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吞海 > 吞海目录 > 章节目录 第两百零七章 图穷匕见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吞海 章节目录 第两百零七章 图穷匕见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咚。

    一声闷响荡开,宇尘光的身子重重的落在了擂台下。

    他的胸口处一道巨大且狰狞的伤口贯穿了他的整个胸腔,鲜血喷溅,瞬息便染红地面。

    场面上陷入了短暂却死一般的寂静,哪怕是满心期待魏来能够取得胜利的那些宁州百姓们,也在那时满脸愕然。

    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认为魏来会取得这场胜利,却没有想到这场胜利来得如此之快,更没有想到……魏来的下手如此之狠。

    最先反应过来的反倒是那些负责救治伤员的医师们,他们一拥而上,其中一人伸手把住宇尘光的脉门,微微感应,在确定对方还有生机之时,高声言道:“还活着,快抬到医馆!”

    这样的高呼既将同伴们唤来,将宇尘光抬了下去,也让周遭陷入惊骇中的众人反应了过来。

    “宁州……魏……魏来胜。”那负责这道擂台的文官有些结巴的宣读到比赛的结果,而翰星碑上位于三百二十三位的宇尘光与位于三百二十四位魏来二人的排位,也随着文官的宣读,而发生调换。

    “别胜不胜的了,下一个快上来,我赶时间。”但他的话方才落下,便被魏来所打断。

    文官一愣,下意识的小声问道:“魏公子下一个要……要挑战谁呢?”

    文官的问题并未得到魏来的回应,召来的反倒是魏来一道冷冽的目光。

    那文官的身子一颤,这才反应过来。

    “宁州魏来挑战三百二十二位唐洞。”

    “请双方于半柱香内上台,否则视为弃权!”

    文官的宣读落下,周遭众人不免又起了骚乱,心底暗暗想着难不成这家伙当真要从这倒数第二名一路打上去?这未免也太不把翰星榜上的众人当回事了吧?而且以他方才出手的狠辣程度看来,他似乎真的动杀心。无论是宁州的百姓还是那些北境其余各处的外来者们想到这些的时候,但不免暗暗觉得眼前这少年既嚣张跋扈,又有些残忍的让人可怖。

    但无论局外人怎么看,那些排名在末尾处,与魏来相近之人却都不免紧张不已。

    魏来表现出的修为着实太过强悍了一些,宇尘光的修为虽然算不得出众,但好歹也是四境凝出过灵纹的修士,如此轻易的便在魏来手中以这样的状态惨败,给那些即将被魏来挑战之人带来的压力极大。而其中有位甚者,便是那位此刻已经站在了擂台上的唐洞。

    唐洞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生在大楚的他年少时便被大楚的神宗长水门看中,收入门中,一直将之当做准圣子培养,以往的很多年来唐洞都过得一番风顺,但直到他触摸到四境的神门时,他却开始屡屡受挫,数年来修为不得进寸,因此始终无法晋升道圣子之位。年初他终于推开了第四道神门,但长水宗选拔圣子的最低标准是二十八岁前破开四境,成为五境修士,对于唐洞来说时间已经极为紧迫,他好不容易才争取到了参与此次翰星大会的机会,为的就是能够在此次山河图寻到机缘,在二十八岁之前冲击第五境。

    本以为一切水到渠成,他也成功的进入了排名战取得了去往山河图的机缘,但却不想这半路杀出了一个魏来,依照对方方才出手的狠辣程度,显然不是单纯的比斗更像是在与人搏命,若是落得前面那位宇尘光一般的下场,即使获得去往山河图的机会又有什么意义?山河图会在明日开放,以宇尘光的状态没有一两个月的光景根本无法恢复过来,他拿什么去往山河图?

