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倩女幽魂之幻界 > 倩女幽魂之幻界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八章 重返故里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倩女幽魂之幻界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八章 重返故里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张昊天魂牵梦绕地思念了整晚,天还没亮,就迫不及待地爬起床榻,兴冲冲地跑到沈傲霜居住的僧舍前,压抑着亢奋的心情,轻声呼唤着:“霜儿,你起床了吗?”

    房内无人应声,张昊天又喊了几回,才听杨梦言在房内应道:“霜儿姐姐昨夜未归,不知去了哪里?”

    张昊天低头思忖了片刻,喃喃自语着:“嗨,那倒是怪了,我还在隔壁睡着,她会跑去了何处呢?”

    宁采臣晨读归来,瞧见张昊天立在沈傲霜的门边,嘴里还唠唠叨叨个没完,便提醒着他说:“有桩事,在下也觉着怪异,昨日傍晚,燕使者在大雄宝殿,没头没脑地说是沈傲霜已不在这个世上了,你不妨先去问问他吧。”

    张昊天连忙冲着宁采臣拱手称谢,便扭身跑向了燕赤霞的僧房。待他冲进屋内,却见燕赤霞盘腿坐在榻上,眼圈发黑,面色发暗,似是一夜未眠,见到张昊天凑到近前,也未开口说话,便从怀中取出一纸素笺,递给了张昊天。

    张昊天抖开那页绵软的宣纸,落入眼帘的却是几行娟秀的蝇头小楷:昊天,请原谅霜儿不告而别,在儿女私情和天地大义之间,霜儿只能选择后者,既为三界祥和,黎民康安,也为了你稳坐天庭,执掌正道,以使衆理循坏。每当霜儿念及到你的那汪似海深情,虽也贪恋红尘挚爱,不忍与你阴阳永隔,但天命在肩,重任驱策,不得不从容赴死,以解世间之劫难。昊天,忘了霜儿吧,尽快回到你的世界里,记得你曾说过,那里还有一位沈傲霜,正盼望着你的归还。

    张昊天大惑不解地看完沈傲霜的绝笔,急忙抬头去瞧燕赤霞。燕赤霞先是轻叹一声,旋即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诉了一回,听得张昊天五内俱焚,肝肠寸断,却也强忍着悲痛,面色平静地走出了僧舍,又回手把门关好,这才迈着铅重的双腿,走向了大雄宝殿。

    张昊天绕到佛祖的背后,寻到了入口,走下了石阶,而后便踉踉跄跄地扑到了混元金斗的旁边,双手抱住它的腰身,泣不成声地念叨着:“霜儿,昊天来晚了,你在里面吗?”

    地宫内静谧无声,那座混元金斗更是缄默不语,张昊天心如刀绞,痛不欲生地拍打着混元金斗,哀切地叫道:“霜儿,你倒是应一声呀,就算我是天帝下凡渡劫,也不须你拿命来换三界的安生呀。霜儿啊,都怪昊天愚笨,若早知你决心殉道,我便会抢先替你而死,哪怕是丢却了天庭的宝座,也在所不惜呀。如今你独自徜徉在黄泉路上,定会孤单寂寞,昊天也曾说过,你如果死去,昊天绝不愿苟活于世,承受这份难消地煎熬,你且放慢脚步,待昊天结果了性命,陪你走过鬼门关。”

    念罢,张昊天扶着混元金斗,立起身来,往后退了几步,伸长了脖颈,闭上双眼,便猛地向混元金斗撞去。

    谁知就在张昊天的头部即将捱到了斗身,却从旁边闪过一道黑影,挡在了他的身前。

    张昊天睁眼去瞧,却见燕赤霞站在面前,张口相劝:“昊天老弟,你这般寻死觅活,却非霜儿所愿,霜儿为正道而亡,虽死犹荣,老夫劝你莫要辜负了霜儿姑娘对你的一片挚诚之心,还须好好地活下去,这就遵从霜儿所嘱,从何处来,到何处去吧。”

    张昊天似是顺从了燕赤霞的苦口相劝,便木然地转过身去,却见燕赤霞从背后扯下一个行囊,帮他系在身间,出言嘱咐道:“你从此地而走,到了那边,定然是身无分文,老夫给你置备了些许的盘缠,还有几件换洗的衣装,老弟就此上路吧。”

    “燕使者,昊天只觉得是做了一场春秋大梦啊。”张昊天面容憔悴,喟叹一声,又冲着燕赤霞拱手言道,“请多保重,昊天即刻离开这伤心之地。”

    言罢,张昊天失魂落魄地走出兰若寺,却听杨梦言在他身后喊道:“天帝,你这般拂袖而去,莫非要把梦言撇下不成吗?”

