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科幻小说 > 半尸缝娘之无限惊惧 > 半尸缝娘之无限惊惧目录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总第60章) 莲湖鬼手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半尸缝娘之无限惊惧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总第60章) 莲湖鬼手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李明轩坐在他的书屋内的摇椅上,一手拿一个杯子,一手轻轻地揉着自己还有些发痛的脸,他心中骂道:“该死的白瑞安,不把你丢在水牢里关一关,你还不知道你明轩爷爷的厉害!”

    摇椅的侧面是一个高大的博物架,上面放了一些李明轩喜欢的古董,架下站着一个人,那个人似乎习惯弯着腰,正低声对李明轩说着什么。李明轩听着听着,身子绷紧了。

    李明轩脸色变得有些阴沉,他问道:“这个白瑞安,我过去认识就一个山里出来打工的小鳖三,李重安这个老头子与白瑞安素不相识却对他如此上心!难不成您打听到的李重安曾有一个骨血遗失在外是真的?”

    那汇报的人从博物架的阴影中走出来,却是李氏山庄管家李厚华。

    李厚华道:“很有可能,我观察出老爷虽然表面不在乎,但我几十年从未见老爷短时间内在一个人身上做了诸多安排,甚至有些我都不知道!”

    “砰”的一声,李明轩手中的杯子被他捏碎了,他想:“须得防范于未然!本来,我知道自己不是李重安的亲身儿子后还假装不明白,李重安对我也还可以,现在,还得启动另一套方案了!”

    李明轩站起身来,对李厚华道:“华叔,我是您看着长大,您一直也很关爱我,有些事还望您继续多多费些心!小侄我铭记在心!”李明轩心里却想道:“看来,李氏这次真是到了最后关头,李厚华这老家伙老狐狸也担心李重安这个李氏家主能不能熬过了!急于找下家了!不过,也好,说明这些老狐狸对我还是有信心的!薇莲,你是我的!李家也是我的!”

    李厚华笑笑道:“自然,自然!明轩少爷,我先走了!”

    待李厚华走后,李明轩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自语:“白瑞安,你这小子是命薄了,虽然你差点破坏我的计划,我心存仁慈,也只想把你关关水牢略作惩罚,看来,你这条命现在是留不得了!”

    在另一个书房内,李重安头上的白发似乎又生出了一些,他向身后的隐婆问道:“明瑞,还没有找到?”

    隐婆道:“还没有,也不知明瑞少主躲起来要干什么?不过,家主不用太担心,明瑞少爷必死之局都能再加到李氏,说明他是一个大富大贵之人,必能逢凶化吉。”

    李重安忽道:“明轩找来的鬼引不是与明瑞有一些瓜葛吗?我们现在去西院看看。”

    柳翠翠刚躺下,门外又传来敲门声。柳翠翠穿上衣服打开门,只见几个人跟着一位面容慈祥的老者站在门外。

    柳翠翠有些不解。

    李重安笑笑直接道:“我是李明轩的父亲,深夜打扰柳姑娘,不介意吧?”

    柳翠翠一听是李明轩的父亲,不由得有些心慌意乱,忙道:“伯父请!”

    待大家在客厅坐下后,李重安看了看柳翠翠道:“柳姑娘长得眉清目秀,倒是我的轩儿吊儿郎当有些配不柳姑娘了。”

    柳翠翠一听这话,更加手足无措了。

    李重安突然问道:“柳姑娘,恕我直言,你真的喜欢明轩吗?愿意为他付出与他共富贵也共患难?”

    这个问题很突兀,柳翠翠有些惊讶,她直视着李重安道:“伯父,不知道您为什么提出这个问题,但我对明轩的爱是毫无疑问的,我也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哪怕生命!”

    听到柳翠翠坚定的语气,李重安微微一怔,半晌道:“柳姑娘,我没有其他意思,怎么说呢,我们李氏家族有一个很隐密的事情,我现在说给你听,你听后,你和明轩的事再做决定不迟,但是我所说的,希望柳姑娘替我们李氏保密。”

    柳翠翠一听到李氏隐密不由得坐直了身子。

    李重安道:“简单来说,李氏背负诅咒,每当李氏少主成婚前后,就有一些鬼物出来闹事,虽然我们李氏自的手段驱除鬼物保得家宅平安无事,但对一般人来说太过离奇,接受不了。”

    一听这话,柳翠翠愣住了。

    李重安道:“现在我说明了,请柳姑娘考虑考虑。如果不同意与轩儿成婚,我会去做明轩的思想工作。我甚至可以把你当作义女以了结你与明轩的这段缘分。”

    柳翠翠心里有些恍然大悟,难怪进入李氏山庄后,总感觉怪怪的,她轻声道:“李伯伯,刚才我说过,我愿意和明轩在一起,主要是喜欢他爱他,也不怕什么妖魔鬼怪,有苦我与他同担,有难我也与他共享!”

    听着柳翠翠如此坚定的回答,李重安有些动容了,道:“真是好孩子!李氏不会亏待你的!夜深了,也不打扰你休息了!”

    出了院门,走得远了,李重安问道:“屋里还有其他人吗?”

    身后的隐婆道:“没有其他人。”

    李重安叹了一口气道:“是个好姑娘,如果她不是李氏近百年找到最好的九阴之体,最适合做鬼引之身,我都动了收她作义女的念头了,可惜了!事后厚葬她吧!她农村还有什么亲戚也一并厚待!”

