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类别 > 瘟疫医生 > 瘟疫医生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四章 安杰尔学派【求月票,求订阅】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瘟疫医生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四章 安杰尔学派【求月票,求订阅】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这年的十二月,东州有很多极端天气,在这下旬才又刚刚下过了一场特大暴雨,把全城的街道都有点淹了。

    流感肆虐这里已经有一个多月,各家医院总是大排长龙,前些日子还设立了一大批隔离点,而且全城的通讯和交通持续受到管制,这里是人心惶惶。东州的情况也受着全国关注,大家都很担心流感疫情会继续蔓延。

    不被普通民众所知的市郊一处,东州天机局医学部,更被沉重的气氛笼罩。

    精神心理大楼内,第十层的一个大会议室被清出来改为“入梦室”,参与这次入梦行动的46人都躺在放松椅上,并且连接着各样的监测仪器设备,他们的脑电图、皮肤电阻、心率等数据都被监测中。

    在他们作着清醒梦后,脑电图就有了不同,但旁边监控中心的一众工作人员都不太确定眼下是什么情况。

    “姜先生,现在这样进展顺利吗?”姚世年询问着一位中年男人,在男人身后还有六个年纪小一些的人士。

    姜明昌,长相普通,身形清瘦,一套简朴的黑色西装,眼神却有着一份学识积累的深邃。

    他们是天机局意外得到的援手,全是“安杰尔学派”的成员。

    在1925年,花旗国罗德岛普罗维登斯市布朗大学的语言学家乔治-甘默尔-安杰尔教授,接见了一位奇怪的年轻人。这名为威尔考克斯的年轻人给安杰尔教授带去一块古怪的陶土浅浮雕,并讲述了自己奇异的梦境。

    年轻人的本意是求助安杰尔教授给他破解浅浮雕上的象形文字,安杰尔教授却因此找到了一些别的线索。

    关于一个异教,关于在1925年春全球性爆发的“集体恶梦致躁狂事件”。

    但这个事件只是安杰尔教授私人的调查和整理,躁狂者分散于各国各地,当时并不被人所注意。而且那个年代也没有现在这般的通讯,因此除了教授自己收集到的剪报,就没有别的资料了。

    安杰尔教授通过研究威尔考克斯的梦境,接近了一些惊人的异教秘密。

    可是那不久后,安杰尔教授就不幸去世。虽然他是以92岁高龄去世的,死因被认为是心脏病发,但学派一直都相信他是被那个异教谋杀了,教授是走在路上被人粗暴地推跌在地而病发的。

    安杰尔教授的死不是结束,因为当时他的侄孙和几位学生秘密结社了,即是安杰尔学派。

    学派继续着教授的梦境研究和异教研究,他们之所以秘密行事,一是躲避那个异教,二是这种研究往学术界明说了,是会被嘲笑和除名的。这么多年来,学派传承了几代,全球范围都发展了成员,姜先生他们就是其中一员。

    具体怎么个情况,天机局也不甚清楚,因为学派仍有很多保密之处。

    不过姜先生他们不但展露出对梦境、梦境世界有很深的研究,也对那个“拉莱耶教团”有相当多的认识。

    他们相信,这就是他们一直在研究的那个异教。

    连这句话也早已被他们破译:【 ph'nglui mglw'nafh cthulhu r'lyeh wgah'nagl fhtagn】

    【永恒的拉莱耶宅邸中,沉睡的克苏鲁候汝入梦】

    “我们把那个异教称为克苏鲁教团。”姜先生告诉天机局,“这些教徒崇拜一个名字勉强能转化为人类发音‘cthulhu’的远古存在,他们把这种存在称为‘旧日支配者’。我们的研究相信克苏鲁教团的领袖是一位居于深山的华夏老人,被异国教徒称为‘不死不灭之者’。这个教团的目标是唤醒沉睡在海底之城拉莱耶的克苏鲁,让它再度降临这个世界。”

    安杰尔学派提供的这些信息,都是与顾俊他们的探索、猜测相吻合的。

    学派相信,如果克苏鲁被那些邪信徒成功唤醒,那就是人类文明的覆灭之日了。

    人类现阶段不应该想着怎么对付旧日支配者,而是要想怎么阻止它们的到来,或者说不被它们注意到。

    这和顾俊为什么要把异文世界的通道炸掉,也是不谋而合的。

    姜先生这股助力让通爷、姚世年他们都惊喜过望,但同时当然保有着怀疑:他们的身份、他们的目的。

    “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合作,让学派走出来,与全球各国合作。”姜先生这么说,“时代不同了,时势彻底要变了。”他又说这次合作是他提出的主张,“我很清楚恶梦病有多大危害,我们不能不管。”

