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类别 > 启禀摄政王:侯爷要翻身 > 启禀摄政王:侯爷要翻身目录 > 章节目录 110章 完结篇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启禀摄政王:侯爷要翻身 章节目录 110章 完结篇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牢房里,康嘉垂死挣扎的扭动着身体:“你们想干什么?我有太宗皇帝御赐免死金牌,你们不能杀我!”

    “丞相大人,您误会了,我们哪有那个胆子忤逆太宗皇帝,只是摄政王下了旨意,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阴阳怪气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康嘉定睛一看,觉得对方有点面熟,再一想,这不是宫里专门管净身的公公吗?

    恐慌让康嘉的脸色刷一下变成了惨白。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把他抬到净身房做什么?四肢被固定在木板上,他疯狂的挣扎着:“你们到底要把老夫怎么样?老夫三朝元老,你们竟然敢如此对待老夫,你们……”

    “丞相大人,一朝君王一朝臣,太宗皇帝再怎么疼爱您,也都是过去的事了,摄政王仁厚,留了你一条性命,你就知足了吧。”老太监颤颤巍巍的掏出家伙事,开始一根一根的擦拭。

    那些刀刃无论怎么擦,都泛着一股红光,康嘉目光一呆。

    这是要阉了他。

    ……

    “报——”

    厚重的帘子掀开,一名士兵跪在地上,摄政王正在教小皇帝写字,笔锋刚悬起来。

    “什么事?”男人轻飘飘的问了一句。

    “罪臣康嘉在牢房咬舌自尽。”

    比杀头还要残酷的就是剥夺身为男人的尊严,叶荣想出的这一招简直比杀了他还要残忍。

    康嘉为了不让自己受辱咬舌自尽也算是一种解脱。

    “知道了,将康嘉尸体拉出宫门,让他的家人自行处理。”

    “是!”

    侍卫退下后,小皇帝仰起头看着韩砚:“皇叔,你上回跟我说的故事,还没有说完呢。”

    韩砚莞尔一笑:“你还记得呢?”

    皇帝认真的点点头:“每天都在想皇叔什么时候会把结局告诉我。”

    “之前说到哪里了?”

    小皇帝想了想:“说到老张告邻居偷牛,官府把他抓进府衙,服役三年,后来死在了监狱里。”

    韩砚沉吟了片刻:“那个邻居服役之前有个儿子,因为父亲入狱这个污点,终日被村里人看不起,甚至还遭到了非人的折磨,但是之后,有一位老人临死前说出当年偷牛的真相,原来,牛并非邻居偷走的,而是被老张自己的亲戚牵走了,老张的亲戚给了那位老人一笔钱,勒令他不要将此事声张……”

    小皇帝握着拳头:“真是可恶到了极点,自己家亲戚居然做出这等丑事。”

    “老张是土财主,家里很有钱,被自家亲戚惦记是很正常的事。”

    “之后呢?那个亲戚有没有受到重罚?”

    韩砚叹息:“官府已经把此案重判了,虽是还人清白,但是邻居却白白送了性命,而他的儿子也白白受了好多年的冷眼。”

    “真是可怜。”小皇帝不禁开始同情那个邻居。根本不关他的事嘛。

    “后来,邻居的后人去府衙告状,他们不要任何赔偿,只要老张的后人跟自己道个歉。若陛下是府衙的人,你会怎么做?”

    皇帝不假思索:“必须要道歉的。本不关他人的事,为何不认错?”

    “陛下圣明!”韩砚满脸都是赞赏。

    小皇帝并不是傻子,看出了韩砚话中的暗示,他急忙问道:“皇叔,本朝可是有冤案需要朕去道歉的?”

    “没错,确实有一个,就不知道陛下能否愿意拉下皇家的颜面,与对方握手言和。”

    小皇帝突然从韩砚的腿上跳下来,义正言辞道:“那是自然地,若真的是冤案,朕绝不会顾及颜面而畏畏缩缩。”

    ……

    入夜,侯府灯火通明。

    宗祠内,叶荣手持三注清香,庄重的冲灵位上的列祖列祖三拜九叩。

    站起来后,她的目光定格在了双亲的牌位上。

    “爹,娘,孩儿不孝,拖到今日才为你们报仇雪恨,还请爹娘受孩儿一拜。”

    穆天钦蹲在外面的门廊上,一脸的凝重。

    叶荣的仇报了,那么接下来就该轮到他了。深深看了一眼,穆天钦转身往外走。

    “穆哥,您这是去哪里啊?”叶殿正好从外面回来,看见穆天钦似乎要出去的样子,不由得好奇起来。

    穆天钦淡淡道:“天下无不散宴席,我在这儿打扰了这么久。”

    “穆哥,侯爷早说了,那间房就是割给你的,住一辈子都成。”

    穆天钦抽了抽嘴角,她愿意,他还不愿意呢。

    一辈子住在书房里,那么小的地方,滚犊子。

    “麻婶今儿做了醉鸡,你不吃一口?”

