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游戏小说 > 火影忍者之逆天改命 > 火影忍者之逆天改命目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九十一章 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中】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火影忍者之逆天改命 章节目录 第六百九十一章 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中】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心脏被击毁,就连身体,都已经千疮百孔了吗……那个忍术的威力,究竟强到了什么地步?”

    在确认了角都的伤势之后,让先前还心疼于,自己为了救下角都,白白“浪费”了一只写轮眼的带土,不由得倍感后怕,更是分外庆幸起,自己使用伊邪那岐,而非冒冒失失直接闯入的决定,究竟有多么正确。进而对于匆匆忙忙间,只来得及粗略撇上一眼的金色身影,也越发感到好奇起来。

    “那个金色的姿态,还有看起来,和螺旋丸有几分相似的奇怪招式……是老师出手了吗?”

    言语间,因为水门夫妇俩,曾经“和善”地出现在雾隐村,直接登门“拜访”带土的缘故,使得水门夫妇俩尚且存活于世的猜想,被彻底确认为了事实。连带着有了这两位,对带土影响颇深的人物存在,便足以让带土在第一时间里,将鸣人的惊艳表现,归功于波风水门亲自出手的这件事上!进而更是在当年的九尾之乱事件中,对带土能力一无所知的水门,都险些直接干掉带土的心理阴影刺激下,让带土救下角都之后,根本不敢确认“老师”的状态如何,就带着重伤濒死的角都,直接远远逃离了战斗现场!

    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身体状态不容乐观的鸣人,是凭借着父母出面的影响,侥幸捡回了一条性命……

    或者,应当说是,水门夫妇俩早就知道了鸣人会有这么一天,而故意提前现身,来震慑住带土在木叶村搞事的野心?

    除此之外,尽管带土与角都之间,并没有什么交情可言。但在这老一辈强者,逐渐隐退消失的衰败忍界当中,竟会平白无故地蹦出这么一位,足以威胁到自身安危的强敌,便能够让一心一意,企图完成月之眼计划,来复活野原琳,并重新塑造一个完美世界的带土,对此忌惮万分。以至于保住角都的性命,好让他凭借这一次的亲身经历,多少传达一些对方的能力情报,便是眼下两眼一抹黑的带土,所必须要做的事情!

    所幸,这种程度的伤势,若是放在正常人身上,的确是彻底没救了的。但对于修习了地怨虞的角都来说,只要能够获得一个新的心脏,就仍旧存在着抢救过来的可能性!以至于凭借绝这个,接受带土的命令,特意混入进晓组织内部的眼线帮助下,早已彻底弄清楚了角都“不死之身”原理的带土,倒也有按照最坏的打算,提前给角都准备了一个倒霉的替死鬼。

    诺,这不……

    “看样子,已经没多少时间,让晓组织慢慢吞吞地去捕捉尾兽了啊……”

    在那自顾自地低声呢喃间,确认角都的伤势虽重,但因为角都在那关键时刻,将自己的全部力量,都用来防御心脏要害的缘故,倒也能勉强再支撑上一会儿后,带土便在空间一阵扭曲中,暂时离开了时空间。随即没过多久,便带着事先打晕过去的不知名忍者,再度出现在了角都的身前。

    “如果你还想活下去的话,就自己想办法,把这家伙的心脏拿去吧。”

    “……”

    或许是“活下去”这三个字眼,刺激到了角都的意识。亦或是角都打从一开始,就是咬牙苦苦支撑着,不曾昏死过去的缘故,使得带土话音刚落,瘫倒在地的角都身形,便明显颤抖起来。随即艰难无比地抬起一只胳膊,分离出数量对比往常,足以算作是少得可怜的几道黑线,慢慢刺穿了这名倒霉无名忍者的身体。最终带着淋漓鲜血,将心脏强行拖拽出来,顺着身体缝合的间隙,小心翼翼地安置进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

