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台城遗梦 > 台城遗梦目录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五十二章 一波又起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台城遗梦 章节目录 第八百五十二章 一波又起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东宫侍卫早早的就给太子取来马扎,赵庭柱扶着太子坐下后就开始给太子顺气,一下接着一下地,赵庭柱沿着任脉自下而上给太子推按,太子气结成这样子,推得轻了肯定没用,推得重了太子身子又受不了,赵庭柱只能单腿跪在一旁,使出浑身解数控制力道,推按到太子身上的每一下力道都不轻不重,可赵庭柱却为此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就在这干体力活的当口赵庭柱还要应付杨脂等人的闻讯,所以推了没几下后赵庭柱的汗水便将衣服浸透,他的体力也再难支撑。

    幸好功夫不负有心人,赵庭柱耗尽心力终于换来了太子的清醒,先是一声干瘪的呻吟,然

    后太子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痰,后面刘瞻见状道:

    “郁气积胸,痰迷心窍,这下可算咳出来了,咳出来就好,咳出来就好!”

    太子则拉着赵庭柱的手垂泪不已,他几乎是哭出来道:

    “赵大人,差点我就走不出去了!”

    兰子义看太子哭哭啼啼,生怕他露怯吓到百姓再惹起事端,赶忙回头谏言:

    “殿下!天下百姓哪个不是皇上的子民?不是您的子民?子民有时悖逆虽然不忠不孝,可这也未尝不是无人教化的恶果,太子今后多多体察民情,劝民向善自然能得民心,为何太子却要猜忌百姓,说什么自己走不出去这种混话?百姓们岂是有谋害太子之心的?”

    兰子义说话声情并茂,表情肃穆几近严苛,太子在这番训斥之下哪还敢哭,当即就擦着眼窝应道:

    “卫侯所言极是,就按卫侯说得办。”

    可太子话还没说完,街道那一头便传来了百姓呼号,那声凄厉的哭诉仿佛尖刺一般扎入太子心窝,把他刺的从马扎上跳了起来。一旁赵庭柱怕太子再被吓出事来,硬是把太子摁回马扎上去,而杨脂则跨前一步拦在太子面前呵斥那边道:

    “尔等何人?竟然敢阻拦圣驾!”

    只是杨脂话随说完,胃里却是翻江倒海,因为在他面前的街道上全是衣衫褴褛的流民,这些流民拖家带口的跪在街那头,黑压压的望不到边,只能看到他们黑瘦的面庞和干瘪的胸膛,无分男女他们胸前那一根根的肋骨都被兰子义看的清清楚楚。

    兰子义和流民打交道不是一次两次了,论可怜天下再无人比他们更可怜,可论危险天下也再无人比他们更危险,他们已经再阎罗殿门前晃了,稍有一口气上不来他们就可能一头栽倒死在路旁,死都快死了,他们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之前跪下给太子磕头的百姓这时见到流民堵路,纷纷起身离开。百姓们都意识到了危险,兰子义不可能不知,他当即便向旁边侍卫下令道:

    “快去,快去把流民拦住!”

    可领命下去阻拦的却只有那八个台城卫。兰子义惊讶的看向旁边的东宫侍卫,看着这群立在原地纹丝不动的家伙,兰子义突然打了一个激灵,这些不受控制的家伙可得要添出何等变数来?

    八个台城卫按刀径前,如中流砥柱一般立在流民和太子中间,挡住了流民的哭喊与请愿。为首那卫军厉声呵斥面前流民道:

    “尔等有怨去寻有司便可,怎敢阻拦太子?还不快退下?!”

    这谁知流民队伍里互有一人扬声道:

    “老夫便是有司,老夫以为此等冤情应当上大天听,百姓们有资格给太子告御状!“

    再看来人竟然是之前不知去往何处的李澄海,此时他已经身处流民之中,带头把流民门往太子这边引。待走到台城卫旁边时李澄海厉声呵斥面前挡路的卫军道:

    “还不快让开!“

    那八个台城卫是来护卫太子的,并不是来阻拦大臣的,眼见当朝军机大臣朝自己吼,这些个军士也便没了主意,纷纷回头向兰子义处一探究竟,可兰子义只是咬牙作色,并没有吩咐什么。没有兰子义撑腰这些台城卫自然不敢再硬顶下去,这些能挡洪水的中流砥柱居然被一个老头拔掉,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叹息。

    李澄海冲开了台城卫的封锁,带着滚滚流民来到太子面前,那几个台城卫也灰溜溜地退了回来。太子好不容易从惊吓中恢复过来,此时又见人潮汹涌,差点就从马扎上仰面栽倒,被赵庭柱与兰子义扶稳后太子又举起手臂挡在面前,口中连声说着不要。

    还要杨脂在前挡住了太子,要不然让流民看见太子模样指不定会有什么结果,而杨脂也相当有担当,面对千万人涌来他虽紧张却不胆怯,只听他质问李澄海道:

    “李大人!你是想干什么?“

    李澄海却未管杨脂,仿佛御史大夫的话只是耳旁风,他绕开杨脂站到太子前方,他的眼睛因为瞪得太久又用了太大力已经布满血丝,他的脸因为过于激动而诡异的泛起一阵炽烈的红,但他老迈的身躯明显已经不能承受这种激烈的感情,他褶皱的面庞这时彻底揉成了一团废纸,一幅其上的白鬓苍髯则被肌肉牵引的彻底绽裂开,显示着李澄海本人内心的壮怀激烈。

    太子刚刚被赵庭柱与兰子义劝阻,他看着眼前毛发倒竖的李澄海,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咽了好几口吐沫之后也只能张大嘴,旁边刘瞻等不及了,他替太子开口问道:

    “李大人,您有何事要奏?”

    李澄海仰着下巴干脆地答道:

    “天下大事!”

    杨脂闻言冷哼一声道:

    “李大人身为军机大臣,若真有天下大事在军机处里奏明就可,勾结流民,犯驾逼宫是什么道理?”

    往日里李澄海总是一副昏庸老迈之象,今天突然精神抖擞却已经和同僚们撕破脸皮,他转头看向杨脂,眼睛里满是决绝,只听他道:

    “军机处里章鸣岳一人只手遮天,我有什么事可在那里奏?天下饥馑,百姓嗷嗷待哺,我为民请命却被杨大人说做勾结流民,怎么?流民就不是大正百姓?流民就是敌寇?居然还要用上勾连二字!”

    李澄海话刚说完,跟他一道上前的流民们便跪下声嘶力竭的哭诉道:

    “太子殿下,您可要为草民做主啊!”

    有人哭道:

    “殿下,粥厂里的粥吃不饱啊!”

    还有人道:

    “殿下,过完中秋天就变凉了,可是我等连住处都没有,也无御寒的衣物,官府也不管我们,这可怎么办啊?”

    更有人直言道:

    “殿下,章鸣岳那厮克扣赈灾粮食中饱私囊,不给住,不给穿,还不让我们进京城,章鸣岳授意京兆官差欺压我等,肆意打骂,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殿下可要替我们做主啊!”
>>>点击查看《台城遗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