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七殿堂 > 七殿堂目录 > 章节目录 一百〇四:援军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七殿堂 章节目录 一百〇四:援军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她们回到庄园废墟之前。发现孟姜、血池将军、黑无常皆退离黄泉路外,独留魇鬼与沉默其中的狄弗,后者自从陷入惆怅便就地长坐,一如石雕。虽然相距尚远,但孟庸依旧从人头攒动的缝隙间看见他衰老而哀愁的坐姿,于是吃惊地问道: “他怎么了?”

    孟姜温柔地替她掸去发梢的灰烬。“我给他讲述了他子女生前的故事,也许是沉沦深渊中过久而没有听见现实的过去,所以一时无法调节内心。魇鬼如今是挡不住了。我趁机在他脚下写入隔碍术式,不动不发,暂时也不必担心他给我们造成影响。你们来的正是时候……”她抬头看看四周,欲言又止。

    “那这些魇鬼就不管了吗?”

    “管不了,”就地而作的血池将军语气沉重地抬头。“就算把它们切成碎片,那些碎片也会往桥上去。一旦它们集中在所谓天启四灵的任意一个人身边,就算变成粉末也能重新活动。之前可不是这样。血池监狱的士兵已全部战死,差役也被它们吞下。如今就靠我们几个根本无法应付,何况没有杀敌手段,就算拖延时间也没什么意义。”

    “我用定点传音术往九天求援也没有回应。”黑无常站在她们前方,握着巨大而骇人的镰刀,象征着收割亡魂的使命。

    如今招抚魂魄的白无常已经死了,这一对少了一个,孟庸痛苦地想,但一抬头,就看见白无常站在亡魂队列之前,只有数步之遥。“现在酆都情况不明。”她听见熟悉而没有痛苦的嗓音在说话。“那个张义德怎么样了?”

    孟庸不自知地上扬嘴角,她有好多话要说,但眼下人太多了。“张义德被仙君用冰封住了。”她小跑两步站在白无常身边,低下头偷偷地笑。

    “仙君?”血池将军瞥了眼巫祈,黑白无常亦然。“听你这语气,你之前就认识她了?对了。孟婆到底去哪儿了?”

    孟姜避开了第一个问题,面露痛苦地替妹妹回答第二个问题。“婆婆不慎掉入流转地,”她撒谎说,“死了。”

    “死了?”血池将军皱眉问。

    “是的,要么就是流转去了。”

    女将军狐疑起身。“帝君不是说她难得一见的强大吗?”

    “地震让孟婆汤混入忘川河——”孟姜知道要圆这谎话并不容易,所以她早就做足准备,看见黑白无常和血池将军露出震惊的表情时,她顿了一会儿才悲悯地继续说道,“为了防止受到污染的河水流落人间,婆婆下到深渊拦截。底下似乎真的有什么,她虽然成功拦截了河水,但也再没有上来。如果底下的东西真如他们所说嗜魂,婆婆连魂魄也不见了就能说的通了。”

    “怪不得我来的时候那些亡魂没有过桥还在队列,穷奇也确实听见了她在河道里。”血池将军看见孟姜的穿着一如自己熟悉的模样,不再是上次见到的婢女装扮。“还是你来主管孟婆庄更让人放心一些。深渊下面有东西我知道,但会吃亡魂我可是头一次听说,谁想到那些东西还能诛仙呢。”她望向亡魂队列一共七人,其中有自己的儿子单合与背负他的东因,还有那个叫赵奉的杂役和在他背上昏睡的洛秋,以及另外三个因汤药不够而只能等待的亡魂。他们站在更加黯淡的阴影之下,阴影来自沟壑与废墟,那里就像是黑白世界中的黑色被不断地覆盖涂抹。不见光源的地界府依旧明晰,物影显眼而稳定,但游走其中的役卒与亡魂却从没有影子。“之后我会去找帝君询问一下,在这之前任何人都最好不要再下到深渊。特别是役卒与那些没有办法自己上来的亡魂。”

    巫祈始终紧盯魇鬼,它们越来越少。“你不是要提醒她么?”她突然开口。

    “差点儿忘了!”孟庸像是从美梦中醒来,“他们一直想找俟已万明静,但又没有要带回深渊的迹象,如果要给他们的大王用这面镜子的话,那他们的大王又在哪儿呢?”

    她的姐姐点点头。“我也在想这个事情。”

    “我还有一件很在意的事情,”血池将军若有所思地说,“那个叫狄弗的和我们打了一架后去了哪里?我一直沿路追来,看见孟庸时问她是否见到其他人,她说没见过。那在重新回到这里之前,他去了哪儿?”

    “火光。”孟姜嘀咕,然后大声地说,“地震时的火光,你们记得么?火光在追着什么东西跑,他是不是去找那个东西了?”

    “他满身有打斗的痕迹。”黑无常分析,“也许是和谁打斗之后才来这里的,在这地界府还能和谁打斗呢?”

    仍在思考的时候,他们眼前毫无征兆地落下来一团黑影。

    地界府的土壤颗粒小而轻微,坠落产生的气流让颗粒高高跃起,但又迅速回落。所以他们没有漏过那团黑影从蜷缩体态到完全伸展的过程,他们之中或许有谁想象过那是一个人类,但黑影立直身子站在眼前时,就肯定没人再这么认为了。那个直立的黑影和不远处沟壑的阴影一样漆黑,没有皮肤与五官,只有为人的轮廓,轮廓之内填充着流动的黑雾。颇有些恶心。

    孟姜还来不及惊讶,就感到隔碍的术式被触发,接着就像其他人那样,她被身后飘来的奇寒冷气冻的直哆嗦。

    “庄园毁灭,敌众队列过桥,实在我意料之外。” 身后有人在说话。

    “解梦战争时鬼不过桥,这次倒不图覆灭酆都了。他们过桥有什么用么?”这是另一个声音。
>>>点击查看《七殿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