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 最后一站是地狱 > 最后一站是地狱目录 > 章节目录 最后的较量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最后一站是地狱 章节目录 最后的较量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陈瑶接到了罗枫的电话,罗枫说林浩明想见她。等她匆匆赶到浩宇公司时,立刻吃了一惊,只见办公室里狼藉一片,像遭了难一样。

    原来,肖克离去后,林浩明嗅到了危险,想赶在肖克动手前逃离。于是,他镇静地让罗枫把3亿资金妥善保管好,并把现款全部带在身上。他牵挂陈瑶,想在走之前再见妹妹一面。

    “林先生,这是出什么事了?”陈瑶打量着乱七八糟的办公室,不安地问。

    林浩明刚要说话,突然,外边隐约传来警笛声,紧接着,陆天成闯进来,大声说:“浩明!警察来了!快走!”

    林浩明叹了口气,掏出一张银行卡递向陈瑶:“我早就准备好了,本想在你生日时送给你,现在看来,只能提前了。”说着,把卡塞到陈瑶手里,“记住,密码是你的生日。”

    陈瑶吃了一惊:“你知道我的生日?!”

    林浩明苦涩地一笑:“卡里有300万,够你和你母亲用了。”

    300万!陈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林先生,我不能收!”陈瑶着急地说,“你上次留了五万块钱,我是来还钱的!”

    警笛声更近了,林浩明深深看着陈瑶,目光里有一丝渴望,想说什么,但最终没出口,而是叹了口气:“瑶瑶,好好照顾你母亲,另外,以后每年的3月26日,替我给……给你父亲带一束花。”说完,他和陆天成、罗枫以及那六名操盘手匆匆离去。

    陈瑶僵立着,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搞懵了。这时,肖克带着大批警察冲进来。

    “他们跑了!马上在全城布控!”见林浩明等人不见了踪影,肖克大声吩咐手下。众人领命,冲出了浩宇公司。肖克看到拿着银行卡怔怔发呆的陈瑶,问道:“是不是林浩明让你来的?”

    陈瑶这才回过神来,急切地问道:“肖克,这是怎么回事?林浩明刚才给了我300万!他为什么给我这么多钱?他怎么了?你们为什么抓他?”

    “他犯了法。”

    “犯了法?”陈瑶一惊,迅速将目光落到自己手里的银行卡上。

    肖克轻叹一声:“收下吧,林浩明虽然赚过不干净的钱,但无论上次那5万还是现在这300万,我相信,他给你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他不会害你。”

    陈瑶一脸惊疑:“为什么?”

    “因为,”肖克盯着陈瑶,一字一顿地说,“他是你的亲哥哥!”

    真相大白了。

    陈瑶和母亲并没有因为父亲的这段隐情而愤怒,相反,她们为父亲这份隐情背后的故事感动,为父亲经济问题的清白而释怀,同时也为林浩明为父亲不计代价地讨还公道的行为震惊,更为林浩明母亲林梅的遭遇而难过!

    林浩明逃亡一个礼拜,陈瑶也祈祷了一个礼拜,她求上苍保佑哥哥平安。

    此时,林浩明和罗枫等人正躲在陆天成的秘密居所内。由于警方封锁了江城所有道路,他们没来得及出城,只能在这里暂时安顿。

    夜黑如墨,陆天成、罗枫和操盘手都睡着了,林浩明却睡不着。逃亡的这一个礼拜,他回忆起自己所做的一切,顿觉恍若隔世。其实,肖克的确击中了他的软肋:他割舍不下母亲,割舍不下亲情。今天白天,他冒着被警方监控到信号的危险,打开手机向深圳打了电话。护士告诉他:他母亲很好,因为每天晚上十点,都有一个女孩通过电话唱那首《卖花姑娘》哄母亲睡觉。

    瑶瑶,好妹妹!林浩明欣慰地笑了。

    不能这么逃亡下去!林浩明想,虽说瑶瑶承担了照顾母亲的义务,但他毕竟也想母亲,另外,如果从此永无天日,神秘人怎么办?跟神秘人还没算清账呢!……

    半夜,陆天成起来解手时,发现林浩明不见了,并发现了林浩明留的字条,他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此时,林浩明藏在荣海花园废墟内。这段时间他太累了,夜夜睡不踏实,很想好好睡一下。然而就在这时,脚步声轻轻传来,他一惊,迅速起身,但来不及了,黑洞洞的枪口已对准了他!

    “神秘人!”林浩明看着对方,淡然一笑,“我错了,本来我以为神秘人是王公诚,却没想到是你——江城公安局副局长、刑警总队队长刘华东!”

    “你知道得太晚了。”刘华东阴沉地说。林浩明冷冷一笑,说:“当年,陈秋实发现郑森贪污公款后,便劝他自首,郑森起初答应,但后来变了,其实那时他已想好了毒计——灭口!为了万无一失,他事先跟你达成协议,让你这位刑警队长替他把杀人罪证抹平,当然,你答应他并不完全因为你们是老同学,而是这里边有你的好处,我说得没错吧?”

    “用不着对要死的人保密。”刘华东平静地说,“你说的是事实。”

    林浩明又问:“陈秋实死后,郑森继续贪污,当然也少不了你的好处,但前几天,他被调查组查到了罪证,你怕他供出你,于是就把他约到江堤上,趁他不备,把他推下去摔死,我说得也没错吧?”

    刘华东点点头:“现在该轮到你了!”

