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继承罗斯柴尔德 > 继承罗斯柴尔德目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四章 弑父白眼狼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继承罗斯柴尔德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四章 弑父白眼狼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胡运看着张牧,有几分欣慰。

    但更多的,是无奈。

    当年的自己,何尝不是他这样年少轻狂。

    “这也是我的私心,想回燕京来看看,你没有必要参与进来。”胡运忙说道。

    “那不行……他们动了我的女人,我不能就这么算了。”张牧认真说。

    胡运有些无奈。

    他知道,张牧是故意这样说的。

    “好了,我先下去会会楚楚,文件我给你留在桌子上了。”胡运穿上了风衣,出了门。

    人像是……憔悴了好几岁。

    胡运出了门,楚楚在门口等着他。

    看胡运来了,楚楚忙说道:“哥,您来了啊。”

    说罢,上前挽着胡运,一脸的开心:“我们去那条巷子吃蝎王府涮肉吧,到现在为止,我几乎每周都会去那里吃。我记得,你第一次来燕京的时候,我就带你去吃的。”

    楚楚一边说,一边冲着胡运笑着。

    别看她三十来岁,笑起来,天真烂漫。

    胡运对楚楚有没有感情,他自己很清楚。有的……楚楚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在楚楚眼里,胡运是个好哥哥,在整个胡家里是最有才最有能力的顶级强者。

    年少的女孩子崇拜强者,无所厚非。

    但胡运更清楚,楚楚的为人。

    “好。”他没拒绝,和楚楚朝着那条巷子走了去。

    楚楚进了巷子,才忙说:“哥哥,好久不见,很怀念吧。偷偷告诉你,这家店本来五年前就要关门了,我每年给了老板五十万,让他故意这里开。”

    进门的时候,老板也看着楚楚。

    那眼神,显然是在说。

    他终于懂了,楚楚为什么让自己开着店。

    胡运坐在桌子上,一阵斐然的沉默。

    气氛一度非常尴尬,楚楚点好了胡运喜欢吃的菜,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像是一个花痴少女在看自己的偶像,随后鼻子一酸,说:“哥哥,你就这么不想见我?”

    胡运回头过来,看着楚楚说:“别装了,想说什么,直接说吧。我是什么人你了解,你是什么人,我更了解。”

    楚楚放下来筷子,脸上再没有之前的好意,额头一簇,说:“那哥哥,我也不和你打马虎了。离开燕京吧,你是个聪明人,为了张牧……你不值得!带他去其他城市混,甚至出国。不要动京圈,是对他好……”

    胡运轻轻一晃手中的酒,问道:“说完了?”

    楚楚咬着牙,说:“你怎么就这么不听劝?”

    “说完了,我先走了……谢谢你请我吃的这顿饭。”胡运一杯干了酒,这菜还没上呢,直接就走了。

    整个过程,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出了门,胡运却直接哭了。

    丝毫保留都没有。

    楚楚在门里,看着胡运离开,无语的说:“你要有这个本书,当年就不会滚出燕京了,你过不了她这一关的。”

    胡运离开许久,楚楚结了账,这才打过去了一个电话。

    “小姐,他不听劝。我看他,是知道现在安家出事了,故意来的燕京。”楚楚忙说道。

    电话那头,女人只是用虚弱的声音说了一句:“不许你这么说他,不管他做什么……”

    “好。”楚楚点点头。

    ……

    燕京市,体育路最近的人民医院里。

    汤清源发过去的消息,久久之后,才有了回应。

    看到回应后,汤清源立马高兴了起来。

    儿子,有救了!

    但片刻不到的时间,汤清源的脸色上,出现了一抹死寂。

    如同要她命一样的惨白脸色。

    “我知道了。”汤清源想了想,还是回了对方的消息。

    不一会儿,汤清源就见到了傅锦。

    “儿子。”看到傅锦的时候,汤清源一个拥抱就扑了上去。

    “你没事太好了。”

    傅锦不为所动,眼神里,甚至还有几分愤怒。

    “你早知道我爹是谁?”傅锦死死的盯着汤清源。

    汤清源一愣,忙说:“你不要怪我,我也有很多无奈的。”汤清源咬着牙,一脸的隐忍。

    那脸色,似乎在告诉很多人。

    当一个明星,到底有多不容易。

    傅锦突然哈哈一笑,说:“我为什么要怪你!傅先康都救不了我,他能救我,说明他比傅先康更有本事啊!”

