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府邸 > 府邸目录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节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府邸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节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藟儿低头浅笑,捋了捋身前的毛绒领子,盯着回廊下的石板。

    “要不要让他们来支个火?你身子虚,可别冻着了!”洛瑜说罢叫来小厮。

    “不用了,三太太,我差不多回去了。”藟儿赶紧打住,回头望了望兴致高昂的祥安,吩咐被洛瑜叫来的小厮去传话。

    “那咱们一块儿走!”洛瑜挽着她。

    “这会儿天没黑透,我想慢慢走回去,三太太要不要等铃铛带人来接?”藟儿试图委婉推脱。

    “我也很久没和你说说话了,正好一块儿走走!”洛瑜笑盈盈的说。

    两人漫步闲聊,不知不觉走到盈香楼,藟儿盯着紧锁的院门方向,不由得陷入沉思:除了拿钥匙打开院门,确实没有别的办法进去了……

    “想什么呢?”洛瑜走着走着不见藟儿跟上,回头瞧她呆着。

    藟儿立马反应过来,“上……上回在这儿看戏,好久之前了!”

    洛瑜回头看看盈香楼对面的戏台子,脸上的笑意渐散,内心翻涌的苦涩浮现微抽的面颊,叫夜色湮没。

    “想看戏了?”片刻,洛瑜长舒气,转为笑颜。

    “嗯?”藟儿低头笑笑,继续往前走,“上回那丫头,叫妙妙吧?她临时上场,倒毫不怯场,有模有样,真厉害!”

    洛瑜一听她提那丫头,面上瞬间凝固,将脸转到一边,低声“嗯”一句便转了话锋:“府上就剩你和李瑶没庆生辰了吧?她是腊月的,你是几月的?”

    “我?冬……冬月。”藟儿说道,“具体几时,我也不太记得了,只知道是在每年第一场雪前后。”

    “要是往年,你生辰该过了,今年的话……”洛瑜感受感受这气温,“估摸着二十来天也差不多了!你打算怎么过?”

    “没想过呢……”

    “也对,四少爷应当会替你操办,哪儿用你操心!赶明儿我打听打听,若四少爷没替你安排戏场子,我替你安排!”洛瑜爽朗道,“这份人情,我还送得起!”

    “哪里敢劳三太太费心,藟儿怎么受得起!”

    “傻丫头,再说这些见外话,我可生气了!”

    “谢谢三太太好意!”正愁不知该怎么进到盈香楼办,洛瑜这主意还真是雪中送炭,藟儿面上客气推辞,心内喜不自胜。

    本是欢喜地回到院内,谁知一进院子,听见房里传来吵闹,一听丫头说少奶奶回来了,金盏更是闹得大声,黄鹤也没拉住,只见她先冲出来告状。

    “少奶奶,寻芳偷拿你的东西!”金盏底气十足,“我可是亲眼见着的!”

    “我没有,你别污蔑人!”寻芳立马跟上来警告金盏。

    “怎么回事?”藟儿看看金盏,再看看黄鹤。

    “少奶奶,我来的时候,已经闹起来了。”黄鹤拦在金盏和寻芳中间无奈道。

    “你说寻芳拿我东西,她拿了什么?”藟儿问金盏。

    “一只玛瑙耳坠子!”金盏摊出掌心的耳坠子,横了一眼气急败坏的寻芳。

    “你拿了吗?”藟儿瞥一眼耳坠子,转脸问寻芳。

    “哼,谁知道是不是有人设圈套引我入局?”寻芳不屑道。

    “你自己道德败坏,还血口喷人!”金盏早和她吵了起来,也不怕在藟儿面前多嚷嚷寻芳一句。

    “金盏,闭嘴!”藟儿喝止金盏,继续平心静气的问寻芳,“我信你的话,如果你说你没拿,那就是没拿……”

    “猫哭耗子,假慈悲。”寻芳完全不领情。

    “你!”金盏刚要发作,被黄鹤给拉住。

    “这会儿证明你的清白才是最重要的,和我赌气,只会适得其反。”藟儿耐心劝说。

    “呵!”寻芳不禁冷笑,“我就知道是个圈套,趁着少爷不在家,想要整死我!我寻芳是个什么人,少爷最清楚不过,从小到大,府里什么值钱的东西没见过,我会图这么个破耳坠子?笑话!”

    “你这话就是说你没拿,是吧?”藟儿接下她的话,想在众人面前还她清白。

    “你偷东西就算了,还说三太太送的是破耳坠子,你再劳苦功高也不过是个丫鬟,还妄想飞上枝头与主子平起平坐呢,没脸没皮!”金盏才不会放过她。

    “金盏,闭嘴!”

    藟儿厉声吼道,将她吓了一跳,瞬间安静下来。

    “又不是戏子,这戏做得一出比一出好啊,可惜了,少爷没看着。”寻芳气的不得了,顺势将愤懑泼到藟儿身上,冷眼嘲讽,身旁的丫头拉也拉不住。

    “既然什么也没丢,也就是没事发生,还不去忙自己的,等着少爷回来收拾不成?”藟儿也不想横生枝节,忍着脾气,将众人打发下去。

    “哼!”寻芳冷眼瞥过被压制的金盏,丝毫不领藟儿的情,“虚情假意!”

    “你才是不识好歹呢!”金盏见藟儿忍着不出声,她可忍不了,挣脱了黄鹤,捡起脚下的抹布朝寻芳脸上扔过去。

    “你个臭丫头!”寻芳怒不可遏,扔掉脸上的抹布将随手摸到茶杯掷出去。

    藟儿见寻芳扬手,生恐那杯子真砸到人,顺手将寻芳肩头往旁边推了一把,茶杯落下跌到桌沿,“哐哧”坠地。寻芳一声惊叫,手臂撞上凳子,什么也没抓住,生生摔到地上。

    藟儿没成想这力道寻芳受不住,早去扶受惊倒地的金盏了,其他丫头还才走到院子,闻声进屋,搀寻芳的搀寻芳,打扫屋子的打扫屋子。

    任凭众人如何相劝,寻芳死活不肯起来,藟儿一凑近,她闹得更凶,索性离她远远的,与金盏去里间休息,静等黄鹤找祥安回来。

    “你招惹她做什么?”藟儿替她收拾衣冠,又生气又心疼。

    “我真看见这耳坠子从她身上掉下来!”金盏急于辩解,“她还在那柜子里面乱翻,把少爷的书都翻出来了!”

    藟儿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蓦然警觉,疾步走到收拾了一半的柜子前开始翻找,半晌翻不见便有些着急:“书呢?”

    金盏从梳妆台下拿出那本旧书,走到藟儿身侧:“一听我叫她,吓得书都掉了,慌慌张张地躬身去捡,那耳坠子就从她身上掉下来,我亲眼看见的,少奶奶,我没冤枉她!”

    藟儿夺过金盏递来的旧书,左右翻看:“书是她拿出来的吗?”
>>>点击查看《府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