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继承罗斯柴尔德 > 继承罗斯柴尔德目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五章 钟夏彤还有良心吗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继承罗斯柴尔德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五章 钟夏彤还有良心吗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钟夏彤彻底的惊呆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涌入心头。

    刚要站起来,傻子手里的武士刀轻轻一抽出,一抹银光直接让钟夏彤整个人,吓傻了。

    她知道,自己敢动一下,这个傻子绝对敢杀他。

    钟夏彤瞬间又跪在了地上。

    “别,别杀我……我什么都可以做。”

    不一会儿,傅锦回到了傅家的大院。

    一看傅先康不在,正准备问怎么回事,立马将目光放在了钟夏彤身上。

    钟夏彤见傅锦来了,脸色好多了。

    “原来惊喜是傅少。”钟夏彤忙说道。

    但她不敢起来。

    在别人面前,钟夏彤永远像是一只没有尊严的狗。

    “什么惊喜?”傅锦完全听不懂钟夏彤的话。

    钟夏彤长吁了一口气,说:“好了,傅公子,我知道的……”钟夏彤知道,自己的女儿很优秀。

    她有无尽和别人谈条件的资本。

    “什么?”傅锦又是一愣。

    “你爸说了,要给我一个惊喜。我想,傅少即是最大的惊喜吧。”钟夏彤想想,自己将玉冰心给了傅锦,傅锦还没给自己报酬。

    钱多少无所谓,主要是送了傅锦一个人情。

    傅锦像是看脑残一样盯着钟夏彤,冷笑一声:“惊喜你妈!把她给抓起来!没想到,来了一个大礼!”

    是啊。

    钟夏彤是张牧的丈母娘,抓到她,比什么都好用。

    张牧,老子要玩死你!

    傅锦在别墅里,狠狠的吼道。

    一夜尽,天将明。

    张牧躺在医院病房里,就在南宫倾城旁边。

    这一夜,张牧睡得很好。

    第二天早上,张牧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披着一件薄薄的衣服,嗅了嗅鼻子,张牧就知道这是南宫倾城的衣服。

    张牧睁开眼一看,南宫倾城已经能起身了,身体虽然还很虚弱,但已经睁开了眼睛。

    “醒了?”南宫倾城凑到张牧头边来,显得刻意和又奇怪。

    张牧看到南宫倾城醒来,倒是挺开心的,打起精神做起来,摸了摸南宫倾城的头。

    南宫倾城,此刻像是一只刚睡饱了的小奶猫,在张牧怀里蹭了蹭。

    “我最近,有点记不得事情。”南宫倾城挠了挠头,眼珠子在转着,明显在回忆。

    可自己怎么回忆,也想不起来。

    南宫倾城没办法,这才将目光停留在张牧身上。

    张牧坏笑了一下。

    南宫倾城立马说道:“好了……我不想听你讲了。”

    “想吃什么吗?”张牧连忙问道。

    南宫倾城刚醒来,肚子的确是饿的咕咕咕的在叫。

    听张牧一说,南宫倾城好像真的有些饿了。

    可回头一看,就看到了病房桌子上炖的汤。

    “我妈来过?”南宫倾城敏锐的问。

    张牧也不好回避什么,说:“是啊。”

    南宫倾城一听,也没问什么。

    她知道,张牧和钟夏彤的关系不好。就连她自己,也挺反感母亲的。

    可她怎么会,来华夏?

    而且来了自己的病房。

    “她说来给你做饭的,怕你吃不习惯。你要不要,见见她?”张牧忙问道。

    这种时候,他也不想揭钟夏彤的短,南宫倾城好了,她应该很快就回去了。

    “我待会自己联系她吧。”南宫倾城靠在张牧身边,说道。

    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多和张牧相处。

    张牧看着南宫倾城,盯着她胸口看着。

    南宫倾城立马将胸口捂着,说:“坏蛋,这是病房呢。”

