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科幻小说 > 斗鱼之死亡判官 > 斗鱼之死亡判官目录 > 章节目录 第1859章 雨中的男人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斗鱼之死亡判官 章节目录 第1859章 雨中的男人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这里,不就是二十年前自己曾经住过的那个地方么?!

    直到看到那些招牌之后欧阳振邦才回想起来,就说刚才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欧阳振邦的小学六年,是在这里度过的。不过毕业之后就离开,直到现在之前从来没有回去过。

    朱镇不是在离自己所在城市大概一百多公里的匡城么,可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是说,自己跑来了匡城?!

    不可能的,怎么可能?!

    欧阳振邦扇了自己几巴掌,脸色苍白的大口喘气。

    回家!回去之前自己在这里住过的房子!

    这个是欧阳振邦目前仅能认为的最能平稳心情的办法了。人在极度恐慌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便是回家。

    连滚带爬,欧阳振邦发了疯一样的朝街道里狂奔,特殊情况的神经把以前的记忆都给重新调了出来,他对这里的熟悉感正在一点一点的浮现。

    过了前面那个路口之后就到了!那边上的路灯,欧阳振邦经常在那偷偷撒尿。

    可这个时候,他却看见了路灯后面的一棵树下,出现了一个人影。

    人影往路灯走了过去,灯光让欧阳振邦看清楚了这个人:

    全身穿着绿色大雨衣,帽檐拉得很低,把整个脑袋都给遮住了,只能大致通过下面漏出来的长长胡须判断这是一个男人。

    雨衣男把从雨衣里拿出一把雨伞,放在路灯下,对着欧阳振邦的方向停顿了几秒钟,便转身离开。

    “哎朋友,等等!”

    好不容易终于看见有活人了,欧阳振邦精神为之一振,加快了脚步。

    不过雨衣男跟没有听到声音一样,没过多久就消失在路口后面。

    欧阳振邦打开雨伞,刚才雨衣男应该是把雨伞留给自己的,可为什么自己喊他人也没有反应?

    是雨声太大没有听到么?可为什么要给自己留下把雨伞?

    雨伞很大,给欧阳振邦腾出了一片相对来说比较宽松的区域。

    原本还想要喊住他,问问镇子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人怎么没看见,转念一想却迟疑了起来。

    进来那么久,目前为止就只看见了一个人,这个人还做出了给自己留下雨伞这么匪夷所思的举动。

    欧阳振邦确定不了,继续追上去之后这个人能不能给自己提供实质性的帮助。

    综合考虑之后,欧阳振邦觉得还是先回家是最好的选择。这样的话,至少能给自己一点判断的时间。

    想到这里,欧阳振邦动身往前,步伐比之前更加的大。

    可就在这个时候,刚才那个雨衣男突然再次出现在了前面,这次他所站着的位置后面,正是欧阳振邦之前所住的那栋房子。

    慢慢举起手来,雨衣男对着欧阳振邦指了指身后的房子,然后便走进去把门给关上。

    和刚才有点不一样的,是欧阳振邦看见他手上有拿着什么东西,反射着一丝半点的白光。

    欧阳振邦眉头紧锁,雨衣男刚才都举动让自己变得不安了起来。可是都已经来到这里,不可能掉头回去。

    并且,就算是掉头的话回到的也是刚才经过的地方。

    往后拉到门把手,却没有预想之中的把门打开。欧阳振邦顿了顿,再一次拉动。

    门依旧不动。

    不会是雨衣男把门给反锁了吧,这样他干嘛要对自己做那样的动作?

    重复几次之后依旧无果,欧阳振邦放弃了,转而往地方看过去。

    很快想到了一个地方。

    以前要是自己晚回家的话,为了不让家里人知道,欧阳振邦事先会偷偷把一楼和自己房间后门的储物间里的窗给打开,这样就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了。

    那个地方在屋子后面的墙角那里,位置很隐蔽,要不是在这里住过的人根本不知道。

    很是幸运,窗户没有关上。虽然和以前相比身体变大了不少,可是挤弄一下的话还是能够进去。

    刚进来那一下把地上堆积的灰尘给扬了起来,空气立马变得浑浊。

    灰尘往鼻孔里钻了进去,让人很不舒服,欧阳振邦重重的咳嗽了几声。

    房间里的杂物上积满了蜘蛛网,上面还残留着被吃剩的虫壳。

    几步之外有扇门,此时半开着,从缝隙里可见到些许微弱的光芒,还能听到一丝丝类似于静电摩擦的声音。

    要不是刚好往那边看过去的话,根本注意不到这些灯光。

    雨衣男会不会就呆在后面?要是逃的话,现在立马就可以出去。

    犹豫了有些时候,欧阳振邦最后还是决定要进去。

    他不确定打开门之后又会发生什么,刚才在那间路边的房子里已经有过一次诡异的经历,自己打死也不想再来一次。

    “你好朋友,我没有恶意的。”

    边拉开门,欧阳振邦边对着里面说道。

    淡黄色的灯光把整个房间笼罩了起来,看起来让人很安心。里面并没有如想象中的那样空荡,反而是该有的东西都有。

    确定雨伞男没有在这里之后,欧阳振邦才稍微呼出口气,一屁股坐在床上。

    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上面还挺暖的,就好像才刚有人从这里起来一样。

    身心疲累,欧阳振邦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欧阳振邦发现已经是白天了,阳光透过窗照了进来。

    自己怎么睡着了,这可是死亡直播啊!

    欧阳振邦猛得从床上起身,往身上胡乱摸去。

    可是没有什么残缺的地方,很正常。

    怎么回事?审判是结束了么?

    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再说吧,反正外面的雨停了,呆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了。

    来到门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咯滋咯滋”的声音。

    欧阳振邦紧皱眉头往对面走了过去,把耳朵放在墙壁上。声音是从背后传过来的。

    每隔几秒钟就响一次,听起来很有节奏。

    欧阳振邦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来的,可能是射进房子里的强烈阳光消除了内心的恐惧,他打开了边上的门。  ..
>>>点击查看《斗鱼之死亡判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