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 朔河迷案 > 朔河迷案目录 > 章节目录 白云飘,姐俩命归西天 人世间,善恶终有报应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朔河迷案 章节目录 白云飘,姐俩命归西天 人世间,善恶终有报应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那旺看罢照片,说声快跟我走,拦住一辆出租车,就直奔城北。到了三号院前,众人下车,那旺说:“注意呀!见到小丽,就把她抓住。”

    牛凤说:“你糊涂啦,哪来的小丽,是小玲。”

    苏永年说:“她病病歪歪的,不抓也跑不了。”

    小涛指着鬼塔说:“瞧,那不是我大姨吗?”

    众人目光齐唰唰转过去。只见鬼塔三层的窗口,一个女人正朝这边望,春风不时地将她的长发吹散,遮住半个脸,她轻轻地将长发拢起,并向那旺等人招手。那旺带人来到塔下,但塔门紧闭,无法进入。

    那旺站在塔下喊:“孙小丽,你不要再耍这个把戏了!赶紧下来吧。”

    那女人说:“你说错了,我是小玲。”

    那旺指着小涛说:“你睁大眼看看他是谁。那天早上你没有看清,小涛睡觉蒙头,你很清楚!”

    小涛喊:“你不是大姨,你是我妈妈!妈妈,我好想你呀,你为什么不回来呀!你快下来吧。”。像被电击了一样,小丽的泪水夺眶而出,随风飘落塔下……小丽终于说:“小涛,是我,我是你妈妈。我也很想你,可是,我没脸去见你……我走的时候,你个子只有……那么高,现在,你像个小伙子了。你一定认为我做得太无情无义了,可我没有办法,你父亲做生意赔得没了底,我又帮不了他,我只好走自己的路……”

    牛凤说:“你走你自己的路,也别这么着冒名顶替。这些天你们姐俩真假难辨,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小丽说:“牛大姐,还有那旺,谢谢你们那天早上在罗汉山救我。那天早上,我本以为我要死了,多亏你们到了……”

    牛凤说:“噢,那个是你,你去那干啥?”

    小丽摆手说:“别提啦。我和我老公在海南破产了。无可奈何回到朔河,想求我姐和姐夫帮忙,姐夫说让我们先帮他的忙。姐姐有病,身体不好,有些时候,只好让我替她,就这些……”

    那旺问:“你姐其实没有毛病。”

    小丽说:“不可能,她整天迷糊。”

    那旺说:“那是你姐夫怕她把受贿的真相漏出来,经常给她吃安眠药造成的。你快下来把塔门打开,我估计,你姐夫要谋害你姐。”

    小丽说:“为什么?”

    苏永年说:“那占彪被下了毒,而你姐姐是收钱人,你想想吧。”

    鬼塔的六层突然有人大笑,原来是黄玉明。黄玉明说:“不用想啦,你们猜对啦。可惜你们猜对的是我原先的想法,现在根本不用我动手啦,孙小玲已精神错乱,我无法控制她,她不想活,我也没有办法。你们抬头看吧。”

    在鬼塔的最高层,孙小玲身穿黑色长裙很从容地跨过低短的窗台,整个身子顿时就与蓝天连在一起。

    那旺众人不敢出声,只能静静地看着。周围的人呼呼跑来,远处路上的车辆也停下来。

    孙小玲说:“我不想死,这是多么美好的日子。可是,我又不能不去死,只有死了,我才能扔掉心头的毒瘤。我们本来已经生活得很好,什么都不缺。钱对我们来说,本来没有意义,吃的用的都有人送来,住房坐车也都是公家的。可是,我们为什么又去要人家的,或收人家的钱呢?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那一定是魔鬼在起作用!它使我们头脑发昏……”她转身抓过一捆钞票,打开,抛向天空……顿时,天空中翻动着一张张崭新的大面额人民币,在阳光里泛着迷乱的色彩,悄然落下,落到山谷,落到河边,落到路上,落到人们的头顶、肩头、脚下……

    这情景,令那旺不由地长叹一声。但他很快就清醒过来,他朝小丽打手势,让她下来开门,小丽点点头立刻就不见了。那旺告诉牛凤要跟小玲对话,要让她多说话。然后,他就奔向塔门。小丽终于把门打开,那旺向上狂奔,小丽说我不知道姐姐在这塔上。那旺说无论如何要救下你姐。小丽说我真糊涂,那天晚上在塔上跟你说明就好了。那旺说不说也没关系,但愿你生活得比我好。小丽说;祝福你和牛姐。那旺说她是个好人,小涛和她关系很好。小丽说看来我只能下辈子报答你了。那旺说好好过这辈子吧……

    黄玉明站在两个楼梯中央,手里拿着枪拦住去路,说:“到此为止吧。你们上去,逼急了,她没准真会跳下去。一个领导干部的女人收人家的钱,她的男人未必知道。”

    那旺说:“但你不仅知道,而且知道得非常清楚。快让开路,不要害了小玲的性命。”

    黄玉明说:“是她害了我的性命。那旺兄弟,现在一切还都来得及。你想想,那占彪才进去多长时间,就被毒啦。眼下这个烂摊子,自然会有人把它整理得天衣无缝的。小玲要自杀,咱们谁都拦不住。咱们都向前看吧。那占彪的公司,你可以去干,银行的贷款,我负责贷来。小丽,你和你老公想在哪里发展,我一定全力支持……”

    小丽气愤地说:“你,你看看下面那些人,你还以为你能东山再起?”

    黄玉明笑道:“你太没经验,人再多,又有什么用。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难道你没听说过?只要有人,咱们什么样。的沟坎,都能闯过去。何况,我还没有倒下,我为什么要东山再起。一会儿,我还要参加反腐败的电话会呢。”

    那旺说:“无耻!你不配了!”

    黄玉明说:“那旺,你是来行凶的吧,我要开枪啦。”

    那旺猛地抓住黄玉明的手腕,冲小丽喊:“快上楼。”

    小丽疯了般冲上去。那旺和黄玉明打在一起。枪打掉了,俩人挤到窗边,身子撞掉了窗扇,几乎要从窗口处掉下去。下面一片惊叫。那旺被压在下面,眼睛看得见蓝天,看得见一丝丝白云,还有那在空中飘抖的黑色长裙……接着,是一声牛姐的呼叫,又一个身影随之而下……

    那旺忘了自己是如何回到紫塞酒楼的。在此后的许多日子里,他不愿意说话,也不愿意朝城北那个方向望。后来,当听说那占彪被抢救过来,由此揭出一串受贿的官员,还有一批“豆腐渣”工程,以及狱中的黄玉明开始后悔,并求那旺为孙小玲寻一块墓地这些消息,那旺逐渐恢复了常态。他把小丽给的钱还有那张照片交给梁老板,照片上是他和小丽在三号院外经过。梁老板惊讶地问这是谁照的。那旺指着正在忙活的牛凤说是她。牛凤兴冲冲地过来问那旺:“酒楼重新修好了,今天开业,你放鞭炮吧。”那旺猛地就站起来,喊:“好,我来放!为他(她)们所有人,送行!”

    砰砰砰……
>>>点击查看《朔河迷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