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对方辩友请冷静 > 对方辩友请冷静目录 > 章节目录 横空出世的柔道天才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对方辩友请冷静 章节目录 横空出世的柔道天才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1)

    正郁闷的时候,听到微信响了一声,许知书一看,是林宜琛给她发了一个红包。她打开红包看了眼金额,心情顿时好了些,不愧是她的男朋友,比宋轩那个抠门鬼大方多了。

    她也不想待在这个让自己憋闷的房间,索性走到阳台上和林宜琛语音聊天。

    聊到一半,许知书觉得有点口渴,准备回房间端水喝,可一走进去,她就看到自己的床铺上有一大摊水渍。

    许知书立刻暴走了,直接吼了一声:“谁干的?”

    杨琳和孔娟都坐在床上玩手机,听到许知书的话,孔娟连头都没抬一下,杨琳则有些尴尬地看了她一眼。

    许知书正准备捋袖子动手,手机里突然响起林宜琛略带担忧的声音:“知书,怎么了?”

    许知书差点忘了她还在跟林宜琛打电话,当下回了一句:“有人往我床铺上倒了水,你等着,我收拾完她们再跟你聊。”

    “等一下。”林宜琛突然唤了一声。

    “怎么了?”

    “知书,你现在下楼。”

    “我下楼干什么?”

    “我在你们酒店门口。”

    “什么?”许知书惊呆了,她立刻忘了床铺这档子事,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朝楼下奔去。

    酒店里人来人往,都是各个国家的运动员,许知书却无心多看,满脑子都是林宜琛的那句话——我在你们酒店门口。

    许知书一出电梯就往酒店门口奔去,远远地,她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他穿着一件黑色风衣,里面穿着一件浅色的线衫,身姿挺拔,面容俊秀,看到她的时候,他的嘴角扬起一抹温暖的笑容,漆黑的瞳孔里似有星光闪烁。

    他的手臂微微张开,做出迎接她的姿势。

    许知书的眼中也绽放出笑意,她朝他奔了过去,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

    林宜琛将许知书抱了个满怀,她的发香涌进鼻间,让林宜琛微微恍惚,半晌后,他笑了笑:“你怎么穿着睡衣就下来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许知书完全忽视了林宜琛的话,有些激动地问道。

    “明天是你的第一场比赛,我当然要来现场给你加油。”林宜琛温柔的声音在许知书的耳边响起。

    “可今天是除夕,你不陪爸妈过年吗?”许知书心里一阵感动,可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他们也来了。”林宜琛笑了一声。

    “啊?他们在哪儿呢?”许知书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别紧张,他们现在已经坐上去伦敦的飞机了。”林宜琛笑道。

    “他们去伦敦做什么?”

    “我妈要去那边谈生意,我爸算是陪她度假。”

    “那你是用什么理由留在这里的?”许知书抬起头,眨了眨眼,问道。

    林宜琛搂紧她,额头与她的相抵,低声笑道:“我说,我要看女朋友比赛。”

    许知书的脸微微发热:“你把我们的事告诉他们了?”

    “我妈盼着我交女朋友盼好久了,知道我交了女朋友,她迫不及待地想见你,要不是她临时要去伦敦开会,明天也会跟我一起去看你比赛。”

    “那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我怕影响你比赛,本来想等你比赛结束再告诉你的。”林宜琛说着,松开她,问道,“刚刚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有人往你的床铺上倒水?”

    许知书犹豫了一会儿,把晚上的事跟他说了,见他的眉心越蹙越深,她忙道:“你别担心,她们都不是我的对手,不能把我怎么样。”

    林宜琛捏了捏她有些发凉的手心,道:“你上去换身衣服,今晚去我那儿睡。”

    “你那儿?”许知书一愣。

    “就在那边。”林宜琛指了指不远处一幢金碧辉煌的酒店,道,“从这里走过去只要五分钟,明天早上我送你回来。”

    许知书只犹豫了一瞬间,便点了点头:“那你等我一下。”

    说着,她再次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了房间。

    她回到房间的时候,杨琳和孔娟正在说话,一见她回来,立刻噤了声。

    许知书也懒得理会她们,她的东西不多,就一个二十寸的行李箱。她将之前拿出来的东西往行李箱里胡乱一塞,就拎着行李箱走了出去,既然今晚不住这儿了,明晚她肯定也不会回来住了,索性就把东西都带走了。

    “许知书,你去哪儿呢?”杨琳没忍住,问了一声。

    许知书懒得回答,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杨琳和孔娟面面相觑:“她不会要闹到教练那儿去吧?”

    孔娟咬了咬嘴唇:“闹就闹,我还怕她不成?”

    “我们会不会太过分了?”杨琳小声地问了一句。

    孔娟没说话,但她到底是心虚的,她朝许知书的床铺瞄了一眼,那一摊水渍还清晰可见。刚刚一时气愤,她就往许知书的床铺上泼了水,她想着大不了叫服务员给许知书换一床被褥,却没想到许知书竟然直接走了。

    许知书拖着行李箱走到门口,林宜琛伸手接了过去,然后腾出一只手牵住她的手,两人一起往林宜琛所说的酒店的方向走去。

    一走进酒店大堂,许知书就深深地发觉了差距,这家酒店比他们运动员住的酒店要高档太多!

    “那个,我还是单独开一间房吧?”虽然这家酒店一看就很贵,但她今天得了不少压岁钱,应该还是能住得起的。

    “不用,我们订的是套房,我爸妈已经走了,他们那间房刚好可以给你睡。”林宜琛笑道。

    闻言,许知书暗暗松了一口气,这种莫名省下一大笔钱的感觉好像还挺好的。

    套房在酒店的顶楼,许知书一进去就惊呆了。嗯,只能说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力,这套房,简直太宽敞和豪华了!比那个让她憋闷的三人间好太多了!

