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 福兮祸兮 > 福兮祸兮目录 > 章节目录 义医救人惹灾祸 福祸相依终难辨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福兮祸兮 章节目录 义医救人惹灾祸 福祸相依终难辨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驼商生意萧条,包头女人到了太平城里,不愿为陈继祖增加经济负担,就把中药铺开了起来,光用普通药方为人治病。陈继祖是个同情心很强的汉子,不久,他去乡下亲戚家吃喜酒回来,对包头女人说:“我有个远亲表哥,染骚杆病六七年了,四处求医,久治不愈,长年卧炕不起,人都被病折磨得不成形了,你能不能用祖传秘方救救他?”

    “不行,绝对不行。”女人一口回绝,“我在奇台城里用秘方为人看病,差点蹲大牢。”

    “秘方就用这一回。驼道畅通时期,这个表哥每次去包头、绥远,他都带上我。他对拉骆驼很在行,每个驼道驿站之间相距多远,他都能说个八九不离十。看天气也很准确。跟他拉骆驼走远路,有安全感。你要能用秘方救活他,将来驼道畅通了,我还要靠他哩。”

    “不行,我本来一直担心您的儿女容不下我们,我用秘方给人看病万一再出了啥差错,还能在这里住下去吗?”

    见劝说不通女人,陈继祖耍了个小聪明,第二天把那位远亲表哥的老婆、儿女喊来,跪在包头女人面前,痛哭流涕地求女人救他们家病人一命。

    女人再不好推辞了,说:“这样吧,你们立个生死契约,我用秘方试试。病人得救了,我们皆大欢喜;万一出个差错,千万别怪罪我。”

    那家人当即请人写了生死契约,忍痛咬破手指头,在契约上摁了几个手印。

    包头女人配了几服药,带上生猪油,亲自登门熬好药,看着病人服下去。病人有中毒反应时,嘴里喂进生猪油块。连服十服药,病人奇迹般病愈,能下炕活动了。全家人吆牛车,拉上大肥猪,请人敲锣打鼓前来谢救命恩人。

    驼道畅通时期,要绕道外蒙古去内地的包头、绥远,往返上万里,都由骆驼客们的双脚一步步丈量过来。沿途多为人迹罕至的戈壁、荒山、沙漠,骆驼客们都似不会说话的骆驼,伴随着单调、枯燥、无奈的驼铃声机械地赶路。沿途离人烟较近的驿站有做色情生意的,一些风流骆驼客,面对途中的生死难卜,抱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态,染上了骚杆病。地处驼道中途大站的太平县城,有许多骆驼客染有骚杆病,久治不愈,听说包头女人的祖传秘方治愈了一位病入膏肓的骚杆病人,都纷纷前来求医。但包头女人只对立了生死契约的病人,死马当活马医。连续几位奄奄一息的病人奇迹般起死回生,包头女人的名气传遍太平城乡。她的胆子大了起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对染骚杆病的骆驼客抱有同情心的陈继祖,把他留下的十多峰骆驼全卖了,专心致志帮包头女人四处采购中药材,收钱记账。包头女人继承她祖父的医德,给人看病,不论贫富贵贱,一律平等。但在收取医药费上,却因人论价。内地战祸不断,大批的难民逃往新疆,地处新疆东门户的太平草原,是难民流经新疆的必经之地,对一些衣食无助、流浪街头的难民前来求医,她非但不收取医药费,有时候还要倒贴衣食,或留病人住在她家大院里;对一般日子过得去的平民百姓前来看病,适当收取医药费;富人前来看病,收费要高些;患疑难杂症的达官贵人上门求医,医药费加倍。这叫“十人吃药,一人掏钱”。这种医德医风,从前在蒙古、山西、陕西、宁夏、甘肃、青海等西北省份广为流传。

