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奇术色医(神医天下) > 奇术色医(神医天下)目录 > 章节目录 1123--1131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奇术色医(神医天下) 章节目录 1123--1131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1123孙海剑失踪了!

    “呵呵,火云,这个德利尔伯爵可非同一般,他来自异界,也许是很遥远的异界,我感觉到他的杀气很强悍,就算我和小富联手也不一定能胜了他呢!”江帆笑道。(:燃书レ库,看小说最快“哼,他还会强过仙界的人吗!不要担心,有我在呢!我好久没有体验那种飘飘然的感觉了,你让我再体验一次吧!”火云立即堵住了江帆的嘴巴。江帆立即一把抱起火云,朝卧室走去,片刻之后卧室里传来火云的叫声。第二天早上江帆被急剧的敲门声吵醒了,“谁呀?”江帆很不情愿地喊了一声,他怀里的火云立即变化成了一只小鸟钻入了他怀里。“是我,孙梦兰!”门外传来女人声音。

    江帆立即打开门,看到孙梦兰满脸焦急之色,“怎么了?”江帆道。“我爸失踪了!”孙梦兰惊呼道。“老孙失踪了?生什么事了?”江帆惊讶道。“早上我去父亲房里现他不见了,问了其他人都说没看到他!”孙梦兰道。“你问了张中杰、李时本他们吗?”江帆道。“问过了,他们都没有见到我父亲!”孙梦兰道。“哦,我们到你父亲房间去看看!”江帆道。

    两人立即到了孙海剑房里,房里十分整洁,没有任何混乱,江帆立即使出原光术,空中立即出现一个圆球,圆球上立即出现影像。影像里出现了孙海剑,时间是晚上,他出了房间,朝大使馆门外走去,突然一道黑影一闪,孙海剑立即消失不见了。江帆惊讶道:“你父亲被人掠走了!”“啊,是谁掠走了我父亲,他没事吧?”孙梦兰焦急道。

    “目前还不知道,你父亲应该没事,如果那人要杀死他,就没有必要掠走了,估计是抓他去做人质!”江帆皱眉道。此时黄富、张中杰、赵冰倩、李寒烟、李时本等人来了,“帆哥,出什么事了?”黄富惊讶道。“孙海剑昨天晚上被人掠走了!”江帆道。“什么!孙海剑被人掠走了!是谁干的?”黄富吃惊道。“不知道!”江帆摇头道。“会不会是德利尔伯爵干的?”黄富道。“嗯,有可能!我们掌控了这么多企业,他一直没有对我们动手,现在他开始动手了,但是不知道他为何对孙海剑下手呢?”江帆不解道。

    “也许他知道孙海剑是华夏国医学代表团的团长吧!”黄富道。“江帆,快去救我父亲吧!”孙梦兰焦急道。“别急,他们既然抓你父亲去作人质,肯定会主动找我们的,此时他们应该要来了!”江帆道。他话音刚落,突然大使馆周领事急冲冲跑了过来,“大使馆门口出现来了字条!”周领事喊道。“哦,他们果然找来了!”江帆道。“纸条上写了什么?”孙梦兰急切道。

    大使馆周领事打开纸条,“哦,上面写着要想人质活命,请准备好十亿西元来赎孙海剑!”周领事念道。“我kao!是谁绑架了老孙呢!”黄富诧异道。“会不会是德利尔伯爵的人呢?”张中杰道。“应该不是,这次是冲着钱来的!也许是其他的人吧!”江帆道。“他们肯定知道现在我们大家掌控了大量的西国企业的股票,就绑架孙海剑来敲诈勒索我们!”李时本道。“会不会是乌手党干的?”李寒烟道。

    江帆摇头道:“应该不是乌手党干的吧?纸条上留有什么记号吗?”周领事摇头道:“纸条是用西国文字写的,没有任何记号!”“傻蛋,你昨天晚上去了什么地方?”江帆立即召唤纳甲土尸道。片刻之后纳甲土尸从地下冒了出来,“小的昨天晚上去了白宫。”纳甲土尸紧张道。“你小子又去给总统夫人疏通管道去了,不是交代过你晚上要保护好的大使馆所有人的安全吗!你怎么玩忽职守呢!”江帆不悦道。纳甲土尸立即惭愧低下头,“小的知错了,小的立即去查看孙海海剑在什么地方!”纳甲土尸道。

    “快点去查吧,如果孙海剑出了什么事,我可要拿你是问!”江帆严肃道。“是的,主人,小的马上就去!”纳甲土尸立即钻入地下。“梦兰,你不要担心,你父亲不会有微险的,傻蛋马上就可以侦查到他在什么地方的!”江帆安慰道。片刻之后,纳甲土尸从地下冒了出来,“主人,小的已经查到了孙海剑的下落了,他被关押在郊区一座教堂里。”纳甲土尸道。“哦,郊区的教堂里,那是什么地方?”江帆惊讶道。“那是不是一座废旧的教堂呢?”周领事道。“是的,是一座废弃的教堂,里面阴气很重,那里面很不正常!”纳甲土尸道。“哦,那座教堂很邪气的,那里死了好多人,据说教堂里面有吸血僵尸,后来没人敢进入里面了,所以就废弃了!”周领事道。

    孙梦兰惊呼道:“啊,里面有吸血僵尸,那我父亲不是很危险呀!”不要担心,你父亲不会有微险的,傻蛋马上就可以侦查到他在什么地方的!”江帆安慰道。片刻之后,纳甲土尸从地下冒了出来,“主人,小的已经查到了孙海剑的下落了,他被关押在郊区一座教堂里。”纳甲土尸道。“哦,郊区的教堂里,那是什么地方?”江帆惊讶道。“那是不是一座废旧的教堂呢?”周领事道。“是的,是一座废弃的教堂,里面阴气很重,那里面很不正常!”纳甲土尸道。“哦,那座教堂很邪气的,那里死了好多人,据说教堂里面有吸血僵尸,后来没人敢进入里面了,所以就废弃了!”周领事道。孙梦兰惊呼道:“啊,里面有吸血僵尸,那我父亲不是很危险呀!”“梦兰,你别着急,吸血僵尸是不可能开绑架的,至于教堂里的吸血僵尸应该是传说,我们马上就去救你父亲!”江帆安慰道。江帆、黄富、纳甲土尸三人离开了大使馆,其他的人都留在大使馆。

    那座废旧教堂就在休克城的西北面的郊区,那里十分荒凉,冷冷清清的,不时传来乌鸦的叫声。

    江帆、黄富、纳甲土尸三人冒出地面,“主人,就是那座教堂!”纳甲土尸手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座尖塔形状的教堂道。在清晨的雾气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杂草枯树之中的破旧的教堂,教堂顶上停满了乌鸦,不时传来乌鸦叫声。“哦,这个教堂好邪气呀!”江帆惊讶道。

    “哦,帆哥,我也感觉到教堂很阴森呢!”黄富道。江帆立即打开天眼穴透shi,他立即现了孙海剑被绑在教堂上面的大十字架上,“哦,我看到老孙了,他被绑在教堂里面的十字架上了!”江帆道。给读者的话:第一更到!

