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通天大帝 > 通天大帝目录 > 章节目录 第565章 储尚!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页

通天大帝 章节目录 第565章 储尚!


****3*6*0**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请用户自行鉴定本站广告的真实性及其合法性,本站对于广告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

    储尚大军之中。

    一乘由八只龙角马拉着的战车上。

    身披虎头铠、头戴凤翎盔的储尚,一手扶着车栏一手按在腰间宝剑的剑柄上,望着那宛若黑色洪流冲入大军之中的矛锋军队,面如重枣脸色铁青。

    储尚的身旁,一名垂垂老矣的老者,他是储尚的军师,老军师望着那如入无人之境的矛锋军士们,哆嗦着双手,颤声道:“元帅啊!七十万断后的大军!七十万呐!就算是伸出脖子,让这星辰儿砍,他也无法这么快,便追上来啊!”

    悲呼的老军师见储尚,只是目光炯炯的看着战场不语,接着又斟字酌句道:“元帅,我们大势已去,任氏的气数不该绝啊,修罗殿的高层被屠戮,就是修罗至尊都疑是被强敌擒去,我们就算成功的逃走了,又能逃去哪里呢?”

    “降吧!降了吧!我们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这千万将士的性命着想啊,老夫恳请大帅下令,让军士们缴械投降,想必那星辰儿,必不会向他们挥下手中屠刀!”

    老军师着,涕泗痛哭,朝储尚跪了下去,一脸的生无可恋。

    迎着腥风血雨而立的储尚,板着铁青的脸,紧紧的抿着嘴巴,听着老军师的话脸颊紧了紧,最终还是叹道:“储某一生征战无数,为将者当戎马疆场、马革裹尸还,储某之前已经逃过一次了,已是叛逃之将。

    如今你让我降,还想让储某背负着,投降之将的骂名吗?”

    “大帅,老夫知你心有大将之志,可此番已无回之力了啊,修罗殿都完了,我们又将何去何从,唯有投降一条路可走!”

    老军师以头撞车板,竟有以死相谏的决心。

    储尚眺望疆场的目光倏地收回,落在了老军师的身上,冷冷的道:“本帅念你年迈,本不愿与你多做计较,你却一而再的妖言惑众乱我军心,你本帅如何能绕你?

    来人,拖下去,斩了!”

    已是杀意毕露!“你!”

    立刻有两名亲兵,架起这名老军师,就要将之拖下战车斩首,老军师瞪大了眸子,如何想也想不到储尚竟会对他挥屠刀,嘎声道。

    唰!簇拥在战车两旁的将军们,立刻翻身下马半跪在地向储尚求情,想来这老军师在这支大军之中,还是颇有威仪的。

    见众将帮自己求情,老军师怒吒出一个“你”字,后面要破口大骂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

    老军师虽然是军中军师,但却无半点修为而言,想来是在作战方面有过人之处,不然怎会成为修罗殿大军的军师?

    见众将替老军师求饶,架着老军师的两名亲兵,一时间不知所措迟疑的呆在了原地。

    而就在这时。

    哧的一声。

    老军师的头颅飞起。

    与此同时,呛的一声储尚腰间的宝剑,入鞘了。

    单膝跪在那里的众将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而老军师的脸上,还带着众将替他求情的自得之色,他脸上的神情永远僵在了自得之色上面。

    “吾主修罗至尊修为滔,纵横魔域大地所向披靡,如何会被擒?

    不过是敌将的魅惑人心之言,偏偏这个迂腐的老头子还信了,你们该杀不该杀?”

    储尚的手,又按在了腰间宝剑的剑柄上,目光又眺望在了战场之上,冷幽幽的目光不含任何感情,犹如毒蛇眼眸泛出的冷幽,定定的盯着任星辰那浴血奋战的身影。

    众将只有唯唯诺诺。

    那老军师,虽然身无修为,却深得修罗至尊器重,是来协助储尚的,实则为监督。

    储尚毕竟是从其他造反势力中,逃亡到修罗殿的,虽然凭过人的军事才干,赢得了修罗至尊的器重,授以元帅一职统领东进三军,可又能得到修罗至尊的多少信任呢?

    器重与信任,看起来不相冲突,其实也是有差距的。

    修罗至尊可以唯才是用,让军事才干卓越的储尚统领东进魔宫的大军,那是修罗至尊有底气不怕这储尚不忠。

    不怕归不怕,但总归还是得自己的心腹,介入这东进大军的重要职位的,一方面是监督储尚,一方面是掣肘储尚,但最重要的一方面,自然是让东进大军发挥出最大的力量了。

    储尚问众将,这老军师该不该杀,众将哪里敢反驳啊,这其中虽然有修罗至尊亲信,与老军师本是同一条战线的,但没见这储尚大帅眼中已杀意毕露了吗?

