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随机惩罚一名幸运观众 > 随机惩罚一名幸运观众目录 > 章节目录 第196章:师傅对我好着呢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随机惩罚一名幸运观众 章节目录 第196章:师傅对我好着呢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沉默了许久许久。

    李文强叹口气,看着脚下的人:“你……陷害我于不易。”

    “哈哈哈,笑话。我陷害你于不易?你也不去南洲打听打听你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看在同门的份上,我劝你下次回南洲的时候,最好蒙面而行。现在南洲人人喊打呢,甚至平民百姓都不敢说自己姓李……”

    李文强狂笑一声:

    “我不信。我李文强为南洲做出了多大的贡献?我李文强推动了南洲经济发展,我李文强为南洲流过血,付出过自己的生命和青春。”

    说着,李文强霸气的看着在场所有人,红着眼大吼一声:

    “大家不要被他这奸妄小人所欺瞒。公道自在人心,试问,在场哪位不相信我李文强的人品,请站出来。”

    ‘哗哗哗’

    话音落下的瞬间,在场所有人都站了出来。

    数百号人直勾勾的盯着李文强。

    ‘咳咳咳’

    李文强被自己的唾沫呛得直咳嗽,心中暗暗焦急。完蛋,这些人摆明了就是要来砸场子了。

    他们砸场子,我李文强怎么从师傅那里搂钱?那么多钱啊,报名费一学期一个亿啊,这其中自然是有文强一份的!

    最重要的是,李文强在乎自己的名声啊。

    在尴尬的局面中沉默了许久,李文强幽幽说道:

    “也许世人对我有所误解,毕竟我今年才刚十七,年少轻狂了点被人传出了一些八卦。我相信你们都不是真的认为我李文强是那种人的……”

    话音未落,数百人稀稀拉拉的说:

    “我们相信!”

    李文强:“……这就没意思了。”

    说着,李文强有些恼羞成怒的吼道:“都是五洲的英雄好汉,你们这样群起而攻之视为不雅。都是同门师兄弟了以后,谁还求不着谁?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们这样做……是非要逼文强离开此处?”

    话音落下,数百人激动的喊道:

    “是的!”

    李文强:“……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了半天,李文强回过头去说:“大师傅,你别放在心上。我李文强是个什么人,你和我接触那么久你是清楚的……”

    九玄诡异的看了李文强一眼,幽幽说道:“清楚的很呐。”

    李文强梗着脖子:“那这么说就是没得谈咯?”

    九玄疑问:“谈什么?”

    李文强叹口气:“文强的要求并不高,只是想要帮师傅分担一点压力。帮师傅数数钱,毕竟师傅这么大的岁数了,过度劳累我也看不下去。”

    九玄笑了笑:“你小王八蛋,说来说去不就是惦记这些钱财嘛。傻小子,你也不想想,师傅要这些钱有个什么用。其实就是想看你在这里逗乐。师傅一大把年纪了,无后,将你看做亲儿子,我的,不就是你的么?”

    李文强感动的双眼通红,有了这些灵石,自己保证加经验。两天化神期,三天出窍期,五天渡劫。一个礼拜就大乘期了。

    到时候成为了第四代祖,带领修真界走向繁荣富强。九玄真是一位好老师,慈祥,和蔼,时而严厉。

    李文强激动的擦了擦泪水,脱口而出:“爸!”

    九玄哈哈大笑:“傻小子,哭啥……你的孝心我也收到了。为师今年已经数百岁了,谁知道我还能活八千年还是九千年的?我驾鹤西去之后,这不就都是你的么?人生自古谁无死,能给你留下这么一笔财富我也知足了,师傅现在先帮你存着,我死之前一定在遗书上写清楚,都留给你。”

    李文强:“……”

    这说的是人话么!

    一声爸算是白叫了。

    八千年还是九千年?你特么是乌龟吧!

    李文强有些愤怒的看着九玄:“哼,告辞!”

