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恐怖悍刀行目录 > 章节目录 【368】灵力时代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恐怖悍刀行 章节目录 【368】灵力时代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继武安君的血雨之后,天空中又下起了雨。

    一开始是小雨淅淅沥沥,继而变得暴雨磅礴,雨幕如瀑。

    秦月生的身体一动,他的筋脉在刚刚那一战中,受损的已经很严重了,武安君身为仙人的实力不容小觑,哪怕秦月生侥幸获胜,自己受到的代价也极其惨烈。

    一根藤蔓爬过秦月生的脸边,一颗如同宝石般晶莹的果实正好就经过了他的嘴边,秦月生百毒不侵,眼下口中干涩饥渴,当即就一口咬出,将这颗果实给吞入了口中。

    果实的果壳坚硬,但敌不过秦月生的牙口,没几下咀嚼便彻底开裂,里面的汁水全部流入了他的喉中。

    甘甜,香醇,冰凉。

    秦月生的精神顿时一震,连带着身上的伤势都变得缓解了不少。

    “好东西啊!”

    秦月生吃的这颗果实,乃是灵气之下的产品,论起效果来,比什么人参灵芝都要强上百倍,这种东西本来不该存在于凡间,全拜武安君的仙血所赐,这才给凡间提供了灵草灵花灵果生长的土壤。

    秦月生大口一吸,诸多灵果立马纷纷落入他的口中,这些灵果充满了可观的能量,修复着他那受伤残破的身躯。

    秦月生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体内断裂的肋骨,正在愈合,同时一些受到损伤的内脏,全部都出现了修复的趋势。

    “这些果实都是那个人的血液浸湿了土地,才长出来的,他到底是什么人,血液竟然有这么强大的能力。”秦月生暗道。

    天上下下来的雨水,全部都落入了秦月生的口中,让他解渴。

    不出半个时辰的功夫,灵草和灵花已经弥漫了秦月生的身体,如果别人来到这块地方,不加以搜寻,完全发现不到秦月生的存在。

    日升月落,一天就过去了。

    一颗看着毫无特色的石头,突然间滚动了起来,它肆意的在四周滚动,一路上碰到的每块石头,都与它融合在了一起,以至于这块石头的体积就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成为了三丈大小。

    咔咔咔!

    石头两条石臂撑起,就像是个猩猩一样的,在地面上爬动了起来。

    土石成精,亦是受仙血影响,可以说,武安君带来的这场仙血,正在影响着整个凡间的生态。

    不远处,一条蚯蚓缓缓从泥土里蠕动而出,它吞吐着日月精华,身躯逐渐变得庞大,一片片鳞甲在蚯蚓的表面上长出,使其看起来愈发变得狰狞。

    巨石精自是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这边,随即双臂摆动,就朝着蚯蚓这边爬了过来。

    蚯蚓的体形没过多久,就已经长得四丈,粗如水缸,快速朝着巨石精爬了过去。

    二者相争,巨石精挥臂就捶打,蚯蚓则动身缠绕巨石精,狠狠绞杀,巨石精全身咔咔作响,出现了不少裂痕,眼看着就快要裂了。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当中,一只燕子滑翔而过,它的眉心有一滴血,血快速渗入燕子脑内,使得燕子身体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它的身体长出了额外的两对翅膀,如此一来,这只燕子就有了六只翅膀,同时体形暴涨,全身的羽毛皆化为金色。

    六翼巨鸟,凡间仅此一只。

    巨鸟腹下三只爪子,俯冲落地之际,一把就将异化后的蚯蚓给抓了起来,连带着巨石精也给扯了起来。

    巨鸟力量极大,竟将两头巨兽拽的高高飞起,直上云霄。

    藤蔓之下,一双眼睛注视着这一切,秦月生暗暗震惊,凡间是什么情况,他非常清楚,万兽争霸,互相厮杀的场景,根本就不是这凡间的写照。

    变了,变了,天变了,时代也变了。

    六翼巨鸟越飞越高,终于化为一个黑点,消失在了秦月生的眼中。

    秦月生的身体还是不能移动,甚至连一丁点动弹之意都没有,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周边的一切变化。

    好在受到仙血好处的不止草木精怪,禽兽妖精,随着时间过去的越久,灵果出现的数量就变得越多,灵花的数量也不少,那些灵花吸收了雨水,内部就产生出了美味的甘露,喝了以后比蜜还香,比糖还甜。

    一些灵果更是可以果腹,秦月生就在这样的环境里,开始了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单凭一张嘴,吃遍周遭事物。

    渐渐的,他体内也是重新产生了内力,让秦月生可以施展出金钟罩来保护自己。

    这日。

    噔噔噔!

