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夜虎 > 夜虎目录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首次开庭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夜虎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首次开庭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这下,种纬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叶国庆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他就是个墙头草。他是两边都帮的同时,又两边都不得罪,也得罪不起,显然他这也是无奈之举。在这种情况下,种纬也不好责怪他了。

    “说吧!什么消息。”种纬无奈的问了一句道。

    “梁新华涉嫌吸毒贩毒、洗钱、走私等多项罪名,受到了公安机关的通缉,已经潜逃到境外去了,有关单位正在缉捕他。”叶国庆不带一丝感情的对种纬说道。

    “好快!”听到这个消息,种纬禁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声道。从上次凌薇跟他见过一次面到现在,也就一个来月的时间,没想到凌薇已经对梁新华下手了。可怜梁家在梁山镇上百年的传承,恐怕就要这么断根了。

    “再一想,不对!”凌薇对梁新华下手的速度并不算快,毕竟以她手里的资源,查证和拿下梁新华的还是很方便的,更不会发生让梁新华走脱的事情。可偏偏梁新华最终就是跑了,而且从叶国庆话里面的意思看,最终动手的是公安机关,和国安一点关系都没有。难道,这里面还有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是了,也许抓捕梁新华并不是个最好的处理办法。毕竟梁家在梁山镇有着上百年的传承,梁家的祖上对国家还有那么大的功劳,真要把梁新华抓到了又能怎么样?就算他犯了死罪,就真的要判他的死刑吗?

    不要说梁家,就是梁家的亲朋故旧门生晚辈之类的就有不少,这些人不管是混商界,还是做公务员的,都是有些身份的人。而梁新华好歹也是梁家这一代的代表的,真要是把梁新华搬倒了,后续的连锁反应也是件很麻烦的事情。别说梁家还牵涉了许多隐秘的事情,这恐怕也是官方被迫采取这种处理手段的原因吧!要说梁家也是气数将尽了,这一代偏偏贪上了这么位家主,败家的本事倒是一流的。

    “至于你的案子,我接手案卷的时候看到的都是对你不利的东西。你的案卷现在已经到了检察院了,再过一段时间检察院会提审你一次。当然这期间公安局也会提审你,再然后就进入审查起诉阶段了。你该怎么处理你的案子,你应该有个主心骨,有些话我不方便说的。”说话的功夫,叶国庆已经开始收拾起东西来了,摆出了一副事情办完,马上就要离开的意思。

    “你接手的案卷是赵宏杰留下的么?那里面应该有很多疑点的,难道你没见到?”看到叶国庆这副模样,种纬是又生气又无奈。他的案子没人愿意接他是知道的,可现在指定过来的律师却是这种态度又叫怎么回事?实在太说不过去了吧?

    正在收拾东西的叶国庆在听到赵宏杰的名字后停下了收拾东西的动作,明显犹豫了一会儿才低声对种纬说道:“赵宏杰是我的学生,也是我亲戚的孩子。从毕业之后就跟着我干,我教了他两年半。说着话,叶国庆抬头看着种纬眼神中带着掩饰不住的哀伤之意道:这孩子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过聪明,太过自负。我提醒过他你这个案子不是那么好接的,可他偏偏要接。现在倒好,不但枉送了自己的一条性命,还让人家把证据上的漏洞给解决了。现在就是想在辩护上做文章都不容易了,这就是你面临的现状。”

    听到叶国庆的这番话,种纬一时也无话可说了。确实,他也感觉到赵宏杰有些毛躁和自负的性格了。可是因为他自己急于脱困,急于改变他的境遇,他也就忽略了这个问题,结果落得让赵宏杰命丧黄泉的后果。更要命的是,赵宏杰手中的案卷落到了某些人手里,种纬他这边可以说是先进尽失。说起来,种纬在这个问题上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责任的。

    叶国庆把他的东西都收拾了起来,表情依然是一副木然的样子,似乎对种纬这桩案子他打定了主意只做一名看客了。可就他收拾好东西,马上就可以抬腿走人的时候,他抬眼冷冷的看了闭口无言的种纬一眼道:“我不方便替你做更多的辩护,但你可以自辩。你本身又是警察出身,对相关法律法规应该是很熟悉的。你有什么要查的,可以告诉我一声,我尽力去查。如果查不到,或者没办法查,你就要自己想办法了。李莹把他们经历过的事情都告诉我了,你这桩案子不是我能过多介入的。你提供的那份材料和案卷都被抢走了,我现在手里的案卷也是从警方那里拿到的。都这么长时间了,他们能不补充侦察吗?我听说专案组的警察都换了一多半儿了。”