    再触他霉头,岂不也会落得一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其实,关于修罗殿惊变的事情,储尚大军众高层都有耳闻,想来多多少少在修罗殿有自己的消息来源。

    也是因为这一点,储尚与任星辰对垒于走马岭处,才不得不退军。

    储尚统有千余万大军,这样的军队搁在什么时候,都是任何势力都无法忽视的一路大军,哪怕是魔宫都要忌惮的大军。

    只要人人悍不畏死,众将士皆可以殊死一搏,只坚守不言退,依旧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即便是修罗殿完了。

    各方蠢蠢欲动的禁地,也会眼馋这样一路大军,也不会坐视不管。

    这就涉及到变故上面了,这样的事情谁都不准,但在储尚看来,这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但。

    修罗殿这支东进大军中,并不是储尚一人了完全算的,为了堵住悠悠之口,他只有退军……这就如之前任星辰立木扎人一般,给了他储尚一个堵住悠悠之口安营扎寨的借口。

    退!我储尚依尔等所言退了!却平白无故损失了断后设伏的七十万大军!其实,那七十万大军,装备什么的都很精良,看起来威风凛凛,实则都是银枪蜡头,不老弱病残却也差不了哪里去,留在三军之中反而是拖累,是储尚故意丢给任星辰杀的。

    损失了七十万大军!却还是让这任星辰追了上来!现在你们不言退了。

    却让老子降!如何降?

    又如何退?

    若退。

    将面临着溃不成军的隐患。

    故而储尚是万万不会再退的!更不用降了。

    白了。

    他依众将士而言退军。

    就是为了现在!退而谋!这是储尚的以退为进!储尚知道,会有人跳出来言退军或投降,而且话的必定职位很高,在军中的威仪也很高,那么他便会来个杀鸡儆猴的戏码。

    他等的就是这个杀鸡儆猴。

    这时,储尚的目光虽然眺望在战场中,但眼中的杀意却是毕露的。

    他问众将士,乱军心者该不该杀,众将士这个时候哪还敢触其霉头啊?

    如他们所掌握的消息而言。

    修罗殿现在很有可能已经垮了。

    储尚就成为了无冕之王,乃是三军中最高领袖,也是众将中的主心骨。

    他们也再考量,退,退的走吗?

    降,会不会被杀?

    他们可都是造反势力的头目啊。

    魔宫可能放过他们吗?

    放过底层的士兵有可能。

    但放他们这些军队中的造反头目?

    他们自己都觉得玄乎。

    性命就只有一条,他们可不敢赌。

    大帅都不怕拼死一战。

    他们又何惧之有?

    砰!这个时候,就连修罗殿派来的两名皇道大能,都对着储尚屈膝跪了下去。

    这两名皇道大能,美其名曰是保护储尚的,但真实情况如何谁又知晓?

    这乘战车四周,修罗殿东进大军中的一众高层,纷纷朝储尚跪了下去。

    这属于是无声中的暗中博弈。

    这场暗中博弈。

    显然是老谋深算的储尚更胜一筹!众将士喝道:“该杀!乱我军心者!该杀!愿与大帅血战到底,誓死不降!”

    从某种方面来讲,这个时候的储尚大军,才算真正意义上的储尚大军,最起码在这个时候,一致对外的时候,万众一心的同仇敌忾凝聚了起来。

    “何为将者,何为兵者?”

    储尚没有理会众将领,一只手扶着车栏,幽幽的眺望四窜冲杀的矛锋大军,幽幽的道。

    “储某为将,领修罗殿兵符统领东进大军东进走马岭,直捣魔宫。

    将在外,尚有君命有所不受,更何况君命无昭撤军,储某又如何能撤?”

    “兵者,国之大事,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

    储尚话中的兵者,指的是战争。

    “现今,储某便察知,敌军不过五十万,与我大军相比,零头都不如。”

    “我千余万虎狼之师,岂能被他这区区五十万兵马,吓的败退而逃或缴械投降?

    尔等身为各路将领,难道皆是酒囊饭袋,连杀猪宰狗的屠夫都不如吗?”

    储尚这一番话,的单膝跪地各路军队的主将,一个个面红耳赤。

    知耻而后勇。

    储尚这是在刺激众将的将心了。

    大将之心若悍不畏死神勇无比。

    余下军伍的士气必然高涨!“那敌将不过一个只知横冲直撞的愣头青罢了,我储某人座下大将如云,难道还拿不下区区一个愣头青吗?”

    储尚幽幽冷喝,当即有人翻身上马,爆喝道:“大帅稍后,且看本将如何擒来那星辰儿,当大帅的下酒菜!”

    一拽缰绳,当即朝任星辰纷踏而去,紧接着立刻又冲出数骑,皆是身经百战的大将!“传吾令!”

    目送数将冲向任星辰,储尚一甩披风,转过身来,连连下达数十条命令。

    很快。

    乍一开始被矛锋冲的躁乱的储尚大军。

    再次变的行止有素起来。

    毕竟人数上的优势太明显了。

    矛锋军队就如同,洒入一方静湖的石子,待石子完全沉下去,湖面荡起的涟漪终究会恢复平静。
>>>点击查看《通天大帝》最新章节