    一只三足金鸡在大地上走动,它起码有丈高,羽毛又厚又长,三只足极其厚实,爪子更是锋利如钩。

    看它走路那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肯定会误以为它是什么霸主级的灵兽。

    但是秦月生的眼神当中却闪过一丝戏谑。

    这些天来,他可是见过了不少这样的三足金鸡,但是最后统统都成了其他灵兽口中的食量。

    这种灵兽,据秦月生的了解和判断,绝对是这灵兽生态里,最底层的一环。

    果不其然,三足金鸡没走出几步,前方地面突然塌陷,一张巨大的圆形巨口就伸了出来,直接将整只三足金鸡吞入了口中,连毛都不带放过的。

    秦月生看着这一幕,心里又快速思索了起来。

    他待在此地也有四五日了,见识了不少因为获得到仙血而变异的生物,秦月生管这些,都称之为灵兽。

    灵兽当中,自是有强有弱。

    像三足金鸡那种,就属于是最弱的之一,可以算是1阶。

    而眼下吃了三足金鸡的,秦月生管他叫做地鬼,实力应该有个2阶。

    当然了,还有很多其他的灵兽,被秦月生列为3阶,4阶,甚至是5阶。

    “以武者的力量,还真难对付这些灵兽,好在这些灵兽数量并不多,不至于对凡间造成颠覆性的危害。”秦月生暗道。

    咻咻咻!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突然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秦月生顿时脸上一喜,等了这么久,终于是有人来了。

    “那日我被那个家伙打飞,秦刽子还活着,希望这是他来找我了,这样我便能够离开此地。”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秦月生用碧落瞳望去,顿时笑出了声,来者那人,果然是秦刽子!

    “我在这。”秦月生喊道。

    秦刽子本来东张西望的目光在听到声音以后,立即就锁定了方向,随即快速跑来,扯开地上密集的藤蔓,露出了藤蔓底下的秦月生。

    “你果然没死。”秦刽子庆幸的笑道。

    “我动不了,拉我一把。”秦月生说道。

    秦刽子直接将秦月生从地上扶起,“我来这里的路上,碰到了很多妖怪怪物,是那个仙人的手段吗?”

    “仙人?”秦月生一愣。

    “你还不知道啊。”秦刽子恍然大悟,立马就将自己看到的情况全给说出了给秦月生听。

    让他知道武安君的来历,以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秦月生的表情本来就很愣了,一经清楚所有的事情,脸色当即就变得更加震惊了。

    他,秦月生,斩仙了。

    一个货真价实的仙人,死在了他的手上。

    这份震撼,完全不亚于是晴天霹雳。

    更让秦月生了解到了吞天食地七大限,是有多么的强悍。

    单单只到第四式蹦山,便能够斩仙,这要是后面几式,那威力不得更大。

    不过这也仅仅只能够是想想,施展出两次蹦山,就差不多要榨干秦月生所有的内力了,更别说蹦山之后的更强大刀式,那既是无底洞,也是双刃剑。

    似乎是嗅到了人的气味,一群跟水牛一样大的双头狼从远处快速跑来,就要将秦月生二人给包围,秦月生如今有了内力,哪里还在乎这种跟三足金鸡一般弱小的1阶灵兽,随着他手一甩,数颗刚刚被他捡起来的石子就如同箭矢一般的飞了出去,轻轻松松的射穿了几头双头狼的心脏。

    秦月生的飞刀术早达神功之流,出手间威力完全不弱于大唐火药司的火器。

    那死掉的几头双头狼中,便有头狼的存在,头狼一死,其余双头狼纷纷畏惧,立即就四分五散的逃走了。

    “秦刽子,你现在是什么实力了。”秦月生问道。

    “内力境九重。”

    “那提升的倒是够快的。”

    “一开始不是这样的,但不知道哪天起,我实力提升就变得快了起来,完全挡不住,感觉再这样下去,宗师也不过是个把月内的事情。”