    与此同时,曾经连与他人以命相搏,都会害怕到无法动弹的带土,如今即便亲眼目睹了这种残忍血腥的画面,也依旧是面不改色间,连眼皮都不带眨一下。更是在手中抓捏着的无名忍者,因失去了心脏,而在昏迷状态中,不明不白地当了角都的替死鬼之后,一边出声询问着角都,一边像是丢弃不起眼的垃圾般,将这可怜的倒霉鬼,随手丢弃在了一旁。

    “呼……姑且还能算是活着吧。”

    不得不说的是,地怨虞的效果,虽然血腥残忍,但在这以命换命间,带来的强大适应与恢复能力,也足以配得上“禁术”的头衔。以至于在将这倒霉替死鬼的心脏,安置进身体里之后,先前还是一副气若游丝,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彻底断气的角都,不仅呼吸彻底平稳了下来。更是像个没事人般,双手支撑着地面,直接稳稳当当地站立了起来!进而一边闻声侧头些许,上下打量着带土的古怪装扮,一边用那不冷不热的口吻,直截了当地回应着。

    “说吧,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显而易见的是,在自己漫长的生命当中,见惯了尔虞我诈的角都,可不会天真的认为,眼前这素未谋面的面具男,会是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并且不求任何回报的热心好汉。

    毕竟,带土不仅及时出手,保住了角都最后一口气,还提供了眼下急需的心脏补充,让角都拥有了继续活下去的资本,不仅证明了,带土对角都的能力,算得上是了如指掌。更是因为带土出现的时机,实在是太过恰到好处,而隐隐约约间,存在着带土与鸣人一唱一和着,故意演戏给角都看的可能性。

    但很快,鸣人不似作假的强烈杀意,以及鸣人从头到尾间,完全碾压角都,根本不需要与人联手,来诓骗角都什么的强悍实力,让角都迅速打消了对后者猜想的怀疑。随即在无论对方怀揣着什么样的目标,可对方从那破坏力惊人的能量场中,冒险将自己救下的这件事,依旧是不争的事实的情况下,使得角都倒也不介意花点心思,来满足对方的一个要求。

    当然,这绝对不是因为,眼下战力大损的角都,在得出自己不光是不可能打得过对方,就连这从未见过的古怪空间,也明显只有借助对方的帮助,才能从中脱离,而在满满当当的求生欲驱使下,果断选择认怂讨好!硬要说的话,也得算作是角都恩怨分明的完美体现!对,没错,就是这样!

    “很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好在,眼下只想着从角都的亲身经历,弄清楚“老师”如今的实力,究竟到达了哪种程度的带土,可不会在意强装镇定的角都,内心戏到底有多么地丰富。以至于在得到了角都的肯定答复之后,带土便微微点头间,毫不犹豫地出声询问道。

    “刚刚和你战斗的那个人,实力怎么样?拥有哪些能力?”

    “嗯?和我战斗的那个人吗……”

    与此同时,从带土的言语询问中,确认对方并不是和阿斯玛等人一伙,并且与自己之间,也应当是无冤无仇,不存在突然出手谋害自己的可能后,让角都得以稍稍放松了些许紧绷的神经。随即在那皱眉沉思了一会儿后,尽心尽力地回答着。

    “那应该是木叶忍者村的九尾人柱力,而且还是不需要尾兽化,就能发挥出,足以媲美尾兽完全体实力的怪物!并且除了擅长火、水、风三种属性的忍术外,还能够施展出木遁忍术!还有……”

    言语间,若是放在平时的话,因为带土只是问和角都战斗过的人的情报,但没有指名点姓地说是哪一个的缘故,使得一向对人有所提防的角都,可能会拿阿斯玛的情报,来理直气壮地糊弄、应付带土。甚至是故意隐瞒一部分,来换取金钱报酬……

    但在如今,无论是实力对比,还是自身处境,都明摆着自己是案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的情况下,让角都只能收敛起自己一贯的孤傲性格,秉承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念想,毕恭毕敬地回答着带土提出的每一个问题。

    “擅长风遁忍术吗?这点倒是和老师对得上……但我怎么没听说过,老师会火遁和水遁,甚至是木遁忍术?难道是老师在这几年里,修行获得的新能力?”