    1124太震惊了

    “哦,老孙没事吧?”黄富道。

    “嗯,老孙没事,有三个人在看守老孙,看穿着打扮像一般的手下,没有看到头目!”江帆惊讶道。

    “帆哥,头目是不是躲在其他地方的?”黄富惊讶道。

    江帆摇头道:“这个教堂很怪,里面阴气太重,教堂地下室阴气特浓,竟然无法看清楚呢!”

    黄富十分吃惊,他是知道江帆天眼穴透视的能力的,一般在黑夜和雾大的地方都可以清楚视物,唯一缺点就是阴气太重地方难以看清楚。

    三人悄悄朝教堂靠近,突然江帆悄声喊道:“停下,不对头!”

    “怎么了?”黄富惊讶道。

    “你看教堂外面的花!”江帆指点道。

    黄富顺着江帆的手中望去,他顿时吃惊道:“九紫鸡冠覃!”

    黄富彻底震惊了,这不是在陀罗湖泊看到的带有病毒的智慧生物吗?怎么会出现在西国了呢!而且是在破旧的教堂外面!

    江帆心里也是一样的震惊,他立即现这里面太离奇了,陀罗湖泊的九紫鸡冠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了呢!难道这里和陀罗湖泊有联系?

    教堂门口一共有九株九紫鸡冠覃,每株都是按照一定距离排列的,这分明是有人故意这样布置的。只有蓝色之水可以破解九紫鸡冠谈的毒,但是蓝色之水立即交给了国家了。

    江帆立即弹射出九枚离火球,嗖!九枚离火球分别射中九株九紫鸡冠覃,呼!顷刻之间九株九紫鸡冠覃化为灰烬。

    “走,我们进入教堂!”江帆对着黄富和纳甲土尸挥手道。

    三人进入教堂,当黄富看到被绑在十字架上的孙海剑的时候里就要冲上去解救孙海剑,江帆一把拉住黄富的手道:“小富,千万不要过去!否则会很危险的!”

    “怎么了?”黄富不解道。

    “十字架上的孙海剑是假的!”江帆道。

    “你怎么肯定十字架上的孙海剑是假的呢?”黄富惊讶道。

    “你看十字架对面就知道了?”江帆道。

    黄富立即扭头看十字架对面,他震惊道:“阴阳鱼鼎!”在前面的石台上,一座通体光的阴阳鱼鼎正对着十字架照射,而孙海剑的身体就悬浮在阴阳鱼鼎上方。

    此时黄富立即明白十字架上的孙海剑是复制的孙海剑,突然间黄富感觉到这教堂太不一般了,“帆哥,我们被算计了,到底是谁绑架了孙海剑呢?”黄富皱眉道。

    “哼,还会有谁,肯定是来自异界的德利尔伯爵!”江帆道。

    “德利尔伯爵怎么会有阴阳鱼鼎呢?他和陀罗湖泊的异界人是什么关系呢?”黄富疑惑道。

    “这个只有见到德利尔伯爵才会知道!”江帆道。

    突然间教堂上面传来笑声,“呵呵,没想到你们这么聪明,我就是喜欢和聪明打交道,欢迎你们光临德利尔教堂!”

    教堂上空出现了德利尔伯爵的人像,他的人像站立在空中,身穿一件黑色的长袍,面露微笑,目光如炬。

    “你到底是什么人?和陀罗湖泊地下的阴阳鱼鼎是什么关系?”江帆冷静问道。

    “呵呵,你小子竟然知道这么多,原来你就是从陀罗湖泊还生的人呀!我喜欢你这种有能力的人类,不如我们合作吧!”德利尔伯爵微笑道。

    “我们能有什么合作呢?”江帆不解道。

    “呵呵,我可以让你控制整个世界!只要你为我做事!”德利尔伯爵道。

    江帆当即就明白了,德利尔伯爵是要自己为他做事,实际上是被他控制,成为他的仆人,就像罗非克一样!

    “你的意思是要我成为你的傀儡?”江帆道。

    “嗯,可以是这么说!但是这可是别人想都想不到的好事呢!我是看到你比他们聪明能干,所有决定选择你的!你可不要错过机会哦!”德利尔伯爵道。

    这是江帆当即明白自己在控制那些股票的时候,德利尔伯爵为什放任不管了,他这是故意这样的,“你是故意让我掌控西国的那些股份的?”江帆道。

    “是的,我是要看看你的能力到底有多大,没想到你的能力比他们强得太多了!所以我不插手此事,只要我掌控了你,那一切还是我的,而且我还多了一个特别能干的仆人!”德利尔微笑道。

    “我靠,你想我做你的仆人,你觉得我是那种甘于做仆人的人吗?”江帆微笑道,心里却暗自骂道:“我靠,老子要做你主人还差不多!”

