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承包大明 > 承包大明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八章 就是这么横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承包大明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八章 就是这么横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为什么当初郭淡决定死抱万历的肥腿,就是因为他地位太卑微,同时又得罪了不少权贵,而这其中也包括李守錡、邢全等一干公子党。

    这些公子哥虽然与那些言官御史不是一路人,但是如今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

    泼粪水就是他们弄的,书生可不会干这种事,并且他们还命人在寇家附近盯着,只要寇家的人出来,不论是谁,一律痛扁,反正现在打寇家的人,那是正义的。

    今日,他们听说三剑客换招牌了,立刻命手下去泼粪水。

    一群狗腿乘着马车,悄悄来到三剑客门口,正准备行动时,那领头的突然叫道:“等会,等会!”

    他的那些手下顿时望着那领头的。

    “你们瞧见没有?”

    那领头的指着那块匾额道。

    “瞧见了,是块新的。”

    “谁让你们瞧这个,你们瞧瞧上面写着什么。”

    “大哥,我们不识字,你又不是不知道。”

    “.......。”

    真是一群饭桶。那领头挥挥手,道:“先撤,先撤。”

    “撤?为啥?”

    “跟你们说,你们也不明白,撤,撤,撤。”

    他们又返回到邢家。

    “泼了么?”

    只见邢全赤裸着上身,搂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少女,一点也不在意手下那亮亮的目光。

    “少爷,小人以为那块新匾泼不得啊!”

    “为何?”

    邢全立刻坐起身来。

    那人道:“那匾额换了个名字,叫做‘单淫客’。”

    “换名字就更得泼了。”邢全瞪着那人道。

    “少爷,是‘单淫客’。”

    “那又怎样?”

    “是yin秽的yin。”

    邢全皱了下眉头,道:“单淫客?”

    “嗯。”

    “你可看清楚呢?”

    “小人看得非常清楚,绝不会有错的,小人认为,这要泼上去,那不是说咱们反对三剑客乃淫秽之地么?”

    “这...是这样么?”

    邢全有些转不过脑筋来,又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那人道:“会不会是那郭淡认输呢?”

    认输?

    呵呵。

    可没有人会这么认为。

    那些言官御史得知三剑客改名为单淫客,气得直跳脚,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他们。

    言下之意,我就是淫了,你们又能拿我怎地?

    是何等霸气。

    这要不郭淡就地正法,法纪何在?

    这在朝中立刻引起轩然大波。

    这一日之间,数十道奏章就飞到内阁去了。

    想要保持中立的申时行也懵了,这简直就是目无法纪,目无纲常,倘若内阁再无所作为,那满朝文武都会抵制内阁的。

    这一块匾额令朝中上下众志成城,一致讨伐“单淫客”。

    士林、书院亦是如此。

    他们开始给朝廷施压,他们站在寇家门口骂了数日,嗓音都哑了,但是对方不但没有认怂,还变本加厉,公然挑衅,若非禁军守在里面,他们早就冲进去了。

    而张鲸一直保持沉默,因为批红得有他和张诚的印鉴,他的意思很简单,张诚不批,我也不批,张诚立刻就被推倒风口浪尖上。

    郭淡为什么敢公然挑衅,就是因为你们罩着他的,不但不将郭淡拿下问罪,还派禁军保护,真是岂有此理。

    张诚立刻冲到寇家。

    “郭淡,你给咱家出来。”

    张诚站在院中,双手叉腰,扯着尖嗓子叫嚷着。

    “哎呦,內相,谁惹你生这么大的气。”

    郭淡急急从大堂行出,一脸关心道。

    “还能有谁,不就是你这个小童生。”张诚指着郭淡,质问道:“咱家且问你,那单淫客的牌匾可是你让人挂上去的?”

    郭淡直点头道:“是的,是的。”

    “你......。”

    张诚左右瞟了两眼,又低声道:“咱家当初是如何叮嘱你的?你难道就忘记了,你挂那块牌匾上去,可以说是目无法纪,你让陛下如何护你?”

    郭淡笑道:“陛下不是生病了么?”

    皇帝生病,你这么高兴?你疯了么。

    张诚愣了下,旋即暴怒道:“所以那些人都在骂咱家。”

    郭淡呵呵一笑,道:“內相还请息怒,这才刚刚开始。”

    “刚刚开始?”张诚气急道:“要再这么下去,你可就结束了,哼,还刚刚开始。”

    可说着,他见郭淡一脸笑意,丝毫不担心,心里突然想到,这小子一向鬼机灵的,不应该会做这种蠢事的,于是问道:“难道这里面有何玄机?”

    郭淡道:“內相有所不知,我起初以为对方会用一种摧枯拉朽气势来攻击我,哪里知道他们都太文质彬彬,骂得也是不痛不痒,都还没有开始骂脏话,令我好生为他们着急,为了让他们骂得更加凶残一些,我才挂那块匾额上去的。”

    张诚当即气乐了道:“你这是不是犯贱?”

    “当然不是。”郭淡笑道:“还望內相能够再忍几日,且让他们骂,骂得越凶越好,您记住他们骂得每句话,到时我得让他们全部给我吞回去。这事情闹成这样,不管结果如何,都不应该是咱们来收拾这残局,还得让他们自个来收拾,他们现在骂得越凶,到时他们就越难堪,我这是在给他们增添难度。”

    这么凶?

    张诚狐疑的看着他,心中莫名的有些期待,要是真的能让那些言官将话吞回去,那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道:“再忍几日?”

