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寒夜遇晨曦 > 寒夜遇晨曦目录 > 章节目录 最终章 是你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寒夜遇晨曦 章节目录 最终章 是你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沈青蔓丝毫没有暖意的微笑,缓慢地转过头,眼神始终在凌承熙和沐寒身上流连,像是要扫描些什么东西出来。她拿过助理手上的文件,优雅开口:“凌氏还有这样好手段,我还真是现在才知道,凌大少爷的雷霆手段,不择手段上不了台面。”犀利冰冷的眼神刮了凌承熙一眼,一字一句,“我从来都很尊重凌家,也觉得只有你们才是沐家的朋友,这次来叨扰,就是想请凌老太太,给晚辈一个说法。”沈青蔓眼睛缓慢地在凌家人脸上扫过,最后落在欧阳如的身上。

    凌国栋拿走沈青蔓手上的文件,淡定拆开,大致看了看内容,有些皱眉,再淡淡看了凌承熙一眼,浑厚的男声说:“沈总,想要什么?”既然人家找上门,也就开门见山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U feel的项目是凌氏集团今年最大的投资项目,我知道凌大少爷一直想接触美国的MR.HOU,让他跟你合作,可惜屡屡受到拒绝。”沈青蔓的高跟鞋在地面上敲出一下一下清脆响声,走到沐寒身边,倨傲临下,眼神就像是看见什么肮脏的东西一般,优雅继续说,“MR.HOU跟我有过名的交情。很不巧的是,这位沐寒小姐是我最在意的人,刚好也是凌大少爷也看上了。为了这个小女生,不惜把手伸到我的碗里,给我警告。”

    沈青蔓转过身,眯着眼睛对着沐寒清亮的眼睛,她是多想这一刻把这双眼睛戳掉,用温柔而致命冰冷的声音说:“沐寒,你很不乖啊。”

    凌承熙一把将沐寒拉到身边,便听到欧阳如慢慢地说话:“沈总,说话要说重点,老人家记忆力不好,很容易听困。如果你是想要跟我说,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让年轻人办就行。我们还得商量家事,就不留你吃饭了。”

    麦心怡越听越不是滋味,这个沐寒不会是来祸害凌家的吧!这样背景的女孩,她一定要制止,生气地说:“妈,沐寒这个女孩子,又是私生子,又是学校里偷东西,现在还让承熙为了她,等罪人家沈总,我可不愿意让不清不楚的女孩子,跟承熙有什么牵扯,你想以后凌家怎么对外人,去介绍这个儿媳妇。”

    凌承熙用力拉住沐寒的手,不准她退缩,沉稳地说:“奶奶,爸,妈,这是最后一次,我这一生只要沐寒,不是她,我什么都不要。还有,谁都别想伤她。”

    “你就这么不体谅,我们都是为你好!这个女孩子不适合你,承熙。”麦心怡有点急了,没有叶槿岚,也不能娶来路不明的人。

    “凌家家事,我没有兴趣,如果凌氏还想U feel的项目得到MR.HOU合作,我只有一个条件。”沈青蔓轻轻扬手,整理了一下发丝,她知道现在是掐着凌氏咽喉的时机,一字一句说:“沐寒不能嫁进凌家,她可是沐家的私生女。”她应该一早就毁了这对恶心的母女,若是沐寒加入凌家,就有了后盾,她不能动。

    欧阳如将茶杯放下,抬头就不高兴看了麦心怡一眼,有些怒气地说:“我还没死,轮不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听墙角的人就听好,我老太婆不好相处。”一直在后厅悄悄偷听的周恺,暗暗攥实了拳头,也不知道奶奶怎么知道他在这里。欧阳如随即站起身,威严地开口:“我宣布,凌氏集团新任总经理是凌承熙,三天后,凌氏婚宴,新娘是沐寒。”

    “小寒是凌家人,就是凌家事,沈总还有疑问的话,国栋好好解答。”欧阳如变脸比翻书还快,又和蔼可亲地拉着沐寒的手,高兴地说:“走,陪奶奶上楼。”就再也不理沈青蔓。凌琳满脸笑容,在沐寒后面给自己奶奶竖起大拇指,哥哥找来这个强有力的助攻还是很可靠的。

