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保镖的战争 > 保镖的战争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灭坚武堂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保镖的战争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灭坚武堂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灭坚武堂

    在国统区有个大沧县,其中有个商人叫杜雨天,杜雨天黑白两道都有交道,他有个女儿叫杜晴,这个杜晴爱好唱歌,每天晚上都在她父亲开的夜总会中当歌手,很有人气。

    杜雨天同情革命,曾给过八路军很大的支持,但此事被日军侦知,只因杜雨天是在国统区,所以日军拿他没办法,但日本人在大沧县开设了一家武馆,叫坚武堂。这家武馆其实是日军的间谍机构。

    这天,日本梅机关负责人找来坚武堂馆主青木,对他说:「青木君,近日梅机关劫获一批物资,是送到八路根据地的,经查实,该物资是大沧县的杜雨天送给八路的。司令官对此非常生气,但杜雨天是在国统区,且其势力皇军日后还用得着,故命你绑了杜雨天的女儿,有他的女儿在我们手里,量他也不敢不听话。」

    「司令官此计高啊。」

    杜晴晚上从夜总会坐车回家,她的女保镖叫沈艳,沈艳和杜晴一起坐到车里,两边车窗上各站着一个手下。车子才开动,就有个女人拦在车前,司机停下车,车窗上的手下上前要教训那女的,谁知那女的身手了得,才两招就将两手下打翻在地起不来,这时沈艳连忙下车对那女人说:「你是谁?要干什么?」

    这女的叫谷子,是坚武堂的二弟子,身手了得,她说:「没干什么,就是想找人打架。」

    沈艳说:「我看你是欠揍。」

    说完,两人就打了起来,谁知正在对打中,杜晴却被一伙黑衣人给劫持走了。谷子也不和沈艳纠缠,过几招就跑,沈艳叫司机赶快去叫人,自己则追杜晴去了,最后追到一个仓库中。

    只见谷子手里拿着日本***,身后有几个黑衣人用刀架在杜晴脖子上。谷子看见沈艳追进来,就喊说:「站住,再上前一步,你家小姐就没命了,要想救你家小姐,很简单,只要打败我,就可以带你家小姐回去。」

    沈艳手上没有长刀,谷子就扔了一把***给她,于是两人对决。沈艳的武功也是不错,但没有谷子那么阴狠,最后沈艳不敌谷子,死在谷子的刀下。谷子说:「你还有两下子,可惜打得不过瘾。」

    众黑衣人把杜晴押走,却在半道上被杜雨天的手下遇见,杜雨天的手下开枪打死了谷子的两个手下,谷子便扔下杜晴跑了。

    杜晴吓得几天躲在家里不敢出去,杜雨天对她说:「不用怕,爹给你请最好的保镖,以后不会出现这种事了。」

    杜晴说:「要请就请个功夫高的,还要是个女的,男的我可不要。」

    「好,爹给你找,一定给你找个武功绝顶的穆桂英当你的保镖。」

    过几天,杜雨天责问手下说:「叫你给小姐找保镖呢,怎么还没消息?」

    「老爷,小姐要找的这个保镖实在太难找了,既要武功绝顶,又要是个女的,这真有点大海捞针。」

    「大海捞针也要给我找,找不到就别回来见我。」

    「是是是。」

    又过了几天,杜雨天对手下说:「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找个女保镖有这么难吗?」

    「老爷,并非小的们不尽心,实在是找不着啊。」

    「那你们说,怎么办?小姐就这点要求我都不能满足吗?」

    「老爷,要我看这样,您与八路关系好,曾资助过八路,现在您有需要,向八路开个口,他们总不会不帮忙吧?」

    杜雨天寻思了一下,「找八路帮忙?」

    「是啊,你想八路那里有那么多人,这些人天天在打仗,要找个符合小姐条件的应该不是问题吧。」

    「你说的有道理。」

    此时,郑副司令来找智贤,说:「老弟,百合牺牲老哥我心里过意不去,要不是我让她去执行任务,她也不会……」

    智贤打断郑副司令的话,「副司令您别这么说,百合选择站在八路军这边,就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这是她的选择,也是她的光荣。她是为她的信念而死的,死得值。」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今天老哥还要向你开个口,再向你借一个人,就是女英。情况是这样的,大沧县的杜雨天是我党的好朋友,对我党是给予过大力支持。前几日,他女儿的保镖为救她女儿被日本人杀死了,而他女儿却死活不要男保镖,因此杜雨天就请我党帮忙,能否派一个武艺高强,又跟日本人打过交道的女战士保护他女儿,因此我想到了女英。你若是不同意,就当我没说。」

    智贤说:「女英会去,我也会去,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郑副司令神情庄重,「什么都不说了,祝你们早日完成任务,注意安全。」

    智贤和女英到了大沧县,将郑副司令的介绍信拿给杜雨天看。杜雨天就带女英去见杜晴,杜晴看女英长得这么漂亮,真不敢相信她是个高手,于是问女英:「你是武林高手?」

    女英回答:「功夫还过得去。」

    杜晴不信,「我看不像,武林高手哪有你这么漂亮的,我看你倒像个电影明星。」

    「小姐不信可以找人试试。」

    「好,正有此意。」杜晴对手下说:「你安排几个武功好的弟兄跟她过过招。」

    「好嘞。」

    手下便安排了一个肌肉很发达的男的跟女英比试,这男的功夫不错,可谁知没过几招,就被女英一招剪刀脚夹住脑袋,摔在地上。杜晴说:「好,好身手,太棒了,就是你了。」

    杜晴看了看智贤,说:「他是干什么的?」

    智贤说:「我是她的师兄,也是来保护你的。」

    杜晴说:「你是她师兄,那你武功一定比她还高了。」

    智贤说:「那是自然,有我们保护你,你就放心吧。」

    杜晴跟女英很谈得来,便成了好朋友。一天晚上,杜晴和女英,从夜总会出来。杜晴突然说想到街上吃馄饨。还说这混沌店很近,走两步就到了。女英就陪杜晴走到馄饨店。在吃馄饨的时候,女英感觉到身边两张桌子上的客人不对劲。女英拉起杜晴就走,这两桌的客人马上也起身跟上。女英掏出枪打死了几个。剩下的想跑也被女英打死了。

