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摘星院 > 摘星院目录 > 章节目录 九十六、灭门!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摘星院 章节目录 九十六、灭门!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山门外,众人对里面的情况一无所知。

    魏澜断定阿明还在里面,奈何五阳谷将他们阻拦在山门外,值此两大宗门关系微妙之际,隐宗绝不会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阿明与五阳谷贸然开战的。

    然而最紧张的仍是徐韫,他明明放了阿明离开,却不想他竟在帮内闹事,令他措手不及,最让他担心的还有小石头这个变数。

    隐宗不甘心就此离去,五阳谷又护定了白马帮,一时间,双方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之中。

    “隐宗宗主!他在这里!快救我们!”

    小石头颤抖的喊声打破了寂静。

    只见不远处,浑身鲜血的沈玉扶着被捆住双臂的小石头艰难朝山门外走来。

    最先看到他们的是立在半空的魏澜,见此情景不由得心中一紧,随后大怒道:“徐韫,你胆敢伤我隐宗门人!”

    徐韫大惊失色:“叛徒!你竟然还活着!”

    说罢亮出金锋长枪,行将刺向他们二人。

    “徐韫住手!”钟君吏一声大喝制止了徐韫,他注意到了满眼杀气的魏礼。

    当着魏礼的面对隐宗的门人动手,他会有充分的理由杀死徐韫,就算钟君吏在场,也不可能把隐宗当作空气!

    钟君吏相信,就算隐宗能带走那个已经遍体鳞伤的年轻人,但只要五阳谷在,他们也没办法继续诬陷白马帮勾结妖族。

    他不知道的是,白马帮确实勾结了妖族,而贾须图之前骗了他。

    此时魏澜早已赶向了沈玉那里,却被徐韫拦在了前面。

    “让开!”魏澜冷喝道。

    “此人乃我白马帮叛徒,我绝不可能让他离开!”徐韫看了一眼小石头,依然不让魏澜过去。

    “你若是现在让开,你伤我隐宗门人之事本姑娘日后再跟你清算,若是不让,今后白马帮的一条狗也别想踏出山门半步!”

    “徐韫,让他离开!”钟君吏沉着脸向徐韫喝道。

    “老谷主!可是他...”

    “可是什么?有老夫在这,谁敢诬陷你等!”钟君吏打断了徐韫的话。

    徐韫没有办法,只得咬着牙关给魏澜让开一条道路。

    “阿明!你没事吧!”魏澜径自来到了沈玉跟前,看着浑身是伤的他颦眉问道。

    沈玉出得山门见到隐宗众人后方才松了一口气,喘着气有些虚弱地笑道:“我没事,就是差点死在里面,说好的来救我,怎么才来呢。”

    魏澜却没有他那般开玩笑的心情,本就极担心他的安危,听他这样说后心中更有些愧疚,不由地低下头道:“对不起,我不该让你冒险的。”

    “好了,我开个玩笑,大小姐何必如此认真,我真的没事儿”。沈玉习惯了调侃玩笑,不曾想一句话竟让这位隐宗大小姐有些伤神。

    “没事就好,先跟我回去疗伤吧。”魏澜点点头,扶着沈玉道。

    “把他也带上,他有白马帮勾结妖族的证据!”沈玉看了一眼小石头道。

    小石头随即眼珠一转,连连点头道:“对对,有的有的,还请这位大小姐把这缚灵锁给我解开先。”

    “混蛋!你说什么!”徐韫一直在关注着这二人,听道他们这么说后徒然暴怒。

    魏澜听到后神色一变,迅速拽起二人掠向了他父亲那里,直到那里方才解开了小石头身上的缚灵锁。

    “小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白马帮勾结妖族?你若是没有证据,老夫砸碎你的狗嘴!”钟君吏冷笑道,他敢保证白马帮再浑,也没有胆量和妖族勾结。

    “呵呵,没有证据我当然不会乱说,小石头,你给这老头说说你们徐帮主是如何勾结妖族的。”

    被解开的小石头活动活动了双臂,用眼见余光瞥了一眼徐韫,而后朝不远处的五阳谷天王李清道:“李天王,我本是白马帮中的信使,前些日子还随贾须图见过您,您可还记得?”

