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类别 > 启禀摄政王:侯爷要翻身 > 启禀摄政王:侯爷要翻身目录 > 章节目录 第109章 全盘托出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启禀摄政王:侯爷要翻身 章节目录 第109章 全盘托出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在太医的搀扶下,罗硕颤颤巍巍的坐下。

    韩砚端着一杯茶,慢悠悠的喝着。

    罗硕抿了抿唇,艰涩道:“背后的主谋是丞相康嘉。”

    “可有证据?”

    “素日往来书信罪将保留了一些,摄政王可随时查看。”

    “康嘉有这么大的胆子?”韩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罗硕道:“当然不止他一个,满朝宗亲,都是敛财谋私的高手,从曹策,长公主,甚至于直系宗亲,他们每个人都有份。”

    韩砚握紧手里的茶盏:“他们好大的胆子。”

    说到自己曾经受过的委屈,罗硕忽然哽咽起来:“罪将不求摄政王轻判,只求摄政王看在我曾经在沙场上立过的功劳份上留给我一具全尸。”

    “叶横波当年的死,也跟康嘉有关?”

    “罪臣不敢隐瞒,确实有关系。”

    “为何杀叶横波?”

    “因为他挡住了大家的财路。”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亘古不变的道理。

    “康嘉联合宗亲一起利用战事谋私,叶横波却偏偏跟北翟太子私下交好,这意味着以后可能会没有仗打,没有仗打,朝廷就不会拨款给边关将士,为了继续敛财,宗亲们收买了曹策,让他揭发叶横波‘通敌’。事后,叶横波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亲自率军去边关抗敌,没想到,北翟太子竟会中途收兵,眼看叶横波就要凯旋而归,康嘉一不做二不休,连夜混入了军营,将一包毒药给了叶横波身边的军医,让他不知不觉得死去。那名军医事后也被人灭了口,无从查证明,但罪将可以用性命担保,这事儿不会错。接下来便是叶横波夫人,长公主对她心生怨妒,想杀人灭口,便央求太后派出金吾卫以绞杀叛党为理由,杀死了叶横波的夫人……幸好叶荣命不该绝,又在老祖宗的庇佑下长大。”

    “长公主与此事也有关系?”

    “没错,她也是主谋中的一员,包括太后。”

    东西越挖越多,韩砚几乎不敢相信,这些朝廷的蛀虫竟然能生出这样的事非来。

    “太后?”

    太后已经归天多年,想起那个刻薄高傲的妇人,韩砚其实一点好感也没有。

    “她怎么了?”

    “不知摄政王有没有听过本朝的醍醐司?”

    韩砚眯起眼:“本王听过。你只管说。”

    罗硕捂着受伤的腹部,脸部线条绷得死紧:“当年都说翊王谋反,其实这一切都是太后干的,那时候,太后还只是先帝身边的嫔妃,为了让自己丈夫获得太子之位,她有意制造了一场变故,让太宗皇帝怀疑翊王有谋反的之意,实际上,翊王根本不曾谋反。叶横波掌管了幽冥卫之后,有意想要为翊王翻案,这件事被太后知道了……”

    权利像个漩涡,多少无辜的性命在这个漩涡里深陷的不可自拔?

    “把所有涉及此事的宗亲姓名全写下来。”

    罗硕连忙道:“是!”

    足足用了三炷香时间,纸上密密麻麻的人名,连旁边的太监看的都有些心惊,如果把西京比作一棵树,那么这些人就是树上的蛀虫。

    太可恶了。

    “摄政王,这些是名单。”太监躬身呈上。

    韩砚把茶杯往桌上一磕:“传旨,秘密宣召所有人入宫,包括长公主。”

    太监一愣:“理由是……”

    “就说本王有要事相商。”

    “是。”

    ……

    半夜的一场大雪将西京彻底覆盖住了,暗色的天,白色的雪,养尊处优的宗亲们被一台台软轿送进了宫,直到晌午了也没有出来。这不禁让人好奇,究竟什么事需要商量这么久。

    不少官眷悄悄塞了钱给宫女和太监,央求他们打听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得到的答案都只有一个:不知道。

    到了傍晚,宗亲家眷坐不住了,他们隐隐嗅到了暴风雪来临的味道。可今时不同往日,曾经,这些人只手遮天,挟持着半个朝廷,有时候连皇帝都拿他们没办法,如今叶荣上位,宗亲党羽的势力早已不如从前那般辉煌,再说了,能说话的男丁全都在宫里,一帮女人又如何翻起风浪?

