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我夺舍了魔皇目录 > 章节目录 566.赤手空拳便足够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我夺舍了魔皇 章节目录 566.赤手空拳便足够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陈洛阳一拳击出,“黑日”膨胀,比方才更加庞大,更加沉重,更加晦暗。

    而对程应天来说,更直观的感受是,他劲力所化的先天四象图,难以继续维持稳定,重新被恐怖的“黑日”吞噬。

    程应天敏锐的察觉到,随着“黑日”吞噬他的力量,其本身开始加速膨胀,越发霸道。

    他的力量,变作了“黑日”的养料。

    金灿灿的光明煌,炽烈不灭的金光烈焰,这一刻却反而被那漆黑的大日焚烧殆尽。

    仿佛日食一样的恐怖力量,不停增长。

    这已经并非是陈洛阳在增强自己的拳力,而是把他程应天的力量吞噬焚烧,化为比“太阳”更恐怖的蚀日之力,毁灭“太阳”。

    至刚至阳至烈的力量,这一刻在陈洛阳一式黑日东来吞九天下,显得极为脆弱。

    “黑日”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吞噬焚毁程应天迎击之力,壮大自身,仿佛吞天噬地的凶兽,扑向程应天。

    程应天深吸一口气,双手齐齐向前。

    滔滔血海展开,血海之中,有金龙起伏。

    诸般力量变化融合之下,渐渐融会贯通,合成一路。

    一红一金两幅先天八卦图,在半空里同时出现。

    一副由至阴至暗的污秽血水组成。

    一副由至阳至刚的金光烈焰组成。

    然后两幅先天八卦图,重叠在一起。

    卦象变化间,形成两幅重叠相印的先天四象图。

    一变“太阳”之象,一变“太阴”之象。

    两两化生之间,威力增长仿佛无穷无尽,比方才程应天出手,声势还要更加浩大。

    血河、南楚、先天三大传承,在这一刻融会贯通,合为一体,彰显出惊人的力量。

    四象变化之间,惊天动地,连周围燃烧熊熊烈火的梧桐林,似乎都被吸引,无穷烈火向这重叠的先天四象图涌来,加持其上。

    这四象图,同陈洛阳的“黑日”,陷入短暂僵持。

    双方似乎一时间不分高下。

    但程应天见状,一颗心跌落谷底。

    因为现在与他全力相抗的这一轮漆黑大日,已经不再是陈洛阳本人亲自支撑。

    准确说来,是陈洛阳方才一拳之力凝而不散,结合了他程应天最初迎击的力量,然后此刻一起与他对抗。

    至于陈洛阳本人……

    他此刻到了程应天侧面。

    然后再出一拳。

    第二轮“黑日”升起。

    黑色的大日吞噬周遭光辉,让程应天的面孔看起来晦暗不明。

    一如他的心情。

    他此刻甚至无心理会这第二轮“黑日。”

    因为南楚小侯爷能清楚感觉到,自己面前那第一轮“黑日”,力量在继续不停增强!