    秦月生突然想到,这会不会是自己成为了宗师以后,对化身进行的反馈。

    不过目前秦月生只有一世化身,不太好做具体的判断,等以后第二世化身也出来了,倒是可以进行对比一下,看看有没有这个可能。

    在秦刽子的搀扶下,秦月生很快就离开了此地。

    …………

    北漠与中原内相接,最近北漠与中原的交界处,发生了很严重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有大量巨兽出现,伤害了不少的平民百姓,甚至是有些武者都惨遭遇害。

    为此受到最严重影响的,就是那北方的叛军了,很多叛军军营被巨兽给冲击的支离破碎,人仰马翻,普通士兵根本就不可能在那些巨兽的进攻下存活下来,就算是1阶灵兽,也能够对付一支军队。

    为此北方叛军的将军们都是叫苦连天,有苦说不出。

    好在这些灵兽的数量还不够多,短时间内影响不到长安,中原内地,倒也还算得上是国泰民安。

    北漠深处,天门之下。

    “就是这,仙人便是从这道天门里出来的,我怀疑天门之后,就是仙界,如果能够过去,我们哪怕不需要以圣轮破界飞升,也能够以武成仙。”追魂看着天上那道矗立不动的天门,说道。

    在他身手,站着七位宗师,看这七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彩气环绕,定是修炼五气朝元有成的宗师。

    这七人,在江湖当中的恶名不小,惹得很多人又怕又恶,与追魂三人却是关系不错。

    那日武安君追杀秦月生离去后,追魂三人便回中原寻来朋友,前来北漠看天门。

    毫无疑问,这道天门应该就是凡间最快捷的一条前往仙界的路了。

    “仙人,跨过了这道天门,真就能成仙不成。”

    “说不准,不如试试。”

    “听闻破界飞升,需要面对天火、天雷、天风三重劫,我们就算是能穿过天门,万一也得碰到那三重劫,渡不过去可怎么办,要知道只有圣轮境才有抵抗的实力。”

    一群宗师站在天门之下议论纷纷,但都得不出一个一致的主意。

    包含追魂三兄弟在内,十名宗师心中,想要试试跨天门的人肯定是有,有心忌惮危险的人也有,一时间谁都做不出具体的主意。

    就在十人犹犹豫豫之际,天门突然间动了,门面上泛起了一圈圈涟漪,一条腿,率先迈了出来。

    瞬时间,天门所在霞光万丈,亦有仙乐吟吟,极为动听。

    见识过武安君出现的追魂三人瞬间脸色一变,心中一颤,双腿一抖。

    这,这莫非是又有仙人下凡了。

    “奇怪的气息,这里怎会有一扇通往其他界的大门。”一男一女,两名神仙眷侣一前一后的从天门之内走了出来。

    他们二人身着洁白白袍,白袍上绣有白色麒麟,男仙手中拿着扇子,女仙手中拿着油纸伞,脚下踏着纯白云霞,脚边各有一只小兽跟随。

    追魂十人已经看呆了,这还真是巧了极了,亲眼又见仙人下凡。

    “此界浊气极重,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就是千年前被封闭的凡间了,但我又能够感觉到一丝只有仙界才有的极灵气,莫非是有仙人在凡间动法了不成。”

    这对神仙眷侣你一言我一语,互相对话,完全没有将天门下的十位宗师放在眼里。

    追魂十人亦不敢出声,这对男女光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就足以镇压住他们了。

    “夫人,这人间千年未来,可是有趣的紧了,不如我们二人四处逛逛,看看这人间。”男仙笑道。

    女仙想了想:“也行,等我们把人间逛逛,再回去告诉其他仙友,人间重开的事情。”

    二仙互相点点头,便践踏着祥云离去了。

    独留下懵逼的追魂十人。

    ……

    一路上,秦刽子背着秦月生不断南下,随着秦月生自我疗伤,被武安君那一指打出来的伤势也是慢慢愈合,逐渐能够自我行动了。

    而这时,秦月生才发现到摄魂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以前的摄魂魔,体表颜色是非常深邃的,但是现在却变成了粉嫩的鲜红,宛若一个qq的皮蛋。