    “林宜琛,你们家好像很有钱。”许知书看着宽敞的客厅,嘟囔了一声。

    “还好。”林宜琛笑了一声,领着许知书走到其中一间房间,道,“今晚你睡这间。”

    “好。”许知书点了点头。

    “你明天还要比赛,早点休息。”

    许知书继续点头。

    林宜琛转身出去,正欲给她关上门,突然听她说了一声:“林宜琛,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林宜琛笑着回了一声,“晚安。”

    林宜琛说完后,为许知书带上了房门,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过,等他洗漱完换上睡衣躺在床上,却丝毫没有睡意,一想到他喜欢的女孩正睡在隔壁,他就一点都睡不着。

    如果不是考虑到她明天要比赛,只怕他绝对做不到就这么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他不能出去见她,一见到她,他就总是忍不住想要去拥抱她、亲吻她……

    就在林宜琛在床上辗转难眠的时候,房门却被敲响了,门外响起许知书的声音:“林宜琛,我睡不着,我们一起看春晚吧。”

    林宜琛倏地起身开门,眉心微蹙:“你明天还要比赛,确定要这么晚睡?”

    “我就看半小时。”许知书眨了眨眼,“你放心吧,绝对不会影响明天的比赛。”

    一分钟后,两人并排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始看春晚。

    客厅里很暖和,许知书怀里抱着一个抱枕,将下巴搁在抱枕上,看得津津有味。

    林宜琛的注意力却没有在春晚上,他别过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许知书。她的长发披散下来,为她秀气的眉眼增添了一分娇柔,很难想象,长得这么秀气雅致的女孩子,会有那样火暴的性格。

    林宜琛突然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许知书纳闷地看了林宜琛一眼,刚刚电视里只有歌舞表演,没什么好笑的啊!

    “没什么。”林宜琛收敛了笑容,伸手将她怀里的抱枕拿开。

    “你干吗呀?”许知书正想将抱枕拿回来,林宜琛突然伸手将她抱进了他的怀里,让她坐在了他的腿上。

    许知书的面颊一下子就烫了起来,身子也微微僵硬。

    “你训练很辛苦吧?”林宜琛温柔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徐徐响起。

    许知书摇了摇头,笑道:“我可是走百里毅行都没问题的人,这点辛苦算什么?”

    “你的队友经常针对你?”

    “那倒没有,平时她们基本不跟我说话。”许知书说道,“毕竟我刚来,跟她们也不熟。”

    林宜琛听了,心里立刻了然。每个运动员历经千辛万苦,想要的不过是能在国际舞台上取得好成绩,奥运会的入场券,对每个运动员都十分重要。

    许知书是一名空降队员,她的出现,意味着又多了一个人竞争那张入场券。

    对与她同属一个柔道级别的运动员来说,她虽是队友,但也是一个陌生人,更是一个竞争者,所以,她们不欢迎她是正常的,可无论如何,也不该出现把水倒到她床铺上那种事啊!

    林宜琛有些心疼她,她的性子他最了解不过,她是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揍之”的人,可就是因为她心思单纯,他更担心她会受到有心人的欺负。

    许知书察觉到了林宜琛的情绪,忍不住笑了一声:“你担心什么?我就喜欢看她们那种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看着都爽。”

    林宜琛被她逗笑了。他的手抚上许知书的脸颊,眸中浮现一抹笑意,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暧昧起来。

    怦怦怦,许知书觉得自己的心跳突然猛烈了起来。

    (2)

    “知书。”林宜琛轻声唤道。

    “嗯?”

    “我本来想等到明天的。”只听林宜琛笑了一声。

    “什么?”

    “可是我等不及了。”林宜琛继续说着,慢慢俯下身,低头吻住了她的唇,滚烫的唇舌滑入她的口腔,温柔中带着一分粗暴,在她嘴里攻城略地。

    许知书被他吻得浑身发软,搂着她的腰的手掌分外烫人,仿佛能透过睡衣烫到她的肌肤。

    “知书。”林宜琛的嗓音从唇齿间溢出来。这一声“知书”,听在许知书的耳朵里,性感得要命。

    许知书觉得她的身体都烫了起来。

    “林宜琛。”许知书也跟着唤了一声,可一叫出口,才发现她的声音竟然变得无比娇软,娇软得像是换了一个人,她自己听了都忍不住面红耳赤。

    而她明显感觉到,她唤出这一声后,林宜琛吻得更用力了,连带着他的手也更紧地扣住了她的腰,仿佛要将她嵌进他的身体里。

    不知过了多久,春晚已经响起了最后的音乐,许知书蓦地清醒过来,慌忙推开林宜琛:“很晚了,我要睡觉了。”

    林宜琛抬头看了眼时间,离零点正好还差十秒。

    林宜琛突然笑了一声,唇瓣再次碰触许知书的唇,心中默数着秒数,一边数,一边缓缓加深这个吻,数到最后一秒的时候,他放开她,红着脸道:“知书,新年快乐。”

    许知书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以这么让人脸红心跳的方式跨年,从林宜琛的身上下来的时候,她的腿都麻得差点站不住了。

    最后她几乎是一瘸一拐地冲进了房。

    不过被林宜琛这么一闹,她的睡意倒是上来了,没过多久她就进入了梦乡。

    而某个被留在客厅里的人,脸上的热度久久不能消退。

    第二天一大早,林宜琛便送许知书回了原来的酒店。

    已经有一些运动员下了楼,在大厅里坐着。

    林宜琛将许知书送到酒店后就回去了。许知书走进大厅,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等着教练下来。

    “你吃过早饭了?”她正低头玩手机,宋轩的声音突然在她的头顶响了起来。

    “当然。”许知书抬起了头。

    “你的嘴怎么了?怎么有些肿?”宋轩的目光突然落到她的唇瓣上,有些纳闷地问道。

    许知书心虚了一瞬间,佯作淡定地道:“我上火了。”

    “昨晚你睡得还好吧?”宋轩倒也没多想,继续问道。

    “相当好。”

    “真的?”宋轩有些不相信。

    “千真万确。”许知书露出一抹笑,好心情不像是装出来的。

    “那就好,今天是你正式出战的日子,加油!”