    他说,安杰尔学派不是宗教组织,而是学术组织,他们追求的与那个教团追求的不同。

    学派不是全知全能的,说到底他们也是一群普通人,只是往这方面的研究更早而已。既无法解决恶梦病,也拿不出太多的咒术知识,但就是有最擅长的入梦之法。

    相不相信这些人?基于很多有力的证据,天机局的选择是控制着他们的同时,做更多的考据和一些尝试。

    “清醒梦有两种,一种只是沉浸于自己的潜意识海洋里,另一种才是进入了幻梦境。”

    姜先生这么说,他们把那个梦境世界称为“幻梦境”。

    “只有极少数的人有自行进入幻梦境的天赋,我们学派也只成功过几次,都有机缘巧合的因素。但你们的情况不一样,有大量的人进过那个恶梦,在短时间内他们是还能残留着一点灵感联系的,如果再以顾俊做锚,他还在那个恶梦,又能回应入梦者的呼唤,也许就能到达他的旁边。这需要一些他熟悉的人,能连接他的精神。”

    连番的讨论后,天机局最终作出尝试的决定,或者说通爷和姚世年作出了这个决定。

    他们两位,既不能让那个教团得逞,不能失去顾俊两人,也不能让东州的局势再恶劣下去了。

    “机会可能只有一次,灵感是会消耗的,这些曾经的入梦者的灵感消耗完了,就没办法再进去了。”

    也就是现在的这一次,46位入梦者希望能去帮助顾俊两人。这个人数很多,但是否足够连接上又显得很少。

    众人都甘愿承受着双重风险,一是这个安杰尔学派的真伪,二是入梦本就是一场凶险。

    嘀,嘀,嘀。监控中心内,各种仪器发出着声响,工作人员们都安静看着各块屏幕上的数据,突然之间,每位入梦者的脑电图都变动了起来,成了根本不合常理的混乱波形。

    可是这些数据又和学派提供的进入幻梦境的数据十分相近。

    “……”心理组组长唐志峰看得都呆了。不是所有顾俊熟悉的人都入梦,多数指挥官都需要留下。

    “他们进去了。”姜先生说道,面容上难掩一些激动,其他六位年轻的学派成员更几乎要高呼。

    姚世年在悄然留意着,如果对方没有撒谎,这可是安杰尔学派参与的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的入梦成功。

    只是很快,那些监测数据变得越发的错乱、疯狂,连姜先生他们都为之惊疑,从未见过这种状况。

    “他们在幻梦境经历着的情况……”姜先生坦然承认自己的无知,“是我们没有经历过的。”

    众人都不由紧张起来,一众入梦者的心率全部已经过速了,有些甚至跳到了极为危险的程度,他们的面部肌肉也呈现出诡异的扭曲,浑身冒着汗。但姜先生早已说过一旦入梦就不能扰醒他们,否则会更加危险。

    过不了一会,骤然间,入梦室里有人惊叫着猛地醒来,喘着粗气,“阿俊……”是蛋叔。

    然后更多的人也纷纷惊醒了,林墨、于晓勇、楼筱宁,他们全都经历了一场彻底的疯狂,面色满是煞白茫然。

    “阿俊,阿俊他……”沈博士声音沙哑,眼睛有点发红,却不愿意说出那个情况,也许之后不是那样呢?

    就在这个时候,这些先醒来的入梦者和监控中心的人员们都惊诧的看到,在这拥挤的入梦室中间突然出现了一道模糊黑影,空间像被撕开一样,变得晃动模糊,形成了一道裂缝。

    而此时在各个监控摄影头里,都只是拍到一团不断扭曲变异的黑影。

    不待众人怎么的,在那道裂缝中骤然就跃出来了一道身影,跌跌跄跄,一身麻布衣服,抱着一本书籍似的东西,背着个医疗箱还有一袋食物,是吴时雨。

    她站了一会,面无表情的把医疗箱和食物都扔掉,抱着书躺倒在地上,长吁了一口气,就呆呆的望着上空。

    与此同时,刚才还没有醒来的通爷、古教授、蔡子轩、王若香等顾俊最为熟悉的人,突然全部都惊醒了。

    他们好像是溺水的人被拉上了岸,艰难地喘息不已,又猛看着周围,满脸的震惊、紧张、难过……

    “阿俊,阿俊呢?”

    “阿俊回来了吗?”

    “顾俊?”

    他们纷纷叫喊着,扫视着周围,寻找着那一道身影,顾俊是身穿麻布衣服的,如果在这里,那会很好辨认。

    但是整个入梦室里就只有一道麻布衣服身影,躺在地上的吴时雨。

    “不用找了。”吴时雨说道,有些哽咽,“他没回来。”

    她感应不到这里有他,也通感不到他的存在。

    顾俊在另一个世界,或许是在梦境世界,或许是在天堂。

    反正像他这样的人……不会下地狱的,对吧?她忍着泪意,就是不知道傻是不是一种罪过。
>>>点击查看《瘟疫医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