    九玄笑眯眯的看着李文强离去,根本就没有挽留,心里乐开了花。他生平没啥别的爱好,只有三个爱好:

    第一是到处和人打锤斗狠。第二是和九里吵架把九里说哭。第三就是和李文强斗智斗勇,看着这瘪犊子玩意儿屡屡落败他就舒服了。

    李文强虽是走了。但没走远,而是在奉天城外的瓜棚之中和九里留痕聚首了。

    李文强往瓜棚里一座,随手抱起一个西瓜,叹口气:“唉,大师傅变了……”

    “七百万。”

    李文强手里拿了把西瓜刀,疑惑的看着九里:“什么?”

    九里淡淡的指了指那西瓜:“七百万,灵石。你看你是给现金,还是以物易物?”

    李文强:“……二师父,连你也欺负我!”

    九里哈哈大笑:“你这说的是哪里话,师傅会欺负你?算了,看你也怪可怜的,给你便宜点。六百九十九万灵石就行了,你呀你呀,师傅不赚你钱。”

    李文强默默的放下西瓜刀,声音带着哭腔:“你就不能请我吃么?你们现在都怎么了,抠成这样,连个瓜都不请我吃!”

    留痕叹口气,揉了揉李文强的脑袋:“看把孩子可怜的,吃吧吃吧,你二师父和你开玩笑的。哪用得着六百九十九万灵石,他就是逗你玩呢。”

    李文强又拿起了西瓜刀:“四师傅,我第一次见面就觉得你这个人……”

    留痕拿出梳子梳了梳两侧的稀疏头发,笑着道:“给六百八十万就行了。师傅不赚你钱。”

    李文强放下西瓜,面无表情的抱起橘胖儿:“橘胖儿,走吧。看来奉天再无你我容身之地。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些个父亲们现在已经吝啬到了连瓜都不请我吃了。一个西瓜罢了,说的我李文强不配吃是咋地?”

    留痕翻了个白眼:“这是生于昆仑派后院瓜棚的灵瓜,中州一千万一个。说的好像你配吃是咋地。”

    ‘噗呲’一声。

    九里一刀切开了西瓜,笑嘻嘻的捧了一瓣咬下去,嘻嘻看着李文强:“虽然你不配吃。但是……我可以让你听一下。”

    ‘嘎吱嘎吱’

    脆生。

    九里故意咬的很大声,和蔼可亲的看着李文强:“好不好听?”

    李文强黑着脸,抱着橘胖儿:“我们走!”

    橘胖儿舔了舔嘴角的胡须,可怜巴巴的看着九里:“喵”

    李文强皱眉:“别这么没骨气,我们走。这奉天,非是龙兴之地,我李文强不屑于留在此地。”

    九里笑着对橘胖儿招了招手:“猫儿,来。给你一瓣。”

    “喵!”

    橘胖儿肥胖的躯体挣脱了李文强的怀抱,摇头晃脑屁颠儿的就跑了过去,钻进九里的怀里吃瓜。

    李文强:“……”

    罢了。

    来一趟北洲,文强算是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孤独与薄情!

    我走!

    李文强冷哼一声,冷漠的看着九里和留痕:

    “今天你们对我爱答不理,明天……”

    话没有说完,李文强手一挥,瞬间从瓜棚里将十几个同款西瓜收进了储物戒指里。拔腿就跑。

    九里和留痕追都没追,喊也没喊一声,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连橘胖儿也没跑。也没往李文强那边看一眼。

    都知道。

    李文强不会真的跑,这厮脸厚如城墙拐弯处,他要是这就被气走了那就不是李文强了。

    而橘胖儿吃着瓜,其实确实有点羡慕李文强和这些师傅们的感情的。大家都喜欢看李文强出糗,不是真的关系熟,一般人是开不了这种玩笑的。

    它很羡慕,第一次觉得,和李文强待在一起,很轻松。

    至于李文强的心声。

    九玄把他玩了,一分钱不给他分。他气么?

    其实李文强一点儿都不气。只是有点郁闷九玄让他下不来台。

    九玄要钱有个屁用,到最后都会给李文强。李文强是离开青楼之后才想明白的,当时在场的人太多了。要是当场给李文强那么多钱,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指不定过俩天,就在某个角落发现一具穿着四五件道袍的无名尸体了呢……
>>>点击查看《随机惩罚一名幸运观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