    黑暗的夜风中隐隐传来若有若无的怪异鼓声,似喜庆似悲伤。

    李重安和隐婆脸色微变加快了脚步走了漆黑的夜色中。

    没有天、没有地、没有风、没有火、没有山、没有树,只有孤独而无尽的黑暗!白瑞安只觉得全身发冷蜷缩在一起,他想:“这是地狱么?在地狱不是有刀山火海么?怎么这么冷!“

    白瑞安感觉自己已经冻僵了,就在他快要失去思维时,耳边似乎又传来“哥哥!哥哥!”的呼喊,这是他曾经在梦里听过的妹妹的声音,难道妹妹也死了吗?也在地狱等他?白瑞安用尽全身力气站了起来跌跌跌撞撞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白瑞安似乎看见了一个长发垂肩的女孩在前方的黑暗中等着他。走着走着,白瑞安又倒了下去,因为他全身已冻得僵硬,再也无法使力!

    在遥遥相对的无处,有一个白瑞安曾经去过的莲湖,湖边还是那个石亭和小楼阁。

    小楼屋面窗门这时皆贴满了符咒。就在白瑞安倒下的时候,阁楼里传出一声尖锐而又痛苦的低啸,震荡得屋面窗门上的符咒无风自起簌簌发抖。

    半晌,啸声低落渐无声息,符咒再次低垂,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不过,在黑暗中,在长满莲花的小湖里突然升起了数十个手掌。手掌只是手掌,掌下无臂,白净如藕,光滑如玉。手掌以指为脚,立于水平,踏波而行,向山庄的某个方向无声地赶去。

    一阵浸骨的寒冷将躺在地上的白瑞安刺醒。四周昏暗无光,伸手不见五指。白瑞安想:还是这样冷!还是在地狱么?慢慢地白瑞安感觉有些不同了,他的知觉更加敏锐,空气中有股潮湿霉变的气味,与刚才明显不同!

    白瑞安四肢僵硬,好半天才恢复了知觉,伸手摸了摸脖子,脖子上还有一些肿胀。他记得自己被一条毒蛇咬了一口,中毒而死。难道自己没死?后来倒底发生了什么事?可自己又倒底又在什么地方呢?

    白瑞安想了想:随遇而安吧!他慢慢坐了起来,摸了摸四周也是冰冷的石头地面。他站起身来,却将头撞了一下,原来头顶也是石头,白瑞安弯腰向四周摸了一遍,在头脑里大致画了一个图,自己身处一个约高1米6、长3米、宽2米的石头屋子里。屋子里散发出一股发霉的气息,极像电影中奴隶所住的地牢。白瑞安继续摸索,摸到厚重的铁门,白瑞安醒悟过来:什么像地牢,这分明就是地牢!

    白瑞安吸一口气,试探着大喊一声:“有人吗?”

    回声极响,回荡在耳里,看来不但没人,这地牢空间不也广阔。

    白瑞安重新坐在地上,理一下自己的思路:自己从柳翠翠那里出来,从保安想偷袭自己来看,李明轩早打定主意要将自己关在这里。只是自己先发制人,将两保安打晕在地,但后来自己却被一支毒蛇咬晕。仍被丢在这儿,说明李明轩对自己挺重视,还安排了后手。不过,既然要将自己关在这里,应该没想过要自己的命。不然,何必在毒蛇口里救下自己呢?

    想到这里,白瑞安更加心安,干脆重新躺在地上,闭目养神。

    可没躺多久,身下开始湿润了。白瑞安摸了摸,有无声的水漫在了地面石板上。

    难道地牢漏水了,白瑞安摸了摸头顶石头,虽潮湿但没滴水。

    没多久,脚下的水越来越多,淹过脚脖,再到膝盖。这有些不对劲了!

    白瑞安拍着铁门大叫:“有人吗?有人吗?”

    除了回声,依旧无人答应。

    白瑞安不淡定了,因为地牢里的水越来越多,转眼就到了腰间。白瑞安明白过来,这水是有人故意放进来的,是李明轩那小子干的,还是其他人?是李明轩不想放过自己而是想将自己悄无声息地淹死自己,可不是脱了裤子打屁——多事!何不趁自己被蛇咬晕后,直接扔进海里便完了。

    不过,是谁想淹死自己不重要了。

    白瑞安没有放弃最后希望,他解下身上的皮带作为工具,伸手摸四周石壁有无空隙,万一这地牢年久失修,有哪块墙壁松软了,就可用手中的皮带铁扣作工具挖出一条逃生之道,自己还可以有一线生机。当初自己在悬崖下,不是陷入绝境,可最后不是逃出生天了吗?

    水流无声,却慢慢从白瑞安的腰间,淹上了肩部。白瑞安四周摸了个遍,别说有丝松软的地方,连石头做的墙壁中间的细小缝隙都坚硬无比,皮带扣无法插进或刮落石层。

    白瑞安叹了一口气,看来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但他仍没放弃。他开始摸头顶石头,一寸一寸地摸,不放过一点地方,希望牢顶万一有哪些石头不严实或有什么缝隙可供利用。这时候,除了自己不放弃自己,还能做什么?!如果自己尽了全力,都没找到一线生机,如果真是李明轩害的自己,就只有下辈子来找李明轩抱仇了!
>>>点击查看《半尸缝娘之无限惊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