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问鼎春秋 > 问鼎春秋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粮食的争端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问鼎春秋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粮食的争端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郁邑的热火朝天在夏忙结束之前总算是告一段落,虽说刚刚种下去的糜子才长出青葱的幼苗,但是麦子却已经成熟,沉甸甸的麦穗洒在青葱的幼苗中间,折射出无比绚烂的颜色。

    收获的时节,地里的粮食便大于一切,计成握着自己手中被君子称作“镰刀”的农具,虚眯着被盛夏的太阳蛰的有些睁不开的眼睛,他着实有些不明白,整个郁邑几千口人冒着饿肚子的风险,从宗家手里头换回来的美金(青铜)居然打造了这些个刃口朝内的古怪玩意,不过也是,麦子的根茎粗壮,收割起来,一般的农具着实不好收割。

    计成心虚的看了一眼一声短打装束,拎着镰刀站在几个乡吏面前谈笑风生的郁生,他着实不知道自己的君子想的什么,小麦的单位产量虽说高于糜子,但麦饭那种扎喉咙的口感,着实不是一般人可以欣赏的来的,除了最缺粮食的破落户,才会想着在自家的土地上种上几亩的麦子。

    说起来,所有人里面,只有他清楚,堆积在乡寺后面的粮包里面有多少装的是不能吃的杂草,要说现在整个郁邑里面,估计最缺粮食的破落户就是不远处的君子了,想到这儿,计成低下了自己的脑袋,他知道,现在不是贪图口腹之欲的时候,现在的郁邑,突然多出了几千口人需要养活,哪怕是见识最浅薄的郁邑农户也已经明白了粮食对于现在的郁邑意味着什么,半个月前开始,原本无往而不利的以物换粮的总算是在郁邑走到了尽头,郁生没有办法,只好让对周边环境比较熟悉的兴牵头,成立了一个专门的贩卖队伍,据说,最远已经把郁邑出产的一些器物运输到了洛邑。

    计成弯下腰,割了一把麦子,然后丢在了一旁,其实,君子也只是挥舞了一次镰刀,便被兴的父亲,也就是新任的郁邑乡老拽到了一边,开始嘀咕起什么来,计成是个很有些心高气傲的人,虽然在收麦子之前,郁生做了很多的动员,但是计成并不觉得自己对郁邑的帮助会体现在收割庄稼上。

    他直起腰,任由身后的绑着马尾辫的伊洛之夷从自己身边穿过,两人一组,麻利的将麦子一捆捆的捆扎起来,堆放在一起。

    计成眯起了眼,打量起面前的伊洛之夷,虽说这些蛮夷一般情况下就像是点缀在诸夏耕耘之间的杂草,但是他知道,这些无序的存在也是需要最基本的生存资料的,君子已经让他们见识过郁邑,甚至有些混杂在兴的商队中间的已经见识过王畿洛邑,现在,捆绑在他们身上,束缚他们的东西基本上也就剩下粮食这一个因素了,他实在是不敢想象,如果没有了粮食,君子要通过什么将这些蛮人束缚起来。

    就靠着一乘的徒卒么?计成至今都还记得一个多月前第一次和这些伊洛之夷在中岳的山涧前相遇时的情状,而那时,聚拢在他们面前的伊洛之夷的数量,还没有现在郁邑雇佣的蛮人的十分之一多。

    是不是该提醒一下君子呢,要知道,若干强枝,这可着实不是什么好现象。

    不远处,站在田垄上,正在和兴的父亲以及其他农学士争论不休的郁生并没有感受到计成的用心良苦,事实上,在骗了所有伊洛之夷一遍之后,他并不在乎以为了更伟大的利益为名,在作出第二次、第三次的欺骗,哪怕真的有一天郁邑因为缺乏最起码的生存资料引起动荡,他所要做的,不过是找到一个靶子,比方说,对于现在的郁邑来说,紧闭大门的郑氏就是一个不错的攻击对象。

    简单来说,斗地主不就好了嘛!根本就没在怕的。

    都是小事,真正的大事是什么,是人的思维,他上辈子的时候不知是在那本书上读到过这么一句话,这个时间最徒劳的事情就是一个成年人试图说服另一个成年人。

    兴的父亲就这么傲娇的站在他的面前,骄傲的山羊胡都快要翘到天上了,郁生喉咙都已经快要说哑了,但兴的父亲仍旧不相信麦子是比糜子更好的粮食。

    “君子,老朽虽说没有什么学识,但要说到种田,您还是太年轻了,要知道,老朽和这块土地已经打了半辈子的交道了,先君在时,老朽就已经开始缴纳税粮了!”

    一席话落音,计叟怒不可遏,其余的文吏更是惊讶的连嘴都快闭不上了,他们实在不晓得,眼前这个干瘦的老头子是哪里来的勇气,头这么铁。

    但是当事人之一的郁生却笑了起来,几个月的风吹日晒更承托出牙齿的洁白,他有什么办法啊,面前的老爷子连自己这辈子从未见过的便宜老爹都搬出来了,摆明了就是欺负新任工作经验不足呗,这种事情,上辈子他刚刚大学毕业,在车间实习的时候经历的,实在是太多了。

    “叟,生现在只想问清楚一件事情,麦子是否出产更多?”郁生很释然,既然还没有威信,那倒不如来点直接粗暴的。

    “诚然,但是麦饭粗粝,久食必伤肠胃!”兴的父亲倒也实诚,直接就把最终的疑惑摆了出来,国人嘛,几千年来的主旋律一直没有变过,吃什么,怎么吃。

    “好,烦请叟一会儿命人将一石脱粒的麦子送到乡寺中,今晚我做东,请大家飨宴一下,叟的思虑,可能都能释怀了!”郁生笑的更加灿烂了,不就是吃吗,虽说上辈子他连灶台都没有上几次,但被无数菜肴养到三高的他,怎么会惧怕几千年前的几个土人呢。

    哼~

    兴的父亲点了点头,只是粗重的鼻音随着脑袋一起点了下去,随即他便连视野都不想留在郁生身上了,而是带着一帮和他一样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的农学士朝着田垄里走了过去,明显在他看来,与其陪着异想天开的郁生继续臆想,还不如去督促一下粗手粗脚的野人,免得他们笨手笨脚的把上好的麦穗遗留在田地里,毕竟虽说麦饭不好吃,但现在的郁邑不是一般的缺粮啊。

    郁生乐得摇了摇头,朝着不远处计成招了招手,便带着一众人朝着矗立在另一座小山包上的乡寺走了过去。

    两拨人相向而行,谁都没有注意到,田垄间,一个带着破旧斗笠的农夫突然支起了自己的腰身,若有所思的看着越走越远的郁生,脸上慢慢的绽放出了一个笑容,初时还显得有些傻憨,很快,就变成了狠厉。
>>>点击查看《问鼎春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