    穆天钦本来心意已决的,听见醉鸡两个字,脚步瞬间挪不动了。腹中的馋虫开始蠢蠢欲动。

    他吞了吞口水,跟自己说,算了,吃完这顿再走吧。

    叶荣祭拜过祖先,领着叶家一行人入席,穆天钦包袱一甩,厚着脸皮也坐在了席面上。

    “外面有人,你们先吃着,我去瞧瞧。”麻婶在衣服上擦了擦手,麻利的跑到外院去了。

    没一会儿,只看见麻婶兴高采烈的回来:“侯爷,您快瞧瞧是谁来了。”

    韩砚突兀的出现让侯府上下倍感荣幸,唯一不高兴的只有韩年年。

    她翻了个白眼,哼,再怎么受欢迎,这个家的主母也是我,韩砚顶多算小妾。

    丫鬟不知道里头的门道,见韩年年迟迟不肯起身,连忙提醒道:“郡主,摄政王来了,您怎么不去打招呼呢?”

    韩年年还硬撑着自己当家主母的辈分,如果她主动给韩砚行礼,岂不是……岂不是自己就变成小妾了。

    叶荣拱手作揖:“贱内身子不适……”

    “没关系。本王也是微服,不需要这么多客套礼节。不过,本王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位兄台想引荐一番。”

    叶荣一脸诧异:“啊?你还带了人过来?”

    韩砚点了点头,冲身后的人叫到:“出来吧。”

    当小皇帝出现的那一瞬间,韩年年噗通一声从凳子上滑下来。皇帝……皇帝怎么来了。

    哗啦,所有人跪了一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唯有穆天钦巍然不动的坐在圆凳上,冷眼看过去。

    小皇帝煞有其事的嘘抬了下手势:“各位都起来吧,朕……我也是微服私访来的。”

    等所有人都站起来,麻婶慌忙去厨房准备新的碗筷。

    皇帝巡视了一圈后,不由自主的把目光落在了穆天钦身上。

    “你就是慕公子吧。”皇帝走过去跟他攀谈,丝毫没有怯场。

    穆天钦看着面前七八岁左右的孩子,锐眼微微眯起。

    蔲善在旁不动声色的朝皇帝靠了靠,生怕穆天钦一激动把皇帝扔出去。

    这事儿他能干的出来。

    “我是。”

    皇帝笑起来:“我听皇叔与永安侯提到过你,之前围剿叛党,你功不可没。”

    “不敢当。纯粹帮朋友的忙。”说完,穆天钦看了叶荣一眼。

    叶荣无语的垂头,这家伙搞什么,正儿八经的回答问题不好,偏要夹枪带棒的,欺负西京皇帝是小孩是不是?

    韩砚与叶荣同站在一起,见叶荣咬牙切齿的模样,不禁笑了一下,轻轻凑到她耳边:“陛下此番来是有用心的。”

    就在叶荣好奇的想问他什么用心时,那边皇帝竟然拿起桌上的茶杯到了一杯茶。

    “朕年岁尚小,不能饮酒,这次便以茶代酒谢你。”说完,豪迈的一饮而尽。

    穆天钦看直了眼,迄今为止,皇帝都是站着的,而他还坐在凳子上。

    皇帝喝完后,冲穆天钦眨眨眼:“穆先生不与朕共饮一杯吗?”