    汤清源傻眼了。

    此时的儿子,自己似乎不认识。

    “你怎么能这么说。”汤清源低声道。

    “妈,我一直都不知道……原来,傻大哥是专门来保护我的。哈哈……看来,我另外的一半血统,应该是东瀛人吧!”傅锦不在乎谁是他爹,傅先康是他爹的时候,他就给傅先康当儿子。

    另外一个人是他爹,他就给另外一个人当儿子。

    傅锦此时,不仅在笑,笑容还有几分诡异。

    “别瞎说。”汤清源忙对傅锦说道。

    傅锦嘴角一抽,对汤清源问道:“妈,你知道条件是什么吗?”

    “什么条件?”汤清源缓过神来。

    “救我的条件。”傅锦嘿嘿一笑。

    “还有条件吗?”汤清源的确是想救傅锦,才给那个人打了电话。

    野种,也是种。

    汤清源不觉得那人,一句话就可以救儿子的事,他不会做。

    “条件……是世界上只有一个爹啊。”傅锦笑着说。

    汤清源刚开始没听懂是什么意思。

    听完后,身体一颤。

    “你疯了!那个傻子呢?”汤清源忙吼道。

    “去傅家了。”傅锦嘴角一扬,那笑容都要扬到后颈子去。

    汤清源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去混娱乐圈。进了那个圈子,再怎么干净的女人都不可能干净。

    他对不起傅先康,对不起他的疼爱。

    但没办法,圈子就是这样。

    可她绝对不想要傅先康的命啊!

    “那是你爸,你要做什么?弑父吗!”汤清源冲傅锦吼道。

    傅锦哈哈的笑着:“我爸?你这种脏女人,恐怕好不容易才知道我爹是谁吧?现在来和我说是我爸?我要被关起来的时候,谁来救的我?你们不如一个养着的废物,傅家永远比我重要……他明知道我不是他的儿子,还养着我……

    这种绿毛龟,还不是因为,他生不出来儿子……

    呵呵!”傅锦一把推开了汤清源,脸色之上,没有丝毫的怜悯。

    汤清源,彻底懵逼了。

    白眼狼啊!

    露出真面目了!

    汤清源连忙拿出电话,给傅先康打了过去。

    “贱人,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傅先康在傅家,怒吼道。

    汤清源相比之下,却冷静多了:“老傅,我们也不要互相装了。我现在打电话是告诉你,快走……傅锦那傻子来找你麻烦了。”

    傅先康顿时在电话那头愣住了,不知道是应该憎恨汤清源,还是应该感谢他。

    接完电话,傅先康看着客厅里,正在给自己吹嘘南宫家在港区有多厉害,又被张牧坑得多惨的钟夏彤,眉头一皱。

    “怎么了?”钟夏彤忙问道。

    傅先康也想带钟夏彤走,但他没办法。

    他知道那傻子多厉害,自己要摆脱他都是难题。

    而且,他从钟夏彤的话里,听出来了,张牧很讨厌这人。

    如果他是张牧,他非得弄死钟夏彤不可。

    张牧真是脾气好。

    “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夫人等一下。”傅先康忙说道。

    钟夏彤抿嘴一笑,故作贵妇态。心想,这才是正常人对她应该有的待客之道!

    傅先康刚出门,傅家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钟夏彤以为傅先康回来了,还有些激动。

    可这才刚站起来,钟夏彤也察觉到了,在她跟前,一股强大的气势迎面而来。

    “你是什么人?”钟夏彤看了一眼那傻大个,被吓了一跳,完全没有在张牧跟前那种蛮横。

    傻子扫视了一圈房间,见傅先康不在,瞬间出现在钟夏彤跟前,如同死神一般降临。
>>>点击查看《继承罗斯柴尔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