    沐寒一脸懵,准确说就是被欧阳如带上二楼。沈青蔓眼睛里全是恨意,哼了一声,“凌家,好手段。那就走着瞧。”说完也就踩着高跟鞋,带着一群人走出凌家。沐源带着沐帆,跟凌承熙低声说了几句,看了一眼沐寒的方向,阻止了想要溜走的沐帆。“我告诉你,一定要对我姐姐好,不然我强大以后不会放过你,请你一定保护好她。”沐帆吸了吸鼻子,很男子汉地说。

    “我会。”凌承熙摸了摸沐帆的小脑袋,“这是我跟你的约定。”

    房间里沐寒比起刚才,心情已经稳定了许多,坐在她对面的是教她服装设计的师傅,是她萍水相逢的如奶奶,是承熙的奶奶,是凌家的真正当家人,更是凌氏集团的董事长。今天如奶奶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承熙吧!那就是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小寒,我并不想兜圈子,你跟承熙都是爱着对方,奶奶想将承熙交给你照顾,就是可能会委屈你。”欧阳如温暖地说话,“这小子对于守护的东西,绝不放手,我希望你对他也能不放手,这个一个老人家的请求。接下来的日子,不会顺利,虎视眈眈凌家的人不少,我跟爷爷是厌烦这些事情。”欧阳如拍了拍沐寒的手,“我们会参加完你们后,继续环游世界,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们年轻人。”

    沐寒微微皱眉,刚才在客厅知道麦心怡是不会接受她,平静地说:“如奶奶,阿姨说得没错,我也许不是最适合承熙的人。”在沐寒正在说这话的时候,凌承熙刚想走进房间的脚步停止了,手也紧张地握紧了手中的戒指。

    “但是有承熙哥哥出现,我才有往后正常生活,对小时候的遭遇没有怨恨,是他把我带出来,以前我很害怕相信和依赖其他人,唯独是他,我不怕。”沐寒那双清澈明亮的双眼真诚地望着欧阳如,“我本来以为我喜欢他,只是童年熟悉的感觉产生了幻觉,发生这么多事情,我终于发现,”她的眼底渐渐漫上一层泪水,咬了咬唇说,“发现爱他比想象中要更深,没有他,我宁愿不要。”

    站在门外的凌承熙,嘴角弯起一个灿烂的弧度,听到沐寒这份告白,胜过世界千言万语。快速走进房间,直接抱起沐寒,不管沐寒的低呼挣扎,眨了下眼睛,低沉地说:“奶奶,你不能霸占我的媳妇,先走了。”

    如奶奶挑了挑眉说:“臭小子,日后敢欺负小寒,让你屁股开花。”看着自家孙子迈着大长腿,潇洒地离开,满意地点头笑着。

    沐寒无可奈何,情急之下一口咬在凌承熙的脖子上。“小寒,你这样很不乖,或者你是想我对你有什么动作,嗯?”凌承熙将沐寒抱回专属她的房间,长腿回钩,将房间门带上,放下沐寒又马上将人禁锢在门板和他的胸膛之间。

    “谁让你在外面偷听,又突然将我抱起来!还有,我还不是你媳妇,只是你的女朋友。”沐寒回瞪着凌承熙,仿佛在说,明明就是你招惹我先的!看着凌承熙帅气的脸,深情的眼,渐渐又没了底气。

    “我不舍得我的女朋友离开太久。”凌承熙伏在沐寒耳边极其温柔地低着嗓音说,“想女朋友赏脸,接受我的心和我的人。”他拉起沐寒的左手,放在自己的胸膛,感受着结实肌肉下那刻热烈跳动的心,“女朋友还满意这份礼物吗?如果满意,请签收一下,余生都是你,不设退货。”

    沐寒此刻听到的都分不清是谁的心跳声,思绪都全部被凌承熙所占据,眼角有些泪花,看着左手有些心痛,喃喃说:“对不起,我没有第一时间认出你。她抬头给了凌承熙一个带着泪的喜悦笑容,“满意,不需要退货。”

    “嫁给我。”凌承熙的眼中全是真诚,期待,沐寒害羞地嗯的一声。他拉起沐寒的手,将一枚六爪的钻石戒指套进修长的无名指,尺寸刚好,灿烂摇曳。沐寒狡黠地转了一下眼珠,踮起脚,亲了凌承熙一口,趁着人还没反应,低身逃跑。

    凌承熙绝对不是吃素的,反应过来的时候,在阳台拦下小调皮沐寒,将人抱到桌子上,挑了挑眉,有些委屈低声说:“小寒是因为害羞逃走?”