    有祖传秘方,就有祖训。包头女人家祖传秘方的祖训是:“帮困不帮贫”、“救急不救病”意为:贫穷是人为的长期现象,区别于天灾人祸;对处在危难中的人,应伸出同情的手,予以无偿救助;看病吃药或多或少付钱,天经地义,对濒临死亡的人应予以无偿救助,即便救助中有风险,发生什么意外,其家眷也不会怪罪。

    一位甘肃金昌女人同丈夫带五岁的儿子逃荒途中,丈夫被败兵抓丁来了新疆,女人带儿子跟随逃荒的人流途经太平城里,儿子高烧不退,奄奄一息。她把女人母子俩带回家中住了十多天,直到那个小孩病愈,医药费和吃住分文没收,女人母子俩要继续西行,她还送女人母子俩一些盘缠。

    县城东乡有位张姓教书先生,右腿膝关节骨头坏死,患处皮肉腐烂,已露出发黑的骨头。一位教书先生患这样的绝症,他们夫妇十分痛心,接到家中,每日亲自熬药让病人服下,观察病情变化,对症下药,半年后,病人奇迹般病愈能下炕走动了,他们夫妇没收分文医药费。久而久之,她被城乡百姓誉为“神医”“义医”。县官差人敲锣打鼓送来写有“太平女义医”的牌匾。

    这年严冬时节的一天下午,三个年轻汉子用牛车拉来一位染骚杆病卧炕五年、年近六旬的老人,声称他们是北乡的,老人是他们的父亲。包头女人为病人号了脉,配了三服中药和三小块生猪油,叮咛三个年轻汉子回去如何熬药让病人服,病人服了药如出现中毒反应,如何吃生猪油解毒。

    第三天上午,三个汉子把她告到县官那里,说其父服了她配的药中毒死亡。县官差警察下来拿她去问罪,查封了她的药铺。陈继祖拦住她对警察说,药方是她开的,但中草药是他配的,药方白纸黑字没有错,可能是他配药时出了差错,致病人中毒死亡,理应他去顶罪。她护在陈继祖前面说,是她白纸黑字开的药方不错,但陈继祖是刚学配药方的,她是开药铺的郎中,出了差错,理应拿她去问罪。

    陈继祖又将她拉到身后说:“我是陈家的一家之主,当初也是我叫我妻子开的中药铺,药铺挣的钱也归我们陈家……”

    警察们觉得陈继祖言之有理,就拿陈继祖去问罪。包头女人紧随其后。

    陈继祖被带到警察局,审问了一遍,承认他可能在配中草药时出了差错,押进大牢里等候处置。包头女人在警察局门口喊冤,说她开的药方、陈继祖配的药都没错,要求县官和警察带她亲自去死者家验尸。被警察撵开。

    夜晚,她又带了些酒和熟肉来到牢房门口,泣泪涟涟地责怪陈继祖:“当年在石板井,您救了我们母女俩,我们还没来得及报答您的救命之恩。这回我开药铺行医出了人命,您又替我来受牢狱之苦,您若被判杀人罪推上断头台,我们母女俩欠您的债,哪辈子能偿还……”

    女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着,说着说着竟唱了起来。她唱的是秦腔里一些悲剧戏文,声调婉转、悲切。唱了一段又一段,唱得陈继祖这个七尺硬汉子泪水淋湿了牢房门窗上的铁栏杆,唱得牢房大门外聚满了人。女人们一遍又一遍抹眼泪,男人们唏嘘不已。这个包头女人用祖传秘方救活了多少病入膏肓的人,秦腔竟也唱得如此动听、感人。大牢处在西街,女人的歌声在寂静的夜晚传得很远很远。酷爱听戏的全城人都来到西街牢房大门前。县官是位体恤民情的清官,包头女人来太平县行医救活了多少病人,又如此仗义,曾感动得他差人送过牌匾。眼下包头女人行医闹出人命,如判她的恩夫死罪,她再不敢行医,或者从此离开太平县流落他乡,对太平县来说,损失太大了。第二天一大早,他就骑马带随从冒着风雪严寒行程二十里,去北乡验尸。他仔细查看了一遍死者的尸体。卧炕五年之久的死者,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不成人样儿了,身上有股刺鼻的怪臭味儿。

    他问死者的三个儿子,女郎中为他们父亲配药方时,叮咛过病人服药后如出现中毒反应,吃生猪油解毒的事宜了吗?