    想到这里,唐洞的脸色极为难看,他神色阴翳的盯着眼前的少年,心底有怒火翻涌。

    “好像力道轻了一些,没关系,这一次我会把我好力道让你死得干干脆脆。”这时魏来的声音,也忽的响起,他同样盯着唐洞,而不同于对方的神色凝重,这个少年在说起这些的时候,脸上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笑意。就好像杀人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本就是一件无关痛痒,甚至还稍有愉悦的事情。

    寒意在那时涌上了唐洞的心头,他沉声言道:“阁下,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这话说得已经极为明白,是自知自己大概率不是魏来的对手,但却寄希望于魏来能够点到为止,毕竟明日的山河图对于唐洞说着实太过重要。

    “那阁下来宁州之前,有没有想过日后当如何与宁州百姓相见呢?”魏来眯着眼睛,反声问道。

    唐洞一愣,还未想明白魏来话中之意,魏来却又言道:“嗯,似乎确实不用去想,因为于此之后的宁州,便再也没有未来。”

    唐洞又是一愣,大抵明白了魏来话中所指,更知道魏来并没有半点推让的打算。

    他心底那些许侥幸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转而化为了勃勃的怒意。

    坏人机缘,等同杀人父母。

    唐洞为了洞开五境已经做出了太多的努力,他没有放弃的打算,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他不信魏来还真的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行那杀人之事。

    话不投机半句多,唐洞念及此处,也没了多言的性子,他的面色一寒,四道神门在他周身亮起,于是乎一道道藤蔓从他的身后伸出,四面八方的朝着魏来涌来。

    魏来手中的白狼吞月一震,岿然立在原地,手中刀刃上下翻飞,对于呼啸而来的藤蔓可谓照单全收,尽数斩断。

    瞥见此景的唐洞脸色愈发难看,他的出手已经算是全力以赴,那些藤蔓看似细小,可却僵硬得堪比磐石,但在魏来手中却并未讨到任何好处。唐洞的心头不免愈发的沉重,但事已至此却已无退路,他眸中寒芒一凝,伸出双手抓住了两道藤蔓,那藤蔓如有灵性一般,瞬息便缠绕上唐洞的双臂,随即他的身形杀出,藤蔓也在他的挥舞下宛如长鞭一般,上下翻飞,攻势愈发凌冽。

    但作为对手的魏来还是不曾露出半点的惊慌之色,他周身气机涤荡,刀身上笼罩的光芒大作,身形也在那时杀出,直面唐洞而去。

    一时间擂台之上刀光与藤蔓交错,每一次碰撞都荡开一阵金石之音,那声音密密麻麻响彻不觉,让周遭的百姓们暗觉耳膜震荡,隐隐发痛。但他们中大多数却并未移开自己的目光,反倒是愈发紧张的注视着这场中的情形。

    只见魏来在那层层叠叠如浪涛不觉的鞭风之下,身形不退反进,可谓步步紧逼,饶是那唐洞已经使出浑身解数,甚至额头上都开始浮出秘密的汗珠,可却依然无法阻止魏来的杀到。

    不过十余息的光景,魏来在又一次荡开一道藤蔓之后,终于来到了唐洞的身前。

    “对不住了。”魏来这般说道,手中的长刀高举,于那一刻没有任何迟疑的落下。

    刀锋幽寒,直取唐洞的面门,唐洞的眸中也在那时浮现出绝望与惊恐之色,一切似乎都尘埃落定,这个少年在继续他的杀戮。

    但就在白狼吞月来到唐洞头顶的刹那,唐洞眸中的绝望与惊恐忽的散去,竟是在转瞬间化为了一抹阴森的笑容。

    魏来自然瞥见了此景,他的心头一紧,暗道不好,但却是为时已晚。

    只见唐洞周身那四道神门之中翠绿色的光芒猛然大作,又是一道道藤蔓伸出,它们相互纠结、缠绕。然后竟是化作了两只有藤蔓铸成的手臂,迎向魏来的刀刃,将魏来那杀机汹涌的刀锋稳稳当当的接了下来。

    铛!

    伴随着一道金石碰撞之音,魏来的刀身停滞。

    “嗯?”魏来的脸色微变,正要抽刀再战,可那接住他刀刃的藤蔓双臂忽的再次蔓延,将那白狼吞月包裹其中,不仅如此,藤蔓还顺着刀身一路蔓延,转眼便将整个刀身与魏来的双臂包裹,将之彻底禁锢在其中。

    “哼!真以为唐某人怕你不成,你修为不过三境,就算再天赋异禀,体内灵力数量也决计无法与四境修士抗衡,你在短时间内击败那宇尘光,无非便是用了什么法门,在一击之间将全身灵力灌注其中,以出其不意之法,方才将之击败。”