    也正因如此,在角都滔滔不绝的话语回应中,大致弄清楚了战斗过程的带土,便越发确信着,那道金光灿灿的身影,必定就是老师波风水门本人无误!进而在“波风水门”的实力,相比较起九尾之乱的事件,明显发生了质的变化的情况下,让带土不禁眉头紧皱着,自言自语地嘟哝起来。

    “不管怎么说,有老师在的话……月之眼的计划,可就没那么容易成功实施了啊。”

    言语间,出于自身对水门惊艳天赋的了解,以及相互对比间,水门只比带土大了十岁,明显正处于人生巅峰期的状态,让带土虽然惊讶于“波风水门”在这短短十数年间,拥有的可怕成长。但在潜意识里,却也认为这种成长幅度,放在水门的身上,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至于角都提及的,“波风水门”就是九尾人柱力的这点,反倒是诸多信息中,最不让带土感到意外的。

    毕竟,在带土想来,因为玖辛奈被自己袭击过一次,成功释放出了九尾的缘故,使得对外软弱无比,对内就各种蹦跶、搞事的木叶高层,肯定不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围攻、指责玖辛奈的“失职”。连带着九尾人柱力的人选,也将顺理成章地发生变更才对。进而单从查克拉数量来看,的确无法比拟拥有漩涡一族纯正血脉的玖辛奈。但除此之外,各项能力均远超玖辛奈的水门,自然是当时,逐渐走向衰败的木叶忍者村,所拥有的唯一选择了。

    换而言之,硬要说在这一情报中,有什么地方,是让带土感到意外的话,便只有失去了尾兽之力的玖辛奈,为什么没有像其他人柱力一样,就此直接失去生命吧。

    “算了,这种事情,现在想再多也没用……还是趁着老师没注意到晓组织的行动之前,尽量多抓几只尾兽吧。至于木叶村这边,能躲就躲了,反正能够取代九尾那部分的替代品,又不是没有。”

    在“波风水门”展现出的可怕实力震慑下,如今手头连一只尾兽,都没能捕捉、封印的带土,可不认为再度现身,与木叶忍者村正面硬碰硬,试图再度夺取九尾的力量,会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以至于在心底深处,默认将激活外道魔像,所必须的九大尾兽的狩猎名单中,划去了九尾的名字,改为另想它法替代的同时,故作正经地出声,开始办起自己大老远跑来,所原本图谋的“正事”。

    “咳咳,情况我已经大致清楚了。那么,下一个问题……行动接连失败的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还有,你原本是有个搭档的吧?他现在在哪儿?”

    “搭档?哼!别跟我提那个叛徒!要不是那家伙背叛了我,我怎么会落得这么狼狈!”

    只不过,让带土没想到的是,自己只是随口一提的话语,却像是刺中了角都如今内心深处,尚且流淌着鲜血的伤口般,让先前还是一副唯唯诺诺模样,甚至不敢大点声说话的角都,瞬间转变成了一副吹胡子瞪眼,显然气急败坏的模样来。进而更是迎着带土不明觉厉的眼神,恶狠狠地出声咒骂着。

    “真没想到,一直跟在我身边的搭档,就是潜藏在组织里的叛徒‘鸣人’!我就说这两次行动,为什么每次都是关键时刻里,被人跳出来搅局,原来都是这家伙通风报信的功劳!要是等我有机会,把这家伙给抓回来的话,我绝对要让他深刻记住,敢于背叛我,究竟是个多么愚蠢的决定!我……!”

    “……等……你等等?!”

    然而,还没等怒火中烧的角都,来得及将涌现到了嘴边的咒骂话语,完完整整地发泄出来。带土隐藏在螺旋面具下的嘴巴,便已经在那不断扩张的过程中,大到了足以直接吞下一整颗鸡蛋的程度!随即更是眼神复杂间,用那稍显颤抖的语气出声,中断了角都的话语,并一字一顿地追问道。

    “你刚才说,潜藏在晓组织里的叛徒……叫鸣人?!”
>>>点击查看《火影忍者之逆天改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