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天剑啸 > 天剑啸目录 > 章节目录 第102章 叶青可能重生了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天剑啸 章节目录 第102章 叶青可能重生了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等等,喝酒不等我,你们两个不义气!”

    李慕凡笑嘻嘻地走了过来,他坐在了宇文啸和李九天的中间,眼睛的余光看了看对面的关婷婷,眼神中露出了凄然的笑容,还一副伤心想落泪的模样,故意翕动了几下鼻子。

    “没事就别装什么情圣了!”宇文啸自然看出了李慕凡眼神的意思。

    “行了,屁大点的孩子懂个屁呀!”李九天把李慕凡的眼神拉了回来,还颇有感触地说道,“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也是无用,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何必为情烦恼?”

    吧嗒一下李九天就把一杯酒干了下去,喝得宇文啸和李慕凡都心知肚明。

    他的眼神在周铁山那儿转好几圈,估计是李九天想起了他自己曾经被棒打鸳鸯的事了。

    “对了,猴子,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宇文啸放下酒杯问道,“前几天你们还没到呢。”

    “来了两三天了,事情基本上都安排好了,今日他们休息一天,明天我就要回去了!”

    李九天给宇文啸夹了一个鸡腿,情绪似乎有些波动,眼神也是闪烁不定似乎不敢正眼看宇文啸,“本来以为这次可能错过了我们相见的时间,没想到你昨天出关了,而且还成功地冲开了剑气瓶颈,元珠更是实现了第一层的蜕变,我真的太高兴了,公子我再敬你一个!”

    “停!”宇文啸喊住了李九天,“把话说清楚了再喝不迟!”

    “说什么?说得很清楚了呀?”李九天的眼神还在别处。

    宇文啸早就看出了猴子李九天今天有点别扭。

    尤其是看到他总在回避着他的目光,甚至于故意远离他,似乎在有意躲着他。

    “李师兄,说什么说清楚了?”李慕凡看了看猴子李九天,又看了看不远处的杜玉,放低了声音小声说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李延死了,他的哥哥李客也提前出关了!”

    “他们把李延的死还是算在了我的头上!”

    李慕凡和李九天同时点了点头,并作出了一副惊恐担心状。

    李客和李延是双胞胎兄弟,听说还是什么同命同灵的双胞胎,而且原本是李客进登天梯的,但是由于李延和李客长得太像,就让李延冒充了进去,因为李客的修行远远在李客之上。

    李家为了让李延的修行更上一层楼,才故意让李延带李客的。

    可没想到的是李延死了,对外传说还是因为宇文啸死的。

    也就是说登天梯里死了的那个实际上叫李延,闭关的这个才叫李客。

    宇文啸眼神中闪过过往光芒,右手放开了李九天的酒杯,“李客找我报仇是意料中的事情,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不过不管怎样,我都要谢谢你们两个千里迢迢地来告诉我这个内部消息,我宇文啸感激不尽,千言万语唯有这杯酒能表达我的谢意,我先干为净!”

    宇文啸随后自然又敬了周铁山和朴正,反正是一个挨一个地敬,必定是灵竹洞天的主人。

    灵竹洞天里热闹非凡,宇文啸他们从早上喝到了中午,又从中午喝到了晚上。

    当然了这期间丁小虎早已把灵竹洞天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情况上报给了他爹和王海,丁老虎和王海两人也没有什么异议,本来今天就是休息日,宇文啸又成功地冲关练出剑气,确实是个值得庆贺的好日子,完全随着他们权当是卖给了宇文啸一个面子,而且丁老虎又让人送过几坛他的珍藏。

    炽热的阳光已然偏斜,昏黄的金乌落于天边。

    阵阵微风,变成了阵阵狂风,又变成了阵阵微风。

    时间从白天到晚上,灵竹洞天里的宇文啸,猴子,李九天,还有周铁山,以及朴正五人还在喝着,其他女弟子在秦凤凰的带领下在外面转了一圈,晚上时分她们又回到了灵竹洞天。

    丁小虎有事,上午的时候就离开了。

    这时的宇文啸等五人基本上就喝到了尾声,晚上简单地吃了些东西几个人在院子里喝茶畅谈往事,自然是聊到了深夜,最后一众弟子们全部都在灵竹洞天里休息没去云盘山的驿站。

    灵竹洞天里虽然只有宇文啸和毕云涛两个人住,但是房间还是有的。

    必定宇文啸是韩兵的关门弟子,即便是为了韩兵的面子,宇文啸的院子也不能寒酸。

    “呼……”

    “呼……”

    听着李慕凡和李九天他们的呼声,宇文啸知道他们进入了梦乡。

    或许是喝酒的缘故,又或许是修出剑气带来的喜悦,亦或者宇文啸有心事,反正他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最后干脆一咕噜从床上爬将下来,穿着一件睡衣推门就出来了。

    来到院子里,听着树木在微风的轻抚下偶尔吹来莎啦啦的声响,偶尔似乎还能听到一阵阵虫鸣鸟语的叫声,心中一片的惬意。宇文啸来到了茶台旁,习惯性地泡上一杯茶,看着空中的皎洁月光,心中莫名地涌出一阵的情绪,没想到躲来躲去还是没有躲去李家的仇恨。

    必定李家也是圣元宫的一大家族,在圣元宫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倾起一个家族的力量来针对宇文啸,估计就是韩兵和林木为也是无能为力,看来平静的生活要结束了。

    “看来我和圣元宫真的有点相克!”

