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农家小福女目录 > 章节目录 第1108章 剥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农家小福女 章节目录 第1108章 剥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帘子一放下,车一走,俩人便一起回头看向白二郎。

    白二郎就把两只手挡在身前,叫道:“你们敢打我,我就敢回去和先生告状。”

    还没上自家车,正好将这话听得一清二楚的刘焕和殷或:……

    殷或回家去了,他自然不会把这些事和家里人说,但刘焕不一样,他只答应白善说不告诉别人,可家人在他这里不是别人啊。

    他大哥一定是又出去应酬去了,所以刘焕转身便跑去找他祖父。

    刘会也刚从衙门里回来,正在书房里皱着眉头写东西呢,一见到小孙子在门口探头探脑的,便问道:“何事?”

    刘焕便笑嘻嘻的跑进去给他磨墨,然后问道:“祖父,你知道陈福林吗?”

    刘会一听,掀起眼皮看了孙子一眼,落下笔,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刘焕摇头,“没什么,就是好奇而已。”

    “好奇什么?”

    “好奇祖父是不是特别讨厌他。”

    “无缘无故的,我为何要讨厌他?”

    “因为他不是好人,是个伪君子呀,”刘焕可不会像大人们想那么多,还想着看证据什么的,一个连听都没听说过的陌生人,他当然是相信他的朋友们的了。

    没错,他就是这么偏听偏信。

    所以刘会一问,他就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将白善他们和陈福林的恩怨说了。

    刘会目光微凝,问道:“二十多年前的事,这些都是你同窗说的?”

    “是呀,祖父,那陈福林是什么人啊,我怎么从没听说过?”

    刘会瞥了他一眼道:“他是我底下的郎中,你那同窗是哪里人,这次打落折子的事儿是他们的手笔?”

    刘焕一愣,摇头,摇到一半又点头。

    刘会见他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就没好气的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又摇头,又点头的是什么意思?”

    刘焕挠了挠脑袋,干脆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主要是,他不觉得满宝可以影响皇帝,但这事又的确与她有些关系。

    刘会若有所思起来,刘焕还在一旁兴致勃勃的问:“祖父,这样的小人你们户部怎么还要啊?”

    刘会便掀起眼皮来看他一眼道:“小人怎么了,这世上能有几个君子?”

    刘焕一怔,“所以祖父,您还觉得他做得对吗?”

    “屁话,当然不对了,”刘会道:“不过这种事不能听一家之言,你不要管了。”

    他顿了顿后看向他,“你什么时候和那小神医做了朋友的,我怎么不知道?”

    刘焕便笑哼哼的道:“您不知道的可太多了。”

    刘会就用书敲了一下他脑袋,道:“行了,少在这儿吹牛,过不了几日就是太后千秋了,到时候你大哥他们要上场骑马射箭,我呢,也不指望你武争文斗了,你就好好的待着别给我闯祸就行。”

    “祖父,我什么时候给您闯过祸呀?”

    “嗯,”刘会哼笑道:“那还少吗,来,你与祖父说一说,你是怎么在国子监里见到周小神医的?”

    刘焕眨眨眼。

    刘会盯着他看,点了点下巴道:“仔细的想一想,看能不能想出什么好理由来。”

    刘焕嘿嘿一笑,转身便跑了。

    刘会就哼了一声,“臭小子。”

    刘会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正在写的折子,将它拿起直接撕了丢到一旁的火盆里,他叹息一声。

    若果真如此,那就没必要替他争取了。

    刘会想了想,招来一个下人,“你去打听一下,近日从陈福林家里传出来的话,有没有关于他们家老爷二十多年故人的消息。”

    下人应声而去。

    陈福林今日突然收到这样的打击,一时还有些恍惚,回到家时都没怎么反应过来。

    所以并没有惊觉到家门外添了许多人。

    但庄先生却是第一时间警觉了起来,一听满宝回家绘声绘色的说了这么一通,他便道:“这几日你们出门谨慎小心些,连说话都要多谨慎两分。”

    白善问:“难道他还真想狗急跳墙吗?”

    庄先生摇了摇头道:“防的却不是他,而是如今盯着他的那些人。”

    三个弟子都一脸迷惑。

    庄先生便道:“若是往常,陈福林暴出这样的丑闻没什么,最多御史台弹劾他一顿,不是当年他做的事被查实,便是我再落一身不是出京去,可这会儿他正值升迁的时候,牵一发而动全身。”

    庄先生也是给人当过师爷,参谋过政事的,因此道:“这时候,他不论是往上一步,还是原地不动,或是往下走一步,都挡了人的道儿。”

    “有人想他升迁,也有人想他站在原地,可能还有人想把他拉下来,”庄先生道:“这么多人盯着他,而我们是目前唯一与他有最大矛盾的人,你们小心被人当成了刀使。”

    三人一听,连连点头,乖巧的不行。

    庄先生就盯着满宝道:“尤其是你。”

    满宝缩了缩脖子,“怎么又是我?”

    “不是你是谁?如今你出入皇宫,一言一行都不能出了差错,你倒好,还主动挑起事儿来,”庄先生道:“以后再有这样的事儿,小心为师打你板子。”

    满宝小声道:“我可没说陈福林的事儿,我就是和皇后娘娘提了您,说您特别厉害而已。”

    庄先生便横了她一眼,满宝默默地不敢说话了。

    庄先生便挥了挥手道:“行了,去洗手准备吃饭吧。”

    三人乖乖的应下,退出去时彼此挤眉弄眼的使了一个眼色。

    围墙外面的世界风起云涌,围墙里面的一家人却开开心心的吃起晚食来。

    这一天的晚食,有很多人都食不知味,也有很多人在外觥筹交错,打点关系,更有许多人在微凉的秋风中奔走,寻找着各种他们需要的讯息。

    没几天,陈福林就被人剥得只剩下里衣了,虽然还没有查到内里,但仅凭这些东西,也足够有些人窥探到更多的东西了。

    其中最为惊讶的恐怕就是工部的柳郎中了。

    同为郎中,而陈福林又是老前辈了,他跟他还是挺熟悉的,他一直觉着他是一个老好人。

    优点是老好人,缺点也是老好人,却没想到老好人的面孔下还藏着这样一副面貌。
>>>点击查看《农家小福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