    惶恐的等待过后,到了夜里,宫里传出旨意。

    太监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本王念及尔等对先帝忠孝之心,接受各位宗亲阁老请求,即日离京,前去先帝陵寝,陪伴先帝。钦此。”

    宗亲官眷吓傻了。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被派去守灵了?

    在这样的暴风雪中,女眷门脸色煞白,有大胆地追问原因,太监阴阳怪气的笑了一笑:“不想守灵,那便直接去陪先帝好了,各位不是一向对先帝忠心耿耿吗?”

    之前在朝上,这群人总会拿这句话当做说辞,如今让他们去守灵了,却一个个推辞不肯。

    官眷们哪里见过这种阵仗,纷纷跪在地上磕头谢恩。

    寒风凌冽,被宣进宫的宗亲们像是一只只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的排着队从宣武门出来。

    次日一早上朝,眼尖的人发现,哎,朝上怎么少了一大半?

    康嘉脸色煞白的站在队伍的最前面,而他的左右早已‘人去楼空’。

    罗硕的证词被传递到各位大人的手里,今日叶荣因身体微恙没有来上朝,但是,她在与不在都已经无所谓了,有些事早已成了定局。

    康嘉面如死灰的盯着罗说的证词,腿一软:“摄政王……臣……”

    “陷害忠良、结党营私……丞相作为三朝老臣,竟然做出了这等丧尽天良之事,如今证据确凿,可有什么话说?”

    康嘉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此时,他孤立无援,还站在朝上的要么就是一些清廉刻板的老臣子,要么就是跟他有仇的。

    没有一个人会帮他说话,在经历过丧子之痛后,精力也不如从前了,本想把叶荣弄死的,没想到反过头被她将了一军。

    在地牢里‘杀’罗硕灭口的根本不是他的人。

    康嘉浑身抖如筛糠,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输给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家伙手里。

    曾经在朝上一言九鼎的丞相,忽然有一天连话都讲不利索。但是,毕竟是伺候过三任帝王,康嘉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摄政王,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但是,太宗皇帝曾赐给老臣一面免死金牌,即便老臣犯下天大的过错,也没有人能够杀我。”

    嘶……剩余在朝堂上的臣子不由得抽了一口凉气。康嘉不提,倒是没有人想起来这件事。

    早年,康嘉还不是丞相,只是一名小官,因在出行中替太宗皇帝挡了刺客一刀,从那以后,康嘉这才官运亨通。

    因为深的皇帝的器重,太宗赐了一面免死金牌给他。算是给足了荣耀。而康嘉也很低调,除了一些老臣子以外,其余人都不晓得他有一块免死金牌。

    “免死金牌?”叶荣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韩年年手里端着鸡汤,正在喂她喝,叶荣怀了孕以后,口味越发的刁钻,油腻的不吃,但凡有一点点味道都恶心的吃不下。

    这碗汤韩年年花了好长时间才把上面的鸡油撇干净,拿了勺子吹凉了喂给她。

    “别喂了。”叶荣摇手,表情有些痛苦。

    “怎么了?不好喝吗?”听麻婶讲,这是集市上最肥美的一只。

    “我气饱了。”好不容易拿捏了康嘉死穴,居然被他用一张免死金牌躲开了,就算太宗皇帝从坟墓里爬出来,也没什么用。

    韩年年想了想,小声提议道:“免死金牌我爹也有啊。干脆你派人杀了他,然后我把我爹的给你用。”

    叶荣抽了抽嘴角:“没听过免死金牌还能借人的。”