    “梦言,你且听好了,我并非是什么天帝,你也不是什么婢女,日后还须跟随着燕使者,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吧。”张昊天欲哭无泪,愁绪如麻,也不知如何来劝杨梦言放下心头的执念,便婉言与她道别。

    杨梦言却紧抓着张昊天的衣袖,哭着求道:“我不管,今生梦言跟定你了,要不然,你把我也给带走吧。”

    “唉,别闹了,那个世界不适应你的,你会玩手机吗?你有大学文凭吗?你能打倩女幽魂手游吗?”张昊天听闻杨梦言要跟着他去,便哭笑不得的反问着她。

    “你教我,不就会了嘛,梦言也非笨蛋,学啥都很快就能上手的,求你了,昊天哥哥,就把梦言带上吧。”杨梦言不依不饶,抱紧张昊天,死命地恳求道。

    张昊天不想与她纠缠不休,便随口念道:“也罢,随你了,但要事先征得燕使者的允可,别让他以为我和你私奔了哪。”

    “好,那你可要等着我,梦言这就去求燕使者,稍会便可赶回来。”杨梦言闻听张昊天松了口,赶忙嚷道,又瞧见他点下头,便扭身往山门里跑去。

    张昊天心知杨梦言无法在他的那个世界里生活下来,便趁着她走开之际,赶紧加快脚步,往后山走去。

    哪成想,杨梦言却从张昊天的身后追赶了过来,挽着他的臂膀,嘻笑着说:“嘿嘿,竟想把梦言给甩了,哪有如此容易的事呀。”

    张昊天轻皱眉头,却也无言以对,便领着杨梦言来到后山石壁间的那尊佛前,跪地拜道:“我佛慈悲,如今元神珠已经归还佛祖,拯救三界的大事也告一段落,还望我佛送昊天重返来时的世界,阿弥陀佛。”

    杨梦言也赶紧跪倒在张昊天的身边,合掌求道:“别急嘛,还有梦言哪,我也求求佛祖,就让梦言跟随着昊天而去,甘愿做一名侍女,环伺在他身旁,照应着他的日常起居,还望我佛成全梦言的心愿吧。哦,对了,还得念一句,阿弥陀佛。”

    那座石佛也不应声,而是伸长手臂,将张昊天托在掌心,慈目凝视了稍许,便张开嘴巴,将他送入口中。

    杨梦言见状,连声叫道:“还,还有梦言啊。”

    石佛却轻轻地摇了摇头,举目远望,面无表情,再不言语了,气得杨梦言发了疯似的爬到岩壁间,抬腿踢了几下佛脚,却把自己给疼出了眼泪。

    “梦言,别耍小孩子脾气了,此番亦非老夫不肯放你走,而是佛祖不忍你离去呀。”燕赤霞不知何时,也来到山边,瞧着杨梦言气急败坏地乱踢乱踹,便出言来劝。

    “哼,梦言从此就住在石佛的脚下,他若是不肯答应梦言所求,梦言就老死在这里,看他还念不念叨着我佛慈悲了?”杨梦言生性顽皮,哪管得燕赤霞的劝慰,竟堵着气倚在石佛的脚趾旁,确像是打算常居于此。

    张昊天被石佛吞进口中,只觉着双眼发黑,身子随着一股神秘的力量,往前滑去,耳边刮过呼呼地风声,随后便失去了知觉,昏睡了过去,等他醒转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然置身在破败不堪的兰若寺后,周遭的景物也陈旧了许多。

    “该是回到了现实之中吧。”张昊天起身拍打着袍袖间的尘土,又打开燕赤霞送与的包袱,却见几件长袍之内,竟裹着一个沉甸甸地钱袋子,里面装着几锭白银。

    张昊天背起行囊,迈步朝着来时的小路,往金华的市内走去。将近午时,他终于进入了市区,却被路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所见之人,皆都现出惊讶之色,似是瞧见怪物那般,瞅着他目不斜视地在闹市里大步穿行。

    考虑到此刻既无身份证件,也无钞票压兜,张昊天先是寻到一家金银器作坊,掏出一锭银子,摆在了柜台之上,随后高声喝道:“换钱。”

    有位老银匠摘下花镜,盯着张昊天问道:“兄弟是从古代穿越而来的吧?”

    “正是,少啰嗦,快把银子换成你们花的钱。”张昊天懒得解释,便随口喝道。

    “您稍等,容我先瞧瞧。”老银匠又把花镜带好,将那锭银子放在掌心,掂了几掂,又仔细地辨认了几番,才开口问道,“不知壮士想卖多少钱?”

    “随便。”张昊天也不知来自明朝末年的银锭子与当今人民币的比价,只好含糊地叫道。

    老银匠稍作思忖,便伸出三根手指,试探着问道:“三千如何?”