    秦月生叫唤它时,摄魂魔都会表现得懒洋洋的,完全没有动力的模样。

    秦月生才也猜的出来,摄魂魔一定是当时吸收了不少仙血,从而变异成了现在的这番模样。

    连再普通不过了的石头草木遇到仙血都能成精成怪,更别提起点就更为神异的摄魂魔了,秦月生敢笃定,这摄魂魔到时候的变化,绝对会无比的巨大。

    “呼。“原地施展了一套拳法,秦月生感受着全活新生的身体,心中充满了兴奋。

    正所谓破而后立,在受武安君一指的伤势之后,他的修为实力似乎有了更进一步的长进。

    “前面好像有一个镇子,要过去休息休息吗。“秦刽子问道。

    “可以。”秦月生自是无所谓,便一同朝着远处的那个镇子走去。

    离镇子越来越近以后,秦月生碧落瞳视力极好,就见一缕袅袅炊烟从镇子里飘了出来,看样子好像是着了火的样子。

    秦月生与秦刽子对视一眼,不禁有些纳闷,难道是这个镇子遇到了什么火灾。

    “啊!!!”

    越来越近,镇子里的惨叫声和凄惨声逐渐落入秦月生二人的耳中,那是及其凄惨的喊叫,充满了歇斯底里和绝望。

    同时,还有野兽的声音从镇子里传出,秦月生刚刚走到镇子门口,便见一只黑色的犬类追逐着一个妇女从镇子里跑了出来,这只黑犬脖子处长有大量的骨刺,双眼腥红,尾巴像极了流星锤,口中还喷吐着大量的火焰。

    那个被追逐的妇女,怀里还抱着孩子,腿部位置,已经被火焰给烧的一片焦黑,露出了渗人的烧灼伤势。

    眼看着黑犬扑起,就要咬中妇女,秦月生直接挥指一弹,一股内力便射了出去,精准的洞穿了黑犬的额头,将其毙命当场,让妇女逃过一劫。

    “北漠的灵兽竟然都已经泛滥到这里了吗。”秦月生的表情凝重。

    这些黑犬明显不属于是什么妖怪了,看情形,北漠的那些灵兽在启了神智以后,都开始往中原南下,渐渐入侵到了天下九州的其他地方。

    这个情况非常不对。

    秦月生确实想不到,武安君的仙血化为雨水以后,渗入到了大地当中,这些仙血与地下水融合,逐渐扩散到了其他地方,比如什么湖泊,大河。

    而导致水都具有了一定的灵力,野兽喝了这些水以后,自然就发生了显著的变异、

    武安君即使死了,他的仙血也在以另外一种方式,侵占着人间。

    进了城镇内部,到处都是残尸断臂,血泊成堆,黑犬和一些别的灵兽正在攻击着普通百姓,啃咬着他们的身体。

    修罗场,俨然是一副可怕的地狱景观。

    秦月生立即出手,疯狂击杀此地的灵兽,救下一个个无辜百姓。

    这些灵兽虽然只有1阶实力,但是对于普通百姓却是绰绰有余了,它们还会喷火喷毒各种手段,就算是武者,想要应付都显得非常困难。

    “天下要迎来一场大劫难啊。”秦月生严肃的说道。

    他可非常清楚的记得,武安君死去的那个地方,可是出过远比5阶灵兽还要强大的存在,这些灵兽不管到天下哪个地方,都是一场难以阻拦的浩劫。

    处理了这个镇子的事情以后,秦月生带着秦刽子火速赶往长安,作为天下的皇权所在,三黄有必要知道这件事情,并且提前做出预防,以免到时候出现更大的异变。

    前进的路途中,秦月生仔仔细细地检查起了从武安君身上分解到的那些东西。

    武安君不愧是天上真仙,这分解出来的东西就是不同反响,品质好到让秦月生都为之兴奋。

    首先是灵力丹十颗,武安君的圣轮一块,以及他的那把星辰长剑和一大堆法宝。

    这些法宝可不是黄庭用的那些货色,而是真真正正的仙人炼制,能力强到爆炸。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的灵丹,功法,灵药,全都是仙界产物,在人间是找不到的,实属乃是无价之宝。

    秦月生收了武安君全部的遗产,可谓是富得流油,一着暴富。

    世上实在是没有什么比分解一个仙人这更赚的生意了,如果有,那就是分解两个仙人。

    秦月生已有岁月圣轮,这武安君的圣轮虽强,秦月生也看不上,毕竟岁月才是最强大的武器,没有什么比时间的流动更具有杀伤力。

    “这些东西,我如果拿去建立宗派,轻轻松松的就是天下第一,可是好东西,先留着。”秦月生暗道。

    以他如今的这个境界,武安君这些东西,他能用上的不多,秦月生刚刚催生出三花聚顶境的第一花,剩余的恶花和善花,这个需要一定的机缘和悟性,是无法以外物催生的,强求不得。

