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龙族4:悼亡者的归来 > 龙族4:悼亡者的归来目录 > 章节目录 第199章 但为君故 103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龙族4:悼亡者的归来 章节目录 第199章 但为君故 103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他还想说什么,但一支步枪的枪托砸在他的腰眼里,砸得他差点滚下栈桥。

    亚历山大·布宁,那个可怜的复制品丢下手里的步枪,捡起地下的蜘蛛切,摇摇晃晃地走向纱幕。他的眼神是呆滞的,血可能已经流干了,不知道是什么还在支撑那具残破的身躯。

    “克里斯廷娜……克里斯廷娜……”他反复地念着这个名字,好像那是能令他得救赎的经文。

    “克里斯廷娜我来救你了!”他忽然大吼,高举蜘蛛切冲破最后的纱幕,长刀自上而下,贯穿了正在进食的克里斯廷娜。

    “不!不!”小布宁尖叫。

    但他无法冲过去阻止,因为路明非单手锁住了他的喉咙。

    蜘蛛切高亢地鸣叫起来,这柄斩魔之刃接触到了龙类的血液,爆发出凶戾的本性。克里斯廷娜愤怒地吼叫着,回身将手刺入老布宁的胸膛,老布宁的鲜血溅了她满脸。

    老布宁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向着克里斯廷娜更进一步,紧紧地抱住了这个狰狞的怪物。

    如果忽略他们彼此插在对方胸口里的武器,那是久别重逢的拥抱,应该有温暖的阳光照在他们的肩上。

    老布宁抚摸着克里斯廷娜那头闪烁着星光的长发,“这就对了……这就对了……地狱很远,爸爸会陪你……”

    他一边说一边狠命地拧转刀柄,好扩大伤口,彻底地搅碎其中的心脏。克里斯廷娜也尖叫着,利爪从老布宁的背后刺了出来。

    但这已经改变不了她的结局了,她大量地失血,那些都是珍贵的黄金圣浆,即便她的子系们都无法控制对那血液的渴望,仰头张嘴,等着如雨飞溅的鲜血落在自己嘴里。

    本来已经被控制住的衰败再度回到了克里斯廷娜的身上,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朽着,鳞片剥落,长发也片片脱落,她用那双怪异的眼睛静静地看着老布宁。

    她忽然张开鼻翼,靠近老布宁嗅了嗅,长长地叹了口气。随后是漫长的沉默,血泪从那双金色复眼中涌了出来。她低下头,一口咬住了老布宁的脖子,同时狠狠地抱住他,不让他有任何挣扎的余地。

    “那种地方,我自己去就好了。”她缓缓地推开老布宁,老布宁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他受了极重的伤,本该是个死人了,可巨大的力量在他的血管里流动,像是火流,催愈着他的每一处伤口。

    克里斯廷娜没有进食,她把自己的血吐进老布宁的大动脉里,那珍贵的黄金圣浆在老布宁身上竟然没有产生排异现象,因为他们本就流着同源的血。

    那狰狞的女蛇,或者说光辉的圣子,轰然倒地,倒在她自己子系组成的花环里。爱她的父亲也轰然倒地,他忽然能喘上气了,对着黑暗高声地痛哭起来。

    小布宁终于从路明非的控制中挣扎出来,他跌跌撞撞地奔向克里斯廷娜,失魂落魄,如同奔走在阴间的鬼魂。

    他对世界的规划和企图居然会毁在一个卑微的人类手里,而可笑的是那个人类还是他自己制造出来的,一个人偶,一个本该没有灵魂只会服从命令的替身。

    他抱起克里斯廷娜的尸体,此时此刻女蛇的鳞片已经完全剥落,如果不是那条可怖的长尾,看起来就像是当初那个明艳照人的女孩。

    “醒醒!醒醒!”小布宁瞪着血红的眼睛,摇晃着克里斯廷娜。女孩只是吐出了血红的泡泡,金色的复眼渐渐苍白黯淡。

    小布宁忽然安静了下来,从她心口里缓缓地拔出了那柄长刀,丢在一旁。他趴在血液还没干涸的伤口旁,使劲地吸吮起来。

    路明非呆住了,他觉得愤怒,他更觉得恶心。即使赫尔佐格那个卑鄙小人也不曾让他这么恶心,这个把女儿送上了祭坛的男人,连她的最后价值都不放过,他要借着还未冷却的黄金圣浆自行进化。

    克里斯廷娜已经无力反抗了,她仰望着黑暗的天空,任凭自己的亲生父亲食尸鬼那样趴在自己身上,她的心脏已经停跳,泵不出更多的血来,小布宁抓起蜘蛛切一刀切开了她的喉咙,继续吮吸残血。