    “我是在看你胸口的玉冰心……”张牧拿过来玉冰心看了看,玉冰心竟然已经失去了大多的光彩。

    “玉冰心?是什么?”南宫倾城忙问道。

    “你的护身符。”张牧抿嘴一笑。

    中午饭吃过后,张牧离开了医院,去找胡运。

    约莫着,这时候胡运已经忙完了。

    南宫倾城见张牧走了,忍不住还是拿起来了电话,给钟夏彤打了过去。

    钟夏彤那边,已经不在傅家的院子里,而是在傻大个的别墅里。

    别墅里阴森,恐惧,甚至还能嗅到一股恶臭味。

    但钟夏彤,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妈,你在什么地方?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刚才我都能自己下床了。”南宫倾城躺在病床上之前,就能够自由的活动。

    钟夏彤一听南宫倾城的话,打了一个哆嗦。

    “妈,你怎么了?”南宫倾城忙又问道。

    钟夏彤咕噜的吞了吞口水,说:“那个……我,我没事。”

    “怎么会,我感觉你声音不对啊?”南宫倾城即便是再怎么不想管钟夏彤,但钟夏彤也是自己的母亲,她一眼就能察觉出来什么不对劲。

    “我……真,真没什么。”钟夏彤一边说,身体一边打哆嗦。

    她哪里知道,燕京的人都这么狠。

    这个傅锦,表面上是光鲜亮丽的男人。

    实际上,绑了自己不说,还要她将南宫倾城骗过来。

    傅锦知道,钟夏彤的筹码弄死张牧不够。

    正好,今天南宫倾城醒了。

    有了南宫倾城,傅锦能然张牧……跪在地上,给他求饶!

    让他,生不如死?

    “妈,你到底怎么了?”南宫倾城察觉到不对劲,忙问道。

    钟夏彤不想说话。

    傅锦拿过来了手机,开了静音后,‘啪’的一巴掌,直接朝着钟夏彤删了过去。

    狠狠的一巴掌,将钟夏彤直接打懵逼了。

    钟夏彤嘴里吐了一口血在地上,头发凌乱无比。

    傅锦盯着她,说道:“怎么的?良心发现?再给你一次好好说话的机会,不珍惜这次机会,你的下场应该知道。”傅锦语毕,一把匕首朝着桌子上插下去。

    桌子上的,正是钟夏彤的手。

    匕首刚好插在钟夏彤两根手指中央。

    钟夏彤吓了一跳,浑身都是冷汗。

    钟夏彤咕噜的吞着口水,不停的点头。

    傅锦将静音打了开,南宫倾城已经有些着急了:“妈,你怎么回事,一直不跟我说话。”

    “没,没怎么……刚才手机没信号了。”钟夏彤忙说道。

    “好吧……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港区啊?”南宫倾城忙问道。

    钟夏彤看了看身后的傅锦,急促的说道:“妈妈没事,你不要担心我,快跑啊。”

    嘶。

    南宫倾城,瞬间听懂了。

    这是没事的话?

    “妈的!”傅锦听到钟夏彤那么一说,也不装了,一脚踹了过去。

    绑在板凳上的钟夏彤,直接被他踹飞了。

    傅锦拿过来电话,对南宫倾城说:“小妞,想要她的命,自己一个人来。如果你敢告诉张牧或者其他人,来的时候,带上你妈的棺材。”

    说完,傅锦又狠狠踹了钟夏彤一脚。

    钟夏彤一个女人,哪里承受得住傅锦这样的暴力,在地上打滚了起来。

    说完,傅锦就挂了电话。

    “麻痹……你他妈还有良心?你女儿救命的药你都可以卖,你还装什么好人。”傅锦真没想到,差错出在钟夏彤身上。

    “我,我……”钟夏彤咬着牙,哭喊着。

    “也罢,就算她直接让张牧来,也是找死……我知道,他身边已经只剩下刺猬和另外一个杀手了。我哥的刀,很久没见过血了!让他,感受一下什么叫绝望!”

    南宫倾城挂断电话,那张苍白的脸上,显得很无语。

    她没有办法,只好先给张牧打了电话。

    张牧很快就来了医院。

    他也没想到,钟夏彤竟然良心未泯?

    不,她应该知道,南宫倾城很聪明,没那么好骗。

    “放心吧,我们来处理。”张牧回头对刺猬说道:“干活了。”

    刺猬嘴角一翘,捏了捏拳头:“枫哥终于不在了,等了好久呢!”

    半个小时后,张牧的人就已经到了燕京郊区的那栋别墅。
>>>点击查看《继承罗斯柴尔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