    “这世界上没有谁愿意寄人篱下,只有实力才能让人臣服,这点我从来没有否认的!以我的实力,你只能做我的仆人!”德利尔伯爵不屑道。

    “你是来自异界的人吧!既然你拥有阴阳鱼鼎,那你完全可以复制一大堆的人为你服务,为何还要我为你服务呢?”江帆不解道。

    “复制人永远都是复制品,无法代替原本的人,这就像你们人界的仿制品一样,仿制品就是赝品,复制人也是如此!”德利尔伯爵道。

    “哦,原来如此呀!我真搞不懂,你为何把我的朋友抓来了呢?”江帆道。

    “他只是个诱饵,如果不这样,你们会到这教堂来吗?如果我喊你们去德利尔城堡,那你们肯定是不会去的!”德利尔伯爵道。

    “我的朋友没有事吧?”江帆道。

    “哦,他目前没事,如果你不愿意合作,那他就可能有事了!”德利尔伯爵冷笑道。

    “要我帮你做事也可以,你必须回答我几个问题!”江帆道。

    “呵呵,你这人有意思,竟然敢和我提条件,我欣赏你,你问吧!”德利尔伯爵笑道,他一直是高高在上,没有人敢和他提条件,江帆是第一个人。

    “你们是来自什么地方?”江帆道。

    “我们来自很远的异界,哪里的文明比你们要先进几千年!”德利尔伯爵道。

    “陀罗湖泊的一切是不是你们建造的?”江帆问道。

    “嗯,陀罗湖泊原本就是我们的基地,就连陀罗湖泊也是我们建造的,后来我们把陀罗湖泊搬迁到了地下。”德利尔伯爵道。

    1125德利尔伯爵的真面目

    “为什么陀罗湖泊没有看到你们异界人呢?”江帆道。“因为我们内部之间生了争斗,那次争斗我失败了,我就到了西国,我们分成两派,互相不往来,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后来他们的领受伤死去了,他们就返回了异界。”德利尔伯爵道。“你所说的他们的领是谁呢?”江帆道。“这个不能告诉你,你没有权力知道!”德利尔伯爵冷笑道。“有一点我不明白,你们不是有病毒生物九紫鸡冠覃吗?为什么不用病毒控制人类呢?”江帆道。“呵呵,那样有什么意思,那与复制人有什么区别,我们需要的是能力的奴仆,而不是赝品!”德利尔伯爵摇头道。“哦,原来如此呀!”江帆现在总是全部明白了。“既然你全部明白了,你可以做我的仆人来了吧!”德利尔伯爵道。“哎,我忘记告诉你了,我这人是不愿意做仆人的,因为我一直习惯做主人,要不我做你的主人,你做我的仆人?”江帆笑道。

    德利尔伯爵脸上立即变色,空中的影像震荡起来,“你竟敢戏弄我,我要杀死你!”台上的阴阳鱼鼎突然释放出耀眼的光,阴阳鱼鼎肚子上立即释放出一束绿色的光,直奔江帆。江帆感觉到那束绿光威力,急忙闪开。噗!绿色光射中教堂的墙壁上,噗的一声响,墙壁立即出现一个窟窿。

    “我kao,这是激光!”江帆惊呼道,他立即对纳甲土尸传音道:“傻蛋,立即查出他在什么地方!”“是的,主人。”纳甲土尸回答道。因为空中的只是影像,并不知道德利尔伯爵在什么地方,很快纳甲土尸传音给江帆:“主人,那个德利尔伯爵根本不在教堂里!”“什么,他不在教堂里,那他在什么地方?”江帆惊讶道,搞了半天那个德利尔伯爵根本就没有来。“他人就在德利尔伯爵城堡里面。”纳甲土尸传音道。“我kao,我们去德利尔伯爵城堡找他算账去!”江帆道。“哈哈,就你们几个人还想来我的城堡来!你们就来吧,我在城堡,里等你们!”

    一道光一闪,德利尔伯爵的影像立即不见了,江帆和黄富立即冲向阴阳鱼鼎,因为孙海剑还在悬浮在阴阳鱼鼎上方的。必须要抓紧时间,万一复制一个孙海剑出来那就麻烦大了!江帆使出御风术,快飞向阴阳鱼鼎,一把搂住孙海剑,跳了下去。

    江帆伸出食指点了下孙海剑的眉心,孙海剑立即睁开眼睛,他惊叹望着四周的人。“我这是怎么了?”孙海剑惊讶道,他一点也记不清楚生了什么事情。“老孙,你昨天晚上遭德利尔伯爵绑架了!”江帆笑道。孙海剑在努力回忆生了什么事情,“哦,我想起来了,我接到陌生电话,让我去大使馆外面见面,我一出去就被绑架了!”江帆道。“哦,是这样的事情经过呀!”黄富道。江帆立即给孙海剑检查身ti,没有现任何异常,点头道:“嗯,没有问题!”江帆、黄富、孙海剑、纳甲土尸四人出了教堂,江帆看看一眼手表,此时已接近中午了。

    “傻蛋,你先送孙海剑去大使馆,我和小富去德利尔伯爵城堡!”江帆吩咐道。“主人,小的知道了!”纳甲土尸点头道。江帆和黄富立即遁入地下,片刻之后,江帆和黄富出现在德利尔伯爵城堡外面。“我kao,城堡上戒备森严,看来德利尔伯爵早有准备,我们还是悄悄进去吧!”黄富道。“嗯,我们就悄悄地进去。”江帆点头道。

    江帆和黄富遁入城堡之中,两人来到德利尔伯爵的居住处,两人立即冒出地面,“德利尔伯爵,我们来了,你出来吧!”黄富大声喊道。空中立即出现德利尔伯爵影响,“哈哈,你们终于来了!江帆,你考虑好没有?”“嘿嘿,我早就考虑好了,你还是做我的仆人,我做你主人!”江帆笑道。“呃,看来是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们是不会才臣服的!”德利尔伯爵冷笑道。咔的一声雷声,空中的德利尔伯爵释放出一道白色的闪电,直奔江帆。

    江帆闪避开雷击,他还不知道真正的德利尔伯爵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主人,小的回来了!”纳甲土尸传音来。“傻蛋,你快查查那个德利尔伯爵在什么地方?”江帆道,“主人,小的立即就去办理哦!”片刻之后纳甲土尸传音来:“主人,那个德利尔伯爵就在城堡那个最高的尖塔形建筑物里面!”江帆望了望城堡中央的尖塔形建筑,“傻蛋,给我去砸那个尖塔形建筑去,看那个德利尔伯爵出不出来!”江帆冷笑道。

    “主人,您就瞧好吧,小的把它砸倒!”纳甲土尸立即狂飙向尖塔形建筑,眨眼间就到了下面,抡起骨刺就砸。砰的一声响,尖塔形建筑被砸得摇晃起来。空中的德利尔伯爵立即对着纳甲土尸释放雷电攻击,咔的一声巨响,一道雷电击在纳甲土尸身上,纳甲土尸丝毫无损,“嘿嘿,老子根本不拍雷电,好舒服,再来呀!”纳甲土尸笑道。

    他抡起骨刺攒足了全身立即,“霸王卸甲!”骨刺狠狠西砸在墙壁上,砰的一声,墙壁里倒塌,尖塔形建筑剧烈摇晃起来,接着开始倒塌。“好小子,你竟然毁掉了我的城堡,我要你的命!”德利尔伯爵从尖塔形建筑物里面跃了出来。“呵呵,德利尔伯爵,你终于出来了?这应该不是你本来的面目吧?”

    江帆嘲笑道。“哼,本来以为你是聪明人,没想到你却是最笨的人!既然不为我所用,那就毁掉你!”德利尔伯爵冷笑道。突然间德利尔伯爵的身体生了变化,他的身体突然暴涨,他的面目生了变化,变得扭曲,很快露出了一只鸟头,接着又露出一只鸟头,接着又一只鸟头。

    1126火云出手了!