    “你他妈的!你他妈的是个疯子!疯子!疯子!”路明非咆哮。

    “克里斯廷娜……克里斯廷娜……”老布宁痛哭,却连站都站不起来。

    “任何人!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小布宁抬起头来,满脸都是克里斯廷娜的鲜血。

    他的心脏爆响了一下,就像第一个男孩孵化成功的时候,伴随着隐隐的雷鸣。

    元素乱流来了,新的怪物正从小布宁的身体里诞生,克里斯廷娜的血液跟老布宁之间没有排异反应,跟他这个亲生父亲也没有。

    他摄取的黄金圣浆更多,进化立刻降临在他身上,全身骨骼爆出清脆的响声,它们在生长和变异,鼓胀的血管看起来是要撑爆皮肤,但是并没有,刺穿皮肤的是黑色的鳞片和外骨骼。

    在他忍受进化的痛苦时,克里斯廷娜的子系们也聚集在她身边,已经没有多少黄金圣浆可供他们分享了,他们野兽般舔着克里斯廷娜的身体。

    但他们的进食没能维持多久,小布宁从背后拎起一个男孩的脖子,鳞片中吐出的白丝像刀剑那样贯穿他的脖子,男孩只不过挣扎了几秒钟,就垂下了头。

    孩子们都呆呆地站在原地,他们是克里斯廷娜的子系,也就是小布宁的子系,得到恩赐的同时他们已经丧失了判断的能力,只会盲目地服从血统。小布宁狂笑着,一个一个地摄取他们的血液,把克里斯廷娜的赠予回收。

    他抛下一个又一个干枯的孩子,每一份鲜血每一滴养分都帮助他迈向巅峰,他的瞳孔开始分裂,像是细胞分裂那样,一分为二、二分为四,晶体般闪亮但是没有瞳仁的黄金瞳占满他的整个眼眶。他背后的皮肤鼓胀起来,巨大的翼骨带着血探了出来,一根接着一根,像是一只巨大的蜘蛛趴在他的脊椎上。

    他疼痛却又快意地狂笑。他现在是至尊了,至少是他自以为的至尊了,他渴望着血统和权力,一点一滴都不放过。他劝说克里斯廷娜拥有子系,而他自己却不需要,他比其他人更清楚,所谓的巅峰,就只够站一个人的。

    他缓步前行,几乎每走一步都会丢下一具尸骨,翼骨喷出的黏液构成一张又一张的网,整个空间正变为他的巢穴,他沿着自己布下的网往高处爬去,消失在路明非视野里。

    “兄弟你还愣着干什么啊?快跑啊!”芬格尔大喊,“这家伙连女儿和小朋友都能吃,能放过你么?有本事你就变身了跟他打!没本事你还没长腿么?”

    “腿断了。”路明非喘息几下,咬牙发力拔下了肩上的匕首。

    他拖着伤腿一跳一跳地去向老布宁。他也不知道这么做是不是有意义,超进化又发了疯的小布宁——他可能早就疯了,为权力疯的——想要摧毁他们只是一瞬间的事,但克里斯廷娜想要那个自称为爸爸的男人活下去,路明非就不能放弃。

    他甚至没来得及跳到老布宁身边,小布宁就已经穿破重重的网,整个人就像张开的利爪那样降下,把老布宁狠狠地钉在地上。这恐怖的重击本可在一瞬间杀死这个老人,但黄金圣浆还在不断地修复着老布宁的身体,他暂时还死不掉。

    小布宁用翼爪末端的骨刃一而再再而三地刺戳着老布宁的身体,他显得出奇地冷静,像一个按照程序进行的杀戮机器,这个程序不是尽快地杀死目标,而是令他受到最恐怖的折磨。

    老布宁静静地躺在那里,任凭小布宁施虐,凌迟般痛苦好像根本就感知不到。

    他的精神被彻底地摧毁了,死亡才是他现在渴望的归宿。

    路明非也知道自己对上此刻的小布宁,即使不是被秒杀也撑不过几个回合,从地下捡了一把突击步枪,步枪下面居然还挂载了掷弹筒。他对准小布宁的背影发射了枪榴弹。

    小布宁甚至没有回头,伸手直接抓住了枪榴弹,腕部腺体分泌的黏液把弹身包裹起来,然后随手丢弃。火光一闪,枪榴弹爆炸的力量竟然未能突破那层黏液,倒像是个瞬间被吹胀的气球。

    “你拿那玩意儿上跟挥着一把指甲刀没有区别,有个战术核武器在手我倒是会建议你试试。”芬格尔叹气。

    这话可能夸张,但也不是全无道理,这个空间里现在最强的武器是小布宁的肉体,其他武器对上他就像是拿驳壳枪打坦克。

    可袖手旁观不是卡塞尔学院学生会主席的风格,路明非要是这么做了,学生会历代主席都会从棺材里跳出来骂他痛扁他把他逐出门墙。

    据芬格尔说,在他出事之后,学生会给校董会发了一封邮件,表示只要他目前的学籍还在,根据学生会章程他是没有办法被解职的,而修改该章程需要包括现任主席在内的全体分部长投票表决。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他仍然是卡塞尔学院的学生领袖,秘党闪闪发光的青年楷模。
>>>点击查看《龙族4: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