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北颂 > 北颂目录 > 章节目录 第0284章 接手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北颂 章节目录 第0284章 接手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寇季愣愣的道:“硬生生的把一个银行业,发展成了传销业?”

    “什么银行业、传销业?”

    刘亨听到寇季嘴里说出了两个他不懂的词语,急忙发问。

    寇季没有回答,对刘亨摆了摆手,“继续说……”

    刘亨黑着脸道:“然后有人觉得这种办法不是长久之计,就卷钱跑了,据说去了辽国。此人逃跑的风声传出去以后,川府的百姓们慌了,纷纷跑到了交子铺去兑钱……”

    刘亨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

    寇季幽幽的道:“可交子铺已经变成了一个大窟窿,一个大到即使刘府填进去,也补不足的窟窿。那些背后的商家,不愿意填补这个窟窿,所以交子铺兑不出现钱,所以百姓们就聚起来闹事,砸了川府衙门。

    要不了多久,此事就会传回朝廷。

    朝廷必然会派人去查。

    到时候,你的兄长刘从德就得吐出他从交子铺获得的收益,还得填补那个逃跑了商人的空额。”

    刘亨咬牙道:“问题是我兄长还没从交子铺赚到钱……”

    寇季愣愣的盯着刘亨,愕然道:“你的意思是,刘从德不仅没分到钱,还搭进去了十万贯,后续还得搭进去几十万贯,甚至……百万贯?”

    刘亨无奈的点点头。

    寇季一瞬间无语了。

    棒槌果然是棒槌,即使偶尔变聪明了,也是一个棒槌。

    寇季叹了一口气,问道:“你爹知道此事了?”

    刘亨点头苦笑道:“我爹也被此事弄的焦头烂额。你也知道,我姑母如今自囚在寝宫,她不出面,我爹根本没办法以势压人,逼迫那些奸商拿出钱来。

    可让我爹一下子拿出几十万贯,甚至上百万贯,去填补别人的窟窿,他又不甘心。

    我兄长如今快被我爹打死了。

    我过来找四哥您,就是看您有没有办法,帮忙解决此事。”

    寇季暗自思量了一会儿,幽幽的道:“解决此事不难,但我凭什么帮你兄长,又凭什么帮慕家?”

    刘亨闻言,惊喜的道:“四哥,你真的有办法?”

    寇季缓缓点头。

    刘亨却愣了一下。

    他刚才只顾着高兴了,却忘了听寇季话里的深意,如今细想一下,寇季刚才话里的意思,似乎是不愿意帮忙。

    刘亨有些不确定的试探道:“四哥不愿意帮忙?”

    寇季淡然道:“不是我不愿意帮,而是生意场上的事情,没有利益,你让我如何出手?”

    刘亨急了,“四哥,你就当是帮我。”

    寇季把桌前的肉食推给了刘亨,淡淡的道:“交情是交情,生意是生意。你若有难,我豁出了性命,都会搭救你一二。

    可你兄长不同,慕家也不同。

    我跟你是兄弟,跟你兄长不是,跟慕家同样不是。

    要帮他们,那就是生意。

    生意场上不见利,凭什么让我搭救他们?”

    刘亨有些急,刚要张口,寇季却拦下了他,叮嘱道:“最重要的是,让你兄长长一个教训。他现在敢偷拿十万贯去打水漂,以后就敢拿更多的钱去打水漂。

    你爹要是没了,你长兄必然不会管他。

    到时候他闯出的祸事,都会落到你头上。

    你能救他一次,能救他一辈子?”

    刘亨搓着手,丧气的道:“那怎么办?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寇季屈指敲打着桌面,道:“你回去告诉令尊,让你兄长五年之内,从正道上赚十万贯给我,我可以接下你刘府的麻烦。

    此债务只能由你兄长一人偿还,其他人若是插手,那就从头再论。”

    刘亨一脸愕然道:“四哥,你这是……”

    寇季叹气道:“十万贯钱财,难不住你爹,也难不住你。但对你兄长而言,却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他轻易还不完。

    有这笔债务提醒,他就算想要做些什么,也会有所顾忌。

    我这是在帮你处理一个麻烦。”

    刘亨沉声道:“四哥,这并不妥当,我兄长惹出的麻烦,怎么能让你承担呢。”

    寇季失笑道:“你刚才不是急着让我帮你处理你兄长惹下的麻烦吗?

    这会儿又不愿意了?”