    “没……没有。”沐寒眼珠一转,手指窗边扣倒的相片,疑惑地问:“那些相框里的画,都是你画的?你怎么会将我小时候的样子记得那么清楚,还有我小学、中学的样子,你……你是一直在。”

    凌承熙望着沐寒清澈明媚的双眸,极尽温柔地说:嗯……错过在你身边的时间,想知道你生活如何,就把你的样子画下来,以解思念。”他将头抵着沐寒的额间,闭起双眼,缓慢地小心翼翼将沐寒抱进怀里。

    岁月静好,有你,足够。

    三天后,凌氏集团公布了新总经理为凌承熙,集团所有事务由他处理管理。同一日凌家也举行了婚礼,一时间卡森山庄里里外外都是紫色洋桔梗,盛开美艳,其它搭配鲜花皆为衬托,蜡烛摇曳,灯光相应,看起来不算繁杂,却给人高贵神圣又不失浪漫。从户外席间打闹的孩子,穿过客厅,争先要跑去看新娘子。

    “姐姐,待会我保护你。”沐帆穿着一生黑色燕尾服,活生生就是旁边沐源的翻版,“为什么结婚之后,要离开这里过去市中心住,而且那边又没有这边大,凌承熙这样委屈我姐姐,哼!姐姐还是跟我走好了。”

    “孩子气,来,帮姐姐弄一下裙子。”沐寒总觉得着婚纱穿着别扭,行动限制得很大,后面拖尾的长纱更让人头疼。

    “好的,待会我在后面帮姐姐提着裙子就不怕了。”沐帆机灵一笑,沐源看了看时间,提醒道:“时间差不多了,外面是准备好的,我们出去吧。”他弯起手臂,沐寒眼神闪过些情绪,抬头笑了笑,“好。”

    这场婚宴是让一对新人先到海边举行婚礼仪式,再到酒店宴会上亮相,再回去市区中心的那间独栋建筑物。凌承熙安排流程简单,是不想沐寒辛苦。

    凌承熙从沐源手上接过沐寒的手,扶着她一步步走下台阶,此时,一辆开足了马力的黑色跑车,疯狂地向沐寒的方向撞过去,似乎跟沐寒有着什么深仇大恨!车辆的速度太快,很多宾客都没有反应过来,有些人被擦伤倒在地上。

    眼看着这疯狂的跑车撞过来,凌承熙将沐寒抱进怀里,往旁边一带。车里的人好像预料到凌承熙的动作,马上转了方向,直接往单独站着的顾美芳撞过去!

    真担心女儿的顾美芳,没有预料到,在反应也已经来不及了,整个人被车撞飞在山路上,顿时没了意识。那辆跑车撞到路障上翻了,爬出了一个披头散发的人。

    “啊~~~~!!!!”沐寒一声惨叫,凌承熙用力捂住沐寒的双眼,阻止着她挣扎要过去。他深沉看着第一时间赶过去的楚轻尘,对方探了探脉搏,摇摇头。再回神的时候,沐寒已经晕过去了。

    没有想到一场喜事,突然间变成了这样。凌承熙寸步不离在沐寒的床边,那个肇事人是发了疯的叶槿岚,人已经被警方控制住,据说是喝酒吸毒过后产生幻觉,才做出这等荒唐的事,还扬言让沐寒也试试什么叫锥心之痛。

    凌承熙几天不见沐寒醒过来,就连楚轻尘也束手无策,大家都非常担忧。无论是谁说话,沐寒都完全没有反应,检查过所有身体机能正常。

    直到第七天,房门打开,走进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干净明亮,温文儒雅,他走到沐寒的床边,轻柔地说:“小寒,该起床了。”

    凌承熙不敢呼吸,生怕错过了什么。

    “子皓哥哥。”沐寒干涩地吐出这几个字,眼睛睁开空洞无物,“是你。”

    “没错。”林子皓温柔的回答,“是我,好久不见。”
>>>点击查看《寒夜遇晨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