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魔临 > 魔临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魔临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悠扬的琴声在房间里流转,一串串灵动的音符宛若一个个调皮的孩子,在追逐着,在嬉笑着,音乐最大的特性,是能够以无形的方式改变一个环境的氛围。

    温特很享受这种感觉,哪怕那位拿着二胡的盲人已经被仆人领了进来,他也依旧没有停下自己的演奏。

    盲人自己在一张椅子上坐下,仆人很知趣地下去了,关上了门,因为他清楚自家主人在享受音乐时,最不喜欢不通音律的人在旁边打扰。

    一曲结束,

    温特起身,

    对着自己左右两侧分别鞠半躬,

    仿佛此时他不是在只有两个人在的房间里,而是在大剧院面对海量的观众刚刚演奏完。

    这一点,让盲人很满意。

    就像是一个洁癖遇到了另一个洁癖,

    都是懂得尊重生活仪式感的人,自然就有一种惺惺相惜。

    终于,温特的目光落在了这位东方盲人身上。

    “你就是那位懂得钢琴的东方音乐家?”

    瞎子北点点头。

    “呵呵。”

    温特走到桌旁,这次,他没有倒茶,而是给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

    “想喝么?”

    瞎子北继续点头,他确实有点口渴了。

    “去弹一曲,然后我请你喝。”

    瞎子北起身,一只手拿着二胡,另一只手则向前探着。

    一步两步,一步两步,

    慢腾腾摸摸索索地来到了钢琴前,再将手放在身下,确认了椅子位置后,他才放心地坐了下来。

    这是一台很复古的钢琴,毕竟年代背景在这里,你想让它现代化也现代不起来。

    但当十指放在上面和琴键进行亲密接触时,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瞎子北长舒一口气,

    而站在旁边喝着葡萄酒的温特则眼睛眯了眯,

    在这一刻,

    他清晰地感觉到眼前这位东方盲人的气质,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那种自信,那种气质,那种一人一琴的完美结合。

    仿佛此时,这块区域的自己,才是真正多余出来的累赘。

    弹奏开始,

    这是一首《a小调巴加泰勒》,人们更熟悉它另一个名字《致爱丽丝》。

    瞎子北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贝多芬,但无所谓了,他现在半个灵魂都沉浸在这熟悉的节奏和感觉之中。

    至于另半个灵魂,则是在不停地对他咆哮:

    你特么还有事情要做!

    一曲结束,

    举着酒杯的温特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很长时间没动了,

    少顷,

    他伸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位置,

    感慨道:

    “我见证了音乐的奇迹。”

    瞎子北摇摇头,有些遗憾道:“这钢琴有些音不准。”

    但正如已经断烟一整天的人,随便来一根烟,都是一种巨大的心理慰藉,瞎子北现在,已经爽过了。

    “我能,帮您做什么?只要能办到的,我一定去办。”

    温特清楚,眼前这个盲人,绝对不是普通的卖艺者。

    “我来,是想找你谈一笔生意。”

    “想和我做生意的人,很多,你说的,是哪方面的生意?情报,还是货物?”

    “货物。”

    “什么货?”

    “我在你身上,闻到了它的香味。”

    温特整个人愣了一下,

    随即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

    不过,他倒是没露出什么畏惧之色,甚至,表情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和煦,丝毫看不出来就在先前,他还特意派人去抓对方,而此时,人家却登堂入室,来到自己家里。

    “无论是香水还是肥皂,价值都很大,只要赶在学院那帮炼金师钻研破解出它的成分之前把货铺下去,也足以赚到海量的金币。

    不得不说,你很有勇气,也很有魄力,同时,还有能让我赞叹的才华,

    但我还是要问一句,

    你就这样,

    想和我谈生意?”

    瞎子北扭头面向温特,道:

    “你喜欢,怎样去谈?”

    “我也不是很清楚,这是你需要向我展现的东西。”

    “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

    “贱呗。”

    瞎子的十指重新放在了琴键上,

    下一刻,

    音符再起!

    温特身上当即释放出了一道白色的斗气,整个人向左侧闪了过去。

    “砰!”

    先前温特所站的位置,那张桌子,直接四分五裂。

    温特身形微微下压,作势欲扑。

    “呵呵,你的琴声很有趣呢,是稀有的空间系魔法师么?”

    然而,

    正当温特准备有进一步动作时,

    一道冰凉的感觉,出现在了他的脖颈位置。

    薛三,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淬毒的匕首,和温特的皮肤亲密接触在一起,仅差一点点,就能进行负距离的深入接触。

    温特很洒脱,

    他果断的卸掉了自己身上刚刚运转起来的斗气,

    双手举起,

    缓缓地站直了身子,

    很无奈道:

    “我第一次发现,我的家,真的是一点安全感都不能给我带来。”

    瞎子北很认真地摇摇头,道:

    “其实,我是想好好地把生意谈起来的。”

    “那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在把香水和肥皂投递给我之后,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你们都在隐藏位置不露面么?”

    “因为我们在等。”瞎子北回答道。

    “等什么?”