    刘亨为难道:“我只是不想坑了四哥。”

    寇季淡然笑道:“此事固然坑,可要是办好了,未必是坑。就要看慕家的人在得知了债务转到我手里以后,会有什么反应了。

    他们若是识趣,那么大家一起赚钱,他们若是不识趣,那么我就让他们倾家荡产。”

    刘亨仍有些担心的问道:“此事一旦闹到了朝堂上,可是一桩大麻烦。

    四哥你不怕?”

    寇季端起了酒杯,浅尝一口,笑眯眯的道:“怕什么?怕他们比我后台硬?”

    刘亨一愣,哭笑不得的点点头。

    刘亨起身,对寇季躬身一礼,诚挚的道:“我又给四哥您惹麻烦了。”

    寇季摆手道:“你我兄弟,不必客气。我收了你刘府十万贯,自然得帮你们解决这个麻烦。”

    刘亨不再多言。

    拱了拱手离开了酒肆。

    寇季在刘亨走后,也没有在酒肆里多待,他整理了一下衣冠,往繁台走去。

    繁台乃是汴京城内一处观景的地方。

    有文人给汴京城里可以游玩的地方排了个高低。

    排出了汴京八景。

    繁台便是其中之一。

    有人喜欢在繁台上踏春。

    有人喜欢在繁台上的寺庙里卧听雷雨阵阵。

    也有人喜欢在秋日欣赏繁台的满山红叶。

    还有人喜欢在繁台上坐看雪盖三层。

    向嫣更喜欢在夏末秋初的时候,登上繁台,看一看那漫山遍野的树叶,由绿转红的景象。

    寇季到了繁台的时候,向嫣正在佛堂里进香。

    她紧闭双眼,双手合在胸前,似乎在祈福。

    在她身边,站着一个俏皮的丫鬟。

    名唤春儿。

    比向嫣小两岁,从小便被卖进了向府,签了长契,这辈子都是向府的人。

    古人在给儿孙起名的时候,似乎总喜欢绞尽脑汁,想出各种饱含诗意的词语。

    可是给丫鬟们起名的时候,总逃不过春夏秋冬、梅兰竹菊、琴棋书画。

    春儿的名字大概就是这么来的。

    寇季进去佛堂的时候,春儿看到了寇季,她要呼唤向嫣,却被寇季抬手拦下。

    寇季摆了摆手,让她离开佛堂。

    春儿乖巧的退出了佛堂。

    寇季跟向嫣厮混了一个多月了,春儿也见过寇季很多次。

    所以她知道寇季八成就是她们家小姐以后的夫婿。

    也暗自期盼过,在她们小姐嫁给了寇季以后,她有可能会成为通房丫头。

    所以每次见到了寇季,她都会暗自打量寇季。

    上次寇季哄骗向嫣,偷吃了向嫣的胭脂,春儿为此还脸红了小半天。

    小丫鬟的心思,寇季哪里知道。

    他打发了春儿以后,悄无声息的跪倒在了向嫣身边的蒲团上,笑嘻嘻的道:“姑娘,求佛啊?求佛好啊!求的佛多了,自有佛庇佑。”

    向嫣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心头先是一喜,却又没睁开眼。

    她心里还有些埋怨寇季偷吃她胭脂的事情。

    她假装在祈福,跪在佛前跪了许久,才缓缓睁开眼,侧头看向寇季,埋怨道:“你不许再使坏了。若是被人瞧见,那多难为情。”

    寇季笑道:“别人怎么会瞧见?”

    向嫣俏皮的翻了个白眼,低声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寇季摊开手,一脸无辜的道:“我也没做什么啊?”

    “噗呲……”

    向嫣被寇季的厚脸皮给逗笑了。

    娇嗔的瞪了寇季一眼。

    寇季伸手探进袖口,低声道:“瞧瞧我给你带了什么……”

    向嫣好奇的往了过去。

    寇季却没了动作,双眼愣愣的盯着她身后。

    向嫣见此,茫然回头,见身后并无异物,一脸茫然了回头。

    刚回头,就撞上了一张嘟起来的嘴。

    然后……

    没有然后。

    向嫣摸着嘴唇,羞怒的道:“菩萨面前,你也敢,也敢……”

    向嫣羞的说不出口。

    寇季得了便宜,嬉皮笑脸的道:“菩萨看到了也不会怪罪的。你看菩萨在笑……”

    向嫣被寇季气的有些晕头,居然信了寇季的鬼话,抬头一瞧,菩萨真的在笑,顿时松了一口气。

    等她追着寇季跑出了佛堂以后才想起来。

    天下那个菩萨不笑?

