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帝疆 > 帝疆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严惩不贷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帝疆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严惩不贷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众人都看着曹奕,不知道他所说的证据到底是什么。就连庆丰楼的孙掌柜都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曹奕,再时不时地看看刚从自己店里搬出来的二十坛酒和原本就摆在地上的酒,将两者进行一一对比,发现也没看出什么异样的东西来。

    曹奕举起右手,打了个响指喊道:“红袖!”

    “是的,公子!”红袖上前一步,随即给除了孙掌柜、李掌柜和张掌柜外的所有掌柜每个人都发了一张纸,上面没有多写什么,只是表明了酒楼名称,白酒的进货量,还有……还有各自的对应符号?只是这对应符号是指什么?众人心里都有疑问。

    “好了,大家把你们自己带过来的酒坛拿起来,每个酒坛都有三处对应的符号,其中一处在酒坛底部,你们可以举起来看看,是否能够一一对应起来,你们也可以核对其他酒楼的符号,反正你们都能看到,可以互相确认一下,尤其是你们可以看看翠微楼和庆元楼的符号和他们带过来的酒坛。”

    曹奕这一番话说的众人纷纷去对照起来,发现事实果然如此,两个就近的酒楼掌柜互相把对方的酒坛拿起来一看,发现都对应的上。于是众人纷纷把目光看向翠微楼和庆元楼摆在地上的酒坛,其中距离他们两个最近的华丰楼华掌柜和银枫楼刘掌柜当即抬起来把酒坛底部的符号面向大家,让他们进行确认,众人核对后纷纷点头确认是正确的。

    曹奕拍了拍手,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后,对着众人说道:“你们可以再去看看这边刚从庆丰楼里买来的十坛太白醉和十坛青莲酒,看看都是哪家酒楼的专属酒坛。”

    曹奕一说完这句话,翠微楼的李掌柜此时已经瘫坐在地上,失魂落魄,而庆元楼的张掌柜则是眼神阴狠,一脸阴郁。

    “是翠微楼的符号!”“我这个也是翠微楼的!”“我这里是庆元楼的!”“我的也是庆元楼的!”“还是庆元楼的!”……

    不一会儿大家就统计好了,这二十坛酒里,翠微楼八坛,而庆元楼足足有十二坛,众人看向翠微楼李掌柜和庆元楼孙掌柜的眼神中都带着鄙夷,他们自认曹奕已经待他们不薄,以市场价五成的价格供货给他们,虽然占去了三成的总利润,但是一对比起来,他们还是赚得比之前多得多。而且曹奕还免费教他们烹饪,后来把富贵蛋也交给他们出售,曹奕这个合作方可以说已经做得尽心尽责、仁至义尽了。

    但翠微楼和庆元楼这两个掌柜可没有这么觉得,反而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有着正儿八经的发财之路不肯走,非要想着一些旁门左道捞偏财,现在看来注定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众人都是签过契约和协议的,自然知道上面的惩罚是什么,退回之前进货的白酒众人都觉得没有什么,但是一万两白银这可就糟心了,哪怕给他们半年多时间,他们都不一定能赚到一万两白银的纯利润,更何况还要分出三成给曹奕,醉仙楼重阳节后开始营业,他们也是差不多那个时候开始合作卖太白醉和青莲酒,到现在满打满算也就四个月不到的时间,还远远没有赚够一万两白银的纯利润,但是现在却要就这么赔出去,真的是因小失大,得不偿失。

    原本已经瘫坐在地上的李掌柜此时赶紧爬到曹奕面前,抱着曹奕的大腿哀嚎到:“曹公子……曹公子,给我条生路……就原谅我这次吧,我全是被沈彦和张宁给蛊惑了,我原本是不想卖的,都是他们……都是他们一直在怂恿我私下我卖酒给庆丰楼,说是只要我答应把酒卖给他们,他们沈家以后就会好好扶持我……”

    “李元,你有点骨气好不好,你以为你这样曹奕就会原谅你给你一条生路嘛?他只会严惩我们两个,杀鸡给猴看!不管你求不求情,我们两个的结局都是注定的!”庆元楼的张掌柜此刻面无表情地说道。