    过了一会儿,杨琳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走到她身边悄声问道:“知书,你昨晚去哪儿了呀?”

    许知书没搭理她。

    “我刚刚好像看到有一个挺帅的男生送你回来,是你的男朋友吗?”杨琳犹豫了一会儿,继续问道。

    “是啊!”许知书不以为意地应了一声。

    杨琳没想到许知书竟然这么坦率地承认了,不由得一愣。她想起刚刚那个男生的模样,几乎可以用“美”来形容了,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明星呢!

    走的时候,他还在许知书的额头上亲了一口,温柔的模样简直羡煞旁人。

    过了一会儿,她说了一句话:“你今晚回来睡吧,孔娟不会那样了。”

    许知书没回答。

    杨琳走到了一旁,那里正聚着几个女队员,看到她回来,眼睛都闪闪发光,问道:“怎么样,怎么样?那人是她的男朋友吗?”

    “她说是。”杨琳点了点头。

    “天哪,她的男朋友好帅啊!”有女生说道。

    “孔娟,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她跟宋轩不是情侣。”有人对孔娟说道。

    孔娟哼了一声,说道:“谁知道有人会不会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呢?”

    “其实我看许知书不像是一个会来事的人。”有人为许知书辩解了一句。

    “我也这么觉得,我看她平时训练都很刻苦,也很少说话,最重要的是,她真的有实力。”

    “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平时有实力,不代表她比赛的时候能够发挥得好。”孔娟咬了下嘴唇,道,“你们等着看吧,我倒要看看她今天能拿到什么名次。”

    上午是淘汰赛和复活赛,下午是铜牌战和金牌战。

    孔娟很快就被打脸了,因为她连铜牌战都没能进去,而许知书却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直接杀到了金牌战。

    此刻的宋轩已经结束了比赛,拿到了男子七十三公斤级别的冠军。他第一时间赶到许知书这边的赛场,看最后一场金牌战。

    徐教练略带紧张地在场外看着,毕竟队里四十八公斤级别的队员还未在这一场比赛中拿过冠军,而许知书的对手更是强劲的日本柔道老将。

    “我一直知道知书这姑娘有实力,但没想到她能打进金牌战。”徐教练看到宋轩走过来,感叹道。

    “其实我也没想到。”宋轩笑了一声,“她第一次上这种国际赛场比赛,只训练了这么短的时间,我给她预估的最好成绩是铜牌。”

    两人谈话间,比赛进入了紧张状态,日本选手已经率先获得了一个“技有”,如果再拿一个“技有”便会夺冠。

    就在大家为许知书紧张的时候,她突然对日本选手做了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对方背朝地重重摔到地上。

    许知书这个动作一做完,裁判立刻吹哨,全场立刻响起了来自中国观众的尖叫声。

    宋轩直接冲上去,将许知书抱起来转了一圈,激动地喊了一声:“许知书,你太牛了!”

    许知书被抱得猝不及防,被他转得一阵头昏眼花,咬牙道:“你再不把我放下来,我就揍你!”

    宋轩听了,哈哈大笑,又抱着她转了一圈,然后才把她放下来。

    许知书扶住眩晕的脑子,然后感受到徐教练上来抱住了她:“知书,你很棒!”

    许知书听了,笑道:“谢谢教练!”

    许知书的内心也很激动,但她天生泪点比别人高,所以还不至于激动到哭。她的目光在观众席上扫了一圈,然后在最靠近赛场那一排的位子上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许知书高兴地朝他挥了挥手。

    宋轩眯起眼睛一看,待发现那人是谁时,顿时黑了脸:“林宜琛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看我比赛啊!”许知书理所当然地道。

    “他还真是二十四孝男朋友啊!”宋轩咬牙道。

    偏偏许知书天生比别人迟钝,看不出他的羡慕嫉妒恨,还骄傲地扬了扬下巴:“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男朋友!”

    许知书说着,看向徐教练,脸上难得浮现出一抹害羞的神色,道:“教练,我男朋友来看我了,我今晚可不可以请个假,跟他一起庆祝?”

    全部比赛要在明天才结束,一般来说,为了不影响明天比赛的人,今晚大家都是照常作息,等到比赛都结束了,才会一起庆祝。

    徐教练也没什么异议,笑道:“等会儿颁奖结束,你就去吧。”

    “谢谢教练!”

    宋轩看着许知书高兴的模样,觉得胃里的酸水快把他淹没了:“瞧你那高兴样!”

    “看不惯你打我啊!”许知书挑了挑眉。

    “许知书,你才得一块金牌就这么嚣张!”宋轩瞪她。

    “我嚣张不是因为我拿了金牌,是因为我有男朋友,你却是一只单身狗。”许知书纠正宋轩的措辞。

    “你……”宋轩被气到了。

    徐教练听到两人的对话,被逗得开怀大笑。她拍了拍宋轩的肩膀,道:“宋轩,你还是继续当一只单身狗吧,你要是谈恋爱了,你们赵教练只怕要天天提心吊胆,害怕你因为恋爱而影响发挥。”

    “许知书,你听到没有?谈恋爱会影响比赛发挥,你还是等奥运会结束了再谈恋爱吧!”宋轩一听,连忙趁机教导许知书,但换来的是许知书的一个白眼。

    颁奖仪式一结束,许知书就换了衣服,拿出了手机,手机里已经有一堆的微信消息,都是各方亲朋给她发来的贺电。

    许妈妈:知书,我刚和你爸一起看了你的比赛直播,你得了金牌,你爸别提有多高兴了!