    “再忍几日。”

    “那行。”

    张诚道:“咱家就再忍几日,但是你可要记住,咱家可也顶不了多少时日。”

    “明白。多谢內相的谅解。”

    郭淡拱手一礼,又道:“內相来得正好,有件事我正打算跟內相商量一下,最近我家附近不太安全,这么多银子放在这里,风险有些大,所以,我想运一些银子去三剑,不,单淫客那边放着。”

    “单...那边不是....。”

    话刚出口,张诚突然反应过来,这厮是想借禁军保护单淫客,点点头道:“好吧,随你便。”

    “多谢內相。”郭淡又道:“另外,还有一个小忙需要內相帮帮。”

    “什么小忙?”

    “如今没有人敢上我家来,我家下人出门也不安全,这一家老小的伙食都成问题,能不能下回供应禁军饭菜时,也捎上我家的伙食,当然,我会给钱的。”

    张诚听得好气好笑,道:“你小子连饭菜都吃不上,还这么嚣张,咱家也真是服了。”

    郭淡呵呵道:“哪里,哪里,內相过奖了,我也不过想以淫服人而已。”

    这点小要求,张诚自然也不会拒绝,当天晚上就多送了一些饭菜过来。

    待禁军吃饱之后,那些人又推着木车返回宫中,因为这些禁军都是来自宫中,全都是皇帝身边的,饭菜自然也得宫中供应。

    待他们行出马市街后,其中一个老太监突然向身旁的一个“小太监”道:“马车就停在那条巷子的后面。”

    “多谢。”

    那“小太监”立刻跑入边上的小巷子里面。

    来到巷子后面,果然有一辆马车停在那里,他立刻上得马车,低声吩咐道:“去朱立枝家。”

    马车立刻动了起来。

    这“小太监”正是郭淡假扮的,如今寇家周边全都是眼线,他只能用这种办法来避开那些眼线。

    “呼...!”

    坐在马车里面轻轻摇晃的郭淡出得一口气,又借着窗外洒进来的月光,低头打量着自己身上那身太监服,郁闷道:“真是日了狗了,为什么会这么合身,但愿这不是冥冥之中。”

    ......

    行得一顿饭功夫,马车悄悄来到朱立枝宅院的侧门。

    “是郭公子么?”

    门内一人小声问道。

    “是我,郭淡。”

    “快快请进,我家少爷已经久候公子多时。”

    郭淡闪入门内,又与那下人来到前院,这脚正准备踏入大厅时,只见两个下人悄无声息来到他身后,然后将他举高高,一个女婢立刻给他换上鞋。

    郭淡也真是醉了,欲哭无泪道:“下回我自己换,好么?”

    那女婢躬身道:“对不起,我们就是见郭公子方才没有换鞋的动作,故而才这么做的。”

    “.......。”

    郭淡一脸尴尬的入得大厅。

    “你来了!”

    朱立枝淡淡扫了眼郭淡。

    郭淡没好气道:“没有让你久等吧。”

    朱立枝道:“倒是等了几天,也不算太久。”

    不装逼会死么。郭淡稍稍瞪这洁癖佬一眼,毫无诚意道:“真是抱歉,这几日我一直在家反思,为什么三剑客会变成了单淫客,总结起来,就只有一点。”

    朱立枝好奇的看着他。

    “就是因为我们画的还不够真实。”

    “画得不够真实?”

    朱立枝稍一沉吟,忽然眼中一亮,问道:“你是指我们要画一些真实的事?”

    郭淡道:“我想用‘真实的淫’,可能更为贴切。”

    朱立枝道:“可是他们不会让他们画的,甚至都不会让我们知晓。”

    郭淡稍稍点头,道:“这我会想办法的,唉...若是刘公子在此,那便是更好了。”

    话音刚落,就听得一个笑声,“想不到你郭淡也有怀念本公子的时候。”

    只见刘荩谋风骚的从屏风后面行出。

    郭淡惊喜道:“刘公子,你怎么在这?”

    刘荩谋哼道:“当然是来讨债的,你答应我这事结束之后,让我去赌坊过足瘾的,如今你想赖账么?”

    他当然不是为此而来,他是知道朱立枝并未抽身,故而才偷偷跑来相助,别看他平时跟朱立枝经常争吵,但其实他跟朱立枝、徐继荣的感情,比跟他家人的感情还要深得多,因为他是个庶子,在家里可是得不到太多的亲情,朱立枝也是如此,而徐继荣则是因为九代单传,身边没有一个兄弟。

    “非也,非也。”

    郭淡连连摆手,笑道:“我只是觉得过足瘾,还不足以犒劳刘公子,我打算去赌场包下一个席位,今年刘公子想什么时候去赌都行,赢得算你的,输得算我的。”

    刘荩谋听得两眼放光,道:“真的么?”

    “朱公子可以作证。”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刘荩谋突然眼眸一转,又是叹道:“要是这时候荣弟在就好了,咱们人就算是齐了。”

    郭淡哼道:“那就免了吧。”心想,这小子在,一准坏事。

    刘荩谋忙问道:“为何?”

    “这还用.......。”

    话一出口,郭淡突然觉得这家伙有些不对劲?心念一动,道:“这还用说么,我当然也希望小伯爷在,毕竟我们京城双愚缺一不可,只不过小伯爷他九代单传,又是我最亲的兄弟,我怎忍心连累他。”

    “淡淡。”

    话音刚落,就听得屏风后面传来一个哽咽的声音,只见徐继荣红着眼走了出来,感性道:“就凭淡淡你这番话,也不枉我冒着被爷爷犯跪的危险,偷跑出来。”

    “小伯爷,你也在这里?哎呦,你...你如此待我,叫我怎生是好啊。”郭淡一脸感动道。

    徐继荣走上前来,瘪着嘴道:“这事过后,你将三剑客还我就行了。”

    “......。”

    郭淡特么觉得自己被套路了。
>>>点击查看《承包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