    他现在开始回想起先前曹奕从定制不同外形的酒坛开始,就已经步步为营,一路埋下伏笔,再到最后把大家重新召集过来,重新签订了契约和协议,把官府也给拉进来,增加公信力和法律效力,就是防止现在这个情况有人不肯按契约规定的惩罚条款执行,或者赖掉这比罚款。

    这么看来曹奕应该早就知道自己两个就是私下卖酒给庆丰楼的人,所以才要求这么多人一起过来,且各自带着自己酒楼里的酒,并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现场采购二十台庆丰楼的酒,再公开酒坛上的个人专属符号这一秘密,就是为了能够让这么多人都称为见证者,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他和李元就是想抵赖都抵赖不了。可以说从头到尾,丝丝入扣,毫无漏洞,这曹奕真是好心机!好手段!

    “张奇,就是你,就是你怂恿我,让我私下卖酒给庆丰楼的,还说什么你已经卖了一个多月了,醉仙楼这边根本不会发现。就是你告诉我就算醉仙楼知道庆丰楼有大量出售太白醉和青莲酒,也不知道是谁卖给他们的,跟我保证说他们不会找到证据,这都是你给我保证过的,你快赔我,你快赔我!”翠微楼的李元已经陷入歇斯底里,跑到庆元楼的张奇面前,双手抓住他胸前的衣服,嘶吼起来!

    “你给我滚开!”张奇一把推倒李元,鄙视地看着李元,“就你这个怂包样,就算被抓到罚了款又能怎样!沈公子说过若最后不得不罚款,也是他给我们出!”

    说完张奇不再管李元,转过头看着曹弈,狠声说道:“曹弈,我承认我小看了你,但是你今天为了给我们证明证据,你已经把酒坛的个人专属符号暴露了,我和李元能够被沈公子说服,那么往后的日子里,这些人同样能够被策反。到时候他们大不了不用你的酒坛,你又能如何?哈哈哈哈!”张奇指着其他掌柜嚣张地狂笑不已。

    他这么说一方面是为了让别人知道这里有这么个漏洞可钻,另一方面是为了恶心曹奕,如果曹奕因为他说的话而防备其他掌柜,让双方之间心生间隙,那么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呵呵,我今天既然敢把酒坛上的专属符号说出来,自然不怕有人为此换了酒坛,而且,你以为我只有这个手段了嘛?你不是小看我,你这是太看不起我了,我自然会有区分的手段。”曹奕看着张奇轻蔑一笑。

    “我这酒,加入不同的东西,颜色会变得不一样。何人对应何种颜色,我这边也早有记载。况且经过了你们两个人的先例,只要你们被罚的够多,我想他们也不敢再尝试了!”曹弈胸有成竹的说道。

    张奇被曹奕一番话堵地说不出来,而红袖则是大有深意地看了曹奕一眼,因为之前她从未听公子说过太白醉和青莲酒还有这等辨识功能。

    “哼!曹奕,你也别得意太早,若沈家这个庞然大物真腾出手来制裁你,你到时候就等着哭吧!”张奇恶狠狠地说道。

    这倒不是张奇危言耸听或者说些场面话,若沈家真铁了心要搞曹奕,那只要沈家愿意做些伤敌一千,自损两千的动作就可以。

    比如把江宁城附近所有的蔬菜、肉类品和大米全部都高价采购一空,而且市面上一旦出现,就立马买下,不给醉仙楼任何机会,那么哪怕醉仙楼有自己的进货渠道,哪怕现在还有大量存货,肯定也熬不了多长时间。只要沈家连着坚持三个月,那么醉仙楼就要从一个高大上的酒楼变成了只是售酒的“纯酒楼”了。

    “呵呵,你可以去沈家家主面前这么说说看,看他愿不愿意听你的话根据你说的那样做……而且就算他们做了我也自有办法应对。不过张掌柜你要记住了,你只有三天时间,若三天之内不把一万两银子的罚款给我,那么可就是官府出面把你的酒楼没收抵钱给我了,张掌柜你还是先准备好钱财吧。哦,对了……这边李掌柜你也是,三天时间把钱给我,不然就是官府待我上门催讨了,到时候你们的客人看到,那就……哈哈哈哈!”曹奕幸灾乐祸地笑道。

    **************
>>>点击查看《帝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