    许爸爸:红包拿去,再接再厉!

    许知礼:凭什么你得金牌爸爸给你发红包,我拿金腰带,他却说要跟我断绝父女关系?我受到了伤害!

    江小棠:啊啊啊啊,知书,你好棒!你是最厉害的!请接受我的飞吻!

    王安安:姐,你帅炸了,太给我们祖国长脸了!那什么,我好像在观众席上看到姐夫了,他亲自去看你比赛了?我姐夫也太给力了吧!

    许知书一边看一边笑,最后,她看到了林宜琛发的信息:我在场馆门口等你。

    (3)

    许知书走到场馆门口的时候,朝四周张望了一番,没看到林宜琛的身影。直到一张无奈的脸从一大束玫瑰花后探出来,她才发现原来刚刚拿着一束花站在一旁的人是林宜琛。

    “知书,难道你只能通过我的脸认出我吗?”林宜琛有些受伤地问道。

    “我觉得有点像你,但是没想到你会买花。”许知书两步走到林宜琛面前,弯眼笑道。

    “恭喜你。”林宜琛将玫瑰花递到许知书的手上,笑道,“这是我看过的最精彩的一场比赛。”

    “谢谢。”许知书接过花,笑道,“接下来没我的比赛了,我可以放松一下了。”

    “你想去哪儿玩?我带你去。”林宜琛立刻明白了许知书的意思,问道。

    “来巴黎,我当然要去看埃菲尔铁塔啦!”许知书说道。

    “正好,我订的餐厅就在埃菲尔铁塔的对面。”林宜琛笑道。

    许知书眼睛一亮:“你什么时候订的餐厅?”

    “我刚到巴黎就订了餐厅,我妈推荐的,说是特别适合情侣。”林宜琛说着,牵过许知书的手,走到街边,招来一辆的士,然后熟练地向司机报了地名。

    “林宜琛,我怎么觉得你刚刚说的好像不是英语?”许知书回想了一会儿,问道。

    “是法语。”

    “你还会说法语?”许知书惊呆了。

    “会一些。”林宜琛被许知书这副惊呆的模样弄得有些不好意思,轻声道。

    “胡说,你刚刚明明说得很熟练。”许知书抱住林宜琛的胳膊,歪头看着他,“除了法语,你该不会还会别的语言吧?”

    林宜琛沉默了一会儿,道:“我会一点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

    许知书还没来得及表示惊叹,又听他继续道:“还有德语……”

    “为什么你会这么多种语言?”许知书震惊了。

    “我妈常年在国外出差,只要我放寒暑假,她都会带上我,我自然而然就学会了。”

    许知书陷入了深思,表情有些纠结。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道:“我虽然也会一点英文,但只能拿来应付考试,所以实际上我只会中文……不对,我还会宁市方言……”

    “你想说什么?”林宜琛有些疑惑。

    许知书犹豫半晌,问道:“你妈会不会嫌弃我?”

    林宜琛扑哧笑出了声,揉了揉她的头发:“你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妈喜欢你还来不及呢。”

    “她都还没见过我呢,哪里就会喜欢我了?”

    “我喜欢的,她都喜欢。”林宜琛低头吻了吻她的手,笑道。

    许知书的心跳不由得快了一拍。

    没过一会儿,车子就停在了餐厅门口,那是一家很别致的餐厅,一进门就听到悠扬的小提琴乐曲。许知书听到林宜琛跟侍者说了一句话,那侍者就领着他们俩坐到了靠窗的雅座上。

    “那……那是埃菲尔铁塔吗?”许知书的目光一下子就被窗对面的铁塔吸引了,亮晶晶的双眼看着那边。

    “当然。”林宜琛回了她一句,然后接过侍者递过来的菜单,点了几个菜。

    “好漂亮!”许知书惊叹一声。

    “现在灯还没亮起来,等天黑了,灯光亮起来,它会更漂亮。”林宜琛说道。

    晚餐是法国菜,一碟碟菜肴精致得宛如艺术品。许知书看了,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拍了几张,这才下筷。

    吃了一口菜之后,她就发现,这几天让她觉得难吃的法国菜可能是假的法国菜,或者是不够贵的法国菜。

    因为这家店的法国菜,超级好吃!

    没过一会儿,夜幕就降临了,埃菲尔铁塔亮起灯光,不过一瞬间,它似乎就成了天空下最耀眼的存在。

    许知书忙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然后连同刚刚拍的菜肴照片一道发了朋友圈,配文是:原来之前吃的都是假的法国菜。

    没过一会儿,朋友圈里就多了几十条留言。

    江小棠:天哪,我知道这家店!米其林三星!说,你哪儿来的钱去吃这种大餐?!

    宋轩:友尽。

    许知礼:玻璃上出现男人的倒影,目测许主任还有五秒到达战场。

    许知书一看到许知礼的留言,心里咯噔一下,还没来得及删除照片,许爸爸已经在下面回复:你跟谁一起吃饭?

    许知书战战兢兢地回了一句:林宜琛。

    她刚回复完,许爸爸就发了微信语音过来。

    许知书犹豫了一会儿,接了起来:“爸,你还没睡啊?”

    巴黎和国内有时差,这个点,按理说他们早就该睡了啊!

    许爸爸:“你别转移话题。”

    许知书:“……”

    “林宜琛怎么在你那儿?”许爸爸直截了当地问道。

    “他来看我比赛。”

    “你们晚上没住在一起吧?”

