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桃运狂医 > 桃运狂医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九章高阳的决定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桃运狂医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九章高阳的决定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梅兰声音在高阳看来如莺歌,熟悉调调熟悉的歌词,让一切记忆激活他仿佛回到儿时。

    益家人还没露出狰狞的面孔,他外公在金阳照顾那群人。

    外婆过来这里,帮父母收割稻米,自己在烈日下的田边戏耍,凝听着外婆唱着‘花大姐’,他跟哼着。

    往往这时,严厉又不失温柔的母亲,总是停下来纠正,“唱歌如做人,错了要改!”

    有多少年了,母亲的样子都快要模糊了,今天却是那么的清晰。

    “那时,我才不到四岁啊……”高阳在床头单手抱着梅兰,心里想着眼里无声的留着泪水。

    歌结束得那么快,梅兰停下来手颤抖着伸过来,高阳愕然后脸主动伸过去。

    梅兰帮他摸去眼泪,笑道:“想起被露露骂了吧。”

    哇……

    高阳一听这话受不住,环抱着的梅兰大声哭。

    梅兰没哭,而是一脸欣慰,手轻轻的拍打着的高阳的后背,犹如小时候一样,笑道:“不哭,有外婆在,谁也不能欺负你,露露都不行。”

    这话,高阳哭得更放肆,仿佛要把所有的委屈全部宣泄出来,泪水决堤打湿了梅兰的肩膀和后背。

    这边在哭,药房里躺在地板抽蓄的尹飞白也在哭,身体被毒得死去活来,嘴里吐着白泡沫,身体僵硬动弹不得,要不是眼睛还能流泪,他都怀疑自己死了。

    心里埋怨着高阳不回看一眼,骂着小灰和小黑,殊不知两条蛇又下山了根本不在客厅。

    “啊,是不是我要死了?”骂完尹飞白突然变得黑暗,想着死后会是怎么样,有谁会记得他,想起自己还没好好谈过恋爱,顿时哭得更凶。

    高阳这边完全不一样,止哭却抱着梅兰不放,跟小时候撒娇着,心里被幸福感包围。

    梅兰的记忆里,高阳也停在益露死后,高阳父子两人被益家人赶走的画面,所以高阳不是大人,而还是那七八岁的模样,安慰的语气一如当年。

    祖孙两人都是幸福的,抱着足足半小时才放开。

    高阳把要治好眼睛的事说了下,梅兰激动着道:“那还能看到阳阳吗?会不会很模糊?会不会……”

    梅兰语气充满着不确定,这让高阳很是揪疼,他一次次肯定的恢复,才让梅兰情绪稳定下来。

    “我给你上药,可能会有点冰冷,鼻子会问道苦味,您忍耐下。”高阳语气从未有过的温柔,让梅兰心中大定,好气道:“来吧,你外婆什么苦吃过。”

    “那开始!”高阳笑道。

    药性是什么,高阳心里比什么都清楚,当药物抹上梅兰双眼,梅兰一声不吭,让高阳再次心疼,外婆得吃多少苦才能忍得住。

    为让梅兰不是那么痛苦,他决定一次涂少一点延长时间。

    药物涂好,他交代梅兰不能手碰也不要沾到嘴唇才离开房间,去那针灸配合药物治疗。

    出来后他忽然想起来,尹飞白这货一直做跟屁虫,怎么突然没跟来,不是很关心自己的外婆。

    “靠,这王八蛋不会……千万可不要。”他想到不好的事情,充满赶到药房。

    尹飞白躺在地上,泪水都把地板打湿一片,只剩下眼睛能动,见高阳后眼睛狂转示意救命。

    “活该!”高阳骂了一句上前,蹲下望着尹飞白,道:“这要是外敷也有毒性,虽毒不死你,但你得有心理准备。”

    尹飞白一听高阳这语气,心里后悔万分都显示在眼神上了。

    “半个月里,你会跟手抖症病人那样,身体时不时的抽蓄一下,说话会结巴。”高阳说道。

    尹飞白觉得还好心里松口气,眼使劲转着示意高阳感觉救人。

    “药有麻药成分,加上乌木的部分药性,你刚刚应该有吐白沫了,晚上就可以活动了。”高阳说了一声起身,不管尹飞白眼睛怎么转,取针就出去到卧室给梅兰针灸。

    这一忙就到傍晚,去养殖场的杨袖花等人回来,晚饭都端上来,他还是忘记尹飞白在受苦。

    “阳阳,中午那个小伙子呢?”梅兰落座后问道。

    高阳这才想起来,不过不用他去,尹飞白扶着墙抖着身体过来,看到高阳张牙舞爪扑上来,被众人拉开,就愤怒控诉高阳。

    自然,因为药性的原因结巴得很,众人听得不是很懂。

    不过也让众人知道高阳没说出的话,一个个拍案而起要去找益家麻烦。

    “都给我打住!”高阳喊道。

    杨袖花第一个不服气,道:“那群畜生对一个七十五岁的老太太都出手,这样的人多活一分钟,我觉得都对不起世界。”

    “就是,这样的人必须严惩!”

    “……”

    一屋子人不论大小义愤填膺,逼迫高阳立即马上处理。

    “你没听清楚吗?”高阳生气道:“现在不是益家的事,已牵扯非常广了。”

    “怎么处理我自有安排,你们需要做的是维持好养殖场业务和产量。”高阳语气严肃,顿了下指着尹飞白,道:“还有,在这货恢复正常,老刘、老郭和吴强三人,县城里慕白酒楼的事都在你们肩膀上了。”

    老刘、老郭和吴强低头不敢在多说什么。

    “你要处理乔欢的事,我也要加入!”杨袖花说道。

    “不行!”高阳坚决不同意,在杨袖花提出反驳后,他冷脸道:“我需要一个稳定的大后方,你的任务是把整个养殖场维护好统筹好,让其正常运转。”

    杨袖花拉着脸,眼神里都是委屈。

    高阳心软,道:“我答应你,上次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杨袖花不说话,只是拿着不信任的眼神注视。

    高阳继续道:“乔……沈梦溪不是那个沈梦溪了。”

    “为什么?”一屋子的人都知道,高阳可是把沈梦溪直接当乔欢的,所以异口同声,包括几个小女孩。

    高阳扫一群众人,道:“过后你们就明白了。”

    这话一出,一屋子的人都给‘嘘’声。

    唯有在厨房忙活的柳春花,以及落座的梅兰。

    “阳阳长大了。”梅兰说道:“金阳那边盛传阳阳做大老板,我一直不觉是,今天说话有条有理,真像个大老板。”
>>>点击查看《桃运狂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