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洛阳七日 > 洛阳七日目录 > 章节目录 正月十四(六)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洛阳七日 章节目录 正月十四(六)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一个时辰过后,李客来到了太平公主府外,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日头高照,已近午时,不知不觉间竟已到了这个时辰,文决和武决迫在眉睫,虽李客不直接参与比试,但其务必到场,因为这是一个发现克多的绝佳机会,也许这两场比试就有可能发现深藏的克多;但一想到克多,李客心中又不免默默叹息,眼看克多一案还没有更大的进展,这却突然又冒出了一个太平公主的变故。

    刚才李三郎向李客托付任务时,李客想都没想就应下了,因为他知道,如果真的发生兵变,那最终受难的无非是黎名百姓,他绝不能置之不顾,但此刻他看了看太平公主府,又不免犯难。太平公主历来贪婪无度、敛财巨大,这家宅府邸自然也不小,远远望去,跟一个小皇宫差不多,府门口守卫森严,卫兵无不手持戈矛、严阵以待,又分有十人一队,四周来回巡视;再看院墙,也是比一般的府邸高出不少,府院的四角设有望楼,每个望楼上至少有三名观察哨,现在是白天,府邸的四周自是一目了然;李客躲在远处仔细观察着,这太平公主府的戒备水准远在梁王府之上,从正门似乎绝无可能入内。

    李客又远远沿着院墙,绕到了太平公主府的后门,此处虽是后门,但戒备绝不亚于前门,哪怕是太平府之内的奴仆进出都是经过了严格的盘查,整个府邸如铁桶一般,密不透风。李客看着眼前的太平公主府心中暗暗感叹道,这绝不是一个太平公主能够排出的守备阵式,绝对是经过了高人指点,但这高人是谁,李客却不得而知。

    李客远远地望着这太平公主府,心中万分惆怅,先不说怎么潜入府中,即使是潜入其中,但府邸如此之大,他又该如何找寻到太平公主,继而打探消息呢?这些都是他刚才答应李三郎时未曾料想到的。李客正踌躇间,突然听到了马的嘶鸣声,他抬头望去,只见一辆马车向后门快速驶来,那马车在后门前停住了,卫兵欲上前盘查,马车的布帘从里面掀起了一个角,探出了半个头,卫兵一看,立刻变得十分恭敬,不再详加盘查,连忙打开后门放行,虽然李客距离马车有些距离,但马车中的人他却是看得清清楚楚,肤色白皙、一脸傲气,正是高戬,马车缓缓驶入了太平府,门又被卫兵迅速关了起来。

    高戬在太平公主处得宠,卫兵自是不敢得罪,对其毕恭毕敬,更不用说盘查他的马车了;这一幕看在李客眼里,不觉令其心中一喜,他正愁如何潜入太平公主府,这帮忙的人倒是来了,李客暗自计划了一番,然后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身继续暗中观察等待。

    李客心中推测,若是太平公主真欲发动兵变,她自是不便亲自到各营中商谈,万一事情败露,她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那她与各营之间须有一个中间人传递消息,这个任务自然就落在了这高戬身上。一来太平公主与高戬的关系大家心知肚明,由他来传话,众营统帅也默认是太平公主之意;二来假如起事不成,太平公主完全可以把事情往高戬身上一推,反过来状告他利用自己做挡箭牌行不轨之事,只是如此一来,就必定要了高戬的命,不过料想高戬也是愿行其事,他朝若是事成,他也算是一大功臣,封王拜将自不在话下;今日女皇帝所颁旨意,自是对太平公主不利,为了周旋局面,高戬自是会多番出入,四处打探,待其下次入内,李客正好可以借其马车一同潜入。

    果然不出李客所料,没过多久,后门又打开了,高戬的马车疾驰而出,李客见状连忙开始行动,李客跑到了街道角落,此刻马车也正好朝这边行驶了过来,李客四周看了看,四下无人,于是俯低了身子、紧紧贴着墙壁、做好掩护,随时准备出击,马车离他越来越近,李客深吸了一口气,他只有一次机会,若是失手,必定暴露,要想再潜入可就难了。

    马车终于驶到了李客藏身的墙角处,待驾车人刚超过李客时,李客瞅准时机,迅速俯身一跃,一把抓住了马车尾部,此刻刚好马车轮压倒了路边的一块石头,马车身虽之一颤,李客险些没有抓稳,但好在这么一颤倒是把李客抓住车尾的动静给压了下去,马车夫和车内之人都未察觉。