    “当然没有,我跟队友一起住的,主办方专门给运动员安排的酒店。”许知书迅速否认。

    “你吃完饭早点回去。”

    “我知道了。”许知书应了一声,“那我挂了?”

    “许知书。”许爸爸突然严肃地唤了一声。

    “怎么了?”

    “你知道留宿在外的后果吧?”许爸爸的声音里流露出一丝威胁的味道。

    “我……知道。”许知书的额头流下一滴汗。

    “嗯,我挂了,你早点回去睡觉。”

    “好。”

    挂完电话后,她就看到林宜琛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目光里流露出一丝揶揄。

    “你干吗这样看我?”

    “知书,你骗了你爸。”林宜琛笑了一声。

    “是又怎么样?”许知书的面颊微红,问道。

    “你为什么要骗他?”

    “我爸是老古董,我要是跟他说昨晚跟你住在一起,回去他就得打断我的腿。”许知书说道。

    “所以……你是冒着生命危险跟我住在一起的吗?”林宜琛的目光落在许知书的身上,带着一丝笑意。

    “是啊!”许知书理直气壮地点了点头。

    林宜琛握住许知书的手,认真地道:“我不会让你爸打断你的腿的,如果他要打,就打断我的腿。”

    许知书扑哧一声笑了:“好啊,如果他要打我,我就让你挡在我的前面。”

    “嗯。”林宜琛认真地点了点头。

    吃完饭后,许知书跟着林宜琛在塞纳河边散步,近处是泛着波光的美丽河流,远处是熠熠生辉的埃菲尔铁塔,身旁走过的是肤色各异的各国游客。

    许知书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她会和林宜琛牵着手走在这样浪漫的地方。

    在遇见他之前,她从未想过爱情这玩意,那是离她太过遥远的东西,可遇见他之后,她发现自己被这个人拽着,彻底坠入了爱河。

    她的人生因为他多了很多不一样的体验。

    “知书,你要上去看看吗?在上面可以看到整个巴黎的夜景。”两人走到埃菲尔铁塔下面之后,林宜琛问道。

    “来都来了,当然要上去。”许知书猛点头。

    虽然是冬天,但游客仍然很多,去顶楼需要排队。两人排在队伍后面,一边说话,一边等着。

    “许知书。”突然,许知书的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她回过头,发现竟然是杨琳。

    “真巧啊!”杨琳说着,排到了她的后面,“恭喜你夺冠,你一炮而红了。”

    “谢谢。”许知书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她的目光落到杨琳后面,今天比完赛的队友看来是组团来看埃菲尔铁塔了,连孔娟和宋轩都在。

    宋轩排在杨琳和孔娟的后面,面色淡淡的,一副要与她“友尽”的模样。

    “许知书,这是你的男朋友吧?你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杨琳看了眼林宜琛,问道。

    杨琳突然这么多话,许知书还有些不习惯,但也没反驳,顺着杨琳的话说道:“我的男朋友,林宜琛。”

    然后她又对林宜琛说道:“我的队友,这位是杨琳,这位是孔娟。”

    语气不冷不热的,她说完便转过头了。

    见许知书这副模样,林宜琛自然明白这两人便是不太待见她的队友,其中一个还是往她床铺上倒水的人,所以他也只是神色淡淡地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许知书,你今晚也不回来睡吗?”就在这时,孔娟突然问道,音量有些高,前后的队员都听到了。

    宋轩一听,立刻瞪着眼睛,两步走到许知书面前:“‘也’是什么意思?你昨晚不是在房间里睡的?”

    “知书在哪里睡,跟宋学长似乎没关系吧。”林宜琛淡淡地开口。

    “许知书!”宋轩没有看林宜琛,眼睛盯着许知书,语气有些严厉,“你知不知道运动员在队伍里是有规定的?第二天就是比赛,你就算要出去,也要向教练报备,不然要是出了什么事,谁能负责?”

    许知书别过脸,没说话。

    林宜琛将许知书拉到他的身后,目光直视着宋轩,道:“知书为什么没办法在自己的房间里睡,我想你去问她的室友会更清楚。”

    林宜琛这话一说出口,杨琳和孔娟的脸色都微微变了。

    “什么意思?”宋轩皱了皱眉,“是因为昨晚的事?我走了之后,你们又吵架了?”

    “队员之间有点小摩擦很正常。许知书,昨天的事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孔娟突然开口,“但是你也不能不说一声就那么走了啊,我跟杨琳担心了一个晚上呢。”

    许知书听了,捏了捏林宜琛的掌心,仰头道:“我想揍她。”

    林宜琛摸了摸她的头:“你别激动。”

    说完,林宜琛看向孔娟,说道:“我一直以为运动员都应该有体育精神,尤其是能进入国家队的人,想必会更有集体精神,可孔小姐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我实在难以想象,谁会因为队员之间的小摩擦,往另一个人的床铺上倒水。知书不走,难道要睡地上吗?如果孔小姐真的为此感到抱歉并担心知书,为什么一整个晚上都没见孔小姐给知书发一条短信呢?现在孔小姐的道歉,不仅来得太迟,而且毫无诚意,知书不是傻子,不会接受这样的道歉。”

    (4)

    林宜琛的声音不大不小,但正巧可以让周围的运动员听到,他不愧是辩论圈里的神级人物,一席话思路清晰,有理有据,说得孔娟面红耳赤,想反驳都反驳不出来。

    刚刚还觉得许知书理亏的人,顿时都难以置信地看着孔娟。

    宋轩也震惊地看着孔娟:“孔娟,你往知书的床铺上倒水?”

    孔娟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辩解道:“我又不是故意的,不小心而已。”

    “孔娟,你太让我失望了。”宋轩说道,“我会把这件事上报给徐教练,交给她处理。”

    “宋轩!”孔娟蓦地抬起头,白着脸道,“这么点小事,你至于上报给徐教练吗?”