    ……

    石林、雅兰,乃是飞升仙界当了三千年的仙人,二人在仙界从不拉帮结派,只喜欢二人同游各种稀奇古怪的地方,不管是险地还是福天洞地,只要是二人感兴趣的地方,他们就都愿意去看看。

    在千年前,人间与仙界还有通道连同,但是有一天不知道为什么,那条通道突然就消失了仙界与人间之间隔着大片的混沌区域,这种区域里混沌神雷、混沌烈焰、混沌罡风众多,哪怕仙人入内,也有仙陨道消的可能。

    人间破界后可入仙界,但是想要回去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所以就导致通道消失以后,仙人再难下凡。

    今日无意间发现到了一条能够前往人间的天门,石林雅兰二人怎么可能错过,自是要好好的仙游一番,以饱遗憾。

    “奇怪,按照那些老仙人所说,人间是不存在有灵兽的,为何我们来了这么多的地方,灵兽是一只接一只的不断,难道老仙人说法有错。”

    站在云端之上,看着远方天空上一只恶鹫飞来,雅兰伸手一挥,那只恶鹫便头颅掉落,脖子处露出了一片平滑光整的切口。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人间没有灵力,这是仙人之间的共识,莫非……”石林想了想:“莫非是在我们之前,已有仙人通过那扇天门来到了人间,并且传播了仙界灵力?可这不符合规矩啊,人间没有灵力,这是人间的天道规矩,就算是仙人,一旦干扰了天道,也得落个一个凄惨的下场,哪个仙人敢冒犯这种大忌。”

    “灵兽残暴,这人间的凡人怕是要遭殃了。”雅兰摇了摇头。

    “别急,我们反正也要游逛人间,不如一边走,一边为凡人铲除这些灵兽。”

    雅兰点点头:“也好。”

    ……

    且说回石林雅兰二人离开后,继续留在原地的追魂等人,当看到两名仙人的出现与离去,顿时就激发出了他们心里的兴奋。

    仙界,天门之后一定就是连接着仙界。

    追魂十人互相对视一眼,随即运行起天地之力,纷纷飞天,朝着天门而去。

    天门古朴的门面上,存在着很多坑坑洼洼,就是一扇如此普通的大门,却蕴含着极其惊人的力量,追魂等十名宗师光是站在不远处看着,都感觉心神荡漾,魂魄隐隐有要离体之势。

    “谁开。”追魂等人互相对视一眼。

    最终一名宗师率先忍不住,直接伸手去触碰那扇天门。

    嗡!

    一声低吟响起,那人只感觉浑身一阵,一股爽快的感觉从他尾椎骨一路涌上了天灵盖。

    神魂具爽!

    就这么一下子,此人原本是三气朝元,直接变为五气朝元境大圆满,距离三花聚顶境,也只是一步之遥。

    仙界之物,神奇至极。

    他兴奋之下,推开门,当即就打算迈步走进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

    砰!

    天门轰的一声,整个打开,那名宗师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天门撞上,整个人的身躯瞬间有如脆弱的蚊子一般,当场炸碎,血花四溅。

    咔咔咔!

    天门再次被人从里面打开,一名穿着黑袍的山羊胡老人从中走了出来。

    “这是什么地方……唔!好浓的浊气,这是……人间!”老人眼前一亮。

    同伴的瞬间惨死,令追魂九人完全看呆了,他们完全想不到,那人会死的如此悲催。

    “在仙界我恶贯满盈,诸仙都在追杀我,来到人间,我便可如鱼得水。”老人桀桀一笑,低头便盯住了追魂等人。

    被老人盯中的瞬间,追魂等人纷纷身体一颤。

    他们非常清楚,老人的目光当中,充满了邪意,显然是对他们有着某种歹意。

    “跑!”

