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诸天之从新做人 > 诸天之从新做人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九章 名场面的前菜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诸天之从新做人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九章 名场面的前菜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聚会的地方在东边别墅四楼的酒吧里,别墅里满是古董家具和艺术珍品,用高贵而糜烂来形容这种氛围似乎也不为过,彩色玻璃窗户,装饰性屋檐和横梁与室内的温暖色调交相辉映,营造出柔软细腻的效果。

    这里的环境让人很容易想到殖民地时期的沪市沙龙,带着股被遗忘的奢侈、浪漫、神秘的东方情调。

    沿着古色古香的木楼梯盘旋而上,中年人带着何邪和谷小焦径直来到窗边的雅座边上,在那里,一男一女已经站了起来,面带微笑,迎接他们。

    男的带着一个黑框眼镜,显得成熟儒雅,很有书卷气质;女的曲卷长发,一身打扮也显得很知性,却又不失妩媚。

    只看气质和打扮,就知道这两人绝对是家境比较富足,很有修养,也很有生活情调的小资产阶级。

    第一印象很重要,如果谷小焦穿着她之前那身前来,只是一见面,就会立刻被人家比下去。

    可现在不一样了。

    何邪自不用说,不怒自威的气质,隐而不现的不羁,让任何看到他的人第一眼就会察觉到他的与众不同。

    而谷小焦本就长得漂亮,再被这身衣服一衬托,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可人儿一般,更是美得不可方物。

    对面这两人站一起叫男才女貌,而何邪跟谷小焦站一起,叫做金童玉女,一对璧人。

    颜值+年轻,第一印象,何邪和谷小焦完胜。

    何邪分明注意到,对面那女人先是一愣,继而错愕、不可置信,笑容顿时变得生硬,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妒忌,随即忙用更大的笑容来掩饰,匆忙走出来拉住谷小焦的手,用一种“发自内心”的惊喜语调笑道:“哎呀小焦,你今天可真漂亮!跟早上见你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我差点都认不出来你了。”

    谷小焦抿嘴一笑:“我家这位喜新厌旧,就喜欢我一天变好几个样子,我也烦,懒得打扮,你都不知道有多麻烦。哪像你啊小雅,天生丽质,不用特意收拾,永远都和年轻时候一个样。”

    “呵呵呵……”两个人一起发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声。

    何邪听见二人对话,心里都有点发毛。

    这女人啊,有的时候这智商简直秒杀一切,谈笑间,就不知不觉完成一次刀刀见血的交锋,根本不露声色。

    稍微反应慢一点的人,都不知道两人简简单单各一句对话,已经完成“攻击——防守——反击”的一回合。

    先是李小雅暗讽谷小焦表里不一,为了见自己大张旗鼓打扮,平常根本不是这样子。

    谷小焦没有辩解,而是巧妙通过何邪的角度说明自己打扮是因为何邪爱看不同的自己,然后又反讽李小雅几十年如一日,永远都是一个样子。

    第二回合,平手。

    两个女人笑了一会儿,李小雅挽住身边眼镜男的手臂,笑道:“小焦我给你介绍,这是我老公思诚。”

    谷小焦也不甘示弱环住何邪的腰,道:“我未婚夫,何邪。”

    李小雅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彩,看着何邪:“何先生你好,我是小焦大学时候最好的闺蜜,叫我小雅好了。何先生,您看着可真年轻……”

    说着,便伸出手来,等何邪握住。

    何邪轻轻握手一触即收,点头微笑,旋即便一转头,向王思诚伸手道:“王先生幸会。”

    王思诚下意识急忙笑着伸手,何邪握了一下,便做出请的姿势,转头对谷小焦笑道:“我们坐下慢慢说吧,小焦?”

    谷小焦心里大大给何邪点了个赞,简直心花怒放。

    何邪的表现简直太完美太自然了,面对李小雅礼貌矜持,和王思诚又占据主动,最妙的是,到最后还不忘表示对自己的重视。

    这些事说起来好像没什么,但其实是很微妙的。尤其是在她和李小雅一见面就火花四起针锋相对的时候,何邪进退自如的自然表现,明显给她加分不少。

    第三回合,何邪助攻得胜。

    李小雅的笑容更灿烂了,但眼神中闪过的一丝不自然却没瞒过何邪,她“咯咯”一笑,道:“对!对!我们坐下慢慢聊。”

    四人互相谦让落座时,李小雅隐秘地掐了王思诚一下,却被何邪尽收眼底。

    这个王思诚也是个心思细腻的聪明人,意识到刚才何邪完了个反客为主的小把戏,对何邪的“偷袭”十分不服气。

    不过与此同时,他也感觉十分疑惑。

    在来之前,他老婆李小雅告诉他这个谷小焦是她的死对头,白天跟她打肿脸充胖子,被她一眼就拆穿了。

    李小雅心里为谷小焦的装腔作势笑破了肚皮,表面却不动声色,她像是看小丑表演一样,想要谷小焦出更大的丑,这才有了今晚的局。

    李小雅笃定谷小焦的虚荣和好强,会让她继续打肿脸充胖子,接着装下去。所以交给他王思诚的任务,就是在不彻底撕破脸的前提下,让谷小焦原形毕露,丢尽颜面。

    王思诚很爱她的老婆,自然拍着胸脯保证,绝对会完成打脸的艰巨任务,撕碎谷小焦和她男朋友的虚荣和伪装,让他们隐藏的不堪无所遁形。

    可是看见何邪和谷小焦的第一眼,王思诚心里就“咯噔”一声,意识到了不对。

    何邪这个人太出众了,这种卓尔不群的气质,绝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

    而且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得出,两人身上的装扮都是奢侈品。

    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老婆看走眼了。

    不过他也没有太过在意,他对自己的身份地位以及各方面的素质一向都很自负,除了年轻,他不觉得何邪能比得过自己。

    “全方位碾压”式打脸不可能了,但力压对手一头所获得的逼感,也是很爽的。

    果然,四人一落座,王思诚立刻展开了“攻击”。

    “何先生看起来一表人才,不知在哪里高就啊?”王思诚笑眯眯地盯着何邪的眼睛道。

    何邪的年龄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这个岁数的有钱人,要么是富二代,要么就是好运气刚赚了第一桶金的所谓“商业天才”。

    若是前者,除了有钱和有个好爹,根本不会有什么正当职业,就算吹自己是某某公司的总经理或者董事长,三两句话也立马会让他露出绣花枕头的本质。

    若是后者,往往心高气傲不可一世,自诩某某创始人。对于这种人,王思诚也有把握几句话就让对方失去分寸,甚至气急败坏。

    王思诚笑眯眯等着何邪的回答,他已经准备好,无论何邪回答什么,他都要把何邪的脸撕下来在地上摩擦一下,再给他戴回去。

    但是,下一刻,他就不这么自信了。
>>>点击查看《诸天之从新做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