    他的身子快拉长,变成了三十多米长的蛇形身子,比水桶还要粗壮,上面都是筛子大鳞片。江帆和黄富吃惊道:“三鸟头蛇身的怪兽!”“哈哈,对,我就是来自异界的三鸟头蛇身兽!但是我可是高智商的怪兽!比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要强之百倍!”德利尔伯爵狂笑道,他三只鸟头张开嘴巴,立即喷射出绿色火焰,如同喷火器一样,火焰飞射向江帆、黄富、纳甲土尸三人。“我靠,这玩意还能喷火呢!”江帆吃惊道。江帆急忙闪开,绿色火焰喷射在地面上,吱的一声,地面上立即被绿色火焰融化。与此同时黄富和纳甲土尸也闪开了三鸟头蛇身兽的火焰攻击。“我kao,这家伙的火焰很猛呀,连地面都融化了!”黄富吃惊道。黄富的话音刚落,三鸟头蛇身兽尾巴猛地一甩,空气出急剧的呼啸声,那气势太惊人了,三人都不敢抵挡,急忙遁入地下。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墙壁被尾巴扫塔了,地面上顷刻间被夷为平地。三人冒出地面,“我kao!这下就像推土机一样,地面一片平坦,早知道这么好的效果,你以后到我青龙地产去代替推土机!”江帆笑道。“哼江帆立即传音给黄富和纳甲土尸:“不要等他施展绝对温度,我们该出手了!我们三人从不同方向攻击他!”三条人影如同冷箭一般,突然爆射而起,三人从不同的三个方位攻击三鸟头蛇身兽。江帆唤出诛药剑攻击三鸟头蛇身兽的腹部,纳甲土尸手持骨刺攻击三鸟头蛇身兽头部,黄富手握军刀攻击三鸟头蛇身兽的脖子。三鸟头蛇身兽露出不屑之色,他根本没有闪躲之意,砰!砰!砰!三声响,火星四溅,震得江帆手臂麻,要知道他的可是诛药剑,无坚不摧的诛药剑!都无法攻破三鸟头蛇身兽的防御。黄富和纳甲土尸也是如此,他们的手震得麻,特别是纳甲土尸力量大,反弹的力量也大,他的手震得差点裂开了,“我kao,这鸟皮这么厚实,老子的手都震麻了!”纳甲土尸骂道。“我kao,这家伙的鳞片太厚了,军刀都被震缺口了!”黄富望着手中军刀,已经缺口了,这是他的军刀第一次缺口了。“嘿嘿!就你们三人还想破掉我的防御,实话告诉你们吧,就是你们人界的原子弹也无法破掉我的天衣无缝的鳞甲的防御!”三鸟头蛇身兽得意笑道。“我kao,你就吹牛吧,什么天衣无缝,老子要劈出一个洞来!”江帆冷笑道。“哦,你尽管来吧!”三鸟头蛇身兽冷笑道。“诛药剑!给我劈开这鸟家伙的鳞甲!”江帆喝道。“好的,主人!”嗖的一声,一道青光一闪,一招天下无药,砰的一声,诛药剑劈在三鸟头蛇身兽脖子上,火星四溅,诛药剑被反弹回来。“哈哈,你这破剑还想破掉我的天衣无缝!简直是做梦!”三鸟头蛇身兽嘲笑道。“主人,这家伙的鳞甲无懈可击,您的境界还不够,除非主人达到仙符境界,就可以破掉他的鳞甲。”诛药剑道。江帆狂晕,“我kao!要仙符境界才行呀!”“哈哈,就让你们尝尝我的绝对温度吧!”三鸟头蛇身兽冷笑一声,突然间三鸟头蛇身兽身子缠绕起来,一头为轴心身子旋转起来,度越转越快,眨眼间成了龙卷风。

    地面上立即飞沙走石,江帆、黄富、纳甲土尸三人立即

    感觉如同在漩涡里面,身子不由自主西跟着旋转起来。紧接着三鸟头蛇身兽的三只鸟头张开嘴喷射出白色寒冰之气,刹那间四周温度急剧下降,江帆、黄富、纳甲土尸三人被寒冰之气包裹,眼看三人要被冰冻起来。突然间一声清脆的鸣叫,从江帆怀里飞出一只红色的鸟,一股热浪从红色小鸟身上释放出了,寒冰之气立即被气化。江帆、黄富、纳甲土尸三人立即感觉到温暖。“哦,是火云出手了!火云出手烤成猪手!”纳甲土尸喊道。三鸟头蛇身兽露出惊异之色,“火鸟!”他立即对着火云喷射寒冰之气。白色的寒冰之气立即把火云包裹起来,红色的火与白色之气相互抗衡着,突然间三鸟头蛇身兽吼叫一声,三只鸟头变大一倍,寒冰之气变得xu白。火云的红色火焰被白色寒冰之气包裹,越来越后,眼看要把火云包裹起来的时候。咦!火云鸣叫了,四周突然变成火红色,一只火红色的鸟突破白色寒冰之气飞了出来。“哦,火凤凰!”江帆惊呼道,他并不知道这才是朱雀的本体,如同火凤凰的外形。咦!的一声鸣叫,火凤凰张开嘴巴喷射出蓝色火焰,寒冰之气瞬间被气化。三鸟头蛇身兽露出惊慌之色,“神鸟朱雀!”三鸟头蛇身兽惊呼道,他立即认出了传说中的神鸟,在他们异界有神鸟朱雀的古老的传说。一道红影一闪,火云飞到了三鸟头蛇身兽面前,对着三只鸟头快啄下。紧接着火云又飞起,闪电般地在三鸟头蛇身兽的身ti上快啄下。

    1127捞了什么好东西?

    嗷!三鸟头蛇身兽惨叫一声,身ti开始冒烟,刹那间庞大的身ti开始燃烧起了,变成了一条火龙似的,眨眼间三鸟头蛇身兽化为灰烬。

    朱雀的蓝色火焰太厉害了,这么庞大的三鸟头蛇身兽也就是眨眼间化为了灰烬,地面上只剩下焦黑的灰烬。

    一道红光一闪,火云飞回了江帆怀里,江帆现火云的度明显减慢,关切道:“火云,你没事吧?”

    “我刚才现出本体,用了激n忌之火,消耗很大,要休息半个月才能恢复。”火云道。

    江帆怜惜地摸着火云的脑袋道:“你好好休息吧!剩下的事情我完全可以解决了!”