    短暂的相持之后,随着“黑日”吞噬力量越来越强,进一步吞噬炼化程应天两幅先天四象图的力量,“黑日”仿佛没有止尽一样不停壮大。

    连程应天这两幅重叠四象图的力量,现在也变成陈洛阳第一轮“黑日”燃烧的养料。

    此消彼长,“黑日”力量越来越强,而程应天出手力量则越来越弱。

    原本僵持的局面,脆弱平衡被打破,恐怖的漆黑大日,开始继续向前,以极度恐怖的姿态,遮蔽程应天的视野。

    而另一方面,陈洛阳的第二轮“黑日”,也已经到了他面前。

    程应天心中叹息,知道自己之前判断失误了。

    应对陈洛阳这一式黑日东来吞九天,就不应该保守试探,而是第一时间出尽全力。

    必须赶在陈洛阳“黑日”刚刚出现时,就以超出其最初吞噬限度的爆炸力量立马打爆它。

    否则结果就是“黑日”越来越强,而自身越来越弱,再无机会与之争锋。

    第一次面对这一招,程应天很快看出其中关键。

    可惜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此刻虽然了解该如何应对陈洛阳这一招,却已经迟了。

    第一轮“黑日”连两幅先天四象图都吞噬后,已经壮大到极为恐怖的地步。

    程应天现在即便再鼓足十二万分的全力,也不足以将之打破。

    即便出手,也不过是再给“黑日”多送些养料罢了。

    程应天相信,受限于陈洛阳本人当前境界实力,这“黑日”最终膨胀应该仍有极限。

    但问题在于,眼下的他,探不到陈洛阳这个底了。

    明白接下来再如何挣扎也不过是在资敌,程应天第一时间,抽身撤离,尽可能躲避两轮“黑日”的夹击。

    当前情况,绝不能再跟陈洛阳这“黑日”硬碰了。

    可无奈陈洛阳“影月”作用之下,身法速度更在程应天之上。

    他看似不疾不徐漫步,却每每略快程应天半分。

    一拳又一拳之下,“黑日”连环升起。

    最终,十几轮黑日,满满当当将程应天挤在中间,各个方向全部封死,再无一点缝隙。

    从程应天的视角看去,视线内一片黑暗,几乎不见光明,唯有隐约的十几个光环闪耀相连。

    犹如漆黑大日表面的日珥火舌,在不停攒动,联合在一起。

    恐怖的威势,几乎让人窒息。

    尤其里面一轮“黑日”,庞大沉重至极,仿佛末日天劫一般,让程应天这般修为实力的人,都惊心动魄。

    那正是经由他程某人之手亲自强化的第一轮“黑日”。

    在这轮“黑日”的威胁下,他便是想要集中全力尝试打破其他后来的“黑日”,也危险重重。

    到了这一刻,程应天别无选择,心中暗叹的同时,以自己掌心伤口和上代血河老祖遗宝为引,唤动外界悬浮于天空中凝而不散的那片血海。

    本来仿佛死水一潭的血海,顿时翻滚激荡起来。

    血海深处,连通更悠远强大的存在,仿佛一座门户开启,有越来越的血水,从中涌出,壮大这片血海,并朝下方包围程应天的十几轮“黑日”冲来。

    程应天这一刻则索性不再管南楚、先天宫传承,而是一身力量全部集中在血河剑道上。

    他的剑光,成功与外界的血海,产生共鸣。

    受此加持,其剑光所化滔滔血河,前所未有强大,远远凌驾于血苍生等血河宿老之上。

    程应天凌厉无匹的剑势,指向一轮“黑日”,要争取集中力量在第一时间将之打爆,以便冲出重围。

    一头庞大的血凤凰振翅高飞,鸣声刺耳凄厉,戾气冲霄。

    正是血河一脉嫡传的血凰轮回诀。

    剑势滔天,程应天心里并不轻松。

    他先前一直不接引血海之力,是以血海提防陈洛阳的苦海魔幢。

    现在陈洛阳的苦海魔幢尚未动用,程应天却已经先被逼得接引血海来逃生。

    这时陈洛阳如果舍得苦海魔幢被血海所污甚或者被吞噬,拿苦海魔幢填了血海门户,那他程应天想走就真的难了。

    心中苦思对策,并不影响南楚小侯爷这时先全力出手。

    纵使陈洛阳拿苦海魔幢去封堵血海之门,但也难以一蹴而就。

    些许时间,至少能让他先借血海之力,冲破这众多漆黑大日的重重包围。

    程应天一边考虑陈洛阳接下来可能的应对之策,一边急速思索自己如何反过来破解。

    但让他诧异的是,陈洛阳居然完全没有动用苦海魔幢的意思。

    这叫程应天心中一震。

    正思考陈洛阳是否还有其他异宝随身的时候,程应天猛地发现,对手没有动作,反而他自己这边出了问题。

    被他打开的血海之门,这时分明正在关闭!

    不是被陈洛阳在红尘界,在这先天冢里关闭。

    而是在大门的另一边,在那真正的血海中,有人在关上门户!

    是血河中人?

    可这门户开启,是利用上代血河老祖的宝物,血苍生等人虽然也有开关血海之门的办法,但按理来说不该这般迅猛才是。

    到底是谁?

    程应天双目之中,同时浮现先天八卦图的图纹转动。

    天机揣度之下,竟似乎隐隐指向眼前的陈洛阳?

    血海中关闭门户的人,同陈洛阳有关?

    程应天瞳孔微微收缩。

    这时,一对闪动暗金光华的眸子,出现在他面前,正是陈洛阳。

    那对眸子里,闪动几分古怪之色,一如先前。

    程应天正试图剑破“黑日”,然而突然失去血海之力支撑的他,力量顿时大降。

    他本要不顾一切,先打破一轮“黑日”冲出去再说。

    但此刻陈洛阳本人却无声无息出现在他面前。

    然后一拳打出,在咫尺之间,轰向程应天。

    重拳直接砸在血凤凰背上。

    程应天闷哼一声,血凤凰也发出凄厉鸣叫。

    虽然血凤凰半空里身形一转,仿佛涅槃重生一样很快便恢复如常,但方才一往无前的凌厉势头,完全被陈洛阳打断了。

    这样的一剑,自然没半点可能破开“黑日”。

    反倒是血凤凰身上的血光,大量流逝,被“黑日”吞噬。

    众多“黑日”,一起挤在血凤凰身上,瞬间就将血凤凰焚烧殆尽。

    程应天被包围在其中的同时,他也隐隐感觉到,外面的血海大门,已经被人彻底关闭。

    外界,先天宫艮山长老薛鸿寻震惊的看着半空里渐渐消失的血海,再看帮陈洛阳看管苦海魔幢的苏夜,她一时间完全失声。
>>>点击查看《我夺舍了魔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