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盛世婚宠:一妻难求 > 盛世婚宠:一妻难求目录 > 章节目录 第65章 你生气了?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盛世婚宠:一妻难求 章节目录 第65章 你生气了?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林荫小路上,陆白碎正和何君夜牵手走着,她的心前所未有的平静。

    “君夜,真希望我们可以一起这样啊。”陆白碎忍不住感叹道。

    “只要你想,我会一直陪着你。”

    何君夜轻声说道,声音里却很缥缈,似乎让人根本就难以抓住。

    听着他这句话,陆白碎心里有些暖暖的,不过脑子里却忽然闪过陆风行的身影,他现在还好吗?

    想到陆风行,再想到这一切可能都是何君夜训的,她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

    “碎碎,你很冷吗?怎么感觉你在发抖?”何君夜诧异问道。

    面对他的目光,陆白碎一阵心虚:“有点,晚上风吹的人凉嗖嗖的。”

    “我们回去,你身子单薄,怕感冒了,这会也没法吃药。”何君夜立刻提议道。

    “君夜,我看到新闻说,陆风行出事了,这是真的吗?”

    拉住他的手,陆白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一阵沉默,他的目光盯着身边的陆白碎,哪怕现在还是黑夜,可陆白碎依旧可以感觉到,那种刺骨的冰冷。

    “你问他做什么?”他的态度忽然变了,声音冷的让人几乎不认识。

    “我就是忽然想起来了,所以问问,毕竟陆风行以前也算我的老板,君夜,你不会生气了吧?”

    陆白碎眨眨眼,一脸无辜的问道。

    虽然心里很紧张,可是如今,她也明白,自己不能露出一点破绽,有可能她是陆风行唯一的稻草。

    “怎么会,只是担心你身体,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碎碎,你肚子里还有孩子,不必思虑这么多。”

    何君夜开口安慰道,可他的眼底却都是冷漠。

    陆白碎不是没有看到,可她只能下意识忽略。

    “好,我会为了孩子,好好照顾身体的。”陆白碎立刻笑了起来,挽着他的胳膊亲昵说道:“君夜,我也回去吧,这会吹了会风,有点饿了。”

    “你看,宝宝也饿了呢?他希望爸爸快点让他吃饭。”

    陆白碎笑嘻嘻的说道,并且用孩子开玩笑。

    听到孩子,何君夜脸色这才好了些,看着陆白碎的时候,又多了一些温柔。

    回去的路上,陆白碎心里一阵后怕,还好自己机智,否则真的要被何君夜拆穿了。

    到时候恐怕不仅仅陆风行会完,恐怕自己也完了。

    正厅里,管家和何阿姨俩个人正站在门口,似乎专门等待着俩个人。

    “何先生,陆小姐。”

    “嗯,准备饭菜。”

    何君夜点点头,吩咐一声,带着陆白碎往餐桌走去。

    俩个人刚坐下,何阿姨就过来了,没有意外的。她手中端着一个盘子,盘子里是个白瓷碗。

    又要喝药!

    “陆小姐,该喝药了!”何阿姨走过来,恭敬的说道。

    陆白碎看着那碗药,口里一阵发酸,捂着嘴就反胃起来。

    “何阿姨,你先把药拿走,我闻着就想吐!”她说着,起身往洗手间跑去。

    进去后,又是一阵干呕,可依旧没有吐出来任何的东西。

    外面,何阿姨和何君夜正等着她,陆白碎出去后,何阿姨再次过来。

    “何阿姨,你何必咄咄逼人,不能让我歇会吗?”陆白碎生气的说道,感觉何阿姨真是有些过分了。

    如果说自己开始还没什么感觉,那现在,对何阿姨的厌恶简直到大了顶点。

    何阿姨愣了下,还是开口,“陆小姐,我也是为了你的身体!”

    “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何阿姨你把药放那,等会我自己会喝的!”她沉声道,脸上充满了不开心。

    偏偏何阿姨还不愿意离开,在原地等着。

    “君夜,你看看何阿姨,她每次都逼着我喝药,如果不是知道,这是你吩咐的,我真会觉得何阿姨是想给我下毒呢!”

    陆白碎撇嘴,看着何君夜,委屈极了。

    这么久,她一直没有闹脾气,那些药她全部喝了,哪怕是喝起来那么反胃,却没有一句怨言。

    “何阿姨,下去!”何君夜看了眼何阿姨,何阿姨还想说什么,却没有说话,转身出去。

    看着何阿姨走了,陆白碎这才回过头,看着何君夜:“君夜,这是什么药啊?真的对我身体有好处吗?”

    并不是陆白碎不相信他,而是这么久,她依旧没觉得这个药有什么作用,甚至每次喝了后,都会让她心神不宁。

    虽然很轻微,可陆白碎依旧可以感觉到。

    她也是医生,只当自己身体出问题了,可现在不得不怀疑,何阿姨那么紧张她喝药。

    “碎碎,这是给你补身体,稳固胎气的药,你几次动胎气,我们只能慢慢补起来,你别怕,这些药,是特别权威的中医开的,放心。”

    何君夜似乎也明白陆白碎的担忧,反而给她解释了起来。

    听着何君夜的话,陆白碎这才放心下来。

    不过她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去看看何阿姨怎么煎药,万一何阿姨暗中换了药,她可倒霉了。

    “好,我当然相信君夜你都是为我好,我会尽量喝完的。”陆白碎立刻露出笑,然后说道。

    “乖,吃饭吧。”何君夜点头,并没有逼迫陆白碎喝药。

    一直到吃完了饭,他才吩咐何阿姨,再去煎药,并且送到房间里。

    俩个人坐在床上,陆白碎一脸委屈。她真的不想喝药了,太难受了。

    “碎碎,晚点我要离开,明天我会让司机送你去公司,你乖乖的。”

    何君夜好像很不放心,还不忘专门叮嘱。

    只是他又要离开?是要回去唐西烛身边吗?

    “君夜,你是回去她那里吗?”那个她,就好像俩个人之间的禁忌,谁都不想提起来。

    可是有些事有些人并不是不提起来,就可以完全消失。

    比如那个唐西烛,她用自己的身份,已经成功了搞定了何君夜,就是她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

    “嗯,她最近心情不好,总是做噩梦!”何君夜忧愁的说道,说话的时候眉头都皱了起来。可想而知,他的担忧,多么的浓。

    呵,做噩梦,恐怕是亏心事做多了,害怕的吧!

    “那你就好好陪着她吧!”
>>>点击查看《盛世婚宠:一妻难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