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你跑不过我吧 > 你跑不过我吧目录 > 章节目录 第210章 水花压得不错!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你跑不过我吧 章节目录 第210章 水花压得不错!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先不说这河水是不是有20米深,你就这么确定你能下潜20米?

    “小慕,我觉得我们还是稳妥一点比较好,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你既然推测那嫌疑车辆掉进了这条河里,那就请专业的潜水人员下去看看不就得了?而且,要观察水下的情况,也不一定需要亲自潜水不是?现在可用的仪器多了去了。”

    慕远摇了摇头,道:“没必要那么麻烦。”

    说话间,慕远已经将衣服扔在了一边,然后看了看自己穿着的长裤,也不准备脱了,一个纵身就跳了出去。

    “喂!你……”钱军脸色大变,他也没想到慕远会这么想不开啊!说跳就跳。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因为说出来也没任何意义。

    他确实急了。

    整个人瞬间向前冲了两步,然后站在了边沿处。

    却只看到慕远整个人像条鱼儿一般扎入了水中。

    嗯,水花压得不错,虽然比起本国的梦之队差得很远,但绝对比某些国家的奥运会跳水队员要好很多,至少没横着进去。

    然后,水面荡起一圈圈的波纹,沿着河面向四周扩散,接触到河岸之后,又折返回来,与后面的波浪重叠……

    钱军没心思去思索这里面蕴含的物理学知识,他直愣愣地看着水面,内心只期望着慕远的脑袋能快点从水里冒出来。

    五秒后,水面上没有一点动静……

    钱军眼中现出了一些慌乱之色。

    十秒后,水面上还是没有一点动静,之前慕远落水激起的浪花都已经快平复下来。

    钱军眼中的慌乱之色更浓了,他一颗脑袋飞快地向四周看去,希望能找到一些可供使用的工具。

    可惜什么都没有。

    “要不要给领导打电话汇报一下?人要是没了,那可咋办?”

    钱军的驾驶技术确实厉害,但游泳技术纯粹就是菜了,在室内游泳池里,一脚蹬在池壁上,能够飘出七八米远,但你让他跳这河里去,那就与自杀没什么区别了。

    就在钱军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时候,水面上忽然冒出一个脑袋,破有点猛龙出水的气势……

    “钱哥,我的推断是正确的。”

    水下,慕远仰视着站在岸边的钱军,意气风发地说道。

    钱军在看到慕远出现的那一瞬间,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内心荡漾着一股幸福感。

    尼玛!这小子真要有个三长两短,估计自己这辈子都会内疚,还好他没事……

    兴奋过后,钱军一愣:“你说什么?”

    慕远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道:“我说我的推断是正确的。在这河底,确实有一辆车。只不过水下能见度太低,我无法分辨车身颜色。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辆小轿车。”

    钱军一拍脑门,道:“管他什么车不车的,你倒是快上来啊!水里不冷吗?”

    慕远咧了咧嘴,道:“还好!温度刚刚好。不信你下来试试?”

    钱军苦笑不已,试试?他估计真下去试试,就不用上来了。

    不过慕远终归还是上来了,虽然他有大师级游泳技术,但毕竟不是鱼,没必要一直在水里泡着。

    “走!回去。”慕远说道,“给领导汇报一声,想办法将这车吊上来。”

    钱军看了看慕远那湿漉漉的一身,无奈说道:“我觉得你应该先找身衣服穿上,要是弄感冒了,那就不划算了。”

    “放心吧!我身体倍儿棒。”慕远笑笑。

    话虽如此,慕远还是迅速将衣服给套上了,至于裤子,打湿了就打湿了吧,回去换了就行,反正都要回局里,自己换洗的衣物都是放在局里的。

    找了个塑料袋垫在座椅上,慕远坐进了副驾驶,钱军熟练地将车调头,向西华市主城区开去。

    慕远取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刘队的电话。

    “刘队……”

    慕远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刘队那边便已经噼里啪啦开始说上了。

    “小慕,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我们这边协查通报刚发出去不久,卢江市那边就传回了消息,说是有两名女子失踪了,是一对母女。而根据我们这边尸检的初步结论判断,所发现的那两具尸体,年龄差距应该在二十岁上下,基本符合母女的年龄梯度。”

    慕远瞬间皱了起来。

    “刘队,死因查出来了吗?”

