来了。

    李闻现在已经有了防备,只要紧闭魂魄,就不会丢失记忆。

    但是李闻忽然想到,虎口拔牙的这个牙,会不会是某种比喻?

    牙齿,是老虎最锋利的部分,被牙咬中,人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而对于这只老虎来说,搅碎记忆,就好比那颗锋利的牙。

    李闻打算把那个偷记忆的贼找出来。

    于是,他慢慢的放松了心神,放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

    随后,李闻想起来了七岁时候偷包子的经历。

    肉馅的包子,配上豆腐脑。啧啧啧……

    尤其包子是偷来的,所以吃起来格外的香。

    这段记忆尘封已久,但是现在却清晰无比。

    李闻甚至回想起来了包子的香气,咬在嘴里的满足,油水漫过包子皮,充斥到口腔。然后舀上一勺豆腐脑……

    啪!

    一只大手狠狠的砸在后脑勺上,李闻顿时被打的有点懵。

    一口没吃的豆腐脑也掉在了地上。

    偷包子被人抓住了,然后是一顿痛打。

    挨打的记忆也很清晰,甚至那种疼痛的感觉,也直冲大脑。

    他娘的,偷个包子,居然相隔十几年挨两次打,这找谁说理去?

    李闻心中暗骂。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不会平白无故想起这段本来就忘记的经历。是那个偷记忆的贼,从他记忆深处翻出来了。

    李闻闭上眼睛,进入了盲人天赋,然后努力的感知那个贼的存在。

    他没有找到贼,但是恍惚间看到自己的记忆变成了一条线,从自己的身体当中被拽出来,向一个方向延伸过去。

    于是李闻蹑手蹑脚的跟上去了。

    那个偷记忆的贼,本来是要把李闻挨打的记忆取出来的。

    如果取出来的话,李闻也就彻底忘了。

    不过,李闻的脚步很快,一直在后面跟着。所以挨打这段记忆,就始终甩不掉。

    他一直沉浸在这段记忆中,疼的呲牙咧嘴。

    包子店老板蒲扇大的手,也就不停的举起来,不停的落下来。好像一张首尾相接的GIF,永远不会结束。

    我到底得罪谁了?要受这样的苦?

    李闻无语问苍天。

    他不是没想过走慢一点,让那个贼把这段记忆偷走,换一段好点的记忆。

    但是谁知道那贼偷走的第二段记忆是什么?万一是自己考一百分的记忆呢?这么宝贵的记忆忘记了,那不是亏大了吗?

    于是李闻咬着牙跟上去。

    五分钟后,前面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一个人影。

    看来这就是那个贼了。

    现在李闻可以切断记忆,从此以后,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就和自己无关了。

    但是李闻没这么干,他把记忆强行收回来了。

    挨打固然痛苦,但是有仇不报不是李闻的性格。

    本来过了这么多年,他早就放下了,但是今天这顿打,让他记起来了年幼时候的仇恨。

    包子铺老板,你给我等着。

    李闻收回记忆之后,立刻睁开眼睛,随后,他看到了一副奇异的景象。

    这里像是一个巨大的山洞。不,比山洞要大得多。

    头顶上有天,脚底下有地。这仿佛是一个世界。

    只不过这世界很小,天和地之间挨得也很近,所以看起来像是山洞。

    在这个小世界中,有一座桥,桥上有个人,那人背对着他,坐在地上,正在烧火。

    红砖和黄泥盘成的土灶,上面放着一口锅,锅里面咕嘟咕嘟的煮着汤。

    那人好像听到了李闻的脚步声,她回过头来,微微一笑:“别着急,汤很快就好了。”

    李闻干咳了一声:“你这汤,不会是孟婆汤吧?”

    结果那人点了点头,很和蔼的说:“就是孟婆汤。喝了孟婆汤,忘却前世今生,可以没有遗憾的投胎转世,多好?”

    李闻又问:“这里是阴曹地府?”

    孟婆点了点头。

    李闻:“……”

    阴间他是知道的,虽然没有去过,但是最近和阴间人打交道不少,应该不是这样子的。

    更奇怪的是,刚才不是被老虎吞了吗?怎么到了这个鬼地方?

    李闻用精神力探查了一下,结果一秒钟之后就碰到了这个世界的边界。

    这里是假的,幻化出来的。

    这地方其实很小,充其量也就一套三居室那么大。看形状,很可能是老虎的胃。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这个世界的一切伪装都消失不见了。

    只剩下李闻面前那个烧火的人是真的。

    那人一边添水,一边指了指旁边的一块空地:“请坐。”

    于是李闻坐下来了。

    他似笑非笑的问那人:“你是孟婆?”

    那人点了点头。

    李闻呵呵笑了一声,问孟婆:“你为什么偷我的记忆?”