    毫不犹豫的,也不顾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位仙人,逃跑到底有没有用,总之谁都不想死。

    留在原地只有死路一条。

    但是有那么容易吗?显然没有。

    “虽然身体都比不上散仙,但是也足够让我使用了。”老人枯瘦如骨的手掌一挥,一面巴掌大小的黑色三角幡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面三角幡阴气森森,绿气大盛,幡面上还存在着一个骸骨头,一看就知道乃是邪道法宝。

    随着老人一挥,三角幡内便有数道阴魂呼啸而出,携带着阴气快速冲向了那些逃跑的宗师。

    这些阴魂的速度快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

    没几息功夫,刷刷刷!

    阴魂便全部没入了追魂等宗师的体内。

    “啊!”“啊!”“啊~!”

    数声惨叫响起,这些宗师毫无反抗之力,纷纷缩起了身体,就像是虫子一般的在地面上蠕动了起来。

    只见这些宗师的身体在快速的萎缩,面如枯骨,头发凋零,皮肤更是呈现出淡蓝之色。

    “呃!”“呃!”“呃!”

    一具具活尸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神再无光芒,身上再无灵气,全然已经成为了行尸走肉般的存在。

    成为了那三角幡的傀儡。

    “来来来。”老人挥了挥手,所有化为傀儡的宗师纷纷就有如吊线傀儡般的走了过来。

    这想必应该是天下最强大的傀儡队伍。

    老人将这些傀儡全部收入三角幡中,立即就驾驶着黑云腾云驾雾的离开了此地。

    ……

    等秦月生回到长安之时,才得知三黄已经将东方的叛军都给平叛了,如此一来,距离天下平稳,就只剩下了北方的叛军,而如今北方的叛军正困陷于灵兽的袭击当中,都自顾不暇了,哪里还能够继续混乱当今天下局势,可以说三黄的权利已经是相当的统一了。

    秦月生一到长安,立即就将北漠的事情全部交代给了三黄,令他召集武者,组成完全由武者组成的军队,以北方为线,封锁起来,阻止任何一只灵兽进入中原腹地。

    而仅仅光靠这些还是不够的,秦月生可是听秦刽子说了,那扇天门后面,很有可能还会有其他的仙人到来,人间已经不再像是从前那样了。

    秦月生必须对此做出预防,以免有一日自己再受到像武安君一样的威胁。

    “我必须赶紧促成三花聚顶境的圆满,这样才能与仙人有真正的一战之力。”秦月生暗道。

    只要达到三花聚顶,他便可以炼化岁月圣轮,到时候实力的暴涨,完全可以用火箭来形容,是难以想象的提升。

    “善花恶花,皆得感悟,看来我得去九州之外的地方逛一逛了。”

    让秦刽子留下来保护三黄,秦月生告别一声,便独自离开中原,朝着西边尽头而去,准备前往九州之外的地方了。

    九州之外,对于很多武者,包括曾经的秦月生来说,一直都是一处危险之地。

    那里隐藏着很多的诡异妖物,以及难以想象的怪异事件。

    秦月生曾经就在秦府的书房里看过不少志异书,里面介绍着九州西边和北边的危险之事。

    白岳剑圣,更是亲自前往北漠,至今了无音讯。

    秦月生如今的实力,哪怕十个白岳剑圣前来,也不是他的对手,以这个实力前往九州之外,很明显是绰绰有余了。

    秦月生咫尺天涯,赶路速度极快,没几个时辰的工夫,便已经来到了西边的边界处,蛮荒大山。

    大山的另一头,是云雾缭绕,雷鸣滚滚,像极了警戒旁人,千万不要轻易入内。

    站在山头上,秦月生身上的衣袍迎风飞舞,吐了一口气,他当即就脚尖一踏,快速的朝着那片连绵云雾冲了过去,眨眼睛就消失在了云雾当中。

    云雾里视野极度缺乏,什么都看不清楚,秦月生双手一拍,一股巨风瞬间吹拂而出,吹散了大量的云雾,露出了被云雾遮掩的场景。

    却是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每座山峰上都长着很多奇形怪状的石岩,在雷光霹雳的闪烁下,显得多少有些诡异吓人。

    “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危险。”秦月生暗道,随即落在了一座山头上,观察着四周。

    唰唰唰!

    秦月生拿出天邪虎煞,继续前进。

    就在这时,一道雷光突然闪了过来,直指秦月生的背后。

    秦月生反应何等之快,立即反手一刀削去,正好砍中了那个东西。

    “啊!”那个怪物惨叫一声,直接被秦月生斩于刀下,完全没有抵抗能力。
>>>点击查看《恐怖悍刀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