    顿时她又瞪了寇季两眼,跑回去给菩萨赔罪。

    然后又追出了佛堂,追着寇季玩闹了一会儿。

    许久以后。

    玩闹类了的二人,躺在繁台边上的一堆矮草里休息。

    向嫣把玩着寇季送的一个啄着铜棍的木鸟,好奇的问道:“你似乎对佛没有敬意?”

    寇季伸过手,拽了一下木鸟的脑袋,看着木鸟啄着铜棍叮叮叮落下,淡淡的道:“我对诸天神佛充满了敬意,可它们不搭理我。”

    向嫣往寇季身边靠了靠,嗔怒的道:“别拿神佛开玩笑。”

    寇季盯着向嫣道:“我没跟他们开玩笑,是他们在拿我开玩笑。”

    寇季说的无比真诚,向嫣却听的小脸发热。

    因为寇季看着她的目光有点坏坏的。

    向嫣下意识坐起身,丢下了木鸟,捂着脸,道:“不行……”

    寇季摊开手躺在地上,无奈的道:“我也没做什么啊?”

    “……”

    没过多久后,向嫣在寇季哄骗下,又躺在了寇季身边。

    两个人又玩闹了一会儿,直到傍晚的时候才回府。

    寇季回到了府里。

    寇忠找上了门,递给了寇季一封信。

    把信递给了寇季以后,寇忠疑问道:“小少爷,刘府为何突然如此正式的送信给您?”

    以往寇季跟刘府交往,多是刘亨在中间传话,还从没有过正式的书信往来,所以寇忠才有此一问。

    寇季没有回答,拆开了信封打量了一眼,随手递给了寇忠。

    “刘府的刘从德,欠了我十万贯钱财,这是人家送过来的契约。

    以后每逢收账的日子,你都派人去找刘从德收账。”

    寇忠拿着契约有些无语。

    他是真无语。

    别人当官,那是拼命贪污,也赚不到几个钱。

    寇季整天待在府里,也没见出去做什么,钱就像是长了腿一样往寇季手里跑。

    有时候寇忠就在想,寇季是不是财神转世,所以即便不用费心赚钱,钱也能乖乖跑到寇季手里。

    寇季不了解寇忠的心思,他又掏了掏信封。

    从里面掏出了一张蜀中饺子铺的份子契书。

    寇季拿着契书,端详了一二,随手递给了寇忠。

    寇忠拿过契书,随手瞥了一眼,差点没吓得把手里的契书扔出去。

    他拿着契书,惊恐的对寇季道:“小少爷啊,这东西可沾不得啊。这东西现在可是催命符啊。”

    寇季有些意外的看着寇忠道:“你知道这东西?”

    寇忠重重的点头,“老仆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东西呢。

    咱们府上派去川府收丝绸的管事,就栽倒在了这么东西上。

    不仅陪进去了府上给他收丝绸的钱,还搭上了全部积蓄。

    等老仆派人去收拾他的时候,他带你着全家投河了。

    所以老仆才知道这个东西的,也知道这东西害人不浅。

    刘家把这东西送到您手里,分明是不怀好意啊。

    您还是给刘家还回去为好。”

    寇季笑眯眯的道:“这东西对旁人而言,是个祸害,对我而言,却是一个赚钱的门路。”

    寇忠焦急道:“这东西都把人害死了,怎么能成为赚钱的门路呢?”

    寇季摇头道:“那是他们根本不懂这东西的价值。”

    寇忠将信将疑的道:“小少爷,您能把这东西变成钱?”

    寇季笑眯眯的道:“能啊!为何不能。”

    顿了顿,寇季吩咐道:“我此前吩咐你在江陵的食邑上铸币,现在铸造了多少了?”

    提到铸币,寇忠一脸哀怨的道:“三百万贯左右,如今已经从江陵提回来了,全在府上库房里。这东西到时能用,可它拿到市上抵不上价啊。

    老仆原以为,他们铸造出得精美的铜币,会遭到百姓抢,可人家拿刀砍了砍,砍不断非说咱们铜币是混了铁的。

    还有说咱们铜币不是铜币,是黑了心的铁币。

    这东西如今全砸在了手上,平白浪费的时间,还浪费了那么多材料。”

    “那我要是告诉你,现在就有个机会,让咱们铸造的铜币变值钱,还能大行于市呢?”

    (//)

    :。:
>>>点击查看《北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