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梦洄源 > 梦洄源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恶魔之瞳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梦洄源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恶魔之瞳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有时候,人本来可以好好地活着,偏偏要去作死。

    不作,就不会死。

    蓝方吸毒事件一出,蓝锐白酒公司的股市大跌,蓝锐夫妇为此操劳了好些个日日夜夜。似乎是发现自己误入歧途给公司带来了不少负面影响,蓝方对替自己擦屁股处理后事的父母感到内疚,也对以前无法挽回的局面感到痛心。

    刘法医看到他的时候,只觉得他比自己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要精神了许多。在社区戒毒所的帮助下,他的身体也有所改善,整个人可以说是容光焕发。

    对一个吸嗨粉的人来说,习惯了那种东西,只要一碰到,立马就会欲罢不能。可如果要戒,却是痛苦万分。蓝方也正处于这样的痛苦之中。

    只是让刘法医无奈的是,面色好上几分的他,此刻却是微醺着的状态,终日与酒精作伴。即便是这样,他还是要比吸嗨粉的时候看起来正常的多。

    他知道,嗨粉的诱惑与上瘾,让蓝方不得不用酒精麻痹自己,以此来摆脱那种欲.仙.欲.死的状态。

    一旁的保姆将桌上的啤酒瓶给收拾走,看样子是不敢出声。刘法医坐在沙发一旁,淡淡看着蓝方继续往自己嘴里灌酒,也没有劝阻,面无表情。

    面对一个难过的人,你能做的就是等他自己将心里话说出来。至于说不说,那是他自己的事。问,只会戳得人心更痛。

    蓝方的确是不再碰嗨粉了,模糊之中,他瞧见自己身边有一个晃来晃去的人影。只是乐呵笑了两下,两串眼泪就这样从他的眼眶滑落而出。

    他认出那个人,就是当天和自己喝酒、把自己灌醉的刘启华,也是将自己送去公安局的刘法医。

    “法医,你来了,来,一起喝。”

    他虽然是笑着的,这笑里却掺杂着眼泪,脸却比哭更难看。

    刘法医一把推开他递过来的啤酒瓶,淡淡地说道:“开车不喝酒。”

    瞧他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蓝方笑了。

    “刘启华,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刘法医没想到他居然把自己的名字给记下来了,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好像没什么人会直接叫自己的名字。不过蓝方家大业大,查一个人还是轻而易举的。

    他这么一问,倒是把刘法医给问住了。自己本来是看看他戒毒的情况,这么就变成了“知心哥哥”?

    见他愣住的样子,蓝方又“噗嗤”一笑,道:“我说,你们不是要查许小芳的案子吗?人人都觉得她可怜,其实那个最可怜的人是我才对!”

    刘法医以为他的意思是众人原本是调查许小芳的案子,却把他吸嗨粉一事给并连牵扯出来。谁知道,他接下来的话,让刘法医心里一惊。

    “我会吸嗨粉,全都是被许小芳这个绿茶给害的!她几次三番地接近我,私下里对我各种勾引。起初,我并没有对她这个不起眼的角色有什么留意,谁知道,我后来竟然着了她的道。”

    说道这里,蓝方苦笑了一下,看了看刘法医的表情。见他没有要打断自己的意思,于是又接着说了起来。

    “那晚,我和客户正在vip房签合同,谁知道前台居然把她安排给了我。我见到她的时候很吃惊,没想到自己公司的员工居然在晚上做这种事情。当然,我在风月场合里待的久了,像她这种姿色的女人多了去,对她更提不起兴趣。”

    接着,便是蓝方和刘法医所诉说的回忆。

    那晚,许小芳被蓝方拒绝服侍后,哭着跪在vip包间的门口,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见她衣衫不整、泪如雨下地跪倒在地,又是自己公司的员工,蓝方便有些看不过去,将她叫来自己的身旁。

    许小芳一开始只是斟茶倒水,后来便是各种搔首弄姿。蓝方接过她端来的酒杯,只见杯内的液体有如星空般,五彩斑斓而又绚丽多姿,就像眼前的女人一样,有着突如其来的致命诱惑力,让他有些痴迷。

    他将杯内的酒一饮而尽,依靠在许小芳的怀中。也不知道为什么,见惯了商业上的尔虞我诈,他突然的觉得,眼前的女人也许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坏。

    她不仅没那么坏,也许还有些可爱。

    “你知道这酒,叫什么名字吗?”许小芳抱着有些醉醺醺的蓝方,嗓音如出谷的黄鹂鸟那般婉转动听。

    “哦?这酒叫什么?”

    蓝方玩味地笑着,一把勾住女人的下巴。

    许小芳笑了笑:“这酒啊,叫‘恶魔之瞳’,听说喝了的人,都会欲罢不能。你现在,感觉如何?”

    蓝方以为她的意思是这酒里下了药,不过自己并没有什么异样感,倒是有些突如其来的兴奋,也许只是酒精在作怪。他摇了摇头,难得地朝女人笑了笑。

    “你是在说这酒,还是在说你?”

    语音刚落,两人又都笑了。

    有时候,酒里也许没药,但是却有毒。

    蓝方一次又一次地将她拥入怀中,不仅染上了她的香,还对她端来的酒,日渐上瘾。

    “她的酒里下了嗨粉。”刘法医叹了口气,没想到许小芳是这样的人。

    可是现在人也死了,就连头也都没了,这件事还能去找谁对质?

    蓝方笑了笑:“我们的交易和见面,都是私下里进行的。我若是不说,你们就算是把公司翻个底朝天,也不会知道我和她的关系。”

    “不,”刘法医打断了他的话:“现在又发生了一起奸杀案,我知道你不是凶手,因为目前这起案子的凶手,和许小芳的那起,是同一人所为。你所提供的证据,只能参考,起不到什么效果。”

    刘法医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实则并非如此。

    到目前为止,两起案子的死者,都不是什么好女人。一个诱使身边的人吸嗨粉,一个是插足他人家庭的小三。也好在除了黄玫瑰,两起案子至少还有一些共通的地方。

    “公司的保安,和你是什么关系?”见蓝方一脸诧异,刘法医突然开口问道。

    蓝方心里一惊:“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

    “哪来那么多为什么,你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刘法医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

    “这个......”蓝方虽然是喝了些酒,但还算清醒。他晃了两下脑袋,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点击查看《梦洄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