    “唐某现已神藤耗去了部分灵力,你的攻势果然减弱,此刻胜负之数已定,该轮到你认输了。”唐洞如此杨东,缠绕在他双受之上的藤蔓猛地变化旋转,化作两道锋利的尖刃,手握此物的唐洞暗以为胜券在握,于那时将锋利的尖刃直直的刺向魏来的腹部。

    这胜负的逆转来得终究太快了一些,以至于周遭的众人不免有些错愕。

    但在短暂的错愕之后,不同的情绪蔓延上了众人的眉梢。

    那些外族子弟,尤其是排名在后的众人,之前还因为魏来狠辣的手段而暗暗忌惮,甚至人人自危,此刻见此番情景,自然是乐见其成,那一脸的幸灾乐祸之色可谓溢于言表。而诸多宁州百姓却是纷纷脸色难看,暗以为这宁州最后的希望就要在此折戟沉沙。

    唐洞的脸上荡漾出了笑意,他眯着眼睛盯着魏来,仿佛已经看见了这少年的小腹洞开血洞,应声倒地的场景。

    可就在这时魏来的嘴角却勾起了一抹笑意,唐洞察觉到了某种不妙,他皱了皱眉头,还不待他想明白这其中就里,两道寒芒忽的闪过,以快得惊人的速度斩向唐洞的霜后,他双臂的手腕处便于那时传来一阵剧痛。

    “啊!”

    唐洞发出一声哀嚎,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双臂,瞳孔在那时陡然放大——他的双手从手腕处被平整的切开,鲜血奔涌。

    哀嚎瞬息变作了惊呼,又从惊呼化为了嘶吼。

    “自以为是,可不是什么好习惯。”魏来瞥见此景,嘴角的笑意更甚,他的双手依然被那藤蔓所束缚住,身子一动不动,但他周身的两侧却不知何时站立起了两尊浑身散发着死气的幽绿色人形生物。而它们的手中却是各自握着一并由雪白色光芒凝聚而成的长剑,剑身之上凌冽的剑意蔓延,那竟是以纯粹剑意所化的长剑。

    不远处正注视着此方擂台的左鸣豁然站起身子,他不可思议的盯着魏来身侧的两道事物,嘴里颇为失态的发出一声惊呼:“孽灵!”

    “他怎么会我天阙界的大孽界!?”

    ……

    巨大的痛楚席卷唐洞的脑海,他的身形暴退,双手合拢,想要捂住自己喷血不止的手腕,可失去了手掌的他显然还没有适应如今自己的状态,以至于这样的动作看上去极为古怪与渗人。

    而随着唐洞的退避,那禁锢着魏来双臂的藤蔓也彻底散去,魏来提着刀微笑着迈步上前,杀机再次从他体内涌出。

    唐洞的面色难看到了极致,他意识到眼前这个少年似乎并不打算就此作罢,他挣扎着不断的后退,少年那面带微笑的模样落在他的眼中,此刻却宛如恶鬼一般狰狞可怖,他再也顾不上什么机缘、什么圣子之位,只是一边不断的后退,嘴里赶忙言道:“别过来,我认……”

    “太晚了。”

    但他的话还未说完,少年却叹息一般的轻声呢喃道。下一刻,少年的刀锋一震,白狼吞月划开一道雪白色的光痕。

    刀光切开了纷然而下的细雪,也切开了漫天的寒风,跟切开了唐洞的颈项。

    一颗到最后一刻依然写满恐惧的头颅从擂台上缓缓滚落,没入人群。

    骇然的惊呼声在周遭升起,但于数息之后,又陷入死寂。人们都在那时看着那有些瘦弱的少年,他们中的任何人都未有想到,魏来会真的如他所言一般,将对手杀死,而且是以如此干净利落又堂而皇之的方法。

    嗜血、恶魔这样的辞藻回荡在周遭众人的脑海,他们当然无法理解为什么已经取得胜利的魏来要做出这样事情……

    就像他们并没有看到此刻的翰星碑上,位于三百二十二位的唐洞的姓名随着他的死去而彻底从翰星碑上被抹除,于是,那翰星碑上位于三百二十二位之后的姓名尽数前移一位。

    一个恰恰在三百二十六位的姓名得益于此,悄无声息的挤入了三百二十五位。

    而那个名字,叫萧牧。
>>>点击查看《吞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