    三个儿子说叮咛过了。

    他又问:“病人服药后出现中毒反应,你们喂生猪油了吗?”

    三个儿子答,喂生猪油了。

    他令随从将死者解剖,发现死者的咽喉里堵着一块拇指大的生猪油。显然这生猪油喂得并不及时。

    他又将死者的三个儿子单独审问。死者的三个儿子在罪证面前心里发虚,道出了实情。他父亲拉骆驼跑长途染上了骚杆病,又传染给母亲。母亲无颜见人,悬梁自尽。他们父亲染上这种丢尽脸面的病,三个儿子在外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久病炕前更无孝子,他们兄弟三人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用牛车将父亲拉到县城包头女人的药铺里,开了三服药回来,熬好药,让父亲服下后,丢下父亲一个人在屋里,他们各回各家。再进父亲的屋子时,发现父亲口吐白沫,已经不省人事了,他们兄弟仨急忙往父亲嘴里塞生猪油,父亲的嗓喉动了几下,断了气。

    为慎重起见,他再仔细查看包头女人开的药方和剩下的两服中草药,均无差错。

    案情大白,死者的三个儿子被绳之以法。陈继祖被放回家,包头女人再不敢行医开药铺了,雇了两套牛车,拉上简单的行李和伙食家具,去乡下投靠那位曾经被他们夫妇救活的远亲表哥,准备买些耕地维持生计。牛车出了城北门几里远,县官亲自骑马带随从从后面追上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说:“人命关天,你们明知没有祖传秘方的解毒方,病人服了秘方后如出现中毒反应,用生猪油替代解毒方,保险系数低,为何不亲自熬药让病人服用后,守在病人跟前,病人如出现中毒反应,及时让他吃生猪油或采取别的措施抢救?这次秘方毒死人,你们本应有一定的罪过,念在你们用秘方救活了许多病入膏肓的人,才免你们罪责,是让你们吸取教训,继续行医救人。你们要弃医务农,就继续拿你们问罪。”

    他们只好掉调转牛车头,跟随县官回到城里,把家里院子里的房子全腾空,摆放病床,再用秘方为人治病,让病人住在他们家,他们亲自为病人熬药,病人服药后,守在病人床前,观察着病人服药后的反应。

    这年中秋节,是陈继祖的五十大寿。自包头女人进了家门后,儿女都不愿回家,他光把老朋友刘茂源请来喝祝寿酒。酒过三巡,刘茂源感慨道:“当年咱们哥儿俩在巴丹吉林沙漠逃命路过石板井,我拾到一对玉麒麟,你却要救包头女人母女俩来这里,说玉麒麟再金贵是死宝,人是活宝。弟妹过世后,包头女人这么年轻可人,给你续了弦,你大饱艳福。她又用祖传秘方救活了那么多病人。那对玉麒麟本属吉祥物,却害了我家三位亲人,应验了你当初的话。”

    “那只母玉麒麟,究竟有无下落?”陈继祖想引开话题。

    “它在我的手里。”

    “在你的手里?”陈继祖很惊讶地瞪大了一双牛眼睛。

    “怕它再祸害人,我偷偷把它藏了起来,打算再不让它见天日。这件事可只你和我两个人知道。”

    陈继祖会意地点了点头。

    包头女人一直很想回老家看她的小女儿,打听祖传秘方的解毒方。若干年后天下太平了,有一队包头的驼商队经过太平县城,女人从包头驼商那里得知她家的老宅院惨遭日本鬼子的飞机轰炸,家里无一人幸存。她家祖传秘方的解毒方,自然就永远消失了。
>>>点击查看《福兮祸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