    “怎么了嘛,你是我夫君,那是我爹的,自然也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

    叶荣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往后你若遇见了心爱的男人,我一定替你把这个条件加上去,问他多要点些彩礼。家有免死金牌一枚,哈哈哈。”

    “叶荣——”韩年年恨不得把碗里的汤扔她脸上。

    这时,叶殿从房顶上探出了一个头:“侯爷,榆小将军来找你了。”

    榆叔宝跟姜少典都被封了官,目前虽然官职不大,手里却是有实权的,就榆叔宝三天两头来侯府的架势,明眼人都晓得他冲什么来的。

    前夜下了一大场雪,榆叔宝骑着一匹枣红马,两只手拎着热气腾腾的点心,一溜儿小跑的到了后院。

    “叶荣,叶荣。”

    “这儿呢。”叶荣懒洋洋的招手。

    榆叔宝见韩年年也在,脸刷的一下红了,迈着小碎步走过去:“这是我娘做的糕点,里头有你最喜欢的核桃。”

    韩年年皱了皱眉:“你娘做的点心,你给我做什么?”

    “不不不,你们两个都有。”说着,把另一只糕点盒子递给叶荣,然后傻乎乎的一笑:“我娘说了,你最喜欢水果馅的,里头全是夏天腌的果脯,这糕点可精贵呢,我想吃两块我娘都不给。”

    叶荣浑身提不起一点劲儿。

    榆叔宝本就不是个有眼力劲的人,也没瞧出她有不对,絮絮叨叨的跟她讲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我当了统领才晓得,战马什么的都需要阉割,哎,幸亏我家的小红枣不用上战场,不然也要受一刀子罪。”

    “废话,不阉割的话,上了战场,忽然看上敌军的战马咋办?”叶荣没声好气道。

    榆叔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明白了,嗯,我家小红枣还是乖乖在家呆着吧,我这辈子也不可能让它上战场的。”

    “等等……”叶荣忽然蹿坐了起来。

    她这一下子把榆叔宝跟韩年年都吓了一跳。

    “怎么了?”

    “阉割?”叶荣盯着榆叔宝一阵猛瞧。

    榆叔宝下意识的捂住自己:“你想干嘛?”

    叶荣恍然大悟后,忽然大笑起来:“我知道了,我知道怎么治他了。”

    “哎哎哎?叶荣,叶荣你去哪里?”

    韩年年端着鸡汤去追,又怕汤洒了,这是她废了好半天劲儿弄得,洒了真可惜。

    叶荣跑出去以后,韩年年跺了跺脚,生气的把鸡汤放在石桌上:“好心当做驴肝肺,没的口福。”

    榆叔宝嗅了嗅鼻子:“好香啊。”

    说完,他端起来,韩年年本想阻止,可是榆叔宝已经很自觉地喝了一口。

    韩年年忍了忍,没说话。

    “好喝,真好喝,还有吗?我中午没吃饱。”

    韩年年愣了一下。雪景下,榆叔宝一身磊落,笑容明灿。

    以前她的眼里只有叶荣一个,如今她竟觉得榆叔宝嘴角的那颗痣挺讨喜的。

    圆圆的一点,好像沾了一粒芝麻,笑起来的时候,那颗痣正好陷在梨涡里头。

    “锅里还有,我去端给你。”

    ……

    本该在府邸修养身体的永安侯突然进了宫,跟摄政王在书房里聊了半个多时辰。

    “免死金牌只能免死,但不能免阉割吧?”叶荣道。

    韩砚的笔狠狠的一顿:“你是怎么想起来的?”

    “呵呵呵,这还要多亏榆叔宝,我听他讲战马要阉割的事,才想到用这一招对付康嘉,他的儿子已经死了,听闻最近正在纳小妾,急着给自己留后呢。”

    “鬼机灵。”韩砚招手让她过来。

    她称病的这些日子,他每天都提心吊胆,蔲善说她身体凉气太大,别看现在生龙活虎,其实还不如人家普通的孕妇呢。

    叶荣依偎了过去:“是不是觉得变大了?”
>>>点击查看《启禀摄政王:侯爷要翻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