    林浩明叹了口气:“你的同事正在到处抓我,如果你杀了我……”

    “他们会以为你和陆天成起了内讧!”刘华东阴险地一笑,“我有能力让他们相信你是死于自相残杀!”

    林浩明冷然一笑:“刘华东,公安局有你这种人,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他突然大叫一声,“肖克,听见了吗?”

    林浩明话音一落,武警便从废墟四面八方冲出来,无数枪口对准了刘华东!肖克、王公诚、周宏伟和谢晓彤等人也走了进来。

    刘华东勃然变色,盯着王公诚和肖克张了张嘴,但什么都没说出。他已经被突然的变化惊住了。

    原来,林浩明为了同神秘人了结恩怨,便私自离开了陆天成等人。他给肖克打电话,声称可以帮助肖克捉到神秘人。此时肖克正对王公诚存着疑心,听了林浩明的话后,他没贸然行动,而是想抓实证,于是他找到王公诚,要求重新调查陈秋实死亡案,为防止王公诚再找理由否决,他突然把陈秋实的日记抖了出来,以此封王公诚的嘴。

    见陈秋实留了日记,并在日记里记录了真相,王公诚震惊之余,突然问肖克能否公正执法。肖克表示:哪怕公安局长犯罪或是自己的亲人犯了罪,他也会毫不手软!

    见肖克说得斩钉截铁,王公诚终于把陈秋实的死亡档案拿了出来,并表示:他并不是什么神秘人,如果神秘人确有其人,肯定是刘华东!

    原来,当年陈秋实出事后,王公诚作为专案组负责人,亲自抓陈秋实的经济问题,但没发现破绽,就在这时,刘华东对陈秋实死亡现场的勘察报告也出来了。结合经济调查和刘华东的现场勘察结果,王公诚把陈秋实的死定性为“贪污公款畏罪自杀”,但随后局里便传出“定性有问题”的传言。王公诚感到吃惊,亲自找到传言的那位刑警。那位参与过现场勘察的刑警告诉他:刘华东勘察现场时有违纪行为,鉴定报告不实。根据刑警提供的情况,王公诚不动声色地调取了鉴定书,结果发现刘华东在报告中隐去了这位刑警所说的一些情况。

    刑警表示:他暗中了解过,郑森与刘华东是高中同学,关系很铁。既然刘华东刻意隐瞒真实的勘察结果,说明陈秋实之死可能掩藏着内幕,如果此时指证,刘华东会避重就轻,声称自己鉴定失误,这样一来他只能受到纪律处分,顶多是“渎职”。

    王公诚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怕刘华东毁掉鉴定书从而毁灭罪证,便把鉴定书藏了起来;又怕刘华东狗急跳墙对这位刑警下黑手,于是公开把这位刑警调离,就此把事情压住。

    传言出来时,刘华东也没闲着,他对陈秋实的死提出了质疑,假意说自己的鉴定可能有疏漏,想重新调查,结果被王公诚以“已经定案”为由压住。

    王公诚跟郑森也很熟,把事情压下后,他开始接近郑森,想掌握郑森与刘华东勾结的证据,却一无所获。王公诚并没放弃,而是耐着性子继续查下去。但很快,5·28案发了,肖克怀疑上了郑森,要进行调查。王公诚怕肖克打草惊蛇,便提出反对,就此把事情压了下来。紧接着,黑子被杀,笔记本复印件曝光,肖克为此再次要求调查郑森,这下急坏了王公诚,因为他很清楚,那几笔旧账他当年亲自查过,账目做得滴水不漏,即使再查也不可能查出新问题,只能让郑森的戒备心更强,由此会破坏他两年来的心血。于是他把检察院搬出来,暗中让检察院草草行事,就这样,他为郑森解了围,但却引起了肖克对他的怀疑。

    其实,王公诚之所以一直防着肖克,是出于担心。刘华东是肖克的伯乐,他怕肖克办案时,会出于感情因素对刘华东网开一面……

    听完这些,肖克这才明白了王公诚处处“维护”郑森的良苦用心,也知道自己冤枉了老局长。事已至此,他问王公诚怎么办。王公诚无奈地表示:郑森死了,没人再出来指证刘华东的罪行,即使现在把鉴定书拿出来,当年的那位刑警愿意出来做证,刘华东也只能面临失职处分,不可能受到应有的重惩!

    肖克一听,立刻表示:如果郑森跟刘华东有勾结,刘华东不可能不知道林浩明的存在,因此,他很可能会对林浩明下手,这是抓他罪证的最后时机!

    听了肖克的话,王公诚让肖克暗中联络林浩明,并定下一个秘密计划……一切就序后,他和肖克故意在刘华东面前演戏,声称有人举报了林浩明的行踪,要立即抓捕。刘华东一听,建议晚上林浩明熟睡时再动手,肖克和王公诚不动声色地同意了,他们知道,刘华东是在为自己争取时间。

    果然,散会后,刘华东借口身体不舒服,离开了,其实他是赶往荣海花园,要对林浩明灭口。然而他没想到,就在他离开市局的一刹那,王公诚和肖克已命令重警力对林浩明的藏身处进行了严密布控,由此,刘华东落网了!……

    “肖警官,该做的我已经做了,你该兑现自己的承诺了。”林浩明平静地说。

    肖克笑了:“回局里做完笔录,我陪你一起去。”

    肖克答应过林浩明:等案子结了,他会陪林浩明一起去深圳看他母亲。
>>>点击查看《最后一站是地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