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念念清华 > 念念清华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一零五章 自知之明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念念清华 章节目录 第一零五章 自知之明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刚刚取得大胜的义军,因为军纪严明,不曾有过任何扰民举动,在咸阳便也收获了不少民心。

    然而,民心虽有了,安宁却是一时难求。

    乾明殿中,隐隐透着一股艰难和压抑的气息,重山的眉目之间,虽然没有过多的忧愁之色,只是他的沉默,也给在场的属下,带来许多压力。

    阿礼也保持难得的平静,虚心地等着众人出谋划策。

    他们现在感到焦头烂额的,便是眼下魏军在咸阳郊外池鱼驻营一事。

    已经到了咸阳,却又没有进城,对义军也没有任何指示。

    义军在攻入咸阳之前,一直都以魏军为首,这样的从属关系,似乎从他们决定联手之时起,便是心照不宣的。只是,后期义军日渐壮大,已发展成不可阻挡之势,易琛仍是自信自己能令天下俯首称臣,更何况是曾受他提携的小小的义军呢,因此从未将义军放在眼中。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赵重山,竟先于自己攻下咸阳,拔得头筹。这也就算了,看他的作风,是要接管咸阳,在此地生根了,这叫他如何忍得?

    他一声不响地在郊外驻扎,反而令义军众人如坐针毡。

    重山吐了口气,“不如,趁他还未发难,我便将这传国玉玺,亲去送给他吧,也好打消他的疑虑。”

    钟离先生便道,“不急。易琛素来和主公还有几分交情,此前往来也还和睦,倘若只是心有疑虑,便早早与主公会了面,问个清楚了。如今他隐而不发,便是认定你有心争功,又对义军有所忌惮,方才扎营戒备,这已然是准备一战了。主公若贸然前去,便是自投罗网。”

    “打便打,又有什么怕的。咸阳是我们打下的,他到底有什么不服?他当真以为,天下就姓易了不成。”阿礼最受不了看人脸色和瞻前顾后,因此忍不住发了一通牢骚。

    钟离便道,“打不赢,又怎么办呢?”

    阿礼便道,“还没打怎知不会赢?哪场仗又是十拿九稳的?再说,魏军人数与我们差不多,不见得吃亏。”

    钟离便道,“一场仗,讲究的不仅是势均力敌,还有天时地利,魏军不同于秦军,是天下公认的正义之师,即便是在义军心中,也颇有声望,就是这样的连我们自己人都心生敬仰的魏军,你叫主公拿什么去对抗?只要他易琛一声令下,半数义军都将归他麾下,可不战而胜。将军还打吗?”

    阿礼觉得有理,便惭愧道,“那还是算了,先生可有什么好办法?”

    “此事只好拜托煜之了。”钟离道。

    苏煜会意,道,“我这便去请慕椋。”

    先生嘱咐了几句,教他见面之后如何解说入关一事,只有令慕椋相信重山无意称王,此事就有回旋的余地,否则,重山必死无疑,义军,也逃不开再一次被无常扼杀的命运。

    重山这时便道,“我与诸位相识至今,一同建立功业,历经风雨磨难,我自知见识谋略皆不及人,得今日之成就,全仰仗兄长们鼎力相助,可如今,不仅没能够报答各位的恩情,还令大家身陷险境,重山有愧!”

    他与每个人都深深鞠了一躬,又道,“我无意连累大家,有心避难者,我绝不强留,也不阻挠,但念共事一场,许我设宴饯行。军中将士亦是如此,无意追随者,皆可上报,领足银饷,便可自由归去。”

    众人闻言,皆感慨万千。

    阿礼,子明,煜之,钟离先生,他们是从一开始便追随于重山的,更有后来者,不论出身,只论才华,重山待他们,从来都是礼敬有加,虚心请教,他们对重山,也都倾囊相助,全力以报。

    他们齐心协力,一同创造了无限风光,此刻,他们同仇敌忾,一同扛起了这灭顶之灾。

    只听先生道,“主公大义宽厚,我等敬服。有要走的,自不必拦他。只是我们不走,主公也不必心存愧疚。我等愿与主公同生死,共进退。”

    重山感动之余,便又鞠了一躬,“蒙君不弃,重山在此谢过!”

    一番计议过后,各人便都忙碌起来。

    苏煜费尽周折,终于和慕椋相约一见,便在城外一处名叫秦楼月的酒楼。

    二人也是许久未见,不免寒暄了几句。

    苏煜见他神情隐隐有些凄怆之色,心下关切,道,“发生了何事?”