    三鸟头蛇身兽被火云杀死后,德利尔伯爵城堡顿时一片惊慌,“傻蛋,小富,城堡里的人一个也不要放跑了!”江帆喊道。

    三鸟头蛇身兽幻化的相貌是德利尔伯爵,随他一起来自异界的怪兽也就剩下五头了,当他们看到三鸟头蛇身兽被杀死后,他们立即吓得四处逃窜。

    江帆、黄富、纳甲土尸三人立即追杀,那些人被杀死后立即显出了怪兽的本体,他们有的是猪头牛身兽,有的是虎头蛇尾兽。

    这些来自异界的怪兽都有幻化的本领,他们都幻化ntg人类的模样,他们都是跟随德利尔伯爵一起掌控着那些西国的商界、政界大亨。

    “我kao,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掌控西国的都是这些高智商怪兽呢!早知道我们就让他们继续掌控西国了!”黄富摇头道。“呃,小富,你可错了,这些来此异界的高智商的怪兽,可比人类要进步多了,他们掌控西国,西国的展才如此之快,我们消灭了他们,西国以后的展就没有我们华夏国快了,如此十多年左右我们华夏国就可以赶西国了!”江帆道。

    黄富当即明白,难怪西国的科技要比华夏国强那么多吗,还有西国的航天和卫星越华夏国那么多,原来他们幕后是来此异界的高智商怪兽呢!

    “呵呵,现在我们掌控了西国的石油、电脑、钢铁等行业,我们可以帮助华夏国快展,估计要不了十年就可以赶上西国了!”黄富笑道。“嗯,我们掌握了这些行业就等于掌控了西国,我们要利用这些行业协助华夏国的展,应该是要不了十年华夏国不仅赶上西国,肯定要越西国的。”江帆笑道。“帆哥,有一点不太明白,那个德利尔伯爵既然来自高科技的异界,他为什么不大力展西国科技呢?”黄富不解道。

    “小富,你仔细想一想,如果德利尔伯爵大力展西国科技,那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吗?”江帆笑道。

    黄富略微思索一下,当即明白了,“哦,如果他们大力展科技,那么人类的科技达到他们的程度,那他们就等于、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以后他们无法控制人类了!”

    的确如此,如果人类掌握了异界的高科技,那人类就完全可以对付德利尔伯爵了,他才不会那么傻呢!江帆露出神秘笑容道:“呵呵,什么阴阳鱼鼎呀,我可记不得了!”

    黄富当即会意,笑呵呵道:“是呀,yin阳鱼鼎已经随着陀罗湖泊消失了!”

    随后黄富悄声道:“帆哥,你这次在德利尔伯爵地下室捞到了什么高科技的好东西呀?”他亲眼看到江帆进入地下室,出来的时候是满脸笑容,如果没有什么收获他是不会这样的。江帆故作惊讶道:“小富,德利尔伯爵地下室是一片废墟,能有什么好东西呢!你以为是挖金矿呀!”

    黄富紧紧盯着江帆脸,“真的没有什么收获?怎么感觉你得到了什么好东西呢!”黄富疑惑道。

    “呵呵,你不要神叨叨的,什么都没有呀!”江帆摇头道。

    回到大使馆,孙海剑醒了过来,他惊讶地望着大家,“我怎么了?”孙海剑道。

    “爷爷,被人绑架了,你记不清楚了?”孙梦兰惊讶道。

    “我被人绑架了吗?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了?”孙海剑疑惑道。

    “是的,你被绑架了,是江帆、黄富、傻蛋三人把你救回来的,你一点印象都没有吗?”孙梦兰惊讶道。

    孙海剑摇头道:“我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好像在一所教堂里,被绑在十字架上,后来什么也不记得了!”

    “爷爷,只要你安全回来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了!”孙梦兰微笑道。

    “明天早上我们还有参加世界医学交流会第四项治疗比赛的决赛呢!你不会忘记了过去的事情都忘记了吧?”张中杰道。

    孙海剑摇头微笑道:“呃,没有呢!明天参加世界医学交流会第四项治疗决赛,我们一定要拿冠军!”

    “那是毫无悬念的,我们肯定是拿冠军的!”孙梦兰笑道。

    第二天早上,江帆、黄富、孙海剑、李寒烟、梁艳、孙梦兰、张中杰、李时本等人到了国家贸易大厦参加世界医学交流会.今天是世界医学交流会得最后一天了,治疗比赛结束后就是大会闭幕式了,明天开始来自世界各地的医学者就开始返回了。

    江帆刚到会场,翁西立即找到了江帆,“帆,我们去洗手间吧?”翁西知道明天大会要结束了,她可要抓紧每一次机会。

    “呃,翁西,我马上要参加治疗比赛,现在可没时间去洗手间呢!”江帆摇头道。

    “那就等你比赛结束了,我们再去吧!”翁西微笑道。

    “嗯,好吧,怎么没看到你父亲谢特总统来呢?”江帆惊讶道。

    “哦,今天德利尔城堡出大事了,我父亲去德利尔城堡了!”翁西道。

    这种病如果靠吃药和打针是根本无法治疗的,也只有拔出百会穴和心窝部位的病气才可以治愈。江帆心里有数,他立即传音给孙梦兰道:“梦兰,给你一次出名的机会,你只要按照我的做法,我暗中配合你,你就可以治愈那位猫叫加癫痫的患者!”人谁不想出名呢,尤其是医学者,况且是在世界医学交流会上,孙梦兰立即点头答应了,她立即站了起来,拿着太乙火针对着江帆道:“请江帆做我的助手,我可以治愈这位猫叫加癫痫患者。”全场顿时震动,因为谁也没有想到孙梦兰会站起来,本都以为是江帆站起来的。下面立即议论道:“这个孙梦兰是什么人?”“听说是孙海剑的孙女吗,得到孙海剑太乙火针的真传呢!”“就算她得到太乙火针真传,他能够治愈猫叫的怪病吗?”“另外她还是江帆的女朋友呢!也许得到了江帆的真传呢!”在众人议论之下,江帆陪着孙梦兰来到那位猫叫加癫痫患者面前,孙梦兰拿出一支太乙火针,“请点燃火!”孙梦兰对着江帆道。江帆立即用手指一弹,手指上立即出现绿色离火球,孙梦兰立即把两枚太乙火针放在离火上烧。离火的温度是很高的,要不是江帆控制温度,银针早就融化掉了。太乙火针很快就烧红了,孙梦兰立即按照江帆的话,太乙火针刺入百会穴。那位患者立即浑身哆嗦起来,江帆立即按照抓拔患者百会上的黑色病气。接着孙梦兰把另外一枚太乙火针刺入患者的心窝穴,患者立即猫叫起来。江帆立即暗中拔出患者心窝部位的灰色病气,几次以后,患者百会和心窝的病气全部拔除干净。“梦兰,患者已经痊愈了!”江帆传音道。孙梦兰立即收回太乙火针,“好了,他的猫叫加癫痫病已经痊愈了!”孙梦兰微笑道。全场顿时震惊起来,“不是吧,就两针就治好了猫叫加癫痫的疑难杂症!”“请裁判领着患者下去检查!鉴定确认!”孙梦兰道。患者站了起来,“原来感觉头和心窝很闷,现在没有那种感觉了,我想应该是痊愈了!”患者高兴道。裁判把患者带下去立即做了全方面检查,他们最后一致认为患者的猫叫加癫痫的病痊愈了,全场立即爆热烈掌声,孙梦兰的名字一下被世界医学界所知晓。此时台上还有两名患者,江帆站了起来,“我就治疗这位橡皮斑块皮肤病患者吧!”江帆微笑道。所有人都热烈鼓掌,他们对江帆充满了信心,因为他没有把握是不会说这个大话的。江帆走到患者面前,其实这病也很简单,这位橡皮斑块皮肤病得主要原因就是肺俞穴被黄s病气封住了,还有患者的奇门穴也被黄s病气封住了,所以皮肤就开始增厚长斑块。在一般人眼里是想不通的,小小的肺俞穴和奇门穴被封住了就会生这么大的变化吗?真是不可思议!当然这里面还另有原因,因为这位患者的职业是工业化验师,她长期接触有毒害物质,导致肺俞穴被封闭了。“请你站起来,不停地在台上跑步,不要停下来!”江帆道。那位患者立即站了起来,开始围绕着台子小跑起来,台下的观众顿时不解其意,“这是什么意思,这跑步能管用吗?”“不会吧,跑步是什么意思?”趁着患者跑步的时候,江帆立即缓缓伸出双掌,对着患者抓拔黄s病气。片刻之后,江帆拔除了患者肺俞穴的黄s病气,接着拔除了奇门穴的黄s病气。奇迹出现了,当江帆拔除病气之后,患者身上的皮肤开始掉落下来,开始是小块的皮肤掉落,后来是大块的皮肤掉落。那些增厚的皮肤就像老茧似的一块块地掉落下来,地面上散落一地。