    杜晴吓得躲到一边。突然在暗中有一把刀架在杜晴的脖子上,拿刀的人正是谷子。她对女英说:「别乱动,否则我杀了她。」

    这时有几个黑衣人向谷子靠拢。谷子说:「想救他,很简单,只要打败我就可以带她走。」

    于是将杜晴交给黑衣人看管,谷子扔了一把***给女英,说,「我们用刀来比试。」

    女英拿起刀,接受谷子的挑战。二人打了几个回合,突然智贤来了。智贤爬到墙上,趁黑衣人不注意。从他们的后头开枪,把黑衣人全部打死。杜晴吓得大叫,智贤跳下来扶住她,「别怕,你现在安全了。」

    杜晴吓得紧紧的抱住智贤,女英谷子继续缠斗。斗了好几个回合,最后女英将***刺进谷子的肚子,谷子倒地而亡。

    当智贤、女英正要带着杜晴走的时候。后面赶来的一伙人,为首的是个男的,他抱住谷子的尸体。喊着说:「师妹,是谁?是谁干的?」

    然后对智贤,女英说:「站住!是你们杀了我师妹?」

    女英说:「是我杀的,你想怎么样?」

    原来这个男的就是铃木,就是那个打伤百合的铃木。他是坚武堂的大弟子。铃木说:「我要杀了你,替我师妹报仇。」

    女英说:「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铃木扔了一把***给女英,说:「动刀吧,我不杀手无寸铁之人。」

    女英就接刀应战,但铃木的武艺实在高强。打了几个回合,女英便处于下风。智贤看女英有点招架不住了,就向天开了一枪,二人便停止了打斗。智贤对女英说:「女英,你站在一边,我来跟他较量较量。」于是接过女英的刀,智贤和铃木打了好几个回合,最后一刀封喉,杀死了铃木。铃木的手下见状都逃跑了。

    铃木的手下回去向他们的师傅青木报告,青木听到后,痛不欲生。用***劈下一个桌角,对弟子说:「杀我爱徒的人就像这张桌子一样。」

    他弟子们说:「我们现在就去杜家,杀光他们。」

    青木说:「等等,杀光他们是迟早的事,但现在为师要先向他们下战书。」

    第二天,青木的弟子们来到杜雨天的家,说:「我们是坚武堂的,奉家师青木之命,来下战书的。」

    杜雨天说:「你们向谁下战书?」

    青木的弟子指着智贤说:「就是他!我们师傅约你三天后比武,你要是害怕不敢来……」

    于是,青木的弟子们抬着一块匾走上前,匾上写着“东亚病夫”。青木弟子说:「你要是不敢来,就把这块匾的字给吃了。」

    智贤说:「你们师傅要跟我比武,到底比什么?」

    「当然是比刀剑、拳脚。」

    智贤说:「我不跟他比刀剑,要比就比枪法。你们回去告诉你们师傅,要是他不敢比的话,就把这块匾给吃了!」

    青木弟子急了,说:「你,好你等着,请报上你的名号,我好回去回复家师。」

    「董智贤。」

    这些日本人就走了,但留下了东亚病夫的牌匾。

    他们走后,杜晴说:「智贤,你武功那么厉害,为什么不跟他比功夫啊?」

    智贤说:「我只是一个保镖,并非什么武学大师,我是有自知之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杜晴说:「那青木会跟你比枪法吗?」

    智贤说:「他呀,会不会开枪都难说。」

    智贤私下对杜雨天说:「这些日本人不会善罢甘休,要想一劳永逸,保证小姐的安全,只有彻底铲除这些日本人。」

    「你想怎么做?」

    「你只要给我三十个人,剩下的事情我来做。」

    「好,人我给你。」

    当夜,智贤带着这三十个人,蒙着面。来到坚武堂武馆。

    武馆里面,青木对他的弟子说:「这个董智贤和杜雨天不识抬举,杀我的爱徒,损我坚武堂名誉,明天你带上所有的人,带上枪,杀进杜府,给我杀光所有的人。」

    弟子说:「那司令官那一边如何交代?他可没说让杀光杜府的人,只叫绑架杜雨天的女儿。」

    青木说:「司令官那一边,我自会交代,你只管按我的吩咐做。」

    「嗨!」

    正当这时,突然有人喊:「着火了,着火了。」

    原来,智贤带着人,将***投进了坚武堂。智贤的人从四面八方投***。整个武馆都埋葬在火海中,里面的人根本出不来。智贤用水泼湿了自己的衣服,从围墙跳到武馆里面。看到青木他们正在乱窜。青木的许多弟子身上都着了火,智贤上前一枪打死的青木。然后跳出武馆,命人继续往武馆投***,最后武馆的人全部都被烧死了。

    而后,智贤把东亚病夫的牌子也扔进火里烧了。
>>>点击查看《保镖的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