    慕椋便摇头,“无妨。你今日见我,可是为的义军?”

    苏煜便陈说了来意,“有人说义军入关,不损百姓分毫,是为收买人心,以助称王。平心而论,我至今想不到此等谣言是如何传到易将军耳中的,以至给义军招来如此祸患。旁的不论,且说义军入关,实则也是魏军的功劳,若不是得魏军牵制秦军主力,我们又怎么可能轻易攻下咸阳,正因如此,我家统帅才下令,籍吏民,封府库,一丝一毫也不敢妄动,严防死守,都是为了能将一切保存完好,等着将军入城而已。”

    “义军小有战功,也不敢据为己有,最多求个封赏罢了,要说称王,当真可笑,一非正统,二无强兵,岂能这点自知之明也没有,去自寻死路不成?”

    “彼时不敢,若成气候,难保他不动此心。”慕椋道。

    “强词夺理,数十年后,谁成气候,谁不成气候,你又如何断定,此刻如何知晓?依我看,真正能与魏国一较高下的,在邯郸,在蓟州,在安邑,在临淄,偏不在咸阳。”

    “今日,凭着几句流言,就要杀有功之人,魏国不怕寒了天下人的心?今后,谁还敢追随他,效忠他?”

    “慕椋,你最是谨慎,还是劝劝易将军,令他莫要意气用事,错杀无辜。”

    慕椋却仍道,“放人容易,放虎归山却难,将军是非杀他不可了。煜之,你还是另作打算,要么跟我走,要么回韩国,总之,不要陪他送死。”

    苏煜心内愁道,“先生教我的,我一字也不落,怎么慕椋却无丝毫动摇?到底是哪里不妥?”

    但见慕椋冷漠的眸子,似乎不再有商量的余地,这还是他头一回见到慕椋如此决绝的模样。

    昔日,慕椋能从易琛手上救下万人坑的俘虏,今日,为何试也不试便言救不下这一人?

    便在这一刻,苏煜忽然领会到了什么,也不是因为他方才陈说有何不妥,只是慕椋不愿伸出援手罢了。

    他便直接问道,“你为何不愿为他请命?”

    慕椋便道,“力所不及,见谅。”

    苏煜联想他方才凄楚神色,便追问道,“你见过乔姑娘了?”

    果然,慕椋冷冽的面孔在这一刻,终是有了些许变化,虽只是暗淡下来,但至少让苏煜找到了症结所在。

    苏煜一时沉吟,也不知该如何问下去。

    慕椋却独自斟了一杯酒,烈酒入喉,灼刺难忍,却也抵消不了他心内半分绝望。

    数十年的牵绊,说不要,就不要了。

    清华认真的样子,也是他最恨的模样,恨她如此冷静,克制,更恨她的眼泪,是因自己而流。

    那是他们唯一一场,推心置腹的谈话,揭开了多年来小心翼翼的隐藏的真心,也一阵见血地道出了他们究竟缘何不能相守的真相。

    真相是残酷的,却令人无法反驳。

    那日,清华在晓星亭为自己设宴,雪青色的纱幔在她身后随轻风舞动,月光皎洁,仿若白夜。而她的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仿佛大病了一场,她遗世独立的模样,像极了一株倔强的,孤独的雪莲花,不变的是那双沉静而通透的眸子,正藏着淡淡的忧愁和泪光。

    “好像,我们从未像现在这样,一起喝过酒吧。”清华说着,便给自己和慕椋都斟上了一杯。

    慕椋点头,“都不是爱酒的人,自然喝的少些。”

    清华便道,“不过,自我到了白鹿青崖,忽然发现了酒的妙处,爱上喝酒,一日不喝,便觉少了些什么。”

    “清华,可是遇到烦心事?”慕椋便问,他以为,喝酒是为了解忧。

    清华摇头,道,“也不是,只是觉得有趣罢了。”

    “今日请你喝酒,倒不是寻你的开心。俗话说,酒后吐真言,我们有什么话,便趁这个机会,都明说了吧,也好与这酒,借几分胆量。”

    慕椋心口一沉,便觉钻心痛楚。看这个样子,清华是要与他做个了断了。他猜到了清华设宴的意图,便本能地,不愿面对。

    只是,他再不愿,清华也不会允许他退缩了。

    然而清华再清醒,再坚强,也还是立马败在了自己设的阵下,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只是开场,她的眼圈儿便毫无预兆地红了,只见她慢慢举起眼前这酒,假装轻松道,“这第一杯,便敬我们初次相见,你夸我的字写得好看。”