    “是你?”李清确实见过小石头。

    “没错,那日我随贾须图找你就是为白马帮依附五阳谷一日,当时他只是说徐帮主为了替老帮主复仇而准备袭击隐宗大小姐,贾须图料定白马帮会遭受灭顶之灾,因此才会请求五阳谷庇护,对吗?”小石头冷笑道。

    李清听后却是涨红了脸怒目圆睁道:“你胡说什么,我根本不知道徐韫袭击隐宗大小姐之事!”

    “哼,李天王不承认也罢,不过,恐怕你们五阳谷也不知道,为了袭击隐宗大小姐,徐帮主还勾结了妖族的符旸妖君,徐帮主指使与妖族联络的那个信使就是我,这也是今日隐宗找上门后他们要杀我灭口的原因。”

    “混账!你说什么?!”

    小石头话刚说完,徐韫已是脸色铁青,恨不得立即杀掉他,而在场的众人则是神色各异。

    看着显得有些慌张的白马帮众门人,钟君吏也是心中闪过一丝惊讶。

    “徐帮主,怎么?你帮中竟是有这等吃里扒外的弟子?”钟君吏的脸上笼上了一层阴影,已然是十分不满。

    “吃里扒外?哼,老谷主,你可知道我自炼气以来就跟着姓徐的,替他出生入死,而他呢?只是因为知晓他那见不得人的勾当,他便要置我于死地,换做你,你又会怎样呢?”

    “竖子大胆!敢和谷主这样说话?”李清听后怒指小石头,吓得小石头立时躲在了沈玉身后。

    钟君吏却是波澜不惊,冷笑道:“你口口声声说你的帮主与妖族勾结,可有证据?身为白马帮弟子,竟和隐宗沆瀣一气,叫本座如何信你?”

    “当然有证据!没有证据我也不会站在这里!”小石头勾起嘴角,盯着脸色大变的徐韫。

    说罢拿出一支玉简,远远示向众人:“这是符旸妖君回给徐帮主的书信,辛亏我当初留了心眼,没有听他的话将其毁掉,否则还真就没了证据!”

    “小畜生!你竟敢背叛我!”徐韫已是脸色惨白,额头爬满了汗珠。

    怒不可遏的徐韫突然不顾一切的持枪刺向了小石头,连一旁的钟君吏都是一惊。

    然后他还刚跃上高空就被冯伦祭起大印砸了下去。

    “徐帮主,事已至此,你还想当着众人的面杀人灭口吗?”冯伦怒喝。

    魏礼已是拿过了小石头手中的玉简,却见玉简上面一个字也没有,便瞬间明白沈玉和小石头是在用诈。

    “果真是你白马帮勾结妖族所为,你白马帮好大的狗胆!”魏礼目光如炬,冷冷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徐韫,而后对钟君吏说道:“钟兄,真没想到你刚收了东荒的一个爪牙,他们就和妖族勾结了,钟兄难道真的对此毫不知情吗?”

    “魏礼!你什么意思?是说我五阳谷也与妖族勾结不成!”钟君吏勃然大怒,猛然上前怒视着魏礼。

    “呵呵,钟兄不要误会,只是这徐韫称早已依附了五阳谷,可他与妖族勾结的书信就在你我面前,钟兄可否要亲眼看看他们是如何狼狈为奸的?”魏礼的眼中写满了嘲讽。

    “你!”钟君吏脸胀的通红,却又无言以对。

    “老谷主不必再看了!”一旁沉默的徐韫终是扔掉了手中长枪,面如死灰的他仰面一声哀叹,平静地说道:“老谷主,是我骗了你,事已至此,我也无话可说,我可以证明白马帮与妖族勾结一事与五阳谷无任何关系,白马帮也无资格依附五阳谷。”

    “混账!你好大的胆子!”钟君吏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活劈了徐韫,五阳谷众人亦皆是对徐韫怒目相视。

    虽说人妖两族并未交战,可与妖族勾结是人族任何人都无法容忍的事,何况五阳谷这样的宗门,此事传出去只能成为炼气者们的笑话!