    张昊天心话,可别被他给骗了,便张开了巴掌:“一口价,五千便可成交。”

    “好好好,你等着,我给你取钱去。”老银匠莫名地兴奋起来,赶紧从里屋拿来一沓子钞票,塞到了张昊天的手里。

    张昊天却不急于离去,而是慢条斯理地数着钱,惊得老银匠又惊呼道:“嗨,你这位壮士,瞧着像是从古代而来,而数钱的招式,却是这般熟练,莫非你是个演员吧。”

    点完了钱数,却也是分文不差,张昊天把钞票装进包裹之内,才笑着回道:“你猜呐?”

    走出金银店铺,张昊天便去了派出所,想去给自己开一张身份证明,又怕道出自己的这番经历,无人肯信,就撒了个谎,说是他在兰若寺附近迷失了方向,误打误撞地闯进了群山之内,后来在游方道士的指引下,才走出大山,回到了市内,那道士临走之时,还馈赠给他一件长袍裹身。

    金华警方早就接到了张昊天失踪的报案,如今失踪者重新现身,自然是可喜可贺之事,也未详加盘问,便对应着网络信息,确认无误后,麻利地给他开具了一张户籍证明。

    张昊天忙完了这些琐事,又买了一套休闲装换好,这才找了个公用电话,拨通了沈傲霜的手机,哪想到接电话的竟是自己的妹妹张怀恩。

    “哥哥,你这些日子去哪了呀,急死我们了。”张怀恩在那头惊喜交集,连声相问。

    张昊天不免有些奇怪,妹妹怎么和沈傲霜凑到了一起,便连忙问道:“先不说这个,简直就是一言难尽呀,快让傲霜接电话吧。”

    “哥哥,别提了,傲霜姐姐不慎从山崖上摔了下去,至今昏迷不醒,正在宁波市人民医院抢救呐。”张怀恩说到此处,便哇哇大哭起来,随后便哽咽着无法出声。

    张怀恩此言既出,可把张昊天给吓坏了,只觉着心窝处突突地乱跳,赶紧追问道:“傲霜的伤势如何,快告诉哥哥来听。”

    此时叶孤城接过手机,冲着话筒吼道:“别听你妹妹吓唬你,傲霜跌落的地方,正巧是铺满细沙的岸边,你只管往这里赶吧,千万不要胡思乱想,保证你的安全才是正格的。”

    张昊天撂下电话,打了一辆出租车,连续奔袭了几百公里,终于赶在天黑之前,慌不迭地走进了沈傲霜的病房。

    张怀恩见哥哥疾步走了进来,猛地扑到他的怀里,嘤嘤地哭泣起来。张昊天轻声安慰好妹妹,凑近病床前,抚摸着沈傲霜惨白的脸颊,心痛不已,便抬头望着叶孤城问道:“傲霜怎么会摔下悬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怀恩从包中取出了一串长命锁和十世镜,送到张昊天眼前,泣声嚷道:“都是这两个东西惹得祸呀。”

    “咦,你们是从哪里得到的这块银锁和十世镜啊?”张昊天眼见着这两个物件,不禁惊诧地问道。

    陆明峰走到张昊天的身边,拱手寒暄着:“聚义厅帮众陆明峰特向帮主报到,此番探宝之行,全怪明峰无意中发现了长命锁中的秘密,这才带着大家前往白云山,哪知却把傲霜妹妹摔成这样啊,得罪之处,还望帮主责罚。”

    “唉,你口中的藏宝地,应该是指白云山后的双龙洞里吧,那些金子早在明朝末年就被人给运走了,哪还来的宝物呀?”张昊天瞪着陆明峰,痛惜地叫道,又扭头去望沉睡不语的沈傲霜,心里却在埋怨着她不知深浅,何苦任由着他们瞎胡闹呀。

    木子雪靠近张昊天,也开口劝慰着他:“昊天,别着急,医生说了,傲霜尚无大碍,休养几天,就能醒过来了。”

    张昊天好几次见过木子雪伴在叶孤城身边,尽管不是很熟悉,但也算是有过几面之缘,便朝着她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张怀恩这时又伏在张昊天的臂弯里,冲着他低语着:“哥哥,傲霜姐姐的父亲,就是当年救我命的恩人呀。”

    “你说什么,咋这么巧啊?”张怀恩的话,有如一道惊雷,顿时把张昊天给砸蒙圈了,缓了许久,才低声问道。

    张怀恩却怜惜地抚着沈傲霜的秀发,喃喃而道:“没事了,哥哥,傲霜姐姐已经原谅咱们家了。”

    张昊天听闻此言,更是悲恸欲绝,俯首搂紧沈傲霜,嘴里念叨着:“傲霜啊,我们张家人欠你的太多了。”

    谁知沈傲霜却在此时微微地睁开双眼,紧盯着张昊天,虚弱地问道:“这里是兰若地宫吗?”

    (第一部《倩女幽魂之幻界》全文完。欲知后事如何,请等待第二部《倩女幽魂之幻情》和第三部《倩女幽魂之幻世》火热出炉。)
>>>点击查看《倩女幽魂之幻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