    1129交流会结束

    台下的观众顿时惊呼道:“哦,真是太神奇了,开始掉落皮屑了!”

    患者越跑越兴奋,他越跑越快,身上的皮肤越掉越多,片刻之后,那些增厚的皮肤掉光了,斑块也不见了,露出红润白皙的健康皮肤。

    “天呀!我的橡皮斑块皮肤全部掉落了,健康的皮肤出来了!”患者惊呼道。

    “哦,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怪异的皮肤病跑步就掉光了,这太匪夷所思了!”

    “治疗完毕,你的皮肤病已经痊愈了!”江帆微笑道。

    那位女患者立即冲到江帆身边,一把抱住江帆,眼含热泪道:“谢谢,太感谢你了,我终于可以谈男朋友结婚了!”

    那位女患者大约三十多岁,从小就患了这种怪异的皮肤病,从来没有谈过男朋友,更别提结婚了,那种痛苦真的是无法诉说。

    “嗯,你总算可以告别黄瓜兄弟了!”江帆笑道。

    那女人惊讶道:“哦,你怎么知道我一直用黄瓜呀!”

    江帆神秘笑道:“我猜的!”

    突然一位年龄大约三十多岁的女人走到江帆面前,对着江帆深深地鞠躬道:“请江先生给我的丈夫治病!”那女人是梦游的精神病患者的妻子。

    江帆微笑点头道:“你放心吧,我会帮他治好病的。”

    台下的观众立即鼓掌起来,立即有人高呼道:“请江先生给患者治病吧,让我们看您精彩的表演吧!”

    江帆走到梦游精神患者面前,患者惊恐喊道:“你不要靠近我,我会杀了你的!”患者举拳对着江帆就是一拳。

    江帆轻轻一闪,躲过了患者的攻击,伸出剑指点了他的眉心一下,他立即呆若木鸡地站了那里。患者的太阳穴之处被黑气封住,只要拔出黑气就可治愈了他的梦游精神病。

    就这么简单,江帆缓缓伸出手掌,对着患者的太阳穴抓拔,连续几下,太阳穴的黑气被抓掉了。接着江帆伸出剑指点了患者的眉心一下,患者立即睁开眼睛惊讶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到了这里?”

    患者妻子立即激动地跑了过去,一把拉住患者道:“哈利,你终于清醒了!”

    患者望着他女人道:“哦,蒂娜,我们怎么在这里呀?”

    蒂娜立即把他患病事情说给让听了,哈利回忆片刻,他激动地走到江帆面前,“哦,太感谢您了!”说完对着江帆深深地鞠躬。

    下面的观众立即热烈鼓掌起来,“太神奇了!华夏国的医术真是太神奇了!”

    主持激动地走了上来,“哦,今天是世界医学交流会最好的一天,也是最精彩的一天,华夏国神奇的医术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第四项治疗比赛的冠军不用说大家都知道了!”

    “华夏国!华夏国!”观众们立即喊叫起来,江帆、孙海剑、孙梦兰、张中杰、李时本等人微笑对着台下观众挥手。

    下午的时候世界医学交流会闭幕式的时候,谢特总统来了,他脸沉似水,表演讲的时候也只是短短的几句话,然后就匆忙离开会场。

    世界医学交流会结束了,明天华夏国医学代表就要返回了,晚上的时候,江帆正在房间里收拾行礼,突然传来敲门声,“请进!”

    门开了,进来的人是翁西,“帆,我也要和你一起去华夏国!”翁西扑入了江帆的怀里。

    “哦,翁西,你就不要去了吧,你还要在西国念大学呢!”江帆摇头道。

    “我决定去华夏国留学,我要去东海医学院学习!我母亲要陪我一起去呢!”翁西紧紧地搂着江帆道。

    江帆暗自吃惊,我靠,这母女两人真是迷恋上自己和纳甲土尸了,这该怎么办呢?自己东海市女人那么多,再多一个老外,满庭芳真会醋海生波的!

    “呃,翁西,我虽然住在东海市,但是我经常要出差的,我可没时间陪着你呢,到时候你会很孤单的!”江帆摇头道。

    “帆,在这世界上除了你,我不会再喜欢其他男人了!我真的离不开你了!就像我母亲离不开傻蛋一样!”翁西道。

    江帆狂晕,傻蛋这小子竟然把谢特夫人也勾引到华夏国去了,可怜的谢特总统只能独守空房了!

    “哦,翁西,我在华夏国的女人很多哦,你不吃醋吗?”江帆道。

    “我可不吃醋我就是喜欢你,你女人越多,我越喜欢!”翁西道。

    “哦,不会吧!这是你们西国的风俗吗?”江帆不解道,女人越多越受欢迎,那可是原始社会。

    “这可不是我们西国风俗,在我眼里,越优秀的男人喜欢他的女人就越多,我的当然喜欢这样男人啦!”翁西娇笑道。

    “哦,你真是我的滋阴!”江帆坏笑道。

    “那我明天就跟你一起上飞机!”翁西道。

    “哦,没问题!”江帆点头道。

    “那今天上我就住在你这里了!”翁西道。

    “呃,那可不行,今天晚上我这里客满了,你住不下了!”江帆摇头道。

    “我不管,我就要住在你这里!”翁西坚定道。

    “哎,好吧,你愿意挤着住,我也没办法!”江帆无奈摇头道。

    翁西露出喜色,她亲吻了江帆脸颊一下,笑嘻嘻道:“谢谢!晚上我用嘴巴伺候你!”