    “等充钱。”

    等啊等啊等,等啊等啊等,

    瞎子北和薛三,来图满城已经有些日子了,他们选取了目标对象,也投递了东西,但,接下来极为尴尬的一幕就是,

    主上的进阶,比预想中的,要慢了不少。

    其实,若非四娘清楚主上再不进阶,外头的瞎子那边和梁程那边都可能遇到困难,所以才选择下手帮了郑凡一把加速了进程。

    那么,现在瞎子和薛三多半还在继续着躲猫猫的游戏。

    图满城不是虎头城能比的,哪怕这里的一个商会,也不是虎头城那种帮会可以相比较的,更何况,瞎子北这次选择的目标,还是一条披着商队外皮的……大鱼。

    瞎子北通过调查和分析,以及用了一些手段抓舌头刑讯逼供,最终确定了眼前这个人可以作为自己的商业伙伴。

    “好吧,我从你这里获得香水和肥皂的货物,那么,你想从我这里,获得什么?”温特问道。

    “货物,我们确实准备好了一批,事实上,我们连制作秘方也能交给你。我们所要的,是一部分银两,六百匹上等战马,三百套甲胄军械,一切,都要仿镇北军的装备。”

    “太贵了,真的太贵了,如果你全部折算成钱那兴许还能有谈的可能,上等战马和优良甲胄,都是有价无市的东西,我弄不到。”

    “你弄得到的。”瞎子北很确认道。

    眼前这个人,在燕国,在蛮部,在西方,都有极深的关系,他的能量,不可小觑。

    “我觉得,你大概是对我的身份有那么一点点的了解,但真的,我自己是个商人,我从你这里获得香水和肥皂,是用于我自己的生意。

    这生意,我不可能分润给元老会的那帮贪婪的老东西,所以,我所能动用的,也仅仅是我自己的本金。

    很抱歉,我是认真考虑过你的提议,但我真的无法办到。”

    战马,军械,除非这里是在罗马,他可以花金币去让人搜刮和锻造出来。

    但这里是燕国,在这里走私这么多战马和军械,真当北封郡的这三十万镇北军铁骑是吃干饭的?

    “其实,不仅仅是生意,你可以把这个,当作一笔投资。”

    “投资?”

    “我知道,你想联系那位郡主,但却没能成功。”

    “连这个你都知道?我真的很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燕国朝廷的密探。”

    站在温特背后拿到架着温特的薛三马上点头同意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惜燕国没有司礼监和东厂。”

    “君主,是看不上你的,因为,无论是你,还是你身后的那尊西方的帝国,都没有让人家三十万铁骑去正眼看的必要。”

    温特叹了口气,微微侧头,对薛三道:“能让我擦把汗么?”

    薛三点点头,挪开了一点匕首,道:

    “请自便。”

    “嗯。”

    温特抚摸了几下自己的额头,道:“你这话,太伤人了。”

    “这是事实,所以,我认为,与其你费尽心思地去拉拢一个瞧不上你的人,不如,亲自投资培育一个新的势力。”

    “这个新势力,是你的势力么?”

    “是我家主上的势力。”

    “投资你们,有什么好处?”

    “我们,会吃里扒外,会做带路党。事实上,我一直觉得,因为距离的原因,如果你们帝国想要将手延伸到东方来,哪怕你们的军队派来了,也必须要有本地的土著来充当你们的狗腿。

    这是一种很节约成本的方式,我相信,在你们帝国扩张的过程中,也没少使用类似的方式。”

    “我明白,但我还有一个问题,北封郡的军头那么多,我为什么不收买他们,而选择从头开始投资你们呢?”

    “因为投资价值。”

    “因为你现在掌握着我的命?”

    “这,也可以算是一个理由。”

    “那么,这理由,现在不成立了。”

    一道粗犷的声音传来,

    二哈的身影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瞎子北的身后。

    温特耸了耸肩,道:

    “现在,我们扯平了,我的命,在你的人手里,你的命,在我的狗手里;

    嘶,这么说起来,我还占据着优势。”

    说着,

    温特对出现在瞎子北身后的二哈道:

    “小心点,他是空间系魔法师,不过,已经距离这么近了,魔法师应该没什么威胁了。不过,你来得太晚了,不会是特意等完事儿后才来救我的吧?”

    二哈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鼻子,不满道:

    “什么空间系魔法师,他分明是精神系魔法师,我的天赋是精神探知,这屋子里里外外,被他布置了不知道多少道精神探测,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躲开这些探测潜入到他身后的。”

    说着,

    二哈还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似乎还在回味着那条獒犬的滋味,

    道:

    “可惜了,没想到吧,我是一头妖兽不假,但我的天赋能力,却是精神系,今天,算是你运气不好。”

    被一头妖兽近身,几乎对方只要拍一下爪子就能将自己的脑袋拍烂,

    但瞎子北依旧毫不慌张,

    反而很平静地道:

    “有一个悲伤的故事,我觉得告诉你的话,有点残忍;其实,在这之前,你就已经被我精神力影响到了。”

    “你在开玩笑么?这就是你们东方人所说的……死鸭子嘴硬?”

    “你不信?”

    “总得给我一个信的理由。”

    二哈对自己的精神力天赋很有信心。

    “如果你没被我提前影响到的话,你应该会发现,之前送到你那里去的那条獒犬……”

    “那条獒犬怎么了?在我眼里,她很美,我喜欢有野性泼辣的口味,这样才有征服的快感。”

    “它是公的。”

    二哈:“…………”
>>>点击查看《魔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