    说完这句话,叶国庆便站起了身,准备离开了。

    “谢谢!”种纬除了最后这句话,也实在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他现在脑子里很乱,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叶国庆说案情方面的事情。

    “不用谢!”叶国庆一边往门口走,一边说道:“想好两个事情,一个是你贪污的事情,把那个问题解决好;二是你可攀扯梁新华,反正他也跑掉了。把前一段时间你在看守所里的事情也讲出来,这样对你有利。对他们来讲,是夜长梦多。对你来讲,还能比眼下的局面更坏么?拖得时间越长,你的机会也就越多。”

    话还没说完,他已经拉开了接见室的门,把等在门口的看守叫了进来。

    “明白了!”种纬冲着叶国庆的背影低声说了一句道。并不是叶国庆不愿意接这个案子,也不是他能力不够,而是他明确知道这个案子的水太深,他不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深度介入这个案子。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叶国庆真的完全不管这个案子,他仍旧愿意为种纬提供一些帮助,让种纬把这桩案子打下去。他的学生,兼亲戚的孩子因这桩案子而死,他怎么能不恨不怨?他当然愿意为自己的学生出头,前提是找到更合适的办法和切入点。

    攀扯,这就是叶国庆告诉种纬的重要手段。通过这两个字,种纬还有一把牌好打,通过这些手段同,他可以让这桩案子轻松拖到他准备的后手爆出来的时候,也正好是凌薇所说的那个时间。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种纬又连续被公安局专案组和检察院提审了几次。看得出来,警方的办案效率明显的提高了,也许他们打算在年底前完成这桩案子的首次开庭工作。这样的话,种纬在这段时间里就没有精力和时间出来捣乱了。

    在警方提审种纬的时候,种纬依然面对的是那些指控,但不管怎么审,怎么问,种纬都坚决这承认自己开枪杀人的事情。警方翻来覆去的提审了种纬几次,也没审出什么结果。可能是顾忌到种纬也曾经是公安系统的一员,所以这些警察也没对种纬上什么手段,只是威胁性的告诉种纬,他的案子已经证据确凿,证据链已经形成,抵赖是没有用的。

    检察院那边提审种纬的情况也是大同小异,在提醒了种纬所拥有的权力和义务之后,种纬也被问了很多具体的案件信息。不过种纬对检察院方面也表现得不是很配合,采取的手段和对公安局专案组的手段一致,概不承认。就算检察院的人一再说种纬持枪杀人的案子证据确凿,种纬也是一件都不认,这让他和检察院的关系搞得很僵。

    检察院方面还一度派出人来给种纬做工作,表示只要种纬认罪,他们可以向法庭提出他曾经立过诸多功勋的资料,让种纬得到一个尽量说得过去的判决。如果种纬不认罪的话,他们将在公诉的时候集中全力,而且起诉内容不单单仅是持枪杀人一项罪名。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种纬很清楚的知道对方所指的就是那套林萍名下的房子,还房子里的那些受贿来的东西。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他早就做好了准备。

    转眼间又是两个月过去,眼看时间来到了八月份,种纬案在拖延了近一年之后,终于第一次开庭了。同案件的指定侦办一样,这件交管局长持枪杀人案也被指定给了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在开庭的时候,种纬终于见到了分别了近一年的林萍和种连胜,还见到了申洛和赵文江、刘学义等人。可惜他在这个场合下没法和他们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种纬表现得很镇定,但旁听的林萍却受不了了。她在看到种纬冲他点头打招呼之后,立刻就哭出了声。还是种连胜等人在一边不住的劝导,再加上法警的维持秩序,才让她不得不安静了下来。

    林萍和自己的父亲两人都瘦了,而且两人都是一脸的愁容,显见这一年来他们都吃了很多苦,操了不少的心。种纬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们,却又没法向他们倾诉自己的内心。其实不止是他们,就连旁边的申洛和赵文江、刘学义等人都是一脸的愁容,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点击查看《夜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