    突然门响了,“谁?”江帆道。

    “是我!”门外传来赵冰倩的声音。

    江帆立即打开门,赵冰倩看到翁西在房里,还有江帆脸上的口红,她脸色立即不悦,“冰倩,你有什么事情吗?”江帆道。

    “哼,你躲在这里和小妖精风流,我没事了!”赵冰倩转身就要离开。

    江帆一把拉着赵冰倩胳膊道:“冰倩,你有什么事就说吧!吃什么醋呢!”

    “哦,她是不是也想在这里睡觉?”翁西道。

    赵冰倩瞪了翁西一眼道:“你这小妖精胡说什么!给我滚远点,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翁西脸色立变,她双手叉腰道:“你才是妖精,江帆是我男人,你又不是江帆女人,凭什么让我滚开!要滚开的是你!”

    113o公交车神秘失踪

    作者:水里游鱼

    赵冰倩眼睛瞪得更大了,她手指着翁西道:“你们西国女人都是妖精,动不动就和男人睡觉,你不是妖精是什么!”

    翁西得意笑道:“对,我们西国女人就是妖精,我就是喜欢和江帆睡,有本事你和他睡呀!我看你不敢吧!”

    赵冰倩顿时哑巴了,她望了一眼江帆,江帆对着他笑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你机会!”

    “哼,懒得理你们这对狗男女!”赵冰倩一跺脚,气呼呼地走了。

    “咯咯,你有种你别狗!我们继续吵架!”翁西笑道。

    她话音刚落,突然传来女人温柔的声音:“江帆君!”

    江帆扭头看,来人是卜长樱茂,“哦,樱茂,你有什么事吗?”江帆道。

    卜长樱茂脸色绯红,“江帆君,明日一别不知何时再相见,今晚特邀您到大使馆促膝长谈。”卜长樱茂道。

    “哦,我今天晚上没空呢!”江帆摇头道。

    卜长樱茂露出失望之色,“那你何时有空呢?”

    “这个东乌女人,你也是江帆的女人吧,你干脆到这来吧,晚上这里大**呢!”翁西道。

    “是吗,那我晚上到你这里来**!”卜长樱茂惊喜道。

    “呃,今晚星光灿烂!我这里泛滥!”江帆暗自感叹道。

    晚上的时候江帆房里可热闹了,尖叫声、嘈杂声、喘息声混乱一片,整个大使馆的人被吵得睡不着觉。

    两日后江帆回到了东海市,和平常一样,江帆在东海人民医院院长办公室里看报纸,突然传来敲门声,“小蕾,你看看是谁来了?”江帆道。

    张小蕾立即打开办公室门,门外是一个大胖子,“余局长,您怎么来了?”张小蕾惊讶道。

    “呵呵,我是有事情请江院长帮忙的!”余局长微笑道。

    “哦,请进吧!”张小蕾微笑道。

    余局长进了院长办公室,“余局长,有什么事吗?”江帆微笑道。

    余局长擦了下额头喊,哭丧着脸道:“江院长看,您这次可要帮助我!这次省委书记下了死命令,如果查不出案子,我可要丢官失业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呢?”江帆惊讶道,他知道余局长肯定是有十分棘手的事情才会来找自己的。

    “三天前,我们东海市的438号公交车突然失踪了!”余局长满脸惊讶道。

    “公交车被盗了吗?”江帆道。

    余局长摇头道:“不是被盗了,而是在晚上的出车的时候连车带人都神秘消失了!”

    “什么,连车带人都失踪了!是在什么地方?”江帆吃惊道。

    “就在东海市的北城区的郊区失踪的,那是公交车线路上最后一站,那天晚上大约七点半左右,公交车出去后再也没有回来!”余局长脸上露出恐惧之色。

    “你知道公交车上多少人吗?”江帆道。

    “根据我们这几天调查,438公交车失踪之前车上大约三十多个人,失踪地点就在最后一站辛集里。”余局长道。

    这些都是他调查那天乘坐438公交车的乘客所知道的,因为路途中有不少乘客上下车,就在辛集里的前一站就有两名乘客下车了,这些就是调查这两名乘客推算出来的。

    “你们派人在辛集附近寻找了吗?”江帆道。

    “我派人在辛集附近寻找了三天,都没有现任何线索,也没有找到车子!”余局长道。

    江帆皱眉道:“这么大公交车怎么会失踪来了呢?真是怪事了!”

    “就是呀,车上还有那么多乘客呢!难道人间蒸了!”余局长摇头道。

    “途中肯定有不少乘客下车,你调查了那些中途下车的乘客没有?”江帆道。

    “中途一共下车了几十个人,已经很难全部找到了,只找到了在辛集里前一站下车两名乘客,还有更前面点下车的乘客也调查了,一共调查了二十多人,他们都说那天公交车上怪怪的,具体有什么古怪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余局长道。

    “这样吧,我们到辛集里去勘察现场吧,也许有什么现呢!”江帆道。

    “好的,我开车去!”余局长点头道。

    江帆随着余局长下楼,坐上他的警车,大约半个多小时候到了辛集里。这里是北城区的郊区,居住的人很少,基本都是附近的村民。

    “余局长,你调查了附近的村民,有什么收获吗?”江帆道。

    “调查附近村民,他们反映根本没有看到公交车来这里,那天晚上最后一班车没有来!”余局长道。

    “你的意思是他们所有人没有看到438公交车到辛集里最后一站?”江帆道。

    “是的,没有任何人看到公交车来辛集里!”余局长道。

    “这样看来438公交车是在往辛集里路途中消失的,你调查了辛集里与前站的那段距离吗?”江帆道。

    “调查了,没有人看到公交车,因为那时候天已经黑了,如果有公交车来,肯定可以看到公交车车灯的,可是那天晚上没有人看到公交车的车灯。”余局长道。

    “这也太离谱了吧,难道公交车蒸了!”江帆惊讶道,江帆立即召唤纳甲土尸。

    片刻之后纳甲土尸从地下冒了出来,“主人,您有什么吩咐?”纳甲土尸道。

    “傻蛋,你在这附近查探看看有没有公交车!”江帆吩咐道。

    “是的,主人!”纳甲土尸道。

    纳甲土尸立即遁入地下调查去了,江帆和余局长在附近勘察,片刻之后纳甲土尸从地下冒出来,“主人,这附近三十里没有现公交车,也没有现乘客的尸体。”纳甲土尸道。

    这次江帆傻了眼,震惊道:“难道公交车穿越了!”