    慕椋闻言,却是潸然泪下,陪酒一杯。

    清华的眼角便也滚下一串泪来,“第二杯,敬我们两小无猜,一起数过的月下流萤。”

    两人泪眼相视,同饮。

    “第三杯,敬我们久别重逢,你在凛风寨舍命相救。”

    “第四杯,敬我们坦诚相见,情定合欢玉。”

    说到此处,清华已是哽咽难言,每饮一杯,她就仿佛被人击了一掌,回忆起他们曾许过的约定,更像是一记重拳锤在她的胸口,痛虽痛,更恨自己无能。

    她红着眼睛,挂着流不尽的泪珠,举起了第五杯,“敬我们故地重游,在巫云渡口,你承认你回来了。”

    慕椋跟她一起,默默饮完,默默流泪。

    清华哭得不能自已,缓了许久,才颤着声音,一鼓作气道,“第六杯,敬我们有惊无险,从邯郸,平安回到豫州。”

    “最后一杯,敬我们劫后余生,”清华泪流满面,仍狠下心来,幽幽道,“从此,相离相忘,再也不要为情所伤。”

    她犹疑片刻,终是端起杯中酒,如赴死一般,一饮而尽。

    她用这七杯酒,祭奠了她和慕椋的半生过往。

    待酒没有了,他们之间的情谊,也就一念成空了。

    慕椋迟迟不饮,但见清华痴痴地望着自己,难过的眼神似乎在告诉他,这一回,是彼此忍痛割爱的时候了。

    慕椋颤抖着双手,在清华的步步“逼迫”下,饮下了这一生最锥心刺骨的一杯酒。

    自始至终,清华从未曾问过他愿意不愿意。她单方面地,无情地斩断他们之间的情,敢问,他如何服气?只是,慕椋自知犯错,无法弥补,更无争辩的勇气,便只能由着她,断了自己的活路。

    他瞬间失了魂魄一般,自顾起了身,跌跌撞撞,没走几步,便瘫倒在清华脚边。

    而清华,明知慕椋会怨自己,可她还是这么做了。如果她不做这个无情人,那么,这场无休止的命运的捉弄和纠缠,永远不会结束,更何况,他们早就没有抗争的筹码了。

    慕椋觉得自己走上了绝路,可清华却认定,这是给所有人一条生路。

    清华见他如此,心痛不已,也从座上跌下来,陪他一起跪着。

    慕椋只是低着头,眼神空洞。

    清华心疼地抱着他,喃喃道,“你想过没有,我们掉入了一个陷阱。我们都想找到出口,却在寻找的时候不断犯错,这些错,令这个陷阱永远也无法挣脱了。”

    “如果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或许还会争一争,哪怕再次头破血流。只是,这个陷阱里,如今多了清愁,我不能伤了她,你也不能。”

    慕椋闻言,紧紧抱住了清华,失声痛哭。

    除此以外,别无他法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认清这个事实。早在七年前,在他刻意与清华疏远,打算成全她与伯辰的时候,他们就彻底地输了。

    一步错,步步错。即便是拼命地挽回,在命运看来,也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只是,这番彻悟,也让彼此元气大伤,清华的那句劫后余生,用在当下,才最合适。

    直到苏煜关切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慕椋方从这痛苦的思绪中抽离开来。

    见他一杯杯将酒灌下肚肠,苏煜终于拦下他,“够了!”

    “你这副模样,我很难不怀疑,你在公报私仇。”苏煜直言道。他和慕椋交情甚好,因此,见到了他的狼狈,也能直言不讳。

    慕椋也不再遮掩,便道,“煜之,你告诉他,如果他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便帮他。”

    “什么条件?”

    “这一生,他都不准去白鹿青崖,不能见她。”

    “你这要求,也太无理。”苏煜脱口而出,他也不理解,慕椋怎么忽然变得这般计较,还耍起无赖了,但转念一想,此事若与清华有关,慕椋对重山有所怨恨也是情理之中,只是,要挟这手段不像他的行事。

    “你说真的?”他便又谨慎确认道。

    慕椋便点头。

    只是苏煜还未曾回答,重山便忽然从楼道处现身而来,直接回道,“不必说了,我不答应。”
>>>点击查看《念念清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