    “都查出来了。”刘光头说道,“一人死于刀伤,胸口那一刀就是致命伤。另一人死于窒息。不过由于那间门市不是第一现场,我们无法通过现场还原来重现案发时的情况。另外我们还有一个新的发现,这两位女子死亡的时间并不一致,时间跨度应该在一天以上。”

    慕远沉默了几秒,道:“刘队,我猜测,嫌疑人作案,肯定是有预谋的。”

    “我们刚才已经讨论过,结论也是如此。”刘队说道,“而且,初步估计,她们应该是死于仇杀。等到死者的身份确定下来,就可以以此为线索,进行相关的线索排查了。当然,如果乐雅市那边能有好消息传来,这案子也就算破了大半了。”

    说完,刘队忽然说道:“小慕,你那边有没有什么收获?现在都中午了,还是先回来吃饭吧。”

    慕远道:“我应该是已经找到了嫌疑车辆。”

    刘队愕然,道:“嫌疑车辆之前不就已经确认了吗?”

    慕远道:“我说的找到不是确认车辆信息,而是已经找到了这辆车。”

    刘队瞬间震惊了:“你说你找到了车?在什么地方?”

    “在8201国道72公里附近,那里有一条河,河底沉了一辆车,从岸边的痕迹上看,这辆车掉入河里的时间不会超过十天。不过由于河底的能见度很低,我无法确定这辆车是否就一定是嫌疑车辆。不过可能性至少在九成以上。”慕远说得是一板一眼。

    他也算是练出来了,说谎都不带迟疑的。

    可这话落在对面的刘队耳中,却不是那么回事了。

    九成啊!那已经是很高的几率了,而且之前慕远在几次破案中,提到九成几率,最后全都被证实了。

    “你的意思是说,嫌疑人开车掉河里了?”刘队瞬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慕远道:“不是!我觉得,应该只是车掉河里了。我刚才从车窗伸进去摸了一下车里的情况,没发现有尸体存在。因此,我推断嫌疑人肯定是主动将车弄进河里的。这也与我之前的推测相符合,嫌疑人不仅在东楠街那边故布迷阵,更是在这边玩了一招金蝉脱壳。”

    刘队问道:“你怎么确定嫌疑人是故意将车开进河里的?就算你确定是故意的,难道对方就不可能是自杀?你如何确定他是在玩金蝉脱壳?”

    慕远认真地回答道:“刘队,你如果到现场看过,就不会觉得嫌疑人是不小心掉河里了,因为那就是一条毛坯路,只要不是有意识地选择那条路,任何人都不会朝着那边开,就算是慌不择路都太不可能。至于你说嫌疑人是不是自杀,我觉得就更不可能了。一个人想要自杀的方法很多,完全没必要跑这么远把车开河里去自杀。当然,嫌疑人的目的也不一定是玩金蝉脱壳,也有可能是毁灭证据。但不管怎么说,我坚信嫌疑人一定是跑掉了。”

    刘队稍稍一想,立刻认可了慕远的解释。

    不过在下一秒,一个疑问冒了出来:“你是怎么找到那辆车的?”

    慕远淡定地回答道:“自然是钻到水底看到的。”

    刘队很崩溃,道:“我是问你怎么找到那河边的。”

    慕远道:“从地图上看出来的。当然,也加了一些对嫌疑人心理的分析。”

    刘队沉默了几秒,道:“这事情回头你可得好好的思考思考,一些侦查推理技巧,你也得进行一些总结提炼,让大伙儿都学习学习嘛。现在我就不多问了,破案重要。”

    慕远瞬间头大了。

    他倒不是担心无法解释,掌握了专家级犯罪心理画像技术、高级痕迹检验技术的慕远,再加上通过时光回溯符,对嫌疑人作案、逃跑全过程的掌握,编出一个合理的侦查过程出来还是不难的。

    可刘队口中的总结提炼,可不是随口给几句解释那么简单,而是要进行技战法的总结。

    这绝对是比写个人先进事迹材料更痛苦的事情……

    不过慕远很快又松了口气,他觉得,只要自己一直有案子破,总不总结那根本不是事儿。

    领导总不能让自己有案子不破,反而坐在电脑旁提炼经验材料吧?

    最多,让自己大致讲述一下破案过程,然后把这项工作交给会编故事的人。

    忽然,刘队似乎想起了什么,惊愕地说道:“你小子刚才跳河里去了?”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刘队沉默,半晌后,无奈地应了一句:“没什么问题,不过你小子以后能不能别这么冲动呢?现在天气还挺冷的,倒春寒呢,跳下去万一抽筋什么的,你小子咋办?”

    “不会!我游泳技术好。”

    刘队哑口无言,他想到了一个成语故事:南辕北辙……

    倒不是说慕远做的事南辕北辙,而是这种对话的节奏与成语故事里很相似。
>>>点击查看《你跑不过我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