    “小事?你在比赛前夕制造矛盾,影响队友的状态,如果她因此发挥不好,无缘于金牌,你觉得这还是小事吗?”宋轩的脸色很差。

    “说到底你还是为了许知书!”孔娟红了眼眶,“你想上报就上报吧,把我开除算了!”孔娟说完就气冲冲地走了。

    “宋学长还是去看看吧,巴黎可不安全,若是孔小姐一个人出了什么事,那就不太好了。”林宜琛说了一声。

    宋轩咬了咬牙,心里再不情愿,也知道林宜琛说的话是有道理的,只能认命地跟了上去。

    “许知书,对不起啊,我之前不应该跟孔娟一起针对你,其实你很厉害,我很佩服你。”杨琳想了想,继续道,“那什么,你也别太怪孔娟,你可能不知道,她喜欢宋轩,可能是宋轩跟你的关系太好了,所以她才会那样对你……”

    “她喜欢宋轩?”许知书本来是不打算理会杨琳的,可听到这句话,还是震惊地问出了声。

    杨琳尴尬地挠了挠头:“你真的一点都没看出来吗?”

    许知书摇头。

    杨琳只得小声解释道:“她喜欢宋轩好几年了,不过宋轩不喜欢她。”

    这对许知书来说无疑是一个重磅八卦,她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看向林宜琛,恍然大悟道:“原来罪魁祸首是宋轩,我说她怎么那么不待见我呢!其实孔娟挺漂亮的,宋轩怎么就不喜欢孔娟呢?”

    “她哪里有你漂亮?”林宜琛眸色微动,轻声道。

    许知书没听清楚,有些茫然地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们可以上去了。”林宜琛说着,牵着许知书的手上了电梯。

    埃菲尔铁塔的顶楼,可以将整个巴黎的夜景尽收眼底。

    “好漂亮啊!”许知书刚刚被孔娟破坏的心情,又因为巴黎美丽的夜景恢复了,她拿出手机,道,“林宜琛,我们一起拍张照吧。”

    “好啊!”

    两人背对着夜景开始自拍,许知书按下快门的一刹那,林宜琛突然微微低头,在她的发丝上落下一吻。

    其实这个动作稍纵即逝,许知书并没有什么感觉,可是看到照片后,她的心跳却因为这个动作加速了。

    “林宜琛。”许知书突然抬头唤了一声。

    “嗯?”

    “刚刚谢谢你。”她不是一个擅长为自己辩驳的人,她信奉的法则是“力量至上”,所以她遇到事情通常喜欢用拳头来解决,可一旦她动了手,她就立刻会成为理亏的那一方。

    可林宜琛三言两语就为她扭转了局势。

    “你真想谢我?”林宜琛的眸光闪了一下,“那你以后不要让宋轩抱你了。”

    “啊?”许知书愣了一下。

    “今天在观众席上,我看到他抱你了。”林宜琛抿了抿唇,说出来的话醋意十足。

    许知书的眼睛里似有光芒闪烁了一下:“所以……你吃醋了?”

    “嗯。”林宜琛坦率地承认,他将许知书拉进怀里,“我看到他抱着你转圈的时候,真想冲上去把他一脚踹开。”

    许知书闻言,不由得哈哈大笑。

    “你还笑?”林宜琛蹙了下眉头。

    “我没笑。”许知书立刻收敛了笑容。

    “你还没答应我。”林宜琛继续道。

    “我答应你,他下次要是再冲上来抱我,我就把他一脚踹开。”许知书一本正经地道。

    林宜琛捧起许知书的脸:“如果被我发现你没做到,我就……”“你就怎样?”

    “我就惩罚你。”

    “怎么惩罚?”

    “到时你就知道了。”林宜琛突然笑了,低头在许知书的唇瓣上轻啄了一下。

    “你有没有觉得,许知书在她的男朋友面前好像特别小鸟依人?”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的女生说道。

    “我发现了。”杨琳站在那个女生的旁边点了点头,“平时她看起来挺凶的,说实话,我现在都害怕跟她切磋了。”

    “不过许知书的男朋友真的是又帅又甜啊,看得我都心动了。”另一个女生捂脸说道。

    从埃菲尔铁塔下来后,两人就回了酒店。

    刚洗完澡出来,她就收到了宋轩发的微信,他连着分享了五篇文章给她,题目分别是:

    《无知少女以为遇到真爱,岂料遇到渣男》

    《少女心软在男朋友家中留宿,竟被……》

    《以为他是暖男,没想到是披着羊皮的狼》

    《因为深爱男友,少女以身相许,结果对方却说腻了》

    《女孩子要学会保护自己,不要轻信男人的甜言蜜语》。

    许知书哭笑不得地给宋轩回了一个电话,劈头盖脸就问:“你疯了吗?”

    “你就没有从中领悟出点什么吗?”宋轩在电话那头问道。

    “我就好奇,你是从哪里找到这些文章的?”

    宋轩沉默了一阵:“你真不回来住?”

    “我回什么?豪华单人间跟简陋的三人间,你觉得我会选哪个?”许知书问道。

    宋轩好像突然抓住了一个关键信息,刚刚还有些凝重的脸色顿时缓和下来:“单人间?你不是跟林宜琛住一个房间吗?”

    “你胡说什么呢?林宜琛订的是套房,我们一人一间好吗?”

    “好好好,特别好。”宋轩的语气里立刻多了一丝笑意,“那你早点睡,晚安。”

    许知书无语了一阵,她一直觉得宋轩有她老爸的潜质,总是动不动就对她说教,可以说是老古董二号了。

    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林宜琛的声音传了进来:“知书,要出来看电视吗?”