    随后江帆又亲自在辛集里附近勘察,一连寻找了一个多小时没有任何收获,无奈之下江帆和余局长回到了西城区**局。

    江帆在余局长办公室里翻阅余局长调查的资料,他正在看资料的时候,突然余局长办公室电话响了,余局长立即接电话:“什么!在南城区的西凤山上顶上现了438公交车!”

    1131山顶上的公交车

    作者:水里游鱼

    江帆也惊呆了,明明在北城区失踪的公交车怎么会出现在南城区了呢?一南一北,相差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呢!

    余局长放下电话,“江院长,我们去南城区西凤山吧!”余局长急切道。

    江帆点头道:“好的。”

    西凤山位于南城区七十多公里处,西凤山海拔一千五百多米,是东海市比较高的山。这里的山势险要,平日很少有人前来游玩,因此西凤山基本上是十分僻静之地。

    江帆和余局长到了西凤山山脚下,余局长立即下令让**包围了西凤山,接着有人带了目击公交车的村民前来见余局长。

    那是一位年龄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身穿青布褂,手脚粗壮,满手的老茧,一看就是地道的农民。

    “你是在那里看到公交车的?”余局长道。

    “我是在西凤山顶上看到公交车的!”那人道。

    “公交车上有人吗?”余局长道。

    “我不知道,看到山顶上有公交车,我当时后就吓坏了,赶紧就逃,后来在山下遇到村长,就和他说了山顶上现公交车的事情。”那人道。

    报案的人是村长,因为他是看到报纸和电视新闻上都有438公交车失踪的事情,突然西凤山顶上出现了公交车,他立即给当地***报案。

    “你不会看错了吧,那公交车是什么颜色的?”余局长道。

    那人道:“那公交车是绿色的,我清楚记得车上面有438数字呢!”

    “哦,看来西凤山顶上公交车就是神秘失踪的438公交车了!”余局长道。

    江帆皱眉道:“西凤山海拔一千五百多米,一辆加长的公交车是怎么上山顶的呢?”

    余局长顿时现了这个问题,“呃,是哦,如果是劫匪的话,那根本不可能把公交车运上山顶的,难道遇到了鬼怪不成!”余局长道。

    “嗯,这件事太离奇了,目前还不知道公交车上有没有乘客呢!”江帆道,最可能是乘客的尸体。

    “江院长,我们该怎办呢?”余局长惊慌道,他想着山上车子就浑身冒冷汗,这么大的公交车,不可能开上山顶的,只能是鬼怪之说。

    “我们去西凤山顶去看看山顶上是不是失踪的公交车,再看车上还有没有乘客!”江帆道。

    “好的,我们多带点人手去,我立即请求市里派**支援!”余局长就要打电话。

    “不要这么多人,有这些人足够了,如果是鬼怪,你以为这些人有用吗!”江帆摇头道。

    江帆、纳甲土尸、余局长带领着一百多名警员开上爬山,西凤山势陡峭,余局长本来就肥胖,没爬到一半,他就累得气喘吁吁,“哦,我不行了,爬不上去了!再爬就要累死了!”余局长叫苦道。

    “哎,你平时少吃点呀,你现在比猪还要肥呢!我帮你一把吧!”江帆摇头道。

    余局长顿时来了精神,“江院长,你有什么好办法呀?”

    “你把鞋子脱掉!”江帆道。

    余局长立即脱掉鞋子,江帆立即拿起余局长的鞋子,对着鞋底画了一道符,默念咒语。随后把鞋子交给了余局长道:“余局长,你穿上鞋就可以轻松地爬山了!”

    “哦,太好了,我试试看!”余局长兴奋道。

    他立即穿上鞋子,突然他的脚不由自主地奔跑起来,“呃,我的脚怎么不听使唤了!”余局长惊呼道。

    “呵呵,我在你脚地画了一道奔跑符咒,你很快后就会跑到山顶的!”江帆笑道。

    余局长立即快地奔跑起来,众人立即紧跟随他身后,大约二个多小时后,众人终于到了西凤山顶。

    “哦,快让我停下来!我的脚都磨起水泡了!”余局长哭喊道。

    江帆伸出剑指点了一下余局长的肋下,余局长立即停止奔跑,他顿时像泄气皮球一样,“哎呦,我的脚呀!”余局长立即脱掉鞋子。

    他的脚上全部都是黄豆大小的水泡,呲牙咧嘴道:“江院长,帮我治疗一下脚上水泡吧!”

    “呵呵,这点水泡算不了什么,你这么结实的身体,还怕这点水泡,过几天就好了!”江帆笑道。

    “哎呦,江院长,您就大慈悲吧,我真的不能走路了,我要死了!”余局长哭着脸道,那样子就像死了爸似的。

    “嘿嘿,余局长,你不是还有第三条腿吗,你就用他当拐棍吧!”江帆笑嘻嘻道。

    “江院长,您不要开玩笑了,我的真的走不动了!帮我治疗水泡吧!”余局长冒汗道。

    江帆伸出剑指,默念咒语,点了余局长肋下一下,“好了,不要叫了,水泡消失了!”江帆道。

    余局长立即看脚底上水泡,“哦,水泡真的消失了!”他立即站起来,脚真的不疼了,他高兴跳了起来,“谢谢江院长,脚好了!”

    “竟然脚好了,你快点带人去前面吧,公交车就在前面呢!”江帆指着前面不远处道。

    “呃,我带人去呀,万一车上有什么怪兽之类的,我就完蛋了!还是您带人去吧!”余局长惊慌道。

    江帆摇头道:“车上没有怪兽,你去看了就知道了!”

    余局长半信半疑道:“车上没有怪兽,那你让傻蛋兄弟陪我一起去吧!我放心点!”

    “好吧!”江帆无奈道。

    余局长立即笑着对纳甲土尸道:“傻蛋兄弟,你在前面开道,我在你后面!”

    “大棒子兄弟,你胆子***的小,你随我来吧!”纳甲土尸道。

    纳甲土尸在前面带路,余局长领着人远远地跟在他背后,走了大约一百多米,前面出现了一辆公交车。

    “哦,真的是438公交车!”余局长惊呼道。

    公交车的车门是关闭的,纳甲土尸一脚踢开了车门,朝里面望了一眼,“车上没人呢!”纳甲土尸喊道,他立即进入车里。

    余局长到了车旁边,小心谨慎地望了望车里面,“哦,车里面没人呢?连尸体都没有呀!”余局长惊讶道。 a
>>>点击查看《奇术色医(神医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