    “好!既然你胆敢勾结妖族,就要知道自己会事什么样的下场!从今往后,五阳谷永世不得与白马帮相交!我们走!”

    钟君吏大袖一挥,五阳谷众人纷纷化成流光离开了这里,他们一刻也不想再留在这里。

    “钟兄,当真不管你的手下了吗?如此,钟兄下次可要擦亮眼睛了,我隐宗不介意替钟兄清理门户!”

    魏礼哈哈大笑,不忘对狼狈离去的钟君吏讥笑嘲讽。

    徐韫看着快速远去的流光,又是一声长叹,他知道白马帮今日已是难逃一劫,就算隐宗不将他赶尽杀绝,五阳谷也绝不会放过他!

    山门外又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隐宗众人居高临下俯视着下面的白马帮所有人,眼中充满了冷漠。

    “魏宗主,我承认是我勾结袭击了大小姐,我知道代价,我也甘愿以死谢罪,只是在这之前,我想求宗主一件事。”徐韫无比空落地说道。

    “何事?”

    “徐韫一切所为皆由我一人承担,我可以用生命保证白马帮其余弟子与此事毫无关系,还请宗主给他们留条活路!”

    “既然如此,本尊念你有点骨气,便给你自行了断的机会!”魏礼微微抬了抬眼皮说道。

    “多谢宗主!”徐韫眼前一亮,没想到隐宗宗主如此痛快的答应了他,不由地对他躬身答谢。

    魏礼只是淡淡点了点头,再没多说什么。

    徐韫缓缓望向白马帮山内景物,竟是一阵哽咽,而后摇晃着身子对着那里深深一拜。

    拜完了山内,他又对白马帮诸弟子又是一躬:“诸位弟兄,你们皆是跟随我多年的好兄弟,只怪我无能,葬送了白马帮,辜负了诸位弟兄,今日徐韫将死于此地,还望诸位弟兄日后相见能不忘同门之情,切勿刀剑相向!”

    “帮主!”徐韫一言,白马帮众弟子竟皆湿润了眼眶,纷纷单膝跪在地面。

    连在隐宗那里的小石头都是一阵怅然,心中很不是滋味。

    徐韫也是心头一酸,两行热泪滚了下来,无比失落地捡起地上的长枪,盘坐在地面将长枪横放在腿上,双手在枪柄了磨挲了许久。

    “父亲,孩儿不孝,白白葬送了白马帮,孩儿这就下来给你赔罪!”

    徐韫终是叹息着将长枪掷向高空,随后直直向下插入了他的头颅。

    “帮主!”白马帮众弟子红着眼眶纷纷围在了徐韫的尸体旁边,有几人更是放声痛哭。

    如此情景,隐宗众人只是漠然,唯有沈玉心中一阵刺痛,看着眼前一幕喟然长叹。

    更多人想的是,袭击了隐宗大小姐却死的这般轻松,算是便宜了他!

    魏澜看着一旁失落的沈玉,有些惊讶地问道:“阿明,你怎么了?”

    沈玉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澜儿,你先带阿明回去吧。”魏礼的心情很好,今日总算是狠狠踩了五阳谷一回,令他们丢尽了面子。

    魏澜点点头,便带着沈玉和小石头还有部分门人去了隐宗。

    待他们走后,魏礼轻描淡写地对冯伦说道:“老冯!灭门!从此这里由隐宗接管!”

    “是!”冯伦点点头,一挥手后几十名银面杀手突然杀向了白马帮其余弟子。

    那些白马帮弟子尚在悲痛之际,不料隐宗突然杀向他们,没来得及任何反抗便在惊恐与慌乱中尽皆死去,没有余下一个活口!
>>>点击查看《摘星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