    “好啊!”许知书应了一声,开门走了出去。

    不过,一看到沙发,许知书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昨晚的那一幕,她的脸上莫名热了起来,但她还是强作镇定地坐了下去。

    “你想看什么?”林宜琛将遥控器递给她。

    许知书随便选了一个频道,然后就看到电视上出现了十八禁的激情画面,许知书吓了一跳,连忙拿起遥控器准备换个频道,可她按了好几次,频道一动不动,电视上的画面越来越激情,她的脸涨成了猪肝色,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遥控器好像坏了。”许知书手忙脚乱地折腾了一通,有些尴尬地说道。

    林宜琛没说话,许知书站起身,挡在电视机前,红着脸道:“我们不看电视了吧?”

    说着,她就想要把电视关了,可她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开关在哪里。她虽然听不懂法语,可是男女之间激情时的喘息声并不需要语言天赋就能听懂,她简直想要找一个地洞钻进去。

    “知书……”林宜琛突然唤了一声,然后许知书便感觉到他朝她靠近了些,“你很紧张?”

    “没……没有啊……”许知书不淡定地回了一声。

    “那别关电视了,我们就看这个。”林宜琛笑道。

    “啊?”许知书震惊地直起身,转头看向林宜琛,“这不太合适吧……”

    “哪里不合适?”

    “少……少儿不宜……”

    “哪里少儿不宜了?”林宜琛又笑了。

    许知书指了指电视里的画面,正想说这画面还不够少儿不宜吗?哪知镜头已经换了,竟然切换成了正经的战争镜头。

    许知书一阵尴尬,她坐回沙发上,佯装淡定:“你想看就看吧。”

    林宜琛在她旁边坐下,见她一本正经的模样,忍着笑问道:“需要我给你翻译吗?”

    “好啊!”

    林宜琛真就一句一句给许知书翻译了起来。这是一部战争片,不得不说,法国的很多电影拍出来都极具艺术感。

    而听着林宜琛徐徐道来的台词,许知书竟然觉得是一种享受。

    但是很快,许知书就没办法享受下去了,因为电影播了十几分钟后,又来了一段激情镜头,林宜琛的声音也卡在了喉咙里,神情有些许尴尬。

    许知书似笑非笑地看了眼林宜琛,嘴角带着一丝挑衅的笑:“你倒是继续啊!”

    林宜琛的眼底似有火光闪过,他突然倾身,将许知书压在了沙发上,目光灼灼地盯着有些紧张的她,嘴角挑起一抹笑意:“我继续什么?”

    (5)

    两人都穿着睡衣,滚烫的温度隔着薄薄的睡衣传递到对方的身上,让人想忽视也难。许知书的心跳漏了一拍,一时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道:“当……当然是继续翻译……”

    “我以为是继续昨晚的事。”林宜琛眸中的笑意加深。

    “林宜琛,你越来越流氓了。”许知书用手抵住林宜琛的胸膛,努力板起脸,说道。

    林宜琛的脸也慢慢红了起来,似是意识到他确实比从前“流氓”了一些,但他并没有放开她的打算。他握住她的手,在她的手指上亲了亲,低声道:“那是因为我遇到了你。”

    因为遇到了她,所以从里到外、从头到脚他都开始渴望她,恨不得时时刻刻跟她黏在一起,一点儿都不像从前的自己。

    可正因为如此,他觉得遇到她的时间还是太晚了,应该更早一点,那么他就可以更早一些将她拥在自己的怀中。

    许知书被林宜琛这突如其来的情话慑住了心神,整个人都柔软了下来。

    林宜琛低下头,覆上她的双唇,两人呼吸交缠,忘了周围的一切。

    突然,许知书觉得一只滚烫的大手贴上了她腰间的皮肤,她的身子微微一颤,蓦地睁开眼看向林宜琛,见到他的眼里是一片浓得化不开的情意和欲念。

    许知书的心颤了一下,觉得她的身体开始发烫,像是要化掉一般。

    他的吻逐渐往下,滚烫的双唇贴上她纤细的脖颈,引起一阵战栗。

    突然,许知书的脑海里浮现出许爸爸那句威胁的话:你知道留宿在外的后果吧?

    许知书顿时打了个激灵,清醒过来,她猛地推开林宜琛,坐了起来,面红耳赤地道:“我要去睡觉了……”

    说着,她从沙发上跳了下去,连拖鞋也来不及穿就冲进了房间。

    许知书背靠着门,捂着胸口,心跳快得仿佛要跳出胸腔,突然鼻子里有温热的液体流下来,她茫然地抹了一把,低头一看,吓得尖叫出声:“血!我流血了!”

    已经走到阳台上吹冷风的林宜琛,听到房间里传来的尖叫声,蓦地奔了进来,然后就看到许知书仰着头从房间里小心翼翼地出来,模样难得慌乱:“林宜琛,我流鼻血了。”

    林宜琛连忙扶着许知书走到沙发上坐下,然后手忙脚乱地给她拿纸巾擦鼻血。

    折腾了好一会儿,鼻血终于止住了,林宜琛看着她鼻孔里塞着的两团白纸,滑稽的模样分外可爱,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还笑!”许知书瞪了林宜琛一眼。

    林宜琛立刻止住了笑。

    “你说我为什么会流鼻血呢?”许知书有些纳闷,她的身体一向倍儿棒,几乎没流过鼻血。

    过了一会儿,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愤愤地问道:“是不是因为你对我做了少儿不宜的事?”

    林宜琛的脸立刻烫了起来。

    不等林宜琛回答,许知书又自言自语道:“那也不应该啊,我昨天怎么没流鼻血?”

