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类别 > 甜妻在上:顾少宠婚进行时 > 甜妻在上:顾少宠婚进行时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七章 事情暴露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甜妻在上:顾少宠婚进行时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七章 事情暴露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一句相认的话如鲠在喉,上不去下不来难受极了。

    “不这样说难道要我赞美你吗?赞美你尊老爱幼,经常来医院给我盖毯子?”

    白母的疾言厉色让莫雨儿有些失落,她垂着眸,并不打算再争辩下去。

    “对不起,我先走了。”莫雨儿微微躬身,转身落跑。

    看不惯的白心悦发现一旁的热水壶,不悦促使她伸手拿起热水壶朝莫雨儿砸去。

    砰地一声响,紧接着是水壶摔碎的声音。

    毫无防备的莫雨儿被砸中了腰,疼得她跌坐在地上起不来。

    白母跟白心悦都因此得意大笑起来,整个空荡荡的楼道回响着她们的声音。

    莫雨儿忍着腰疼缓缓站起身,准备将脱手在地的包捡起来。

    就在这时,白母先一步将莫雨儿的包抢到手,刁难般将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倒了出来,包也随手扔到其他地方去。

    然而,当莫雨儿看到那张检测的化验单静静躺在地上时,心随之剧烈跳动起来。

    她不顾腰疼,快速将地上的化验单捡起来。

    白心悦见她如此紧张,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于是使眼色让白母抢过来。

    白母意会着点头,趁莫雨儿毫无防备,将那张化验单抢到手。

    “让我来看看,是怎样的破东西让你这么宝贝。”化验单转到白心悦手中时,她得意地将其打开。

    莫雨儿上前要抢,白母拦在她面前伸手一推,直接将莫雨儿推倒在地。

    然而就在白心悦看到那张化验单时,整个人惊住了。

    这竟然是一张dna检测单,上面写着莫雨儿跟自己母亲的名字,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时化验结果竟然是有亲子关系。

    怎么会这样。

    在白心悦愣神之际,白母发现她不对劲,立马抢过单子浏览了一遍,看完后,同样不敢置信的僵在了原地。

    莫雨儿咬着牙起身,趁两人不备把东西夺了回来。

    “有时候,好奇心会害死一个人。”她冷冷的说着,迅速捡起东西逃离了现场。

    白母回过神,正要把莫雨儿叫住的时候,白心悦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妈,我想睡觉了。”

    看上去镇定的白心悦,此刻全身都发着抖。

    白母一直将目光看向莫雨儿离去的地方,心像是随着她一起走了。

    白心悦再次大声喊道:“妈,我想回去了!”

    白母回神,扶着白心悦回了病房。

    那晚,两人丝毫没有提起这件事情。

    第二天一早,当白父来医院的时候,白母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他。

    “这怎么可能?你是不是看错了?”白父并没有很惊讶,倒是冷静地质疑起这件事情的真假。

    白母焦虑,忧愁道:“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但可以确定的是,上面写着我跟莫雨儿的名字,而且dna比对的结果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心悦知道这件事情吗?”

    站在门口的两人因为这个问题不约而同往病房望

    去,当年领养白心悦的时候他们只凭着一个小小的物件便认定她是白家的孩子,根本没带着孩子去医院鉴定亲子关系。

    想到这里,白父想起了那日医生说起白心悦的血型是b型,他之所以一开始说白心悦血型是a型,是因为白心悦告诉他们,她是a型。

    “这件事情确实值得怀疑,不过在查明之前,我们谁都不要在心悦面前提起。”白父沉稳地安排着,他并不打算把白心悦血型的事情告诉白母,以免不必要的事情发生。

    然而两人的对话白心悦听得清清楚楚,知道白父要离开的时候,她立刻哀嚎了起来。

    门外的两老一听,慌慌张张的回到房,心疼的关怀着。

    “哪里都不舒服,哪里都好难受。”白心悦以全身疼为理由,博取白父白母的关心。

    后续,白父叫来医生,检查后确认没有大问题。

    然而白心悦依旧哀嚎着说全身都不舒服,并且装作十分依赖父母的样子说:“你们不要离开我,你们这个时候离开我,我肯定会难受死的。”

    说着紧紧拽着两老的手不放开。

    她主要的目的,是要白父白母寸步不离的围在她身边,这样,他们就不会有时间去找莫雨儿,也不会有心思去查这件事情。

    白父白母看在她受伤恢复期,任何事情只能顺从着她。

    “爸妈,上次莫雨儿的事情,你们怎么看啊。”

    白家两老不提,白心悦主动提了出来,现在她至少要了解父母是怎样看待这件事情的。

    白父白母很诧异,相互对望一秒后,白父主动宽慰,“心悦,你放心,无论莫雨儿那件事情是真是假,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女儿。”

    原以为这个答案能够抚慰白心悦不安的心,可惜,这并不是她想要的。

    正在吃饭的她瞬间拉下脸,把筷子砸在桌上,薄怒道:“爸妈,你们是在怀疑我的身份吗?”