    李客再次用力抓紧了马车尾部的横杆,然后迅速一抽身,双脚别到了另一根横杆之上,面朝下,把自己整个人藏到了马车之下,一系列的动作快捷无比,根本无人察觉;马车仍在飞驰,马车之下更是颠簸,没有惊人的臂力和忍耐力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好在李客已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以前在碎叶城时为了查案,他已多次做过这种跃上马车的练习,今日终于派上了用场。

    李客又调整了一下自己,让自己抓得更紧了一些,此刻他绝不能有所闪失,要不然恐怕就没有下一次机会了。马车驰骋了大约一刻,终于停了下来,李客探下头左右看了看,这里不是军营,而是一个他熟悉的地方——望河楼。高戬从马车上跃下,径直走入了望河楼,马车缓缓驶入了后院,见马车终于停了下来,李客连忙轻轻下到了地面,他的四肢已经几乎支撑到了极限,在这种颠簸的马车底支撑一刻,换作一般人根本无法完成;李客一面休息,一面小心翼翼地从车底向四周张望,生怕自己被发现。

    大约过了一刻的时间,高戬终于返回了马车,神情似乎有些不安,小声对驾车人说了一句:“公主府,快!”李客听罢连忙又爬上了车底。

    又过了一刻,终于到了公主府后门,高戬按惯例又探出了一个头,卫兵连忙开门,马车缓缓驶入,李客面朝下仔细记认着马车行进的路线,马车终于停了下来,高戬再次从马车上跃下,走到一间屋前,轻轻敲了敲门便自己推门进去了。

    李客从车底探出头,四周看了看,此处竟然没有卫兵把守,料想此刻密商,太平公主为防隔墙有耳,未在房门前安置卫兵,只是不远处有几个婢女背对马车低头站着,随时等候召唤。李客见状,连忙从车底爬出,向马车头部轻轻挪着步子,见驾车人正准备打盹,李客瞅准时机,上前一步击昏了驾车人,并顺势跃上马车,把其拖入了马车厢内,李客的动静很轻、速度又快,应该是没有人发觉,不过李客还是谨慎地拉开了车帘向外看了看,那几个婢女还是低头杵在那里,完全没有发现这边的动静。李客连忙脱下了驾车人的外套、帽子换戴在自己身上,然后小心翼翼地从马车内走出,若无其事地走到了那间屋子的廊下,有个婢女回头看见了李客,但以为是高戬随行的车夫,倒也没在意。

    李客再次向窗口靠近了一些,突然屋内传来了“啪”的一声,茶盏摔在地上的声音,这声响惊动了那几个婢女,但未见传唤,那几个婢女也不敢靠近,接着屋外又传来了太平公主歇斯底里的骂声:“什么?他们几人一同要求释放家眷共同赴宴?不然就要呈报陛下?”从太平的声音中能清晰地感受到她的愤怒,高戬自是不敢多言,只是战战兢兢地小声地答到:“是!”

    太平公主继续高声喝道:“若是放了家眷,他几人怎可能再听本宫的号令?这是放虎归山!”

    高戬小声答到:“但若是不放,他几人呈报陛下,那可就。。。”

    不待高戬说完,太平公主再次大声喝道:“他们敢!”屋内又传来“砰”的一声,应是高戬跪倒在地的声音,恐怕他也是不敢再进言,屋内一时间竟没有了声音。

    李客再次把身子贴得离窗户更近了一些,他生怕错过二人的任何一句话,但屋内却是异常安静,过了片刻,太平公主终于再次开口道:“那他是什么主意?”

    听到此话,李客心头不免一惊,这个太平公主口中的“他”指的是谁?武三思?克多?还是另有其人,李客不自觉地把耳朵贴得更近了一些,他急于知道实情!

    突然屋内传来了高戬大喝的声音:“谁!”

    李客一惊,连忙低头一看,原来为了听得更清楚些,自己居然不经意间已把半个身子都探到了窗口处,高戬定是察觉到了自己,李客心中懊恼不已,自己怎么会犯下如此低级的失误,他正犹豫间,屋内再次传来了高戬的大喝声:“窗外何人?”

    几个婢女似乎也听到了大喝声,不约而同地朝这边看了过来,面露惊色,李客不容多想,连忙拉低了帽檐,快速离开了窗口;此时,“砰”的一声,高戬打开了屋门,他看见了李客,大声喝道:“何人?站在!”

    李客没有回头,连忙按照来时记认的路线朝府外奔去,身后传来了高戬大声呼喊的声音:“来人!抓刺客!”
>>>点击查看《洛阳七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