    宇文啸自我安慰着说道,喝着云雾茶想着心事,一时之间他有点迷糊,甚至有些迟疑。

    “这么晚了,还在这儿喝茶?”

    一抹靓丽的风景出现在宇文啸的面前,此时此刻的杜玉恍然不同白日。

    一身白衣的杜玉走了过来,恍如寒宫仙子轻飘而来,眉宇间都透露着一股仙气,仿佛于她不食人间烟火,是谪落人间的仙子衣袂飘飘,再也没有白天的那种冰冷肃穆拒人于千里。

    “可能是今早起得晚了,不太困就坐了会儿,你还没睡?”宇文啸起身说道。

    “跟你一样有心情睡不着!”

    杜玉没有按照宇文啸的话说,她轻飘飘坐到茶台旁,“白天李慕凡和李九天跟你说了?”

    “说了!”

    宇文啸老实回答,他自然明白杜玉话里的意思,并给杜玉倒了一杯茶送到了她手上。

    杜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云淡风轻地看了看对面的宇文啸,“宇文师弟,说实话一开始我对你并不怎么看好,以为你能参加入门测试纯粹就是运气。后来你虽

    (本章未完,请翻页)

    然进了登天梯复试,但是我知道那也是林老前辈的关系,甚至于你得到了道祖眷顾,我已然以为是你的运气!”

    “确实是运气!”宇文啸淡淡一笑。

    “直到今天我对你的态度才有实质性的改观,简短两个月左右的时间背熟了九级符文,还成功地画出了五级符文,这简直就是天才中的天才,光靠运气是靠不来的。一开始我还在怀疑他们话里的成分,直至我在你的洞天里亲自看到你画出的符文我才不得不相信!”

    杜玉似乎在说着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她的语气自始至终都那么地云淡风轻。

    白天喝酒的功夫,李慕凡非要宇文啸画符。

    为了不驳大家的兴致,宇文啸当场就画出了一张五级符文,当时就震惊了现场。

    “能够练出一重剑气并没有任何惊艳的地方,真正惊艳的地方是你的元珠蜕变,而且还是在几乎全部自学的情况下完成蜕变的,这就更值得敬佩了!”杜玉眼角露出一抹微笑。

    “谢谢!”宇文啸脸上也露出了诚心的微笑。

    “宇文师弟,我借花献佛以茶代酒敬你一杯,恭喜你!”杜玉端起茶杯说道。

    宇文啸自然不会托大,他急忙端起茶杯跟杜玉碰了碰,眼神中充满了激动。

    这是他经过自己的努力换来的第一个成果,他自然是激动万分发自内心的高兴。

    “至于说李客的事情,你放心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找你麻烦,我爹说他会处理你和李家之间的矛盾。我想他们至少不敢明目张胆地来到云盘山为难你,只要你在云盘山一天,你的处境就会一天安全,只是你自己平时小心一点就是了。我爹还特意嘱咐我对你说,千万不能因为这些外部不确定的环境因素影响到你对圣元宫的信心,圣元宫大部分人都是不错的!”

    杜玉的这番话说得宇文啸差点就啼泪哭泣了,他的心里一阵的幸福。

    能够引起严王铁风子的注意这本身就是一件幸事,再被严王亲自带话他更受宠若惊了。

    “杜师姐,替我带句话给铁师祖,就说宇文啸不管到什么时候对圣元宫都是一片赤诚!”

    宇文啸对着北方深深鞠了一躬,还特地把杯中茶水洒在地上,隔空敬了铁风子一杯。

    严王铁风子的福地是在北方,所以宇文啸才向北遥拜的,这也是对严王的敬意。

    “铁师祖,宇文啸谨遵教诲!”

    “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的话原封不动地带给我爹的!”杜玉说道。

    “杜师姐,有个事不知道当问不当问?”宇文啸突然郑重其事地问道。

    “什么事你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杜玉干脆利索地说道。

    宇文啸想了想,还是把白天李慕凡的话问了,“杜师姐,听说叶青还没死,真的吗?”

    杜玉的脸上顿时出现了冷峻,眼神中出现了冷漠,甚至于宇文啸能感受她的怒意。

    “应该是重生了!”

    这是杜玉临走时说的一句话。

    看着杜玉孑然的身影离去,宇文啸甚至于有点后悔了,他真不该听李慕凡的瞎问。
>>>点击查看《天剑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