    林宜琛忍俊不禁,亲了亲她的额头,道:“你别瞎想。”

    许知书立刻躲到一边,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你先别亲我,我怕自己又流鼻血……”

    林宜琛:“……”

    法国之行随着积分赛的落幕结束了,林宜琛先行回国了,许知书则在他回国后的第二天才跟队友一起坐上了飞机。

    许知书在这一场赛事中的表现,让她成了一匹横空出世的黑马,在国际柔道界漂亮地留下了自己的名号。

    许知书回国之后才发现她竟然还小小地火了一把,得了金牌是其中一个因素,还有一个因素是记者抓拍了一张宋轩抱着她转圈的照片,这就引发了宋轩迷妹们的一大波猜想,后来还是徐教练对媒体回应两人只是队友,这事才算平息了下去。

    不过,谁都没有想到,许知书这匹黑马的优秀表现并没有就此止步,反而以势如破竹之势横扫了接下来的八场在不同国家举办的积分赛。

    最后一场积分赛是在这一年的五月底举行的,许知书再次夺下冠军,累积积分排在国际第十四名,成功拿到了奥运会的入场券。

    几乎在这个结果出炉的当天,许知书这个名字便成了各大媒体的新闻头条。其实柔道比赛在国内不算热门,但她的表现实在是太让人讶异了,因为她是自出战积分赛以来,唯一横扫所有赛事冠军的人,就连外媒也评论她为“横空出世的柔道天才”。

    一时间,许知书成了奥运会夺冠的热门人选。

    因为拿到了奥运会的入场券,徐教练特意给许知书放了几天假,许知书第一时间飞回了宁市。

    自从去了北京,这还是许知书第一次回宁市,许家二老第一次热情地接待了她。当天晚上,他们还下血本在酒店订了一个包厢,找了一群亲朋好友为她接风。

    许知书第一次感受到如此隆重的接待,心里忐忑不安,总觉得“事出反常必为妖”。

    趁着许家二老去门口接亲戚,她看了眼坐在旁边的许知礼,问了一声:“为什么我觉得许主任有点奇怪?”

    许知礼刚刚打完一场拳击赛,被许爸爸强行叫回家给许知书接风,已经很是不爽,闻言翻了下白眼:“我怎么会知道?”

    亲朋好友渐渐落座,许知书本来在低头玩手机,此刻一抬头,突然看到对面坐了一个英俊却陌生的男士。她眨了眨眼,用手肘撞了一下同样在玩手机的许知礼,问道:“对面那个人是哪个亲戚?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许知礼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地抬起头,拿过手边的水杯,一边喝,一边朝对面看去,这一看,她口中的水顿时喷了出来。

    “傅……傅程?”许知礼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地问道。

    傅程?

    许知书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可她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还是没有想起来。但她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家没有姓傅的亲戚。

    “怎么,你们俩认识?”一桌子人已经坐满,许爸爸闻言,不由得问道。

    “我和许小姐是高中同学。”那个叫傅程的男人抬头看了一眼许知礼,微微一笑。

    “是吗?那真是太有缘分了。”许妈妈一听,连忙说道。

    “是啊,没想到傅程和知礼还有这种缘分,难怪一听知礼的名字,傅程就答应赴宴了。”傅程旁边一个妆容精致的年长女士笑着道,应该是傅程的妈妈。

    许知书支着下巴,盯着傅程瞧了一会儿,莫名觉得有些眼熟,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

    她转过头看了眼表情有些呆愣、看起来明显不太对劲儿的许知礼,眼珠子转啊转,突然,她拍了一下桌子。

    她想起来在哪里见过傅程了!

    那时,她还在上初中。有一次放学,她绕道去某高中找宋轩,结果在离某高中不远的一条小巷里,她看到一向无法无天的许知礼竟然被人按在墙上亲吻,乖得像一只小白兔。

    那个人不就是这个傅程吗?

    “许知书。”就在许知书为她的发现感到激动时,突然听到许爸爸咳了两下,唤她的名字。

    许知书纳闷地看向许爸爸,就见他飞来一记眼刀,语气里带了一丝警告:“女孩子家别这么一惊一乍,多学学你姐。”

    说着,许爸爸像没事人似的变了脸,含笑看向对面的傅程和他的父母,道:“我们家知书最喜欢柔道,天天跟别人摔来摔去的,不知道多粗俗。可知礼就不一样了,从小就知书达理,半点也不让我操心。”

    许知书震惊了,许知礼从小知书达理?许爸爸怎么能这么睁眼说瞎话呢?

    她转头看了一眼许知礼,许知礼也是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

    桌上的一群亲戚竟然半点也不感到震惊,反而纷纷附和:“知礼这孩子确实是一个好孩子,文文静静的。”

    “是啊,她从小学习好、样貌好,性格也好……”

    许知书和许知礼默默地对视了一眼,同时选择了沉默。

    “我们家傅程也是,从小就没让我操心过,这么大的人了,也没谈过恋爱。”傅妈妈笑着道。

    许知书心里闪过两个字:呵呵。

    也不知道当年是谁把许知礼按在墙上亲吻的……

    她又看了眼许知礼,果然,许知礼的嘴角也抽动了。

    一顿饭吃到最后,许知书总算明白过来,这顿饭根本就不是为了欢迎她而办的,这根本就是许家二老为许知礼安排的相亲宴!

    为她接风只是一个幌子……从头到尾,她都被当成了那个衬托许知礼的人!

    许知书表示很不开心,等到饭局结束后,她气呼呼地回了学校。

    哼,她是有男朋友的人,她要向男朋友寻求安慰。

    可是,等她到了学校,打算给自家男朋友一个惊喜的时候,却得到了一个让她受伤的消息:林宜琛竟然去新加坡参加辩论赛了。

    
>>>点击查看《对方辩友请冷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