    孟婆说:“不是我偷你的记忆,只要你到了阴曹地府,都要交出记忆。”

    李闻哦了一声,也没有拆穿她。

    他正在思索,这个鬼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人要住在老虎的胃里面。

    这时候,孟婆从地上拔起来了几根草。

    李闻这才发现,原来这地面上时长着枯黄的草的。

    孟婆像是普通的农村老大妈一样,一边择草,一边和李闻拉家常:“这草叫忘忧。不用施肥,不用浇水,他们只需要人的记忆。”

    “只要有记忆,他们就能生长,就能开花。”

    孟婆指着草顶上黄色的小花:“看见没有?这是忘忧花。吃了它之后,一切记忆都会被抹去,一片空白。”

    随后,孟婆把花摘了下来,扔进锅里面。

    然她又晃了晃剩下的草茎与草根:“这里面,装着人的记忆。是烧火的好材料。里面的记忆越多,这火就烧的越旺,越持久。”

    随后,孟婆把草塞进了灶膛里面。

    顿时有黄色的火苗冒出来,舔舐着锅底。

    李闻感慨的说:“你这是煮豆燃豆萁啊。”

    孟婆呵呵笑了:“差不多。”

    李闻好奇的问:“你煮这一锅汤,准备给谁喝?”

    孟婆说:“当然是给过往的魂魄喝了。”

    李闻摆了摆手:“咱们俩坦诚点行不行?这里哪有什么过往的魂魄?这个地方,只有来往的记忆。”

    孟婆愣了一下,她上下打量了李闻一会:“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李闻说:“我知道啊,这里是老虎的胃。”

    孟婆咦了一声:“你的眼力很好啊。”

    这时候,汤煮开了。

    孟婆拿起来一个破碗,用一个磨得发亮的黄铜勺舀了一勺,盛了半碗,然后递给李闻:“尝尝?”

    李闻摇了摇头。

    孟婆一脸真诚的说:“远来是客,我这里没有什么可招待你的,只有这点特产。”

    李闻干笑了一声:“不用了,我不渴。”

    说这话的时候,李闻悄悄的抓住了板砖。

    只要这老太婆强迫他喝汤,他能立刻把她的锅碗瓢盆全砸了。

    结果孟婆没有强迫他,而是很惋惜的说道:“你不喝,那算了,这种好机会,可不是人人都能遇到的。”

    孟婆把汤凑到自己嘴边,然后喝了一口。

    随后,她发出来长长的叹息声:“真是人间美味啊。”

    李闻纳闷的看着她:“你还认识我吗?”

    孟婆回答的理所当然:“认识啊。”

    李闻又说:“这汤对你没有作用?”

    孟婆说:“有作用,不过这汤是我自己煮出来的,所以消去我自己记忆的时候,就会变得很慢。”

    “大概一亿四千万年,我会陷入沉睡中,抹去过往某一天的记忆。等我醒来之后,又只能不停的喝汤,等下一个一亿四千万年。”

    李闻抱着胳膊说:“这个一亿四千万年,不是确指吧?”

    孟婆笑了:“不是确指,只是代表很长很长而已。”

    李闻哦了一声。

    他看着在那喝汤的孟婆。忽然笑起来了。

    孟婆好奇的问:“你笑什么?”

    李闻说:“我觉得很有意思。外面的赵夫人,现在怀疑自己是男的。里面的赵公子,却扮成了一个老妇人。”

    孟婆的脸顿时一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闻说:“你刚才和我说话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的摸下巴。这动作,其实更像是在捋胡子。”

    “这么说,你生前肯定不是女人,而是个男人。我看过赵公子的尸体,他确实长着胡子。”

    孟婆阴沉着脸不说话。

    李闻又说:“刚才你用铜勺盛汤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的敲几下锅。你敲击的这几声,特别像是敲木鱼。”

    “而且在敲击的时候,你的脸上会露出很舒服的表情来。这说明,你生前曾经跟和尚很亲近。我听说……赵公子幼年的时候就加入了一个门派,那里面全是懂修行的和尚。”

    孟婆冷冷的说:“那你凭什么说我是赵公子?”

    李闻说:“很简单,因为这个世界中,除了外面的赵夫人之外,其他的所有记忆体,都是被关在这里的。唯独你不是。”

    “我能感应到,你不是被关起来的,你和外面的赵夫人,其实是同一个人。”

    李闻很感慨的看着他:“想不到赵公子这么痴情啊。魂飞魄散之后,把自己的记忆分成了两份。属于自己的记忆,画地为牢,藏在了猛虎的胃里面。属于赵夫人的记忆,就让它们留在外面,幻化成了赵夫人。”

    “你这么干,四舍五入就等于让赵夫人活过来了?可惜,这种复活对你来说很痛苦,因为你永远都不能见到赵夫人。”

    “只要你走出这只猛虎,只要你见到她。她立刻就会陷入对自我认知的崩溃中,再也不是那个赵夫人了。”

    “可能会彻底消散,可能会被你同化,变成赵公子。”
>>>点击查看《阳寿已欠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