    “哦。”穆天钦第一次露出懵逼的样子,连忙拿起桌上的酒壶倒了一满杯。

    饮完酒后,穆天钦将就被倒扣,表示自己喝光了。

    小皇帝欣慰的笑了笑,旋身面向众人,他还小,声音不是那么洪亮,但是脆生生的十分好听。

    “朕自登基以来,外忧内患,承蒙各位卿家鼎力相助,朕知道自己年岁小,很多事还有参不透的地方,若有不足之处,还望卿家们能够直言不讳,朕定当改过。”

    这番话说出口,众人面面相觑。

    接着,皇帝又道:“朕这日过来,不光是为了探望永安侯,其实还有一事。”他顿了顿,看向坐在凳子上的穆天钦:“朕是来替祖宗认错的。”

    穆天钦蹭的一下从凳子上站起来,目不转睛的望着小小年纪的皇帝。

    叶荣怔然了片刻,忽然屈膝跪地:“陛下圣明,西京有陛下这位明君,是西京百姓之福。”

    “朕已经决定替翊王翻案,除夕过后,便会有官员彻查此事,但是朕想了想,错已经诸城,光是翻案怕是不能平息翊王后裔之冤,便央求皇叔带朕前来,亲自跟翊王的后裔道个歉。”

    皇帝说完,弯腰扶起叶荣:“还望侯爷替朕引荐一番。”

    叶荣尴尬的领着小皇帝走到穆天钦面前。

    “这位就是……就是翊王的外孙。”说完,叶荣瞪了面无表情的穆天钦。这孙子关键时刻装什么深沉,平时话贼多的。

    穆天钦原本还以为要花费一番功夫,没想到惊喜来的这么突然。

    他不受控制的倒退了两步:“你跟我认错?”

    皇帝慎重其事的点点头:“父债子偿,朕身为皇族,必定会承担起所有责任。”

    说完,皇帝撩起面前的袍子,叶荣倏地冲到皇帝身旁:“陛下,使不得,这真的使不得,天子之躯……”

    穆天钦滚动了下喉结,定定的望着皇帝稚嫩的面庞,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他以为淤积在心里的怨念起码要用很多鲜血才能冲散,不曾想,这个小小的人儿几句话就把这一切都抚平了。

    父亲的话突然在耳畔响起。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他这么大岁数真的要跟一个孩子计较那么多?

    再者说,杀他的外祖父的又不是他。

    坚持了那么久的信念,在这一刻轰然崩塌。

    “陛下。”穆天钦冲皇帝拱手:“您有这样的气度,已让人佩服,我乃是平民,侯爷说的对,确实承受不起您这一拜。”

    说完,穆天钦弯腰:“西京有您这样的好皇帝,真是百姓之福。”

    这时,麻婶已经布置好了碗筷,热情的招呼大家来吃,穆天钦舔了舔唇,冲小皇帝笑道:“醉鸡不错,陛下要不要来尝尝?”

    小皇帝欣然道:“那是自然,朕出宫前刻意没有用膳。”

    “来来来,都别拘束,就当自己家一样。”叶荣赶忙招呼大家一起过来坐。

    天边月牙高悬,积云缓缓移动。

    寒冬已过,春天还会远吗?

    ……

    除夕过后,一切百废待兴。

    朝中官员因贪墨损失过半,韩砚主张科举,重新选拔人才。

    满朝当中,再也没有反驳的声音。

    时光如梭,转眼四月,淅淅沥沥的小雨浸透瓦片,这一日,朝臣们有人奏本说,在潮州有一小撮土匪聚集,成日里祸害村民,希望朝廷能派兵去围剿。

    数日来不上朝且发了福的小侯爷突然发声:“我去,我去。”

    面对如此积极的小侯爷,其他人就算是想去也不敢跟她争。

    四月底,小侯爷再次跨上战马,跑去潮州绞杀土匪。

    一去便是半月有余,朝中有人发出质疑,当初围剿边关叛党也不过半月,怎么土匪比叛党还要厉害?

    “报——”传令兵踩着一地的泥水跑进来,手臂上绑了一根白绳子。

    有丧。

    众人哗然,谁都不敢出声询问。

    “侯爷围剿土匪的途中,不甚被暗箭射中,身边亲随愤然不已,当场把所有土匪脑袋剁了祭侯爷……”

    传令兵说完,眼眶猛地一红:“摄政王,侯爷……侯爷去了。”

    永安侯殁了,满朝震惊。最伤心的要数侯爵夫人,在临出征之前,仿佛晓得自己要出事,休书什么的都准备好了,还把郡主带过来的嫁妆一并清算,自己还刻意添置了一点。

    出殡那天,全城百姓夹道相送,场面十分壮观。

    一代英侯,就这样没了,叶家从此消失在了历史的舞台上。

    姜侯爷在叶荣出殡的那天,喝的一塌糊涂,一遍遍的自责,没有保护好叶荣,竟然叫他年纪轻轻就没了。

    榆国舅也好不到哪里,跑到叶横波的坟前大哭。
>>>点击查看《启禀摄政王:侯爷要翻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