    要不然为什么他们会说出“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女儿”这种话,很明显,他们动摇了。

    白父白母被她突如其来的质问问住了,顿了许久都没有个准确的答案。

    气氛逐渐凝固,白母主动站出来缓解,“心悦啊,你怎么能这么想爸妈呢,你的身份我们从没有怀疑过,刚刚你爸只是想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是白家女儿的事情永远都不会改变。”

    白母知道白心悦很在意这件事情,倘若让她知道他们其实也很想查清楚这件事情,或许后果会变得不可控。

    “真的?”白心悦将信将疑,现在她根本不敢完全相信父母的话。

    “当然。”两老异口同声的回答。

    窃喜逐渐挂着嘴角,白心悦提出假设,“那假如莫雨儿的化验单是真的,你们打算怎么办?”

    “怎么可能是真的。”白母故意说来安抚白心悦,“她肯定是想用这件事情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想想以前她也是用这种方法让你跟修文离婚的,保不齐她现在也是故伎重施而已。”

    说完这些话的时候,白母心里有愧,甚至想起这些日子对莫雨儿说的

    那些狠话,假如莫雨儿真的是白家女儿,她说的那些话简直不是一个母亲该说的。

    “嗯,就是,她莫雨儿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白心悦算是了解了父母的想法,目前他们还是不相信莫雨儿,这样的话她也不用再提心吊胆。

    想到这里,白心悦的心情大好,胃口也越来越好,直接把今天的饭菜都吃光。

    不过白心悦想得太天真,以为白家把心思放在她身上就不去顾及莫雨儿,但其实,他们心里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十分注意。

    夜晚,趁着白母跟白心悦聊天,白父找了个借口出去给顾修文打电话,交代了这件事情。

    听完后的顾修文很意外,如果那张化验单是真的,莫雨儿岂不是才是白家真正的女儿。

    那日在手术室护士说的那些话,他便怀疑白心悦的身份,只是没想到真正的白家女是莫雨儿。

    “修文,你的做事风格我一向信任,所以这件事情希望你能帮忙调查清楚。”

    白父沉重的说着,如果他们真的认错人,一定要及时止损。

    顾修文应着,却问出了另一个问题,“如果莫雨儿真的是你们的女儿,伯父伯母准备怎么处理?”

    白父长叹一声,“我们当然希望她能回家,可是我很担心她会不会接受我们,毕竟她早知道我们是她父母,她也不肯跟我们相认。”

    “那心悦呢?”

    顾修文的追问让白父顿住了话,半响才决定说:“当然是一起生活啊,同样是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

    这个答案让顾修文的眉头缓缓皱起来,按照他对白心悦的了解,她绝对不可能要跟莫雨儿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更何况这两人水火不容,根本不可能和解。

    “事情我会尽快调查清楚,伯父放心。”顾修文终止了话题,挂断电话后给莫雨儿打了个电话。

    这是这段时间以来,他第一次主动给她打电话。

    以前没有理由,现在算是找了个借口。

    不过莫雨儿看到来电显示是顾修文时,想也不想就把手机关机。

    他们没有任何好聊的。

    顾修文回拨两次,发现莫雨儿故意关机,只好离开公司,亲自去趟莫雨儿的家里。

    “谁啊。”门铃响起,莫雨儿疑惑地开了门。

    看到顾修文的那一刻,毫不犹豫地将门合上。

    可惜,她的速度没有顾修文的快,他将一只手撑着门,任她怎么关都关不上。

    “故意关机?”顾修文淡淡问,许久没见,她消瘦了许多。

    莫雨儿不再与他纠缠,径直往屋里走去,冷冷地回了句,“没电了。”

    顾修文坐下,环顾四周后看到茶几上的纸张,刚要伸手去拿,莫雨儿先一步拿走了。

    “我让你动我的东西了吗。”她有些不悦,连忙把东西折叠好放在兜里。

    机敏的顾修文光看莫雨儿的反应就知道那张纸是所谓的亲子鉴定结果。

    “你是白家人?”深邃的双眸紧盯着她,莫雨儿站在原地,看似平静心里却波涛汹涌。
>>>点击查看《甜妻在上:顾少宠婚进行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